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十歲囉
HOT 閃亮星─貓女士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月山-只予以你的那份溫柔

      當已經意識到時,似乎也不怎麼在意,因為對象是你吧。

      明明不應該屬於個性一環的態度只在你面前表現出來,卻又覺得理所當然。

      「為什麼不會!光看題目就知道答案了吧!為什麼不會!」

      因為受教方是向來與自己都合不來日向與影山,月島不覺得需要用什麼婉轉的口氣教學,和他人對談也一直都是毫不留情地把真心話道出,以致目前為止月島身邊除了山口以外沒有人願意與之親近。

      本來就不怎麼擅長教學這種事,加上日向和影山在學科方面幾乎位在班級甚至是年級後半段,月島無法明白稍微思考一下的東西為什麼費盡唇舌還聽不懂,同樣的題目解釋了好幾遍,他可不是個具有耐心的人,反覆重複同樣的話都有點而抓狂了。

      「不會才是正常的!像你這種什麼都解得出來才是怪胎吧!」

      以EQ來說影山的脾氣不怎麼好,面對月島的冷嘲熱諷總是抑不住火氣,像這樣不斷上演的小衝突已經是家常便飯,但為了保住月島的教學意願,日向也只能勸說影山,事實上那些刺耳的言語他有點兒受不了。

      也不曉得自己的勸阻到底有沒有產生作用,也只能多少說點話:「好啦,繼續吵下去就真的什麼都學不到了。」基於為了排球部的想法,山口雖然偏向月島,不過還是決定站在中間的立場。其實和月島比起來,他與日向影山倆人的關係並沒有很糟,若要說會和他們有些疏遠的癥結點,絕對是月島尖銳的個性造成的,也因為自己一直都向著月島才會造成。

      月島並沒有很在意,他也從來沒有感到寂寞過,孤僻的個性目前為止還沒有造成什麼太大的困擾,處事能力算得上優秀,一直都是靠著自己解決所有生活上的問題。   

      和同儕相比過常的身高和難以相處的性格,月島讓人感覺是那麼遙遠。

      就連陪著自己不知不覺也過了四、五年的山口也會有這種感受。

      能夠在月島身邊待上這麼久的時間,這兩個除了排球幾乎沒什麼關聯性可言,到底將他們繫在一起的原因是什麼,沒有人可以準確地說出口。已經習慣了山口的月島也沒有想過這個問題,就像不知從何開始午餐絕對會使用同一張桌子度過午休時間,月島還記得小四之前都是一個人吃著便當。

      「月會覺得很不耐煩嗎?」

      面對山口的提問,雖然月島大概知道他的話題是什麼,不過還是反問回去作為確認。「不耐煩什麼?」

      「教學的事,在這之前沒怎麼看過你真正發火呢。」

      通常只有月島讓別人抓狂,而他好像也以此為樂,就算跟在月島身旁這麼久山口還是不能理解這之中的樂趣,說他性格惡劣確實沒有違反事實。

      「教到那種笨蛋任誰都會火大吧,真替他們的老師感到可憐。」即使當事人不在場講話還是這麼毒,語帶傷害的糟糕習性月島似乎不想改善。

      「那麼......」雖然猶豫片刻,山口還是問了出來:「在教我的時候,也會有這種感覺嗎?」怯怯地說著,如果得到了同意的回答估計又會難過個一整天、不,好幾個禮拜都不為過,但山口不想給月島麻煩。

      「什麼跟什麼?」語氣和平時一樣沒有太大起伏,月島說:「那種事才沒有,再說你的腦袋也沒他們那麼笨,教起來輕鬆很多。」這樣冷淡的口吻卻讓山口感到有些安心,雖然有可能只是在安慰自己,至少月島還沒有討厭自己吧?

      「你,好像常常會亂想些有的沒的。」這樣的說法還是第一次聽到,照月島這麼講山口才自覺到,也許真的是如此,在月島自身的心情上就猜測和想像過很多,害怕著總有一天月島會對自己感到厭煩。      

      因為在不知不覺的時候,月島已經佔在心頭很重要的地位。

      「是、是嗎?」

      「話說回來,最近都沒聽到哪裡有問題,考試真的沒問題嗎?」

      比起那兩個排球笨蛋,月島比較關心山口的學業,要是得補考就不能和他一起去東京了。

      「唔、要說完全沒問題當然不可能......。」

      就算沒有日向他們糟糕,山口的學科也處在及格邊緣,有個閃失也很是危險的。

      「有不會的記得要問哦,補考很麻煩的。再說你也很想去集訓吧,好好加油。」

      鼓勵之類的字眼要從月島口中聽到可是很難得的,酸人的話語到是沒停過。

      就算相識多年仍感到有些不自在,山口其實常會期待月島讚美他,結果通常都會事與願違。

      所以,像現在這樣不自覺地,或許只是順口並沒有任何含意,山口總會暗自高興,那樣的感覺連自己都難以形容。山口認為大概是很少有人會誇讚他,所以才會一點小認同就會非常開心,找了這樣的理由作為解釋。

      「月如果平時也能像現在這樣溫柔一點,會更受歡迎些吧。」

      像是低咕著,但足以讓月島清楚聽見的音量讓他這麼反駁:「就算要溫柔也要看人,其他人不需要。」

         「這樣啊......。」

      看來山口並沒有會出言中意。

      不想用太明顯的方式表達,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倔強?毒舌慣了真正想說的話卻永遠言不及義,口才在這種時候都派不上用場。

      「我一直都這麼覺得,山口,你很遲鈍。」

      「唉?」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好喜歡
太喜歡了!!!
阿月———
遲鈍的山口好可愛>
2018-07-09 12: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