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與過去自己的遇合

可否看過    童話無限好,只是近惡搞    的    人魚的追尋    ?

2013與現實的交鋒塑造出了這樣一個既惡搞又諷刺的故事,不過以下這是曾經純真的我,不介意純愛狗血劇的人就看下去吧!

------2010浪漫的我---------

人魚

      「要我付出甚麼代價,你才會給我變成人類的藥水?」有著修長銀白色尾巴的人魚問道,她亞麻色的長髮在水中散落開來,露出了白皙的肩膀和頸部,可以由身材和臉蛋辨別出性別為女性,而且是個美女。

      「甚麼代價都可以嗎?」海妖說話了,他和一般童話故事中看到的老妖怪不同,是個外表還挺嫩的海妖,藍色的中長髮有種懶洋洋的味道,勾勒出微微媚惑的形象。性別是男性,長長的魚尾是黑色的,末端交插出銳利的剪刀狀,隨著海水載浮載沉的,反射出粼粼光輝。

      「甚麼代價我都願意。」美麗的人魚說道,蜜色的眼睛閃著絕對的真誠。

      「你不覺得在太殘忍了嗎?你要放棄永生,才能換取待在陸上的片刻。永生的他,會一直一直地活到世界末日,而你,只是他生命中的過客。」海妖其實挺好心的,不斷地勸她放棄,要知道,這是一樁不值得的買賣呀!

      「沒關係,只要可以在近處看見他、聽到他說話,我可以放棄永生。」人魚說道。

      海妖垂下了眼簾,曖昧的灰紫色眼睛微微瞇起,「可是,你有沒有想過他?如果他愛上你了呢?你要他用永生來永遠懷念你們的愛情嗎?」

      他也時候也會想起那個人類女孩。她的笑容是這樣的燦爛,即使投身大海後只活了短短幾年,卻永遠的住進他的心裡。或許,他就是要用他的永生來懷念她!即使他對於她,不是愛情,卻有太多了回憶。

      「我不會讓他愛上我的。更何況,他忘記我的機率,大多了。」人魚落寞地一笑,拿出身後一個瓶子,「我拿到了遺忘之泉,如果我要死了,我不介意殘忍的讓他忘記所有。」

      「真的是很殘忍呢,那我就給你吧。」海妖拿出了藥水,交到她的手上,「你叫甚麼名字?」

      「夕漸。」她微微一笑,露出了可愛的酒窩。

      「喔。」他應了一聲後,突然想起那個人類女孩的笑靨,因為愛情才會笑的如此絢爛、如此相似嗎?他突然想起了一個傳說,死在大海中的人類會被魔化的珊瑚給包覆,變成美麗的人魚...

      「你的親人會反對你的抉擇嗎?」他想知道,她有沒有可能是那個人類女孩!

      「我沒有家人。聽說我是從珊瑚裡面生出來的,所以才會有像珊瑚一樣顏色的尾巴。」她說道,銀白色的尾巴的確非常少見,只有某個特定地方的魔化珊瑚才有的奇妙色彩!

      「......」他沉默了,他真的要放她走嗎?他真的要放手讓她去陸上和別人相戀嗎?即使他對於她,不是愛情,卻不想放手,讓她去愛上別人!「我決定了,我也要去陸上看看。我再給你一次考慮的機會,這罐藥水你拿著,只要在三個月以內喝下去,你就可以變回人魚。」他說道。

他也有私心...她喝下去不會變回人魚,而是忘記一切,變成真正的人類!從零開始,化作一個單純的靈魂,成為某個人類女人肚子裡的孩子...那個時候,他就會去找她,給予她永生的羈絆!

      「好。不過我是不會喝的。」她信誓旦旦的說道。

      「嗯。」他不以為意的點點頭,心裡卻已經有了定見,她一定要喝!即使要他強迫她喝下去,那也不是什麼問題。

      傍晚。

      有著亞麻色長髮的美麗人魚游到了岸旁。

      「你就是傳說中快要絕種的人魚嗎?還是回到深海吧,陸地很危險的。」一個坐在珊瑚礁上看海的青年說道。

      被發現了...她的直覺就是想潛回海裡去,人類太邪惡了,搞不好會把她殺掉,聽說人魚的尾鰭吃了可以得到不死之身,因為是聽說所以她也不知道,可是誰想被割掉尾鰭呀,當然要溜之大吉!

