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幸福了,你呢?

窗臺微風輕吹進,使窗簾微風搖動。

月光輕輕撒落在房內,柔和的月光照耀在一個男子身上。

男子坐在椅子上,手拿一個畫像,畫像裡是一個女子「淇...」

男子望著畫像苦笑著,俊顏中有種淡淡的哀傷,在深淵的雙眸,藏不住日月的痕跡。「我依舊忘不了妳。」

                  -------十五年前-------

一個男子躺在草地上,微風微微吹來。

陽光柔和的撒在男子身上,遠看如畫一樣。

突然,「冥你回來了?」一個女子遠遠的站在一棵數前。

冥沒做任何反應,只是悠悠哉哉的回「我回來了,淇。」

淇走了過去,望了冥好幾秒就隨後坐在草地上。

兩人沒有對談,就這樣享受了好一會的寧靜。

「好悠哉啊~」冥張開眼睛望著天。

對方沒有回任何一句話,就這樣沉默了。

「冥」淇突然說。

「恩?」冥又繼續閉上眼睛。

微風把冥的瀏海吹散了,淇看到忍不住伸手想把他的劉海用回原位。

只是手伸到一半淇停頓了下,便把手收回來。

「你為什麼那麼做?」淇轉頭看著遠方,不在看著冥。

「沒為什麼啊」冥聳肩,雙眸依舊是閉著的。

「你知道你這樣做,玉皇大帝發了多大的氣嗎?」轉頭看著對方。

「一切都值得了,為了她」冥突然露出一個溫柔的笑。

淇皺眉「就算是死?」

冥張開雙眼做起身子,但卻連淇都沒正眼看。

「就算是死。」

淇笑了,望著遠方「為什麼你一點都不後悔?」

冥也笑了「她如同一盞燈,點亮在黑暗的我,使我感受從沒感受過的溫暖。

我不會離開她因為離開,我就著剩下我。

「你,愛上她?」淇輕聲說著

冥轉回頭看著淇不發一語。「我想,我愛她愛的很深。」

「哈哈,冥加油!!我這個青梅竹馬會支持你到底!!」淇回了冥一個燦笑。

冥輕笑又躺回去閉上雙眸享受這一刻。

淇望著遠方嘴角也不自覺上揚。

突然一陣強風吹來,在淇面前出現了一個男子,男子身後有兩人他的屬下。

「..羅提你來這做什麼?」淇站起身子面對他,一旁的冥也站起身子。

羅提低下頭,深吸一口氣然後說「吾封長老之令,把九神之一的白狐仙神

押回去。」

「什麼!!!」淇睜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盯著羅提看

冥苦笑著走到羅提旁邊「辛苦你了」敲了一下他的頭。

「吾不知汝犯了何等大罪,使玉皇大帝起了大怒,汝...吾是奉命行事..」羅提越說越小聲,頭也越來越低

「我知道遲早要面對的」把手搭在羅提肩膀上,「你放心我沒事的,等過了這關咱倆好好喝一杯。」給了他一個笑容。

「冥..不可能沒事的」淇激動的說,「愛上一個凡人,玉皇大帝是不可能要求天狗過來抓人,你到底做了什麼!!」淇著急的眼角泛淚。

「汝接下任務去....嗚嗚」羅提本來要講可卻被冥捂住嘴巴。

「淇,相信我一切會沒事的」冥用低沉的聲音回答。

放開手,「走了羅提。」然後轉身背對著淇走。

「...我不想失去你這個朋友,你最好平安的回來。」淇低下頭哽咽的說。

冥停下了動作走了回去,拼命的揉淇的頭髮「相信我,一切都會沒事的,相信我」。

淇抬起頭給了一個大大的燦笑「給我平安的回來。」

「恩。」冥跟著羅提與他的屬下離去。

---------

在天神眾壇中,寧靜莊嚴的氣氛消失無蹤。取代而之的是吵雜聲。

白狐仙神竟然被大長老叫來?。聽說白狐仙神..。白狐仙神....

一堆吵雜的聲音,交談內容的話題人物白狐仙神正被押在三個長老面前。

「肅靜!!」坐在的半圓弧形中間的長老此刻發出了聲。

長老雖然外表滄桑,但卻不失他的嚴厲以及迫力。

原本如同菜市場吵雜的地方,現在連一根頭髮落下的都能說吵。

長老們盯著冥,中間的大長老開口說「我問你,你接下任務是為了幫玉皇大帝除害對不對?」

「是」冥低著頭。

大長老又繼續說「任務是要殺了在即將成為魔界女王的凡人,可你卻救了她,並且與她產生戀情,讓她對玉皇大帝行害,你可知罪?」長老連珠砲似的一長串的話,眾人聽到此話,不經到抽一口氣。

