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牌老師開課啦,教你擺脫老梗 脫穎而出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地獄遊戲(黑暗文)

          情侶

      「……喔,這次是情侶組呢。」

      長髮男子抱著一顆骷髏,漂浮在空中。

      「歡迎光臨地獄,你們是此次被選中的人,第八十六組遊戲參賽者。」

      周遭場景由滿滿的骷髏山組成,腳底下、眼睛所見的視線範圍,全都是骷髏,彷彿是煉獄。

      一對約二十歲的男女在骷髏山中緊緊相依,臉上神情充滿驚恐。

      他們看著浮在空中的長髮男子,問道。

      「你是誰?」

      「這裡是哪裡?你想對我們做什麼?」

      「別急,我回答你們的問題,我是路西法,地獄遊戲的看守者,墮天使路西法。」

      長髮男子——路西法,從空中降落,站在情侶前方的骷髏山上,他從白色長袍中抽出一張紙。

      「這場遊戲規則是,互相殘殺,活下來的人便能離開遊戲。」

      隨著路西法說完,年輕情侶前方十公尺處,瞬間變出兩把武士刀。

      「來吧,時限只有三分鐘,用武器彼此殘殺吧。」路西法說道。

      男女情侶看著眼前的武士刀,先是一愣,立刻臉露憤怒。

      女人率先吼著:「混帳,少裝怪力亂神的東西了,你這是綁架,我才不要待在這種鬼地方!」

      「走,寶貝,對方看輕了我們,竟然給了武器,我們兩人可以聯手對付他。」

      「是呀,這是正當防衛,別怪我們不客氣了!」

      一邊說著,情侶一人拿起一把武士刀,猛然一蹬,趨近路西法的位置,銳利的刀鋒砍下。

      粹防不及的路西法,被兩人的刀鋒砍重左肩和腹部,噴出大量的血液。

      「呵,很有創意的想法,可惜一般的武器對我沒用,你們殺不了我的。」

      路西法偏了偏頭,似乎毫不在意似的,露出一抹微笑。

      「在這個世界,我就是遊戲的規則,你們之中,只有一個人能存活下去。」

      墮天使路西法張開了黑色的翅膀,渾身散發著鬼侷的氣息,身上那兩道深可見骨的傷口,居然逐漸治癒了。

      親眼見證了這幕,年輕情侶此時才知道,路西法過於強大,人類之姿的他們無法允逆,他們被捲進了無法挽回的地獄遊戲。

      然後,他們理解了自己孤立的立場,他們別無選擇。

      「別開玩笑了,我們是人類,互相殘殺這種事,不可能的!」

      「是呀,我怎麼可能殺掉心愛的人!」

      雖是這麼說,兩人的雙手卻紛紛用力握住手中的武器,眼神變的多疑且猜忌。

      寧靜的空間裡,瀰漫起危險的氣氛。

      「我愛妳,寶貝,我會連妳的份一起活下去。」

      最終,是男人先動手了。

      在女人驚愕的目光下,男人露出猙獰的笑容,不停的用力揮擲武器,直擊女人頭部,女人雖然試圖反抗,力氣上卻比不過男人,立刻被壓制在地,處於弱勢。

      寧靜的地獄空間內,傳來持續毆打的聲音。

      女人的身體逐漸冰冷,而男人身上濺滿血液,隨著揮舞的動作,男人內心也逐漸失去某些東西。

      「我殺了她,獲勝了,所以讓我回去吧!」

      路西法微微揚眉,那雙眼睛靜靜的看著男人手執武器,氣喘吁吁,滿臉血污的模樣。

      「是的,你獲勝,可以離開。」

