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夢(進擊的巨人同人短文)

主角:利威爾(兵長)   &佩特拉   題目:夢   (虐文;By鄒閣燕)

850年,調查兵團第57次牆外調查歸來,在歷史上少有的大毀滅ˋ大失敗。

「里維特別作戰小組,全軍覆沒。」利威爾一派事不關己說出這句話,即使是強忍壓抑著,   眼神仍然看得出有著些許掙扎。

微微顫抖的聲音向艾爾文報告著。

「來不及了,撤退吧。」能說什麼呢?做些什麼?艾爾文絲毫找不到頭緒,他也不想多花一刻時間去想,畢竟比起調查兵團上上下下或千或百的人,利威爾那顆鐵打還算稱的住挫折的心更值得他去選擇性的去犧牲。

無數具英勇殉職的軀體在火化爐中灰飛湮滅,利威爾的眼神飄忽不定,始終沒在那大火堆裡找到佩特拉的那一具。

本來是想要抱著一顆私心,把她偷偷帶回來以土厚葬的,沒想到到頭來卻因為自己錯誤的判斷還有無能,使得自己心愛的女子連個火葬升天的地方都沒了,想來還真是諷刺。

所謂面對壓倒性的力量,渺小人類的努力與極限,甚至奇蹟都起不了什麼作用,就是現在這個意思嗎?利威爾死盯著火堆,感嘆的微微笑了笑,心中卻有著一股龐大無言的憤怒。

焚化屍體的氣味很臭,也很髒,但利威爾不掩鼻也不擦拭,這算是潔癖的他對焚化爐中的戰友們最大的尊敬吧。

他就只是看著。

看著。

「利威爾,你站得不太穩呢,要不要休息一下?」渾厚熟悉的聲音令他飄忽的眼神遲疑了一秒鐘。

「我沒事。」木頭還很多,火勢還很大,看來還要燒個一段時間。「但我的確需要休息一下。」利威爾的聲音聽起來很累。

刺痛的左腳不斷的提醒他千方百計想要擺脫於腦海中的身影,他不得不承認自己恨女巨人,但他更加怨恨自己的無能。

離開了戰士們的安息地,眼前映入的是令人厭煩的韓吉。她看起來欲言又止的樣子,利威爾不喜歡別人想說話又不說,但今天他真的很累了,不想說話的他飄了一眼,繞過了韓吉準備走去小屋。

「利威爾。」被繞過的聲音呼喊著自己。

「什麼事?」利威爾比冰庫還要冰冷的眼神閃過一絲疑惑,還沒說,他大概了解什麼事了。

「有位利威爾特別作戰班成員的父親,說想要見你。」沒等利威爾回話,韓吉接著說,「但我覺得對於現在的你來說還不太妥當,便回絕他了。」

「誰?」他明知故問的問。

「佩特拉。」簡潔有力。

「喔。謝了。」利威爾有種放下心卻又莫名的煩躁的天人交戰感,令他自己都有些厭煩。「如果沒事的話,我先回去了,艾倫總不能沒人照看吧。」

「嗯,有關艾倫的事情,我會報告艾爾文,過段時間再舉行會議。」

利威爾回到了小木屋,躺在冰冷的木床上,靜靜的闔上眼睛,很累,睡意極濃,卻不想無情的睡去。

佩特拉未能成為那火堆其中的一位接受自己的尊敬與祝福,或許該怪她自己,或許該怪女巨人的殘暴,又或許......該怪罪的是,無能為力的利威爾自己。

至少他自己偏向於最後者。

除非遇到非得先斬後奏的緊急情況,否則他絕不會違背命令或是做出超出常規的事,他總是這樣。

因此,當時他選擇聽從艾爾文的命令-自己的判斷。

「決定從來沒有對或錯,因為在做出決定時,誰也不知道最後會導致什麼結果,決定的好壞要視最後的結果而定,在那之前之都只能聽天由命。」這是利威爾少數算   是用來安慰士兵戰友們的話。   「當初的決定,真的是對的嗎......?」但現在站在自己說過的這句話面前,他卻不禁躊躇了。

每當他想用自己安慰士兵的話安慰自己時,佩特拉那雙曾經散發出溫暖的雙眼總會不合時宜的浮現在他的腦海中,刺痛他ˋ提醒他。

他很想繼續想下去,無奈自己也是血肉之軀,太過勞累,終於忍不住入睡了。

「兵長...兵長...兵長。」熟悉的甜美聲音傳入躺在床上歇息的利威爾耳中,醒了。聲音一就持續著,卻還是令他有些厭煩,如果不是她的話,估計自己連睜開一隻眼睛也做不到吧。如果是韓吉的話,他一定連現在這樣憐憫的的張開眼都做不到吧。

「兵長,你剛剛......是在說夢話嗎?還是......真的呢?」遠處的佩特拉,轉眼間已經來到了自己的面前,放大了數十倍的瞳孔,裡面閃著期待的神情。

「說了什麼?」利威爾感到有些莫名其妙。

「你說...嫁...『嫁給我好嗎?』而且......」佩特拉臉紅得像是新摘下的紅蘋果一般,好不可愛。

怎麼會漏餡了?防衛心強如自己,也不禁在熟睡時招供出了心理話嗎?真是的......