      「算了,其實這附近沒甚麼人會來這哩,陪我聊聊天吧。」金色中長髮的青年笑了,或許是因為她慌張的反應很可愛吧,他甚至摸了一下她的頭髮,不過這並沒有任何騷擾的成分,反而是像一個長輩在摸小女孩的頭誇獎她一樣。

      「好。你是人類嗎?」夕漸攀上了岩石,把肩膀以上露出水面,蜜色的大眼睛眨也不眨一下的看著他。

      的確個美人呀,青年在心裡想著,同時他也開口,「你見過惡魔嗎?我想,我愛上了一個惡魔。」

      「喔,好巧喔,我來到陸地也是要見一個惡魔耶,我想我也是喜歡上他了。」夕漸說道。

      「不要剛好是愛上同一個喔,那我們就是情敵了。」青年開玩笑的說道,「我是在街上遇到她,還誤打誤撞的當了她的一日導遊。雖然她個頭很嬌小,實力卻比我還誇張!一般情況要是被一個常人比下去,我該不甘心才對,但我卻很佩服...這就是惡魔的魅惑嗎?我覺得她好美。」青年的眼睛是漂亮的水藍色,比天空還清澈的藍色。

      「的確耶,惡魔都長得好好看喔,那個人也是好好看,真不知道為甚麼會有人說天使的臉蛋魔鬼的身材好,應該是魔鬼的臉蛋天使的身材才對!」夕漸笑了起來。

      「不過,依照各種族之間的評斷,長得最美的是人魚,身材最好的是妖精喔。因為人類不了解吧,才會講說天使臉蛋魔鬼身材好看。其實天使只是長得溫和罷了,人魚那種清雅的魅力真的很難讓人抗拒,像你就長得很好看呀,那個惡魔應該會被你吸引到的。」青年說道。

      「真的嗎?謝謝喔。我叫夕漸,你叫甚麼名字呀?」她問道,因為他的誇獎而微微紅了臉。

      「犯罪的天使是沒有名字的。我就是因為愛上惡魔,才被除名的。現在要戴罪立功呀,抓一隻人魚回去交差好了。」他打趣的說道。

      「不要抓我...你沒有名字,那不是很不方便嗎?我幫你想一個吧,以後我就這樣叫你。」她微笑的臉龐看起來的確的是很可愛,「你的眼睛,是很乾淨的藍色,比天空還要清澈,那我就叫你永澈吧!」夕漸蜜色的眼睛充滿了欣喜,彷彿真的很開心。

      「我可是犯罪的天使耶,取這種名字好純潔喔。」他也笑了,「那好,以後請多多指教呀,我叫永澈,是個犯罪的天使。目前單身,這點很重要喔!可惜我已經愛上了惡魔,唉唉,這就叫死會嗎?」

      「我叫夕漸,是個人魚,未來想來到陸地上找個惡魔,好好的享受一下和喜歡的人相處的日子!」夕漸也自我介紹道。

      「其實我也認識一個長得很帥的惡魔喔,他叫做螢,介紹你們認識一下?不過他在地獄裡還算是個小小孩。」永澈說道。

      「不要,這樣感覺好花心喔。」她調皮地吐了吐舌頭,回絕。

      「吶,我要先回去了,明天再來找你聊聊?夕漸感覺起來是可以講心事的好小孩耶。」他摸摸她柔軟的髮絲,溫柔地說道,頗有大哥哥的感覺。

      「呵呵,當然是好小孩!」夕漸微笑道,「那我也先回去囉,要替明天的登陸作準備!」

      「喔?你明天就要上岸囉,不介意的話來我家住吧,我不會對你亂來的。」永澈說道。

      「好,那就先謝謝你囉,掰掰。」她轉身潛入海平線內。

      永澈看著她消失在視野外,才走遠。

      遠方的一雙眼睛,帶笑的看著他們的互動。

      「果然是她,像以前一樣,這麼愛玩。」海妖喃喃自語道。他手上托著一面鏡子,裡頭映出剛才的景象。片晌,他收起了鏡子,沒有再繼續注意下去了。

      夕漸沉入了海中,在粼粼波光中仰望,那個天使...長得好眼熟呀。

      「算了,再跑上去偷看一眼吧。」她換了個不同的珊瑚礁,悄悄地攀了上去。

      然後,她看見了他...

      「咦?怎麼會有人待在水裡!?」有著黑色短髮的少年訝異的喊道。是那個她喜歡的惡魔!

