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咖啡文學獎/短篇小說(二)/咖啡屋裡的秘密】

      在一個寧靜的下午,一名新來的女傭正小心翼翼地穿過掛滿油畫的長廊,雙手持著端盤,準備將小姐最愛喝的阿拉伯克咖啡送過去。但剛進門沒多久,房內隨即傳來一股淒厲的尖叫聲,緊接著便聽見物體猛烈碰撞而發出的鏗鏘聲響。下一刻,只見女傭忽然神色倉皇地推開房門,奪門而出,像是看見什麼可怕的景象似的,跌跌撞撞地一心直奔主人所在的書房。

      「老爺!老爺!大事、大事不好了!麗塔小姐她──」

     

      在女傭的通知之下,不久之後,麗塔小姐的房間已被徹底封鎖起來。

     

      「妳進去之後,就看到被害人衣衫不整地躺在書桌旁的地板上,是嗎?」

      「是、是的。本來一進去沒看見小姐我就覺得奇怪,沒想到才剛放好咖啡,我就看到小姐的……就看到小姐躺在另一邊的地板上。當時真的好害怕!」

      「嗯……」只聽見筆在紙上唰唰寫字的聲音。

      房內依舊保持最初的模樣。一個穿著綠色高領蓬裙、擁有小巧鵝蛋臉的女孩攤開四肢,臉歪向落地窗那頭,狼狽地躺在書桌旁的地板上,頭髮凌亂不堪。

      麗塔的頭部似乎受到重創,頭部周圍的地板皆染上鮮血,而上方的盆栽倒落在地,身旁的窗戶也被打破。再將目光拉至書桌上,女傭不久前端來的咖啡還好好地放在那裡,但上頭的書頁卻被另一杯打翻的咖啡沾上了一大片暗褐色。

      此外,吊燈也砸落在地,不遠處的地板旁還留有一大攤水,似乎來自後方那個玻璃碎了一地的小型魚缸。而不知為何,地板上到處都有著小攤水漬。

      「被害人平常都很喜歡喝咖啡嗎?」

      「是、是的,小姐很喜歡喝咖啡,尤其是阿拉伯克咖啡。因為小姐說她的咖啡冷掉了,才叫我再端一杯過去給她。」

      「沒錯,我女兒的確有咖啡成癮症。」麗塔的父親跟著附和,「她幾乎嘗過所有咖啡,其中特別喜歡爪哇生產的阿拉伯克咖啡,那種甘中帶酸的餘香令她難以忘懷。就連門外那張『麗塔的咖啡屋』的門牌也是她親手製作的。」

      「那──會不會是有人知道這點,所以趁機在她的咖啡裡下藥呢?」

      「這……如果真是這樣,那現場的所有人幾乎都有嫌疑啊!」

      「好的,先生。我們還有其他問題想詢問目擊證人,請您退回封鎖線後。」

      「噢,好、好的。」

      麗塔的父親神情凝重地站到封鎖線後,看著女傭與警方的一問一答,而周圍則站滿一大群圍觀的親戚好友。但搜查完畢後,警方卻是從麗塔頭上的泥土和被打破的窗戶粗略推測這是蓄意謀殺。只是因為缺乏線索,所以還無法斷定兇手身分。這使麗塔的父親完全不能接受。待警方離去之後,平常與普希金家關係較好的偵探在麗塔父親的請求之下協助追尋真相──

      「妳確定當時只有妳一人在場嗎?」偵探再次向女傭確認道。

      「是的。」

      「那妳當下有去察看麗塔小姐的情況嗎?」

      「不……我沒有──當時我實在太害怕了!所以馬上逃了出來──嗚嗚……」

      正因記憶猶新,女傭的眼中透露著恐懼,終於按耐不住地哭泣了。

      「嗯──關於警方說詞,我倒覺得麗塔小姐頭上的泥土是被一旁的盆栽沾到的。另外,有一點我很懷疑,吊燈……為什麼會掉落呢?」見女傭的反應並不像說謊,偵探轉而走到吊燈前蹲下,支著下巴,思量了會兒後,抬首望向天花板。「會不會是兇手使用了弩之類的工具,想利用墜落的吊燈砸死麗塔小姐呢?」

