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第二次初戀》─我想像裡最美的初戀:陪你,是我答應你的承諾。

晚上,十一點零五分。

瞄了一眼時鍾上停留的時間,我的眼光總會不由自主的望向門口處。

叮鈴──

隨著門上鈴聲的響起,我的視線也停留在現在進來的人身上。

由遠而近,接而轉向暗處消逝。

默默的收回眼光後,我端起了一杯早已調製   完成的Rusty   Nail   走向他。

將酒輕放到桌面的同時,一抹菸雲緩緩飄出。

眼光順著那人夾著香菸的手指向上望去,他擁有著一雙優美修長的雙手,分明的指節,像極了我記憶深處的那個人。

抬眼迎上他的視線,在四目相交之下,我明顯的看出他不想受人打擾的冰冷神情,略帶著一絲絲的不屑;而在冰冷不屑的眼神中,卻隱隱的浮現出不擇手段也想捕獲住屬於自己的獵物,不容他逃跑,熾烈而濃郁的意圖,是我……所明白的。

完成我的工作後,我朝他微微一笑,接著回到我應待的酒吧後台,繼續調製著客人所點的各式調酒。

不知是從何時開始,我總會在十一點零五分左右調好那人常喝的Rusty   Nail,然後看著門口,等待著那人的到來。

是慣性使然嗎?亦或是被自己深埋在遠處……那破碎不堪的記憶,使得自己特別的留意起他呢?還是只因為他是我在這世上唯一有著那麼一點點血緣關係──同父異母──的哥哥?

這時,耳畔又依稀響起了母親常對自己說的話……

(曉烯,你爸不喜歡看見你,乖乖待在房間做功課,千萬別出來,知道嗎!)

閉了閉眼,我將那遙久的記憶再度深埋。

星點般的紅光吸引了我的注意。

抬眼,我瞧向黑暗處的那人,知道這是他一貫的呼喚法。總是先燃起菸頭後,再用他那修長分明的指節夾著菸,而後高高舉起。因為他知道我對他那同父親般如出一轍的優美雙手深深著迷著,所以就算他距離得我再遠,就算他身處於再漆黑的地方,他也只需這麼動作,我的眼光就會不由自主的繞著他的手轉。

我再次調了杯Rusty   Nail走到他身旁,放下而後離去。

轉身的瞬間,我被他那漂亮的手給拉住。不得已,我只好回過身面對他,笑著詢問他:「先生,還需要點些什麼嗎?」

「回來,曉烯。」

聽到我的名字從他口中而出,臉上的笑容頓時僵了僵。

冷淡的聲音,強硬不容拒絕的口吻。我不明白既然如此的厭惡我,何以又要我回去呢?在我好不容易逃離他之後,在我好不容易找到我能存在的地方之後,在我終於能安身立命且發覺有人需要我之後,他……為何還要來苦苦糾纏,不願放開我?

感覺到臉上的血液似乎又恢復了流動,我已不知是第幾次推開了他緊握住我的手,那跟父親相同吸引住我全部心思的漂亮雙手,微笑地朝他搖了搖頭,接著轉身離開。

急忙的走回休息室,我仰倒在鬆軟的沙發上,想努力的撫平自己猛烈跳動的心臟。曾經一度以為不再跳動的心臟,是為誰而跳?想強迫著自己將疾速回流的幽遠記憶拋開,然而,那我以為早就被深深遺忘的記憶,卻如潮水般淹沒我,不知不覺中,淚又爬滿了雙頰……

「曉烯。」

我的名字隨著一陣開門聲,傳入了我的耳朵。

放下了阻礙視線的雙手,我望向那位朝我走來的人──羅凡,那拯救了我、給了我立身之處的人,也是我現在的伴侶。

「還好嗎?」

羅凡那略帶磁性的中低嗓音揚起的同時,我慌亂不停的心似乎漸漸被撫平。

沒有回答羅凡的問題,不發一語的我直將頭靠往羅凡,親偎在他的肩上,汲取從他身上傳來的溫暖。

總是這樣,羅凡總會在我極需要他的時候出現。

輕手擦乾臉上猶存的淚痕,我不由輕嘆。每每在羅凡身邊,我那顆被逼到無所遁逃的心,終於得以有了一絲喘息的空間,讓我不再陷入過去的陰霾中,了解了安穩踏實是什麼感覺,也讓我知道了何謂幸福,而這些卻是在那個人身上所找尋不到……我終難冀求的。

感覺到羅凡的雙臂縮緊,將我摟入懷中後不久又再次將我放開的舉動,疑惑不解的我抬眼直視羅凡。

「羅凡?」才開口,我便從羅凡的眼裏看到了滿溢的心疼與不捨。

「曉烯,你、何苦呢?」

沉默,太多的言語不知如何出口。

未察覺,羅凡厚實溫暖的手已撫上了我的臉,拭去我眼眶中不及滾落的淚珠。我凝視著羅凡,指頭輕觸滑過羅凡臉上那被歲月洗滌過的痕跡……是這樣吧,因為他的愛是內斂而包容啊,所以寧願自已孤獨,也不願看我痛苦。

曾幾何時,我也有了傷人的能力呢?緩地拉下他的手,一雙不算美麗但卻溫暖的手。

我笑著對他說:「因為,陪你,是我答應你的承諾。」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