      路西法下出判斷,揮了揮手,隨即,空間產出一道大門,男人迅速的扔下武器,滿意的踏步離去。

      「遊戲結束。」路西法說道。

      這次的遊戲是第八十六次,從異世界選出的人類,將會互相廝殺,這個空間是地獄輪迴,沒有法律,唯有獲勝者才能生存下去。

      從頭到尾,路西法只扮演著旁觀者的角色,冷眼看著這一切發生。

      他無法改變遊戲規則,他只負責講解遊戲規則。

      而他,也樂在其中,看著所有獲勝者步入一樣的結局。

      因為,就算在這場遊戲獲勝,回去了原本的世界,那些獲勝者的內在也已經徹底改變,無法融入正常生活之中了。

      這個遊戲是一場測驗,考驗人心善與惡。

      「呵,人類真是有趣。」

      墮天使路西法品嘗著剛才那對男女的表情,期待著下一組參賽者到來。

      雙生

      「歡迎光臨地獄,你們是第八百七十組遊戲參賽者。」

      路西法微笑的抱著一顆骷髏,漂浮在空中。

      眼前是兩個長的一模一樣的男性,年齡大約十七歲左右。

      很難得,這次的參賽者是雙胞胎——路西法想著。

      年輕的雙胞胎還不明白自身處境,一臉茫然,彼此互望著。

      「哥,這裡都是骷髏,好像地獄喔,好驚人呢,這是怎麼回事?」

      「我也不知道,醒來就在這了,莫非我們勿闖了電影製作嗎?」

      「不是拍電影哦,這裡是真正的地獄。」

      路西法好笑的打斷這對兄弟,開始照慣例講解遊戲規則。

      「你們被強制參加了一場生存遊戲,這場遊戲規則是,互相殘殺,活下來的人便能離開遊戲。」

      路西法從白色長袍隨機抽出一張紙,瞥了一眼,揮了揮手執行規則。

      雙胞胎前方十公尺處,出現了兩杯裝著液體的玻璃瓶。

      「這兩杯水,其中有一杯是毒藥,另一杯則是普通的開水,請你們選擇一杯喝下,彼此互相殘殺吧。」

      見了路西法施展奇異的魔法,兩兄弟不傻,馬上就理解了自己的處境。

      「……怎麼辦呢?哥哥?」

      「選擇結果很明確了吧。」

      「是的,結果完全不用考慮,哥哥。」

      兩兄弟走上前,一人選擇一杯,將杯子裡的毒藥和開水,全部混在一起,然後再分別倒成兩杯。

      「你要我們選擇,所以,我們選擇這麼做。」

      毒藥與開水,混合成半杯的份量,雙胞胎看著路西法,如此說道。

      「那麼,也有可能會一起死哦?」路西法愣了幾秒才回答。

      「沒關係,因為我們是兄弟,不會自相殘殺。」

      「沒錯,我們從出生就一直在一起,到死了,我們也會一直在一起。」

      雙胞胎互看一眼,接過手中的杯子,一飲而盡。

      半杯的毒藥效果似乎打了折扣,原本立刻發作的毒性,過了幾分鐘後,才緩緩顯現效果,兩兄弟臉色難看,呻吟一聲,痛苦的雙雙倒地。

      「真的喝下去了……討厭,要是兩個一起死亡,遊戲規則就不能成立了。」

      路西法降落至地面,看著僅剩一口氣息,即將死亡的雙胞胎,他輕輕跺著腳。

      偶爾也會遇到這種特例。

      要是不照著制定的規則走,這個世界會崩毀的,與其這樣,那還不如……

      「好吧,你們算是特例,饒你們一命,哼,我再等待另一批第八百七十組參賽者。」

      路西法彈著手指,空氣間發出一陣脆響,雙胞胎的身影已經消失了。

      「你們只喝下了半瓶毒藥,毒性不足以立即致命,運氣好的話,回到現世可以救的回來。」

