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情人節+元宵節短文(上)

            1847年,因為父親通商的關係,我跟著父母來到一個名為中國的神奇國度。據說是因為我們的國家打敗了中國,簽訂條約,他們的官員才願意讓我們國家的人住在那兒。

            10月的某一天夜晚,我們從已經待了好幾個月的船艦下來,正式踏上中國的土地。對我們國家的人來說,這裡不算是個大港口,因此船必須在遠方靠岸,最後我再和父母一起入境。

            我叫做凡倫泰恩,來自英國倫敦的16歲男孩。我父親是一名中年商人,自從中英開放通商,便一天到晚想要來神秘的中國貿易;母親則是一名家庭主婦,每天在家裡洗衣煮飯,照顧我和妹妹凡婷。日子不算富有,但仍然愜意。

            父親這次可是砸了好幾萬英鎊與朋友合資造船,才有辦法到這裡一探究竟。至於我和妹妹,則和從中國回來的一名商人學了一些中文。

            我們準備要到新家去。聽說英國人和中國人是要隔開住的,於是我們的房屋,就位於英國在上海的「租界」裡頭。父親希望我們平時待在租界內,不要出去,直到要回英國為止,否則可能受到中國人的欺負。

            租界離上海的港口有一小段路。我們全家人拉著行李,穿過上海城裡的陋巷,與周圍人士穿著迥異的我們,顯得特別突兀。至於綁著髮辨的中國男人、用小腳兒搖擺著走路的中國女人,目光沒有離開過我們。大概是外國人幾乎都待在租界內,所以對他們來說我們很稀奇吧。

            在眾人注視下,慌張的我們只好開始加快腳步,最後終於到了租界邊緣。再直走大約幾十公尺,轉角處就是我們的新家。這兒仍然保持著歐式建築,跟外頭的中國樓房形成強烈對比。我們的家有兩層樓,樓下是客廳、餐廳、廚房,樓上則是家中每個人的寢室。進到自己房間,我發現推開窗戶,就可以直接看到租界外的中國城。現在那兒正燈火通明,坊市間十分熱鬧,讓我不禁好生羨慕。這種喜氣洋洋的氣氛,在英國不太常見。

            不知道接下來的日子會如何。

            一個多月過去,白天我和妹妹待在家中,由母親教導我們讀書,而晚上,沒事做的我常常靠在窗戶邊,往租界外望去,觀察景物。

            這兒跟英國完全不同;馬車是用木頭和帆布做成、小販們推著木製三輪車,人人都穿著中國服裝,綁著辮子或紮著髮髻。後來我甚至開始留意起他們的一舉一動,每人都有不同的神情和動作,但共通點就是看起來很憔悴。聽說現在的中國並不富裕也不強大,因此人民時常挨餓。比起住在租界裡,天天吃好睡好的我們,他們的日子辛苦許多。

            漸漸的,我開始憐憫他們。

            我其實是個喜愛畫畫的人,看膩了風景後,便拿出從英國帶來的紙和鉛筆,把我所看到的景觀通通記錄在上頭。因此每天晚上,都可以看到我靠在窗沿上,看向遠方,拿著筆寫寫塗塗的身影。

            然而某一個平凡的黑夜,當我準備要將遠方一家燈火通明的小酒館畫上去,卻聽見樓下傳來一陣窸窣聲。平時那兒不會有人出現的,於是我驚愕的往下看,發現一雙明亮的黑色大眼正注視著我。

          「嗨,你會說中文嗎?」那是一個中國女孩,裹著小腳、帶著耳環,頭上梳了兩個包,用簡單的中國風髮髻紮著。

          「會的,」我用中文回應。「你好。」

          「你好啊,」她回答。「你該不會只說得出這句吧?」

            我用力的搖頭,她也未免太小看我了。

          「好啦,我名叫蕭凌,十五歲,就住在中國城的一條小巷裡。你呢?」

          「我叫凡倫泰恩,」我說出自己名字的中文翻譯,再用英文念一遍。「我十六歲,從英國來。」

          「這樣啊,真稀奇。我很少看到外國人。」蕭凌回答。

          「呃……可以叫妳小凌嗎?」我問。

          「那是我的名字,當然可以。那我就叫你小凡吧。」

          「好啊,」我微微一笑,「小凌,為什麼妳會跑到租界裡來?」

          「只是好奇想來看看裡頭長什麼樣子,」她聳肩。「反正看守租界的那個外國老頭兒好像也睡著了,所以我溜得進來。」

          「中國人都像妳一樣這麼會鑽漏洞嗎?」我翻翻白眼。

          「哼,並不是每個人都能像我這麼靈光的。」

          「好吧。不過我覺得妳要快點回去,女孩子這麼晚單獨出來,不會擔心嗎?而且難保看守人天亮前都不會醒來。」我擔心的說。

          「你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吧。我是應該要回家了沒錯,但我以後一定會再來的。」

          「不要隨便闖進來比較好。」

          「用不著你管我,」她嗆回來,「我很好。而且既然我都在租界內交到一個朋友了,為何不再來呢?」

            我只能無言的看著她。

          「再見啦,小凡,」她揮揮手。「有空再告訴我你的事情吧。」

          「一言為定,」語畢,就聽見母親的呼喚聲,我只好趕緊把窗戶關上。往回瞟了一眼,蕭凌已經通過出口,回到她屬於的中國城。

            那晚我躺在床上,輾轉難眠。雖然交到第一個中國朋友是件令人開心的事,但到離別時刻,會不會令人傷感?

