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題材放送 - 【過敏】

        今天打報告的時候,發現了這篇以前寫到一半的小說─過敏。雖然還記得當時安排的劇情,但現在已經完全沒有FU了。所以呢,如果有人想繼續寫下去的話,什錦炒飯一定雙手奉上。

        方式很簡單,就是在下面留言你是誰,你想寫就OK了。如果大大們有需要,小弟可以私訊當時設計的劇情。就這樣囉!

        還有還有,開坑後記得通知我喔!我很想看看它被完成的樣子XDD

(以下是小說)      

        純白色的床、純白色的被子、純白色的衣服、純白色的房間……整個空間的純白色,毫不留情地衝擊著我的視覺。

        暈眩和噁心想吐的感覺,排山倒海地吞沒我的神經,攻佔我的大腦,令我完全無法思考。

        好不容易,暈眩感稍微減緩了。我定睛看了看四周。

        該死,這裡是哪裡?

        我身處在一個狹小的房間內,房間內清一色都是白色。房間內幾乎空無一物,只有正中央擺著一張像是醫療用的病床,而我,正躺在這張病床上。

        我嘗試起身,卻發現身上正穿著一種特殊的緊身衣,還被牢牢地綁在病床上,幾乎動彈不得。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為什麼我會在這裡?現在是幾號?是白天還是晚上?會不會是有人想對我做什麼事?是政府軍的人嗎……

        我越想越慌亂,開始用盡全力地掙扎、放聲大喊,然而卻徒勞無功,我仍然動彈不得,也沒有人理會我。

        就在這時,一個模糊的聲音從腦海中不斷傳來,而且越來越清楚,而我眼前的景色卻越來越模糊。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

        「姊!快到站了喔!」聲音已經相當清楚,這個尖銳的嗓音,是妹妹!

        我揉了揉眼睛,眼前的景色改變了。應入眼簾的是早上尖峰時刻,人滿為患的捷運車廂。

        對了!我正在上學途中,沒想到竟然睡著了,真是太大意了。

        「姊!快到站了喔!」妹妹好心提醒。

        「嗯。」

        我拍拍臉頰,讓自己清醒,讓自己保持警覺。

        「妳不覺得他們一直在看我們嗎?」我穿過人群,走向自己的教室,同時觀察每個人,讓身體微微前傾,以便隨時撲上前去戰鬥。

        「姊,你想太多了啦!今天是開學第一天,可別再惹麻煩喔!」妹妹的口氣已經有點不耐煩。

        「是嗎?不過還是注意一點比較好。」她現在還小,還不懂這個世界的殘酷。

        妹妹露出了一個無可奈何的表情,拋下我大步地走向教室。

        雖然來到這個熱帶的島嶼已經半年多,我仍無法習慣這裡的一切。黑髮黃皮膚的人們,複雜難懂的語言,毫無警覺的生活態度……

        想著想著,我走到教室的門口,卻發現一群身型壯碩,凶神惡煞的男生守在後門,好像在等人。

        他們不是我們班的同學吧?他們想做什麼呢?

        我不想淌渾水,繞過後門,從前門進去。

        「王薇拉!等……可以……」一個男生喊了我的中文名字,並十分快速地講了一串我聽不太懂的話,但是我能從他的聲音中感受到一點不滿。

        該死,他找我有什麼事?現在該怎麼辦?

        於是,我裝作沒聽到地自顧自地向前走,並繃緊全身的神經和肌肉,準備戰鬥。

        裙子的口袋裡有鑰匙,上衣的口袋裡有原子筆,一旦他發動攻擊,我將馬上做出最嚴厲的反擊。

        來了!那個男生大步地衝向我,並將手伸向我的後頸。我迅速轉身,用左手隔開他的手,右手順著旋轉的力量,一拳毫不留情地打在他臉上。

        那名男生吃痛地摀著臉,蹲在地上哀號,其他男生見狀,氣憤地一擁而上,但是我的速度更快,我掏出原子筆,用尖端抵住倒在地上那名男生的頸動脈。

        周圍的人開始聚集,圍觀,議論紛紛。

        「瘋……冷靜……」看起來像是帶頭的男生說了一連串像是咒罵的話,眼神中盡是惶恐。

        「姊!你到底在幹什麼?還不快住手!」妹妹氣急敗壞地聲音從人群中傳來。

        「他們……」

        妹妹沒有理會我的辯解,一個勁地向對方道歉。「抱歉,我姊……」

        人群開始散去,然而,我仍感覺到一個犀利的目光一直盯著我看。

        在哪裡?到底是誰在盯著我看?

        在對面大樓!那是一個身穿襯衫、牛仔褲,戴著細框眼鏡的男子,長相斯文,以東方人來說稱得上是帥氣,但是他看著我的眼神,令我感到相當不舒服。

        「姊!妳在發什麼呆?還不快跟他們道歉!」妹妹的怒吼打斷我的思考。

        「可是……」

        「他們只是想問妳要不要加入空手道社而已!還不快點道歉!」妹妹已經氣到臉冒青筋,看來再怎麼辯解也沒用,沒辦法,只能道歉了。

道歉前,我回頭看了對面大樓一眼。

        然而,卻已空無一人。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