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佐緒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的鬼談百景:渡口

       

        阿強根本不想開進這條隧道。

        說是被脅迫還比較貼切。要不是兩個月前那件事,也不會搞到現在這種局面,手心全是汗,他空出右手抹抹褲子,後視鏡裡的不速之客正在等待回應。

        這傢伙是在隧道前三公里攔車的,跛著腳,一上車便說往前開,一想到要開進那條隧道,阿強是千百個不願意,卻沒理由趕他下車。

        隧道燈一顆顆從擋風玻璃上滑過,風鑽進車窗,乘客緩緩開口。

        「司機,你好像很害怕。」

        「欸,還好。」

        「你一直在念咒。」

        「這條路,好兄弟多嘛。」阿強瞥向後視鏡。

        「這麼說,」乘客上半身隱沒在陰影裡,「你相信有鬼囉?」

        低沉的語調,讓阿強不自覺地摸摸脖子,像在確認什麼似地。

        「嗯,寧可信其有。」

        「那你知道,鬼怎麼來的嗎?」

        阿強倒抽一口氣,但空氣好像都從後座流出去了,他祈求事情千萬不要如他所料。

        「鬼,就是漂浪的魂魄,因為牽掛才流連人間,一旦它得到解答,放下牽掛,就能進入輪迴。」

        完了!

        「想起來了嗎,」乘客輕拍駕駛座,「那個晚上。」

        阿強想起來了,從對方一上車就想起來了。

        「那晚,」阿強顫著音,「我開無線電跟文勝抬槓,文勝一直在跟乘客吵架,我隨口叫他把乘客趕下車,然後就斷線了。一掛上話機,才發現自己錯過原來的路,只好往前開進隧道。」

        「繼續。」

        「開了一段路,隱約看見路邊有人揮手,誰知道是人是鬼,嚇都嚇死了,只想加速閃過他,沒想到他竟然跨進車道繼續揮手,還一路橫越過來,結果就…

        「撞到他了。」

        「我緊急剎車,下車後發現他正在吐血,渾身都是酒味。」

        「看來他不是鬼啊,然後你怎麼做呢?」

        「我…開走了。」

        「你撞到人,卻逃走了?」

        阿強放慢了油門,他好想棄車,但視線順著彎道卻看不見盡頭。

        像個無底洞一樣。

        「如果又想逃走,情況會更糟糕喔,當初為什麼不送他去醫院?」對方的話像片利刃,老練地劃開沉默。

        「醫院的人會認出我。」

        「至少報個警啊。」

        「我很怕。」阿強深呼吸一口,「怕得要命,才剛放出來,好不容易找到工作,撞死人就什麼都毀了。」

        「後來呢?」

        「我狂催油門,不斷祈禱剛剛撞到的是鬼,後來有台跑車咻一聲擦過車身,一回神我已經開出隧道了。我不敢回家,過兩天繞回現場才發現血跡消失了,新聞也沒有報,好像誰在惡作劇一樣。」

        「但你很清楚自己撞到人,還逃得遠遠的,不是嗎。」

        後座傳來對方離開皮椅套的聲音。

        「這種事,不能拍拍屁股走掉喔。」

        一股氣息逐漸逼向耳際,越靠越近,彷彿接下來就會有什麼爬上自己的臉頰。

        「對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阿強快哭了,但他實在擠不出其他字眼。他想起地上的屍體,血緩緩流進邊溝,歪斜的視野裡,隧道燈轉了九十度,不曉得數到第幾顆才闔上雙眼,或許一直都沒闔上,最後只能聽著路面傳來的震動,和現實的風聲。

        「我承認我撞到人了!」阿強的頭開始朝方向盤叩,像個虔誠的教徒不斷猛叩,眼前沒有退路,盡頭依舊遙遠。「我不該逃走的,你想怎樣都沒關係,對不起,對不起,對-

        乘客消失了。

        後座空空如也,彷彿一場逼真的戲。演員離場,無底洞開了口,滲出微光,告解隨風捲向隧道盡頭,像春天的雪。

        而天剛破曉。

       

        法師輕點乘客的眉心,乘客一睜開眼,眾人瞠目驚呼。

        「妥了!」法師走下祭壇,對官員和民眾說道,「兩個月前,這台計程車撞人逃逸,幸好有輛跑車經過把人救起來,只不過當它加速超越計程車時,計程車司機作賊心虛,車身打滑撞向隧道口柵欄,當場燒死。巧的是,被撞的正是他朋友的乘客。如果當初沒慫恿朋友把人趕下車,他就不會撞到人,自己也不會死,因果報應。但他並不知道自己死了,因為他不敢承認撞到人,心有牽掛,靈魂才會一直在隧道徘徊。現在他放下了,只要燒完這道符,就能順利超渡。」

        「好!」村長率眾鼓掌。

        「等等!」

          有個男人突然舉手,「如果不燒呢?」

        「那就要再等七七四十九天,這期間他會一直困在隧道裡。」

        「師父!」他當場掏出一疊大鈔,「我以前就想和鬼說話,給我個機會,我想試一下。」

        哭夭,試你個大頭!乘客對著那位西裝革履的男人暗罵,要不是局長和村長拜託,還塞了大紅包壓驚,恁爸才不想被開眼上那台鬼車,講那什麼瘋話。

        「對啦,師仔,先不要燒啦。」

        「師傅,我也要!」

        「我也要試啦!」

        鼓譟聲此起彼落,白花花的鈔票在空中揮舞,乘客不可置信地看著眼前的場景。

        師父指著第一個掏錢的男人,「記住,不要正眼看他。」

回作家的PO

回應(2)


看到這篇好感動!!
我還以爲司機遇到鬼,怎麽知道原來他才是鬼。
不讓人早超生,實在自作虐不可活,那人的下場可以預料得到......
2014-04-10 17:4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黑貓,知音啊
回覆

我喜歡這一篇。
2014-04-09 18:03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黑貓河,滿口枯葉也讓我很難忘啊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