      「但不可能這麼巧就砸中麗塔吧,畢竟那吊燈又不是在書桌的正上方。」聽到這裡,一位穿著紅色高領蓬裙的女孩忍不住反駁道。

      「也是呢……」偵探馬上放棄這個推測,轉而將目光移至另一處。

      「還有一點我也覺得很疑惑……魚缸是碎了,但是裡面的魚呢?」

      「該不會是兇手帶走了吧。」女孩再次猜測道。

      「是這樣嗎?」這番猜測並沒有解開偵探的疑惑,反而益發加深,「如果兇手的目的是殺害麗塔小姐,那他為何又要帶走魚呢?」

      「誰知道兇手在想什麼呢?」女孩攤手,隨即嘆了口氣。

      沒想到這個舉動卻引來了某個親戚的質疑。

      「我說潔西,為什麼妹妹死了,妳卻看起來一點也不傷心?反而可以這麼冷靜。這也太奇怪了……」

      「別開玩笑好嗎?麗塔死了,我怎麼可能會不傷心!」

      「……對不起,潔西小姐。我想請問一下,當時妳人在哪裡?」

      「現在是怎麼回事?你們是在懷疑我嗎?」眼見大家的目光不約而同地落到她身上,潔西不禁動怒了。她不明白自己為何在忽然間變成了標靶,而令她既氣憤又傷心的是,父親也正用質疑的眼光望著她。

      那種活像是看兇手的眼神令她徹底失望,所以她決定坦承心中的秘密了!

      「沒錯!我是不喜歡麗塔。誰教她老是一副目中無人的樣子!她死了我的確樂得輕鬆,因為這樣我就可以不用老是和她做比較。這樣你們滿意了沒?」

      「潔西,妳……妳竟然──難不成……是妳在她的咖啡裡下藥嗎?」

      「父親,這全是你逼我的!反正你眼裡向來只有麗塔,沒有我!不是嗎?」

      「所以,潔西小姐,妳究竟是用什麼方式殺害自己的妹妹──」

      「等等,你在胡說什麼?我可從沒說過是我殺害麗塔的啊!」

      「但妳剛剛不是已經坦承,妳和麗塔──」

      「我是坦承自己對她有所不滿,但不代表就是我殺了麗塔吧!」忿忿地反駁偵探的話後,潔西轉而望向剛剛提出質疑的父親,「而且父親,警方早就排除中毒這項死因了,兇手根本就不是我!」

      「所以兇手另有其人嗎?」一名親戚忍不住低聲說道。

      「嗯……是不是中毒還不曉得,得經過檢驗才知道。雖然目前沒有證據,但我想,麗塔小姐的死,會不會和財產的繼承有關呢?」偵探再次轉換方向思考,吐出這番驚人之語。

      「所以你還是在懷疑我嗎?」察覺偵探意有所指,潔西不禁憤怒質問道。

      「不,我沒有這個意思……」

      「你就是這個意思!」

      此時,某名留著絡腮鬍的親戚語帶揶揄地插嘴道:「潔西,我看妳就別再強辯了吧。人家麗塔小小年紀就為了發揚咖啡文化而得了好幾面獎盃,她可是身為普希金家的榮耀啊,如果妳直接承認,或許還可以得到妳父親的原諒──」

      但他萬萬沒想到,成為眾矢之的的潔西已經徹底情緒失控了!

      「班恩舅舅,你現在是想趁機陷害我嗎?告訴你,你的如意算盤打錯了!事到如今,我也沒什麼好客氣的了!你自己不是也在外面偷藏了個情婦,還暗地和她生了一個孩子,並計劃要怎麼殺害你妻子,奪得她家的鉅額財產嗎?」

      「班恩,她……她說的是真的嗎?你在外面──」

      「妳、妳亂說!我才沒有!甜心,別相信她的話!」男人慌忙辯駁道。

      「就看你妻子覺得我是不是亂說啊!這種事,一查就很清楚了!」

      「那個……大家冷靜點。」見狀,偵探有些尷尬地作勢緩和氣氛。

      「你也別再那裡裝好人了!你故意和普西金家搞好關係,不也是在計劃哪天替普希金主人製造意外死亡,然後順利成章地取得他答應過要給你的一小部分財產嗎?為了這個,你還深怕他反悔而來找過我,不是嗎?偵、探、先、生。」

      「這、這位先生,少胡說八道!我可從來沒見過你啊!」

      「哼,就算有見過,你也沒那膽子敢承認!」

      「什麼?偵探先生,我沒想到你竟然是這種人!等等……我想我懂了──原來你一直在打我父親財產的主意,甚至想要連我和麗塔的那份都一起併吞,所以才會故意誣陷我嗎?那殺害麗塔的兇手……該不會就是你吧!」

      「不是的!真的不是!潔西小姐,你誤會我了!」

      「什麼?我女兒說的是真的嗎?虧我這麼相信你!」

      「不是的!普希金先生,這真的是誤會!」

     

