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魚人

獻給每個,總是愛得最深,又被所愛的人無情傷害的人。

***

浪潮聲在海岸線邊呼喊著夕陽,一片赭紅渲染了落日對地平線的不捨。

沙灘邊坐落一座狹小而繁榮的國家,而在這個岸邊,一個漁家的女孩,在岩礁邊嬉戲時被海浪捲走了......

『我要死了嗎?』落海的女心想,『沒人看到我掉下去,所以沒人會來救我......也好,這樣也不用長大了。』

抱著鬆一口氣的心情,女孩感受得到海水侵蝕鼻腔,好痛苦,真的好痛。

身上亞麻色的連身衣裙像被風捲起一樣飄蕩在水流之中,棕帶黑的及腰長髮像仙女一樣在深藍的海洋中飄散,世界只有她一人,正在緩慢墜落。

逐漸地,失去所有的感覺,只剩下身體還是不斷下沉的意識,迷茫中,竟出乎意料的可以在水中睜開雙眼,現在學會這種事也無關緊要了吧?

然後,她自認為見到了幻影──一隻手,一隻溫度略低的男孩的手。

恍惚之間,她感覺自己開始上升......

「喂!醒醒啊!」有點高亢,卻十分好聽的少年聲音叫喚著

少女睜開眼,嗆咳出了些喝下的海水,刺痛感還留存在肺部及喉嚨,讓她沒辦法說出任何一字。

她見到的這個少年,獨自一人把她從中拉起嗎?金色的頭髮,金色的雙瞳,白晢的皮膚上沒有一點黑斑或瑕疵,這樣如藝術品般的男孩,會是救了她的人嗎?

男孩上半身是赤裸的,令人驚訝的,他身體的下半部腰以下的地方,沒有人類的雙腳,而是鋪滿魚鱗的魚尾。

他是個人魚,而這正解釋了他如何救了女孩

「妳沒事吧?」少年人魚溫柔的問詢問。

不過女孩因為喝下了過多的海水,完全沒有任何聲音可以回答。

「不能說話嗎?別勉強……」男孩笑著,沒有虛偽的關心。

女孩愣愣的,然後很長一段時間,她都聽著男孩在逗她笑,直到有人接近這片海灘。

兩人彷彿很久以前就相識了。

人魚少年叫作伊爾,住在這片海洋深處。

女孩被其他大人們救起,卻沒有獲救的感覺,只有開始懷念這個叫伊爾的人魚少年,和他在一起就會出現的情緒,大人是不會教她的,那就是快樂嗎?

此後一有時間,女孩每天都去那片海灘,她想見到伊爾,至少,告訴他自己的名字,要在長大前告訴他,一定要!

這個國家,有種十分先進的手術,在孩子成年時都要接受這個手術,名為「長大」。

「長大」會移除孩子的童心,讓他們對兒時在乎的是毫無感情,放棄夢想、放棄自己的童年,接受成為「大人」的安排。

女孩想要在那之前,告訴伊爾,因為如果不在手術前再見一次面,就永遠沒辦法了......

每天的浪潮聲都在嘲笑她,陸地上本就不屬於人魚,但她還是每天去看海,每天的夕陽、甚至是暴雨的大浪,她都在幻想伊爾能出現。

終於,女孩進行「長大」手術的日子來了。

她變得和所有大人一樣,也不再去看海。

在這個期間內,這個國家發現了進一步提升經濟實力的方式,有人在海岸邊發現了魚人一族的棲息地,對這國家而言這些魚人最高的價值在於它們的鱗片是很好的工業材料,於是,國內興起了大量的補殺人魚或魚人的風氣,也有不少人進入了屠宰魚人的工廠做事。

***

他在一個燃燒的黃昏下救了一個落海的女孩。

深藍的海洋中,她張開雙手,彷彿正在擁抱,那飄蕩再海流中的長髮及淳樸美麗的臉龐讓她顯得向一尊永恆

他擺動尾鰭,向女孩伸出手,女孩睜開黑玉般雪亮的雙眼,迷茫的握住他,好溫暖......真的好溫暖。

他將女孩拉到岸上,按壓她的胸口並叫喚著她,直到她醒來並咳出了喝下的海水。

女孩的眼神先是疑惑,然後是驚訝,最後是著急著想說什麼,但或許是喝下太多海水了吧,她無法出任何聲音。

「不用勉強......」他說,並且十分溫柔的試著逗她笑。

當女孩真的因為他而露出笑容,那份充實與比浪潮更巨大的快樂衝擊著他。

在別的人類出現時,他告訴女孩名字,然後回到海中。

***

長期生活在深海的魚人部落之中,對生活有些許倦怠的少年魚人,遇上了不希望長大的女孩。

時間過了很久,少年不曾再回到海面,卻沒有一次忘記那個女孩,就這樣思念著、想念著、然後越來越放不開那份情感,越來越深越來越深。

從某一天開始,同伴們一個一個的消失,聽說是被人類抓去殺死了,部族決定不再派人去海面查看,但來不及了,人類發現了族人,少年也被抓去陸地。

他與同伴們被抓去另一個建築物,裡面散發著可怕的血腥味,還有族人的尖叫聲。

其他人魚都在哭喊時,少年並沒有感到任何害怕,他只希望能在見到女孩......至少,知道她的名字吧......

所有魚人都被綁住雙手,一個一個被送到一條運送帶上,由工人以刀具割開下半身有魚鱗的部分,一定要再活著時割下,這樣的魚鱗才最高級。

同伴都在恐懼的尖叫與掙扎中被送走,目睹了一具具同伴殘缺屍塊的少年,同樣的被送到輸送帶,而拿著刀具的工人卻是他意想不到的......

「是妳!喂!妳不記得了嗎?我是伊爾!」

失去光澤的黑玉眼睛靜靜的愣看眼前的「魚類」,女性工人的制服上寫著名字,而那條魚默讀著,然後絕望地看著女性沒有感情的表情。

她記得,不過失去了童心的她,沒有任何同情,在揮刀的前一刻,有件事要先做。

「我叫迪絲。」她緩緩說出名字,這是童年的她要完成的事,成年的她代替自己做完。

伊爾笑了,迪絲手上的刀具斬下的瞬間,隨著肉體撕裂的聲響,他金色的眼瞳流出一行鹹水。

「我愛妳,迪絲。」

迪絲雙手熟練的丟開魚人沒用的上身,與其他屍塊一起,然後把泛著光澤的魚鱗片片剝下,不知為何,經過手術後應該不會在流淚的女工人,卻能清楚感覺兩頰的溫熱。

「再見,伊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