      路西法撇撇嘴,抱著一顆骷髏,漂浮在空氣中。

      「人類真是有趣呢。」

            友誼

      「我是墮天使路西法,歡迎光臨地獄,你們是第一萬組遊戲參賽者。」

      路西法懸浮在空中,手上抱著一顆骷髏。

      這次是參賽者是兩個穿著制服的女高中生,見了路西法飄在空中的奇異模樣,她們嚇得縮在一起,說不出話來。

      「呵,不要太緊張,冷靜一點反而能更快進入狀況哦。你們被強制參加了一場生存遊戲,這場遊戲規則是,互相殘殺,活下來的人便能離開遊戲。」

      路西法笑了笑,從白色長袍隨機抽出一張紙,然後揮了揮手執行。

      滿是骷髏堆的場景,轉眼間變成一座斷崖。

      路西法如同以往,殘忍地說道:「將對方先推下去斷崖,即可獲勝,這是一場考驗力量與智慧的遊戲,妳們之間,只有一個人能活下來,請妳們彼此互相殘殺吧。」

      兩個瑟瑟發抖的女學生,聽了路西法的解說後,先是露出迷茫的表情,幾秒過後,認定事實的她們,眼神忽然變的堅定凶狠了起來。

      接著,她們停止了依畏的動作,像是防範似的,將兩人的距離隔開來。

      很諷刺的是,兩個女高中生似乎是無意間做出警戒的舉動,等到她們發現彼此的反應,不禁瞪大眼睛,怒視著對方。

      「愛莉,難道妳相信那個墮天使的話,想把我推下去斷崖嗎?未免太離譜了!」

      「小馨,妳的舉動又是怎麼回事?憑我們十多年的交情,會輸給一個陌生人嗎?」

      「別傻了,妳看那個墮天使可是會飛呢!現在已經不是正常人的範疇了!誰知道他講的事情會不會成真呢!」

      「那麼妳的意思是,我們要照他的指示互相殘殺,妳其實想把我推下斷崖,是吧?」

      「我沒有這個意思!」

      「如果妳講的是真的,妳就靠近我啊?妳心虛了,不敢靠近是吧!」

      「妳也是啊,離那麼遠是什麼意思?妳也在防備我吧?」

      兩個女學生起了口角爭執,隨著氣氛火爆起來,兩人更不可能卸下心防,主動互相靠近對方。

      路西法僅是歪頭在旁觀看,沒有出聲阻止,也沒有故意利用此時宣染兩人的情緒。

      十分鐘後,兩個女學生大概也注意到路西法的態度了,經過短暫沉默之後,她們提出疑問,而路西法回應道。

      「身為遊戲執行者,我不能干涉遊戲進行,等到妳們兩個自行分出勝負,我才能執行權利。」

      「不論分出勝負時間過了多久?」

      「是的,即便可能要花費一年、兩年,我也無法插手。」

      路西法沒有講到,這裡的生存條件有限,沒水沒食物,普通人能撐個兩天就很了不起了,他不急,最多就等到兩個人鬥死或餓死,然後再去迎接下一組參賽者進來。

      兩個女高中生卻因為路西法這番話,態度有所改變。

      「越是面臨艱難的情況,我們越應該一起合作,吵架沒有意義,對不起,愛莉。」

      「我才該說對不起,小馨,我太害怕,所以講出很糟糕的話了。」

      就在兩人互相道歉,愛莉鬆懈之時,小馨眼裡閃過一絲陰狠,頓時狠狠撲向愛莉。

      「妳竟然——」

      「妳大意了,別怪我!」

      小馨的計策沒有成功,愛莉一個踉嗆跌倒在地,距離斷崖邊緣還有十五公分,在這時愛莉已經完全警戒起來,立刻站起身與小馨鬥持。

      兩個少女扭打在一起,她們體型差不多,且都沒有打鬥經驗,打鬥的方式只有抓頭髮和互相拉扯,結果,幾分鐘後,一個激烈的翻滾,愛莉抓住崖邊突出的岩石,穩住身子,而小馨就沒那麼幸運,連人帶身直接摔入了斷崖。