      「永澈明明跟我說附近沒有人啦~」她害羞地想要潛下去,卻被抓住了手臂,「嗚嗚,有色狼!」

      「我、我不是色狼啦...你可以幫我撿個東西嗎,在水下面,我不會游泳...」少年困窘地說道,同時也因為手指傳來的觸感而有些害羞的紅了臉,這個女生的皮膚好好摸...啊,他在想甚麼呀!?

      「甚麼東西?」她好奇的問道。

      「呃...黑色的手環,大概這麼大。」他縮回了手,稍稍比出那個東西的大小。

      「我去看看喔。」她往下潛去。

      他點點頭,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她銀白色的尾巴,「傳說中的人魚!?真的是好漂亮呀...」

      少女的髮絲是亞麻色的,卻柔軟到令人不敢相信,他剛剛有摸到一小部份,只覺得觸感很好;她的眼睛是蜂蜜的顏色,有些透明的亮彩在裡頭閃耀著,長長的眼睫毛也是相仿的色系,似乎每眨一下就會發出聲音來;她的皮膚是比獨角獸的雪白稍稍再柔和了一些,混入了精透的粉紅,美麗得有些虛幻...他在發呆的時候,她已經浮了上來。

      「是這個東西嗎?」她甩開臉上沾附的水珠和頭髮,把手裡的東西交給了他。

      「嗯,謝謝你喔。」他點點頭,難得的笑了出來。

      她本來想一走了之的,但卻移不開自己的視線。的確,她當初想到陸地的願望就是見到他、親耳聽到他說話,現在願望達成了,怎麼能不開心呢?「你剛剛說,你覺得我的尾巴很漂亮?」她微笑地說道,感覺緋紅和熱度已經爬上了臉頰。

      「嗯,不過我當初的意思是指你很漂亮...我從來沒看過人魚,聽說人魚是所有種族內長的最美的!」他說道,看到她微紅的臉龐,不禁意識到自己甚麼都說出來了...

      「永澈也有說過...你們認識嗎?」她眨了眨眼睛,「喔,永澈是一個長得很好看的天使,金色的頭髮和藍色的眼睛,看起來就像書裡面的白馬王子,笑起來很溫柔。」

      「呵呵,我是惡魔耶,怎麼和天使和平相處?」他笑道,「沒看過他,不過聽你說起來真的很像王子。」

      「是喔。」她沒駁回他的說法,永澈剛才說他認識一個惡魔小小孩,好像關係不錯的樣子?「吶,你甚麼名字?」

      他沉默了一下,似乎不太想講,「惡魔不可以把真正的名字告訴其他種族的非人類,你就叫我血琰吧。」

      「很好聽呀。我叫夕漸,是稀有的人魚喔,所以要好好愛護我,不要海水污染。」她開玩笑地說道。

      「好...我回地獄去的話,會好好和他們溝通的,叫他們不要把屍體丟到海裡去。」他越說越小聲,似乎怕她嚇到。

      「屍體是還好啦,會有小魚把他們吃掉。」她沒有嚇到,反而提出了生物分解這個概念。

      「哈哈,我還以為女生都會怕打打殺殺那些的。惡魔的女性也都是躲在地獄裡,都不出來透氣...聽說是地獄之主下令說不可以來人界的。」他不知道為甚麼自己說了這麼多,真是奇怪了。

      「不只是女生怕打打殺殺呀。男生也會怕的,只是他們要學會堅強,作為保護女性的屏障。呵呵,這是我朋友之前說的。」夕漸說道,看起來頗為認真。

      「唉,感覺我是好沒用的男生...都不知道學幾年了,妖術還是學不好,同年紀的都可以丟好幾個混亂術出來了,我卻連一個生都生不出來。」血琰說道,有些無奈的垂下了眼簾。

      「不要覺得自己沒用。我當初也是一個法術都用不出來,被笑了好久...我天生就是沒辦法用咒力施展治癒術,我治療的方法是唱歌,很奇怪吧?不過這可比其他人都有用喔,你也可以去試試看別的方法呀,加油,你一定可以成為很強的惡魔!」她說道。

      「是嗎,好,我會加油的。」他笑了笑,嘴角姣好的弧度真的是很迷人,未來的確是無可限量,他將來不僅是最強大的惡魔,同時也是最帥的惡魔呀!迷倒了無數女性,卻只在意那個在海裡對他微笑的美麗人魚...

