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在那八百萬神明的故鄉:有隻醉意朦朧的大蛇

為了此次徵文,我第一次認真的去研究日本神話,有了許多有趣的發現。但其實,比起神話,我對日本的怪談還更有興趣一些。

不知妖怪算不算在神話裡,於是我索性選了八歧大蛇作為主角,這個出現在神話裡的砲灰妖怪,被素盞嗚尊的酒引誘,最後八顆腦袋全被摘了下來。詳讀了這個故事,不知怎麼的,腦海裡立刻浮現了以下的故事。

有些美,也有些哀傷。

*   *   *

男人有著一頭墨綠色的長髮,蜿蜒直到腰際。眼眸細而狹長,瞳孔是血般的顏色,他總是微笑著,笑時,濃密的眼睫便低垂蓋住那泛著殺意的血色雙瞳。他喜歡穿著大袍,亦是豔紅的刺眼。他慣性地勾著甕烈酒,時不時仰首灌入喉中。

「酒啊酒,八塩折之酒呀,」他略帶醉意低吟,「香甜卻嗆辣,宛若在天上,卻又最最致命。」

他總叨唸著這話,卻又義無反顧飲盡甕中酒,彷若這是他活下去的唯一意義。

木屐在石道上喀喀作響,每步都搖搖晃晃,時而虛軟、時而踉蹌。大風吹過,扯開了領口,大片胸膛便裸露出來。白皙軀體上,有著八道張牙舞爪的巨大傷痕,猶在沁血。

越是醉意濃厚,腦子越混沌。他努力克制自己別現出八首八尾的大蛇原形,理智與烈酒對抗,昏昏沉沉間,他只覺得連天地都顛倒過來了。

使不上力,鬆手,甕酒便墜地,瓷片四散、酒香四溢。他可惜地輕嘆,索性仰倒在地,也不顧好些碎裂的瓷片坎入血肉。

天好灰吶。

視覺裡忽然出現了熟悉的人影,那人正俯首看他。他狹長的血眸瞇起,在認出對方後,不滿冷嗤。

「又來做什麼?」

「殺你。」

「然後?」

「再送你一壇八塩折之酒。」

「嗯哼。」

對方的十握劍沒入他那八道傷痕裡,再次劃開血肉。

他卻只是想著:啊,又有酒喝了呢,真好。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讚。
好棒的故事,小弟甘拜下風。



 
2014-03-09 12: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真是不好意思=///=

謝謝阿丹(?)的稱讚,我還有很多要學習的地方呢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