      最後,居然是先出手的小馨落崖。

      「推人的那方反而被推下去,太妙了,哈哈哈——」

      路西法往斷崖的方向飄去,望著深不見底的斷崖,持續大笑著。

      獲勝了之後,愛莉並沒有因此感到竊喜,她低著頭,臉上的表情是意外和震驚。

      路西法幫她開啟了次元之門,催促她趕快離去,愛莉也毫無反應。

      她動也不動的盯著懸崖邊,不吭一聲,臉頰流下兩條清淚。

      「不說話了嘛?後悔了嘛?真奇怪,明明是妳自己把她推下去。」路西法疑惑般皺起細眉。

      好一陣子,愛莉以沙啞的聲音回應:「抱歉,我後悔了,我不想走,我要待在這裡,陪著小馨。」

      路西法略為驚訝,「咦,獲勝了卻選擇留下來?普通人無法待著兩天,妳會死哦?」

      「那又怎樣,失去了小馨,一切都沒有用了。」愛莉眼神堅決。

      「妳在說些什麼啊?太任性了。」路西法失笑。

      愛莉把眼淚擦乾,望著斷崖底下,低語著:「……失去珍貴事物的這種感覺,你不會懂的,墮天使。」

      「不懂是嗎……」彷彿想起了一些回憶,路西法有些自嘲的笑了笑,「我並不是不懂,只是長年待在地獄裡,看著這些事情發生,也無力阻止,所有的情感都會被逐漸抹殺掉。」

      現在的他為了完成某件事,正逐漸的成為一個魔鬼。

      「愛莉,別急著和朋友一起送死,這裡是地獄,什麼都辦的到,死去的人,有可能復活喔。」

      這句話說出口,連路西法自己也覺得有點驚訝。

      大概是,這個女生的際遇真的和自己太像了,令他百年以來,第一次萌生出幫忙的慾望。

      愛莉愣了一會,眼睛立刻亮起來,「告訴我!我想知道!」

      「我想和小馨道歉,要是能復活小馨,即使要我成為惡魔,出賣靈魂,我也願意!」

      路西法盯著愛莉眼裡閃爍的光揮,還有那不惜犧牲一切也要辦到的執念。

      看來,這個女生也許很有潛力也說不定。

      「哈哈,極度的惡和極度的善,所以我才會認為,人類很有趣呢。」

            路西法

      為地獄的魔鬼效命一百多年,路西法當上遊戲執行者,達成了一萬件地獄遊戲。

      終於,在這一天,路西法湊齊了所有條件。

      他從白袍中,拿出隨身攜帶的骷髏,像是對待珍貴事物般,以雙手捧著骷髏,對著骷髏喃喃自語。

      「他們答應我,等我完成一萬件地獄遊戲,會復活你,給予你一個真正的身體……我一直等待著,就是為了今天這一刻。」

      路西法說完,將胸前的遊戲執行者標誌摘下,放在骷髏額前,接著,骷髏緩緩的化為發光,變成一個一百八十公分的人形。

      每一個在地獄遊戲中身亡的人類屍體,會化為地面眾多骷髏之一,久了之後,地獄遊戲的場景近乎被骷髏所佔據。

      骷髏,是由人類屍體所化成。

      所以,路西法所持有的骷髏,那是一個人類。

      黑色短髮,如墨般的黑色眼眸,眼神帶有一點憂鬱,整個看上去,是個十分溫柔的男性。

      路西法張開雙臂走上前,親暱的擁抱住對方脖子,將自己的身體埋入對方懷裡。

      「怎麼回事,我不是死了嗎?」男子剛甦醒過來,意識還有些不清楚。

      路西法捧起他的臉,曖昧的蹭了蹭:「是的,你曾經死過,在一百年前的地獄遊戲中,你曾經被我殺死過。」

      「羅,我不介意被你殺。」男子微愣了下,溫柔地反摟住路西法的腰。

      「我知道你不介意,應該說,你是故意被我所殺,所以,我才想復活你……等了一百多年,我終於成功了。」路西法笑著。

      溫柔男子看著懷中的人,眼裡閃過複雜的情緒。