      「啊,時間不早了,我先回去喔,有人會擔心我的。明天你也會來這裡吧?」夕漸說道。最後一個微笑後,她轉身潛進海裡,尾巴鱗片的銀白色反光一閃過後便消失在茫茫大海中。

留下血琰在那兒喃喃自語道,「夕漸...和她本人一樣美的名字...」日後對這隻小惡魔影響重大的美貌人魚,就這樣深深的植入他的心裡。

      夕漸游回海裡,看見了海妖。

      海妖灰紫色的眼睛從她身上掃過,問,「你決定好了嗎?什麼時候要上岸?」

      「我想再待在海裡一陣子...還真有點捨不得我的尾巴。」她怯怯的笑了,似乎怕他會罵她。

      沒想到海妖卻笑了,「這樣的確比較好,任誰要離開居住很久的海洋,都會不習慣的。」海妖笑起來很好看,但卻有種悲傷的味道,她不禁多看了幾眼,只覺得熟悉異常,要再仔細想想,卻又頭痛了起來,「你沒事嗎?」聽到他的聲音,她才發現自己往後倒了下去,差點往下沉到一堆碎石頭裡面,那可是很痛的!他拉住她的力道有點大,因為反作用力而讓她跌進了他懷裡。

      「呵呵,沒事,我只是突然頭痛了起來,好像有甚麼事想不起來。」夕漸說道,沒有意識到自己還被他抱在懷裡,只覺得氣氛突然曖昧了起來。

      「有事情忘記了...的確,你是有事情忘記了。」他的低語清楚的傳入了她的耳裡,「不過沒關係,以後你會真切到感受到,那是真實存在的。」他伸手撫過她的臉頰,淡紫色的藥水被打開了來,有一部份流到了她的臉上,她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一回事,睡意強烈地襲來,「你快回家去吧,是時間該好好睡一覺了。」他在她的臉上輕吻了一下,依然是帶有淡淡悲傷的溫柔。當她多年後再想起這樣熟悉的溫柔時,她卻已經無力改變現況,愛上了別的男人...

      迷迷糊糊,不知道怎麼回到家裡去的,躺在熟悉的海藻上頭,睡著了。

      做了一個夢,醒來卻甚麼都忘記了,覺得心裡破了個大洞,空虛得恐怖。

眼淚不自禁的滑落,被自己飼養的小魚兒輕輕吻去,只覺得臉上一片麻麻癢癢,因為和它們的互動,心裡也舒服多了。

      「去找永澈和血琰好了。」夕漸說道,拿了個精緻的貝殼裝飾在頭髮上,打算找人聊天解悶。

      現在還是早上,初陽燦燦,映在海面上閃耀。

      「永澈不在呀?」她喃喃自語道,心理升起了不祥的預感,「你、你們想幹麻...?」

      黑色的魔附網灑下,讓她動彈不得。

      「呵呵,真的有人魚呀!」帶頭那個男子有著茶色的短髮,一道深深的長疤劃過半張臉,非常的恐怖。

      「是誰告訴你們的!?」夕漸生氣的說道。希望不是永澈,也不是血琰!不然她也要對非人類失去信心了!

      「當然是我的手下看到的呀!有個金髮的和人魚在聊天!哈哈哈,長得還挺不錯的嘛,賣到妓院去不知道可以賺多少...」男子猥褻的笑了笑,眼看就要伸手抓她。

      夕漸奮力閃躲,只見細嫩的皮膚被魔附網上的棘刺劃破,鮮血狂灑。鮮血反而更激起他的慾望,只見茶髮男子的笑容變了樣,對於錢的渴望少了些,「不,當然要自己先玩玩再說!」

      此時,紅光閃過。

      茶髮男子有些反應不過來這來得太迅速的事實。

      一隻斷手落在夕漸的身上...切口還來不及流出血來!

      「卑賤的人類,你們在幹麻?」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標準的英雄救美!

      茶髮男子現在才感覺到痛,斷手鮮血淋漓,他一聲怒吼,看向凶手。

      身為人類的本能,刻在DNA上的恐懼讓他不自禁的後退了一步。

      「喔,你還看不出來?我可是惡魔喔。」血琰笑著說道,露出了表示身分的羽翼。那純黑的濃彩,伴隨著恐懼向眾人襲來。

      「我、我們人多,快打呀!」茶髮男子一聲令下,「能殺了他的,人魚也讓你玩玩!」

就是這一句話,讓血琰瞇起了眼睛,「再說下去,你們都會死。」如此平靜的宣告,卻沒有任何人懷疑它的真實性!