「我知罪」冥輕聲說。

長老們沈默好一會時間,使原本連一根針落下的聲音都聽的一清二楚的天壇更加有了壓迫感。

大長老打破的沈默「此罪,白狐仙神必踏入黑洞化作虛無,永世不得超生!」此話一落,木牌順著拋物線精准的丟到冥的面前,上面刻著死罪。

「你還有什麼話想說的?」在大長老旁邊的略為年輕的長老問道。

「沒有。」冥還是始終保持著低頭姿勢。

三個長老走了下來,走到了半圓孤行的中間,此時三個長老們唸了咒語換出了黑洞,就在冥的面前。

上前兩個人拉起冥的身子,冥慢慢的往黑洞走。

周圍都保持著異樣的沈默,連呼吸都不敢太大聲。

突然「我不許!!」一個女聲發出來。

淇穿越眾神從另一邊奔了過來,張開雙手擋在冥的前面,面對長老們,眾神們看到這樣的景象不經到抽一口氣。

「淇走開!」冥激動的趕她走。

淇依然沒聽到,對著中間的大長老說「我,九神之一的朱雀神自願代替白狐仙神受到懲處。」

大長老盯著淇看了許久說「妳知道這不是普通的罪嗎?」

「就是因為如此我才願意代替。」淇的眼神露出的堅決。

「淇為什麼!!!!」冥激動的,朝著淇大吼。

轉回頭望著冥,輕聲說「因為我發現我該死的愛上了你。」

不等冥的回應又說「我雖然不能當你黑暗中的那盞燈光,但是我很慶幸能為你做點什麼」淇給的冥一個微笑,但眼角的淚珠卻忍不住的滑落下來。

「朱雀神吾問妳,妳以下定決心?」長老發出聲音。

轉回頭看了長老們,變往前走幾步「是,我心以決。」給了長老們一個笑容。

大長老輕揉眉目「因朱雀神自願為白狐仙神擔罪,在此判朱雀神卸除仙位,踏入黑洞化作虛無永世不得超生。」

「淇不!!!」冥想衝向前,卻羅提的下屬攔住「羅提叫他們走開!!」冥發出怒吼。

「十分抱歉,是淇叫我做的,我不能違抗。」羅提望者淇。

「朱雀神還有什麼話想說?」大長老用著滄桑的聲音說,顯著無比的勞累。

「有。」漫步的朝冥走去,在眾目睽睽之下,吻了冥的雙唇。

淇垂眸輕聲的說「我愛你但我們不可能在一起所以..好好照顧她忘了我要幸福。」此話一落便朝著黑洞走去

「不!!!!!!淇!!!!」冥想推開攔住他的人可他們卻無動於衷。

「冥..我愛你」踏入洞口,眾神看著淇的身子一點一點的變為細沙

最後飄散在無止境的黑洞之中。

黑洞慢慢越縮越小最後整個消失。

冥走了過去沒有任何人在攔阻他,原本是黑洞的地方跌坐而下「不...不!!!!」一個悲鳴劃破整個死寂。

大長老不發一語的望了他,伸出了左手用指尖劃破了,使血滴落下來。「吾以大長老之名,時間啊,使眾神與他忘了今天的一切吧,連同有她的記憶一同拔除!!」

天空突然有一個光線照射而下,慢慢的越來越大最後籠罩著每一處地方。

每個人漸漸倒下沉睡了過去。   此刻大長老一手舉著天說「沉睡之人歸回吧,回到到原本應該待的地方。」

  光線不久後漸漸散去,恢復到原始的寧靜。

「我處理好妳的要求了」大長老不經搖搖頭輕聲的說。

淇,在也是一個不存在的人。

-----------------------------

窗臺微風輕吹進,使窗簾微風搖動。

月光輕輕撒落在房內,柔和的月光照耀在一個男子身上。

在床上沉睡著,不經跌落下床

「嘖..好痛」冥張開鬆懈的眼睛揉著被撞到的地方。

頭一撇看到了床底下的一個盒子,冥伸手進去撈出盒子。

盒子上面有一層灰塵「這是什麼時候的?」冥皺著眉頭努力想,但依舊想不起。

打開盒子,裡面裝著一個蕭笛跟一個畫像與一張紙。

冥打開紙來看,上面寫著

對不起請原諒為的自私...

知道嗎,我明白我所做的是太魯莽,但..至少我能為你做點什麼。

冥,其實每天待在你身旁我很幸福,謝謝你。

現在的你幸福了嗎?

突然腦中出現一個女子,連模糊不清,但有著好聽的聲音。

「妳是誰...?」

冥放下紙張拿了畫像看,裡面是畫著一個女子

突然回溯到那時。

一個女子坐在樹蔭下,雙眸輕閉吹著簫笛。

笛聲輕柔溫和,在樹上的鳥兒也不忍輕唱。

冥看到這一幕不自覺放下臉上的沉穩換上柔和的笑容,往女子的方向走去。

冥不自覺的喊出「淇..」

畫面轉換變成在審判的那時。冥突然想起了一切。

原來...日夜出現在我夢中的女子是妳啊..淇

「淇..」輕撫在畫像中的女子「我依舊忘不了妳..」

「謝謝妳為了我做的那些..謝謝妳..因為妳,我幸福了」

把畫像放回盒內,闔上了關於她的回憶,這次不再是悲痛的,而是釋懷。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