      他不知道這一百年間發生什麼事情,但是,他知道眼前的這個熟悉的人兒,已經不再是人類了。

      不僅僅是外貌有差異,和背後那雙古怪的黑色翅膀,路西法的眼神中,已經喪失了原本人類該有的情感。

      雖然發現了這些,溫柔男子僅是苦笑了下,緊緊抱住路西法——在男子的心中,無論路西法變成了什麼模樣,男子都能接納他。

      哪怕是復活了之後,只能在地獄生活,永遠無法再變回人類。

      能和對方在一起,變成什麼樣子都無所謂了。

      「這期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羅,能說給我聽嗎?」

      「好,我慢慢說……」

      路西法,是遊戲執行官——墮天使的統稱,人類與惡魔定下契約,拋棄了原本人類身分,就會繼承路西法這個名號。

      路西法,本名羅,他曾經也是個人類。

      在一百多年前,第一屆地獄遊戲裡,羅碰巧被選為參賽者,遇上了溫柔男子做為對手,並與之決鬥。

      他們一開始沒有對決,而是在共同協調,互相討論,一起生活了兩天之後,兩人因為缺乏水和食物,都快要死亡時,才咬牙動手分出勝負。

      兩人之中,是由男子率先握著武器攻擊,羅先是驚訝了下,立刻反擊回去。

      結果,在羅攻勢之下,男子被砍中腹部,虛弱的仰倒在地上,逐漸失血死亡。

      在男子快斷氣前,他對羅說了一句話:「活下去。」

      是的,男子從頭到尾都沒有想過要殺他,就連死前,男子也掛記著他。

      在獲勝了後,羅蹲在男子的屍體前,整整哭了一天一夜,他感到深深後悔,因為自己一時恐懼,他竟然殺死了男子。

      他哀求著第一屆的遊戲執行者撒旦,他要復活男子,不管代價是什麼,只要能復活對方,他什麼都願意做,就是犧牲他自己的命,出賣自己的靈魂,他也願意。

      對此,撒旦給予了一個微笑,極為邪惡的微笑。

      所以,羅繼承了路西法名號,撇除了一切情感,擔任起之後的遊戲執行者。

      路西法為了復活男子,將人類的感情完全抹消,冷眼的,看待起之後的地獄遊戲。

      耗費一百年時間,進行一萬場地獄遊戲,殺了一萬個人,只為了復活一個人。

      羅成為了墮天使路西法。

      善與惡,只有一線之隔。

      這個世界上,曾經舉辦過上千萬場地獄遊戲。

      還有多少場地獄遊戲?還有多少個人在遊戲中犧牲,又有多少個獲勝者,想要復活死去的摯愛?

      還有多少個人類,要成為墮天使路西法。

            輪迴

      「歡迎,你們是第一組參賽者。」

      穿著白色長袍的少女懸浮在空中,手裡拿著一顆骷髏。

      四周場景是一大片骷髏堆,有兩名男女正用害怕的神情,緊緊盯著她。

      「我是路西法,這裡是地獄,你們被強制參加了一場生存遊戲,這場遊戲規則是,互相殘殺,活下來的人便能離開遊戲。」

      這是她第一次執行地獄遊戲,她——路西法,回想著前一位路西法的舉動,從長袍之中隨機抽出一張紙。

      上頭用奇異的字體寫著一串文字,很神奇的,她居然看的懂。

      路西法按照上頭的指示,揮了揮手,憑空將一部分骷髏堆場景,變成一座荒涼的水池。

      「先將對方淹死的人,即可獲勝,你們之中,只有一個人能存活下來。」

      路西法以旁觀者的口吻,介紹起遊戲規則,如預料中的,兩個男女先是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對著她破口大罵。