            接下來兩個月,蕭凌幾乎每天晚上都到我家樓下拜訪。我們只能輕聲細語的聊天,深怕被我父母,或是在租界內的英國警察發現。

            我們聊了許多,我告訴她英國長什麼樣子,她也告訴我一些中國的事情。蕭凌說自己很羨慕我和妹妹能夠讀書,在重男輕女的這個地方,她每天只能待在家裡幫母親做家務,然後再過幾年就會出嫁。我對蕭凌十分同情,這樣的社會中,她的地位特別微不足道。

            我也趁父母不注意時,偷偷跑下樓,將自己的畫作拿給她看:英國的下午茶和街景、我們家乘坐的那艘船,以及每天畫一點點的中國夜景。看到這些,蕭凌感到十分訝異,她從來沒有看過一個人能把中國城畫得如此栩栩如生。

            我們倆終究只是一般的朋友,但我心裡卻起了那麼一點悸動,該不會自己是喜歡著蕭凌的?

            每當她來租界,我第一個念頭就是擔憂,害怕她被發現、被抓走。每晚的談天,總是我一天中最開心的時刻。每當她談到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不幸,我心口就會莫名的抽痛。

            然而我害怕自己的情感。兩個活在不同世界的人,尤其其中一方不久後可能會離開,還有可能會在一起嗎?

            我不禁懷疑起來。

            一天傍晚蕭凌沒來,不過午夜時我聽到小石子打在玻璃上的聲音。感到煩躁之餘我打開窗戶,卻看見她穿著單薄的站在樓下,臉上還掛著兩道淚痕。雪不停的飄落,使得她身體僵硬,看起來像是被凍住了般。

          「小凡?你醒著?」她輕聲呼喊,我則點點頭。「下來好不好?我想找你。」

            我只好快速的換好衣服,穿了件大衣,便躡手躡腳的走過爸媽的房門外,下了樓梯,打開大門與蕭凌會合。

          「妳怎麼了?」我愣愣的看著情緒不穩的她。

            她一直搖頭。我嘆氣,只好拉起她的手,往租界的更裡頭走,直到抵達附近公園的某一處。大雪紛飛的夜晚,在這裡逗留的大概只有我們倆。

            等到蕭凌在冷冰冰的公園板凳上坐定,她才一邊啜泣一邊開口,「我跟父親說自己想讀書……但他不肯,還不斷說女孩子讀書沒出息,一年後就要找個丈夫把我嫁掉。我反駁,卻被趕了出來……」

            我打從心底為蕭凌打抱不平,同時也感到難過,為什麼中國人會有如此愚蠢的想法?

          「爹說我沒有想清楚就不准回去,但我還是好想為未來努力,不要跟其他女孩子相同,一生都只能任由未來的丈夫擺布……這真的有這麼難嗎?」她抽噎著說,然後猛然抬頭。「小凡,我跟你回英國好不好?這樣我就不必受苦了。」

            我知道這也是一個方法,但談何容易,蕭凌也太天真。

          「小凌,不要哭了,這麼冷的天氣妳也沒多穿,還是先回家,以後再來想想辦法吧!」

            聽到這句話,她似乎才意識到這點,低著頭說,「小凡,我好冷……」

            我迅速的脫下自己的外套,披在蕭凌身上,然後緊緊的擁住她,試著讓她的身體溫暖起來。而蕭凌也沒有推開我,就這麼靜靜的在我懷裡睡去。

            雪花落在毛衣上,沒有穿大衣的我卻不感到寒冷。望見面容安詳的她,剎那間我覺得自己擁有了這個世界。

            我終於知道自己喜歡,或甚至是愛著她。蕭凌。

            最後我偷偷讓蕭凌回到我們家,打算讓被父母趕走的她能避避霜雪。我將房門鎖起,然後在地上鋪了幾條毯子,讓她可以睡在上方。

            我決定讓她暫時先待在這兒,但爸爸媽媽絕對不會同意讓一個中國女孩住在我們家的。所以我得小心,讓她在白天不要被發現。

            於是當媽媽早上來教我讀書時,我為了支開她,只好硬著頭皮到我之前完全不想進去的書房裡閱讀;房門平常鎖著,鑰匙藏在自己身上;房間也自己打掃,就是不讓父母進入。而他們似乎也不以為意,大概是我太常將自己關在房裡的緣故吧。