      紅光迸散,血琰的身影已經消失在眾人眼前,不,他並沒有消失,而是用人類無法捕捉的速度移動,一直線衝了過來,不需要任何技巧,殺戮是他的本能。他的手指這樣溫柔無比的拂過,鮮血卻證明了他的巧勁,如何輕輕鬆鬆的將一個人類拆解開來?問他就對了。

      幾分鐘過後,地上倒了約三分之二的人。

      「這惡魔不用妖術的,保護魔法師,用法術攻擊!」茶髮男子下令道。

      夕漸擔心的看著他。血琰連最基本的混亂數都不會呀!

      「想看我用妖術嗎?」血琰卻懶洋洋的一笑,瞬間,人類法師造出了火球像他砸去,追蹤火球,無法像剛才那樣以速度取勝了。但血琰的臉上並沒有慌張的表情...

      紅光再度迸散,只見他的掌心炸開出嫣紅,輕而易舉的吞噬掉了小小的火球,轉而進階的吸收了火球,往人類那裡反撲回去!

      眾人訝異,的確來不及閃躲。幸好有個法師即時反應,架起了冰霜的護圈,想要抵銷火焰的攻擊。

      的確是抵銷了,但是僅止於抵銷剛才的火焰,剩下的紅光穿透了護圈,罩上眾人。

      沒有任何效果,本以為這只是個幌子時,他們卻一個個都露出了痛苦的表情,接連著倒下。

      血琰繞過他們,走向夕漸。

      她怔怔的看著他,有點不敢相信短短一天他改變了這麼多。

      血琰輕輕蹲下,徒手撕開牢固的魔附網,「你真的好久沒有來了耶,我以為你隔天就會來了。」

      「咦?原來我睡太久了...」夕漸害羞的說道,他是在等她嗎?「以後我會去陸地上了。」

      「算了,這裡好多人類,我們換個地方聊天吧。」血琰拉開剩下的魔附網,很輕鬆的把她抱了起來,即使身上沾到了海水也不在意。

      「你臉上有血耶。」夕漸小聲的說道,伸手擦掉他臉上的血污,同時開始小聲地唱歌,人魚的歌聲有治癒的力量,「謝謝你喔,你是怎麼學會法術的呀?」

      「你睡那一覺可是一個禮拜,我可是學很快的。剛剛那一招的名稱...呃,我、我...等我一下。」他把她放在一個可以碰到海水的岩石上,把身上的衣服脫了下來,披在她的身上,「哈哈哈...我會不好意思。」他有些尷尬的笑了。

      「衣服上有你的味道,給我好不好?」夕漸笑了,「我喜歡你。」

----2013惡質的我-----

      尋常的場景、尋常的時空。

      暴風雨之夜。傾散的船艦巧遇善心的人魚。

      人魚很美,修長的銀白色尾巴在海水中閃耀、亞麻色的長髮襯得一張瓜子臉格外清秀、再配上不經日曬的膚色若雪,可以由身材和臉蛋辨別出性別為女性,而且足以傾城。

      王子雖有些落魄但仍不減俊逸,墨黑的髮絲輕盈、一雙桃花似的帶笑星眸魅惑、顧盼之間風采流溢。

      依循童話故事的腳步,愛情就是這樣產生的。雖有些膚淺,卻也算是直覺的一種。

      人魚救了王子,一見傾心。王子:「上岸來找我吧。」

      於是人魚前去求海妖。海妖是為她的青梅竹馬,藍色的中長髮配上曖昧的灰紫色眼眸,總有種慵懶的味道,然而這般出色的外貌卻反常地勾勒出愛睏的悠閒的形象。長長的尾分作多股,是黑色的,末端交插出銳利的剪刀狀,隨著海水載浮載沉的,反射出粼粼光輝。聽了她的陳述後,道:「人魚長壽而人類早死,值得嗎……你不覺得這實在太殘忍了嗎?你要放棄永生,才能換取待在陸上的片刻;而他,那樣善變的人類,是會怎麼樣地辜負你的苦心和犧牲呀!」