      眾人越吵越激烈,殊不知一名女童已斷斷續續地打了好幾次噴嚏。

      「天啊,蘿絲,我的寶貝。妳生病了嗎?」蘿絲的母親將孩子抱起,這才發現蘿絲不斷吸著鼻子,神情難受,鼻子甚至因為一直打噴嚏而顯得通紅。

      「媽咪,這裡有小動物嗎?爹地說我會對動物的毛髮過敏。」蘿絲揉了揉鼻子後,索性將臉埋入母親肩膀,天真問道。

      「小動物?說到這個,聽說麗塔小姐很怕貓,所以應該不會有才對啊。」蘿絲的母親邊說邊納悶地四處張望著。

      「那為什麼我會一直打噴嚏?」

      「噢,會不會是真的生病了呢?那可就糟糕了……」

      「唔──」頭腦昏沉的蘿絲轉頭望向地板,忽然覺得書桌旁地板上的褐色水漬好像有肉球般的小腳印……只是被水漬給弄糊了。

      但媽咪說這裡沒有小動物──蘿絲放棄思考,再次將臉埋回母親的肩上。

     

      此時,一雙碧綠的雙瞳悄悄地望入門縫,注視著房內熱鬧的景象。

      牠下意識將爪上沾到的「異物」舔乾淨,沒想到竟是意外的苦澀。

      牠抗議地輕輕叫了聲──沒想到卻引來蘿絲的注意力。

      只見她抬起小小的頭顱,困惑地左右張望著,尋找聲源所在。

      可惜到最後仍然沒有發現。

      而蘿絲的舉動使牠倍感警戒,立即決定在當下離開。

      在長廊上走了一小段路後,直到剛才的喧嘩聲逐漸被隱去……牠這才用那輕盈嬌小的身軀,從長廊的窗戶一躍而下,然後消失了蹤影──

※註1:這是篇「偽」推理文,請勿過度認真看待推理片段。

※註2:原本只是想惡搞結局,後發現諷刺意味居多。

※埋藏在咖啡屋裡的真相:

      女傭第一次送咖啡進去時,一隻貓咪不小心闖入麗塔房間,那時候貓咪並沒有被任何人發現。後來麗塔因為看書看得太認真而使咖啡冷掉,才命令女傭去端第二杯咖啡,自己則繼續在房裡看書。下一刻,她赫然聽見玻璃的碎裂聲,這才發現一隻貓咪出現在房裡,甚至因為覬覦她的金魚而打破魚缸,害怕貓的她當下嚇得打翻(冷掉的)咖啡,而貓咪也受到驚嚇,開始到處亂竄,結果不小心打翻盆栽弄破玻璃,甚至還跳到吊燈上,而脆弱的吊燈禁不住重量,就這樣砸落在地,麗塔本來想逃開,雙腳卻不小心被椅子給絆倒,身子猛地往後一仰,頭部就這樣用力地撞上了後頭的盆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3)


很特別的寫法
原本也以為是偵探文
兇手是誰、手法為何
最後才發現重點是人物內心想法
很有創意
2014-05-13 21:1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說穿了,裡頭的偵探也是心懷不軌。
這個家族根本就是個充滿秘密的大巢穴XD 我在寫這篇短文時都覺得有些諷刺,到頭來根本沒人關心死去的女角。
希望睦同會喜歡這個作品~
 
回覆
哈哈哈哈吵架的片段看得我頭昏眼花-3-
小螺絲好可愛(嗯?
跪求更多A__A(話說我的漢娜哩XDD

不過話雖如此,這篇我竟然從開始就看的很歡樂到底~
而且我隱約有猜到你好像是來亂的(不是啦)大概是因為這篇少了我很喜歡的你的敘述XD

可是說好的甜蜜文呢Q口Q
2014-05-13 10:1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此螺絲非蘿絲也啦。
沒有更多XD (漢娜最近忙著談戀愛,沒空出差(誤

很歡樂嗎?聽到妳這麼說好開心~因為本來就想來惡搞一下這樣(不
哈哈,有嗎?我本來是說要寫詭異文的吧。
 
回覆

很有趣的短文!
真正的秘密並不是死因,而是家族成員之間的互動
想法很特別

蘿絲蘿絲,算是解開秘密的關鍵吧
2014-05-12 23:4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愛哭熊的誇獎,這篇原本是想以惡搞為出發點的。
能讓你覺得有趣我也很開心喔~

是的。可惜蘿絲最後沒能成為一名小偵探。
就讓兇手這樣成功逃逸(?)了~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