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的鬼談百景:溫暖小屋

「鬼故事呀,最老掉牙的就是什麼校園銅像、什麼破舊老屋這些。」我一邊說著,一邊拿起了旁邊的熱可可輕輕啜了一口,溫暖的感覺流遍了全身。

「但是這些鬼故事才會讓人感到可怕啊,你想想,一個破舊無人的屋子,晚上還...」女孩用她輕柔的聲音辯解著,不過我揮了揮手,表示這些故事實在太老調,女孩不理會我,繼續說著:「還是說辛亥隧道鬼故事?」

我沒答話,半躺在舒適的沙發上,看著昏黃燈光照著這間小木屋,溫暖的食物香氣洗去了外頭冬夜的冷冽,旁邊的小茶几放著我喝一半的熱可可,還有女孩親手做的手工餅乾。

我感覺十分疲倦了,雙腿因為走了整天而感到痠麻,飢餓感充斥全身,我拿起一塊薄餅塞進嘴裡。

「我來說一個城市鬧區的鬼故事吧!」我一邊嚼著薄餅,一邊皺著眉頭說:「你這餅乾烤太焦,而且香料放太少...」

「不是要說鬼故事嗎?幹嘛批評人家的餅乾?」女孩微怒,指著茶几上那一盤餅乾,說:「只有這些啦!不吃你就沒東西吃了!」

「好啦好啦...」一塊餅乾怎麼能充飢?我又貪心拿了一塊夾心餅乾。

「喀!」我咬著那片外脆內軟的烤餅,眉頭再也不敢皺一下,雖然我覺得這餅乾真的沒什麼味道。

「你聽過都市死者叫外賣的故事嗎?」我裝著津津有味的表情吃著餅乾,又塞了兩塊餅在嘴裡,臉頰都鼓起來了。

「就是有人叫外送便當,然後便當老闆收錢時發現是冥紙,最後讓警察發現那些叫外送的老早都死了好幾週的故事是吧?」女孩毫不客氣用三句話把我要說的鬼故事說完了。

「是呀!你不覺得這樣鬧區裡的鬼故事比較恐怖嗎?」

「那一聽就知道是瞎扯。」女孩哼了一聲。

「哪個鬼故事不是瞎扯?」我也不甘示弱回嘴。

「有些不是呀,像是我們今晚住的森林小木屋,說不定很恐怖呀!」

「哈!」我笑了一聲,看著這溫馨舒適的別緻小屋,倦意襲來。

女孩似乎滔滔不絕說著,但是我早已昏昏沈沈,意識模糊之下只聽到她說著「有人闖進我家」,「深山」什麼的。

突然一陣強光隔著我的眼皮照了過來,七八隻巨大的手掌緊抓住我的雙臂與雙腿往屋外拖去,我猛一張開眼睛,只見黑夜中有人拿著毛毯蓋住我,一邊回頭喊:「找到人了!還活著!還活著!」

我想掙扎,但是卻感覺四肢早已凍僵。

有人猛力拍著我的臉,但是我幾乎感覺不到痛楚,那個人一邊撥去我嘴邊的沙土,一邊說:「這人是吃了什麼?」

我吃力轉頭,眼前是一處破舊的殘屋,滿地綠苔與樹藤,蛀壞的木桌上擺著髒污不堪的破杯子。

我胃裡一陣痙攣,大口大口嘔吐著,嘴裡噴出了和著不明汁液的枯葉與昆蟲殘骸。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沙子真的沒味道。易經算得出魔神仔嗎?
2014-04-22 15: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啊?
這干易經啥事啊?
回覆

那女孩滿萌的其實,碰上如此溫和的好兄弟要積上很多很多陰德吧大概
2014-04-13 14:5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
沒想到我寫的鬼故事都被定義為「溫馨」型的,
還真的有點意外啊。
回覆

所以就是在山難中遇到魔神仔那種?
2014-04-04 17: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對啊,這種事不止在台灣發生過,
日本也出現過類似的狀況,
我印象中台灣前陣子還發生過老太太赤腳在深山裡迷路,
然後一夜之間移動了數十公里,
在另一座山裡被找到的故事。
回覆

恕我冒昧…這小屋一點也不溫暖啦…(惡寒)
而且還有蟲子,喵我啥都不怕就只怕蠕動的蟲子……(蟲蟲真的很可怕啊!!
2014-04-04 13:3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一開始很溫暖呀!
話說我也厭惡蟲子的。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