      「什麼地獄遊戲嘛,定出這種規則,要人互相殘殺,妳有病是不是?」

      「妳這個魔鬼,憑什麼奪走人的性命!」

      面對這兩人的指控,路西法皺起眉,顯露出片刻的猶豫,「我、我……我只是執行這個遊戲,不是我殺人。」

      她斷斷續續的重複這幾個字,見了她動搖的模樣,男女露出嫌惡的視線,對著路西法吐出更加攻擊性字眼。

      「任由這種遊戲執行下去,妳跟殺人了沒兩樣,妳這個魔鬼!」

      「去死吧!魔鬼!」

      接著,憤怒的兩人隨手撿起散落的骷髏頭,嘗試想用拋丟的方式攻擊她。

      路西法沒有再出聲反駁,她張開黑色的翅膀,飛到人類攻擊不到的地方,靜靜等待著。

      她是遊戲執行者,只負責講解規則,無法干涉兩個男女的舉動。

      時間很漫長,大約過了一天左右,兩個男女在飢餓和精神崩潰的情況邊緣,終於理解了自身立場,然後展開人性的決鬥。

      最後,勝負分出來了,擅長游泳的女性,技巧性的拉住男性的腳踝,將他溺死在水裡。

      「遊戲結束,妳獲勝了。」

      路西法判斷道,然後召喚出次元之門,准許女性離開地獄。

      獲勝的女性像是喪失了一些東西似的,不發一語,面無表情的,走上通往現世的大門。

      看著女性的身影消失,路西法——本名愛莉,才緩緩露出冷酷的神情。

      「遊戲結束了啊,要是你們不趕快死一死,我可就傷腦筋了。」

      雖然展露出片刻的猶豫,直到其中一人死亡,她都沒有出手幫忙。

      她第一次執行地獄遊戲任務,能有這種定力,已經算不錯的了。

      前一任路西法將遊戲執行者的身分交給她時,曾經提過,她會很有潛力。

      到了現在,愛莉才知道了這句話的意思。

      是的,以冷酷無情的態度,執行著殺人遊戲,她很適合當路西法。

      她真是天生的墮天使。

      愛莉笑了笑,從懷裡拿出隨身攜帶的骷髏,她以雙手捧起骷髏頭,對它露出漂亮的笑容,自言自語道。

      「小馨,跟妳說,我今天第一次完成了任務,我很厲害對吧,按照遊戲制度,差不多三、四天殺一個人,一百年後,我就能殺掉一萬個人,把妳復活了,小馨,過程時間會很長,妳要耐心的等我哦……」

                                                                                                      END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很病的一篇短文,這篇很久以前就打好了,只是現在才發,可能我當時心情很黑暗,

想打一篇人死光光的文章,

但我不會為虐而虐,這篇故事有前後呼應,結局雖然讓人死光光了,但也沒那麼悲劇(個人認為

兩人有點變態扭曲的愛,我喜歡

偶爾寫一些特殊風格的文章還不錯

裡面有分很多個章節,友情篇、雙生、輪迴,

應該可以看出來,最後的輪迴篇,路西法不是原本那位,換成愛莉來當了

路西法是遊戲執行者的統稱,有很多個路西法,在世界各地持續舉辦地獄遊戲,

路西法是善良還是邪惡,因人而異,

當然我認為路西法絕非善良,所以他才會被稱做墮天使。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4)


人性究竟本惡還本善?
2017-06-17 15: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好看啊~
大大你好,我要從現在開始當大大的忠粉!
2015-05-08 22:2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看完了。

結果是雙胞胎兄弟的感情最令人羨慕,友情愛情反倒不那麼堅固,
這是夏堇本身的淺意識嗎?
就是覺得這世界上親情最牢固。
我自己也覺得親情是最堅固的,沒有猜忌沒有心機,所做的一切只為了家人。
2013-12-22 12: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是滴,親情這部分我覺得是全部的感情中最牢固的,
所以潛意識讓他們完好的結局,
其他的就讓他悲劇了XD
人性可以很美,也可以很醜陋
回覆

雖然結局所有的人都死光了,但的確是充滿著無法估計的愛。
其實我很喜歡這種類型的文章,和《饑餓遊戲》、《大逃殺》很相像,閱讀這種以人性作為主軸的題材也是種很棒的享受:)
2013-12-20 13:0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億啊~~好久不見
嘿呀,我也愛看肌餓遊戲那類型的小說,
初次嘗試黑暗文,有些地方還不太足,不過也是寫的很爽快!!
構思+完稿這篇文大概花了兩天就寫完了
如果下次有機會,我再來嘗試別種文風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