      然而在人魚動之以情的勸說下,他不得不被說服被說服了。「好,我給你變成人類的藥水……但,由於我還在實習中,藥效只有兩年!如果還有需要,請在兩年後向我續約。」

      人魚吞下『你怎麼這麼遜呀』的OS,繼續問道:「那我要付出什麼代價呢?聲音?美貌?」

      海妖沉思了一會,才喃喃自語:「給我眼睛吧。以美貌出名的人魚居然會看上鄙俗的人類,和瞎了沒兩樣,留著也是浪費,不如給我吧。」他一邊說,一邊拿出庫存的藥水來,「兩年後,如果你真的確定他是那個令你一心一意的人,做好覺悟來找我,我會取走你的眼睛,給予你永恆為人的契機。」

      人魚拿過藥水,於海妖的頰上落下感謝的一吻,就像孩提時期一般,她任性地所取、而他予取予求。

      接著,人魚上岸探勘,遇見了天使。

      該怎麼說呢,認誰都能一眼認出他是天使。

      天使,不落俗套地……或是說走復古風地,穿著純白的衣裳和羅馬拖鞋,腰帶上掛著一條布幔,上頭寫著『信我者得永生    --by上帝』,最後還畫上了一個笑臉。

      天使率先開口搭訕:「真是個可愛的稀有動物呀,陸地很危險喔。」

      人魚:「哪氏為了愛情呀,連墳墓也敢去(台語)。我愛上了人類王子!」

      天使驚:「現在已經沒有封建制度了,你是不是被騙了!?」

      人魚:「什麼!?他有給我一個徽章……」

      天使:「或許你上次浮上岸來是七十年前唷。」

      「你是天使,或許能幫幫我?」人魚使出對海妖無往不利的撒嬌戰術。

      「佛度有緣人……嗯,佛是上帝的另外一個形象,這要看你是不是信徒囉。」

      於是人魚成為了基督徒,以天使手旁的礦泉水受洗。

      「你以為瓶裝水很潮嗎,這製造了多少碳足跡呀!」人魚抱怨道。

      「放心,這罐我已經用了四十多年,很有環保概念的。」天使拍胸保證道。

      「……塑化劑……」

      「上帝很關愛我們的,沒讓我們的任何東西發育不良。看吧,這就是成為信徒的好處。」

      最後天使帶人魚去找王子,才發現他是惡魔,也很長壽。

      「什麼,你居然找到這兒來了!天使,我們來決鬥吧!!」這個惡魔頗中二地怒吼。

      「閉嘴,我不和低等惡魔講話,我帶人魚小妹來找你,她剛成為我的信徒。」

      「欸你的尾巴咧?」

      「為了你我放棄尾巴了。」

      「不~我是看上你的尾巴才和你求婚的!人魚的尾巴吃了據說可以長生不老……再加上我是個很弱小的惡魔,或許吃了可以變強呢。」

      「把我的少女情懷還來!!」人魚使出一招天使傳授的絕技『神愛世人』,巴飛惡魔。

      「你又要回海裡去啦?」天使滿意地看著她,心想孺子可教也。

      「是呀。」人魚道,「不過你放心,我會去海裡傳播神的旨意的。」

      「很好~」天使摸摸人魚的頭髮,施予了天使的庇護,「要知道,好的天使帶你上天堂,壞的天使帶你入洞房……既然你不願意和我上天堂,我就把這個庇護給你,以防有壞的天使想#@!$%︿&*……」

      「謝謝你。」人魚最後說道,接著在天使的護送下回到海邊。

      於是人魚潛回海中。

      「被拋棄囉?」海妖問道。

      「我想通了,用兩隻腳走路的男人太不可靠了,我還是喜歡八隻腳的。」看向海妖(下半身是蜘蛛……咳咳,是章魚才對)。

      「……其實我是魷魚,有十隻腳。」海妖解釋,「我之前有說過,『魷魚』我還在實習中……」

      「吃掉多的那兩隻腳我就能長生不死了?」人魚調笑道。

      「……我以前覺得你是個天使的。」

      「好嘛,好的天使帶你上天堂,壞的天使帶你入洞房……既然我這麼壞……」

      於是人魚和海妖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

      --END

      惡魔:「『神愛世人』是什麼邪門歪道!!為什麼我傷口到現在都還沒好~」

      天使:「魔力會從你的傷口滲出,你就不再是惡魔了!讓我來給你新生吧!」

      惡魔:「你不是和那人魚一掛的!?」

      天使:「我是壞的天使,但我喜歡男人……」

      --這才是END

看到這裡,我先感謝你的耐心,希望不是滾輪直接嚕下來的!

末了便是最後的廣告推銷,有興趣的人可以點去小說看看唷!

PS:2010的夕漸有性別歧視,怎麼天使看上的   她   就是女的!!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