            至於晚上我閒著的時分,我便點起從英國帶來的一盞小油燈,讓蕭凌拿筆,開始教她讀書和寫字。說來還真奇特,蕭凌的中文,竟然是一名外國人教給她的。但她進步神速,過了大約一個月,我就已經把所有自己知道的中文都教給她,剩下我也無能為力。不過我也教了她一些英文,她很快就學起來了。

            有一次我偶然瞄到爸爸的書櫃中有些中文書,便和他請教,晚上再拿給蕭凌看。連爸爸都覺得奇怪,我平時只喜歡畫畫,何時這麼喜歡看書了呢。

            歲月如梭,蕭凌在我家度過了漫長的一個月。某晚,當她坐在我房間裡的桌子旁翻閱書籍的同時,她抬起頭問我,「小凡,想不想去中國城看看?」

          「當然,但為什麼是現在?」

          「沒什麼,」蕭凌用手托著下巴,「只是突然想到明天是元宵節。那是我除了新年外,最喜歡的節日。」

          「元宵節?」我皺皺眉頭。「那是什麼節日?」

          「每年正月十五是中國的元宵節,也是天官大帝的生日,」她解釋。「那天中國城會十分熱鬧,家家戶戶都會提燈籠、吃湯圓來慶祝。」

            呃,雖然我是不太懂「天官大帝」、「燈籠」、「湯圓」是什麼,但聽到「中國城會十分熱鬧」,我的雙眼馬上就亮了起來。「當然好!但這樣……我不會被發現嗎?」

          「通常那天都人擠人,」蕭凌聳聳肩。「我想你只要拿個布巾遮住你的金頭髮,應該就不太容易被發現。而且……」她淡淡的看了我一眼,「你在離開這裡之前,一定會想看看中國城的吧?」

            我垂頭。「剩三個星期。」

          「那就趁明天熱鬧時去吧,體驗一下中國的氣氛,」她大笑。

            因此隔天,我們真的趁爸媽出門辦事、妹妹到朋友家玩耍時,拿了一些錢,偷偷溜出租界,跑到中國城。我將蕭凌借我的一條布巾套在頭上,雖然有些可笑,但總比被發現好。

            那兒果然就如她所說,人山人海的情況實在讓我感到吃驚。在英國,一條大街上是不可能擠這麼多人的,中國人大聲喧嘩的習慣也和我的國家完全相反。英國的巷弄中永遠存在一股優雅的氣息,但也同時不夠親近我奔放的心。

            漆成大紅色的中國城入口,掛著許多長形圓柱體,閃爍著微微的紅光,上頭則有毛筆寫的黑色文字,在夜空中,好不美麗。

          「那就是我說的燈籠,」蕭凌告訴我。「美吧?每年元宵節,中國城都是這樣一片通紅的喔!」

          「這就是妳喜歡元宵節的原因嗎?」

          「當然不只這樣,」蕭凌向我微笑,拉著我進入。「小凡,想不想玩撈魚?」蕭凌跑到最前方的一攤,招招手,我便快步跟了過去。那是一個小小的攤位,木製的大箱子裡裝著水,以及大大小小的魚兒,旁邊則有幾位穿棉襖的中國小孩,開心的打撈著。

          「好呀,」付了兩枚銅板給店主人後,我拿起木杓,在水裡攪啊攪。蕭凌似乎已經玩過很多次,因此經過她熱心的幫助,我才總算撈到了一隻橘色小魚。

            老闆幫我把小魚放在裝水的木桶裡,我看著牠悠游其中,感到十分滿意。

            接著我們便在街上晃來晃去,看到什麼就買:先走到一家麵攤,吃了生平第一次的中國料理;又走到了一間專賣童玩的店鋪,琳瑯滿目的中國玩具、扯鈴、陀螺、彈珠、竹片……使我眼花撩亂,也忍不住貪心的購買了許多。隨著口袋裡的錢漸漸減少,我只好提醒蕭凌,準備該回去了。

          「那剩下的錢,就拿來吃湯圓吧!」蕭凌拍手,隨即拿了僅剩的銅板,到旁邊的小吃店買一碗甜湯圓。「很好吃喔,吃吃看!」

            我接下,啜了口紅豆甜湯,然後嚼下一口湯圓。外皮吃起來有些黏牙,但十分有彈性,一被我咬開,裡頭的芝麻餡立即湧入口中,這入口即化的美味實在令我難以忘懷。

          「好吃吧?」蕭凌瞇著眼看我,我投以她一個微笑。

            我露出幸福的表情,用力的點點頭。

          「那我也要吃一口─」蕭凌接過我手中的那碗湯圓,正要將一顆送入嘴裡,表情卻在下一秒漸漸僵硬,看似慌張,手一鬆,木碗就這麼滑下,「咚」的一聲摔落,湯圓和湯汁灑了一地。

          「爸……?」過了幾秒她才訥訥的吐出。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