利威爾自認面不改色,然而眼神中流露出的卻盡是藏不住的笑意。

利威爾眼神往下漂移,想了一下,坐起身來,「佩特拉,讓我看看你的臉。」

「啊?嗯......」佩特拉一臉無辜,小心翼翼的將小臉貼近利威爾的面前。

沒有血漬,沒有傷口,依稀仍舊是那白嫩嫩的面容,溫暖的雙眼及金黃的秀髮,連說話的聲音也是一如既往,利威爾像是鬆了口氣般的閉上雙目深呼吸。

「......幸好。」

吐氣。

「兵長,你到底......我說,而且你還......」利威爾只顧自己,完全忘了眼前這位小女孩還在因為自己的話語羞嚇的滿臉通紅。

利威爾摟住女孩的腰身,快速而溫柔的將冰冷的雙唇緊貼在她的雙唇上。「而且還親了你。」利威爾緩緩收回唇,用從來沒對部下露出的笑容說著。

「兵長......你,這算是求婚......嗎?」佩特拉緊張的問。

「隨你想了。如果覺得這是求婚的話,我有兩個要求。」

「兵長......哪有求婚者向被求婚者提出要求的啦!被強吻的可是我耶!」佩特拉嘟嘴抗議的說。

「第一,別死就好。」不理會佩特拉的抗議,利威爾直接說出了要求。

「誰會想要死嘛......這種事情很難說哪,我也想活下去阿。」初始的表情。

「第二.......」利威爾欲言又止,抓著頭害臊,真不像自己,「我很木頭,木頭到就算妳說妳很冷我還是會慶幸的抓緊自己的衣服說幸好我有穿,我會無法理解別人真正想要表達的意思......所以,以後有話有需求請妳直說,我一定會在能力範圍內做到。」他說。

「答不答應?」利威爾又問。

「啊?」遲疑,「嗯......。」

滿足的微笑,互視。

利威爾摟住佩特拉,相擁。

肩膀上濕濕的觸感。

怎麼了?

利威爾回過神來,看到映照金色夕陽閃著眼淚的佩特拉。

「兵長......抱歉,但是......佩特拉已經死了呢......」金黃的頭髮,細緻的臉蛋,服裝,全都慢慢的被鮮血吞噬,傷口血跡也漸漸映出,連瞳孔也不自然的縮放。

「兵長......再...再...。」彷彿仍有不甘,最後一個字都沒能說完。

「佩...佩特拉....佩特拉!」利威爾驚恐醒來,快速起身,眼睛盯的死大,直覺滿身的汗。

利威爾左右看了看,仍是空無一人的房間,冰冷的氣息,改變了的只有床上被自己濕汗弄熱的溫度。

「哈......」他冷笑,夢境啊,這種東西總是在醒來時那麼的諷刺,如同潛意識一般。

即使把自己隱藏的再怎麼封閉,還是騙不了自己啊。

「叩叩。」敲門聲。

「進來。」

「抱歉,我剛剛都聽到了。我說您啊,你可是「兵長大人」呢,您怎麼會把自己心愛女子的遺物用來安慰一個失去戰友的士兵呢?雖然他也很痛苦,但從根本的價值上來說他還是不及您啊!」衛兵感嘆的說。

「什麼兵長什麼大人的......不過是個被別人隨口冠上的名號罷了。人人都是平等的,比起那些在戰場上戰死的勇士們,我不過是個因怨恨賴活著的混帳罷了,遠不如他們呢。」像是一口氣把所有過錯攬到自己身上,利威爾痛恨的說。

「那......我就先出去了,您這次辛苦了,再睡一小會吧,待會會有晚餐送進您的寢室。」衛兵出門。

「真是諷刺,東西的重要性,總是失去的人比擁有的人了解呢。」利威爾不斷的自言自語著,像是想要把這句話的意涵咀嚼到稀爛為止。

利威爾站在床前,渙散的盯著牆壁。

事到如今,如何能入睡呢?利威爾懼怕又想起看到那溫暖的身影,之後又被無情的打碎。

終究只是個夢。

「兵長大人,我會一直等著您。」女孩微笑的身影。

彷彿,看到了。

利威爾心中的陰霾倏然散去大半,渾身血漬的屍體在他的眼前已轉變成微笑說著「兵長大人您的咖啡」的活潑女孩。

「等著我,贖完罪。」男子對著窗前相片莞爾一笑。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