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PO華文創作大賞 x Readmoo 得獎作品展 同步起跑
HOT 閃亮星─珞芋薇耽美稿件大募集

一夜,情。(慎)

親吻彼此赤裸的肌膚,房內溫度開始上升,探索最私密的地帶,發出難為情的細碎呻吟。

一夜情。對她這放蕩的女人是常有的事情。她並不好色,她好的是深夜的寂寞,雖然溫存後那噬心難耐的孤寂還是會找上她,向她索求最後一絲體溫,但至少過程中,她並不寂寞。

手機鈴聲響起,惱怒的伸手抓著皮包翻找,她已經算好是星期天了。索性關機不去理會,乾脆起床梳洗。撈起地面凌亂的衣物,穿上內在美和外套,現在十二月中,有些冷呢。

走進浴室,她才發現手上套了個淺藍色的繩環。

「搞什麼鬼……?」她愣住。隨即冷笑。「哼?一夜情的禮物嗎……還挺有品味的。」從嘴裡發出一陣笑聲。梳洗完後,提了自己的包包關上旅館房間,離開。

天色已晚,一陣寒風拂過周圍,拉緊身上的外套快步向前,腳上米色的高跟鞋發出的聲音響亮。她此刻感覺不到氣溫的冷冽,握著皮包帶的手心開始冒汗。

有人在跟蹤她。

剛剛加班從公司出來,就有個人在跟蹤她。該死的警察局在哪?走到便利商店,氣息微喘。她神色自若拿了瓶綠茶,走到櫃檯結帳。

「有人在跟蹤我。在門口那個。」當店員低頭找錢的瞬間,她開口求救。聲音堅定微抖,抱胸讓自己冷靜些,至少不讓人看出她因害怕的顫抖。

「需要報案嗎?」店員是個看起來二十出頭的男大生,他很配合放慢拿零錢的數目。她咬緊唇瓣點頭,當男店員找錢給她,她伸出手接過。

呆愣的望著男店員笑著拉住她的手,身子突然沒了重心,男店員抓緊她的肩膀,吻住她不停顫抖,已經快沒血色的唇瓣。

他們隔著櫃檯接吻,這感覺真奇妙。回神過後,她睜眼挑眉望著眼前的大男孩,長的普通,但吻功很好。當他放開手,往門口一看,對方已經不見了。

「謝謝。」她由衷道謝,雖然他解決的方法有些奇怪,事實上她原本應該賞給他一個巴掌,然後大喊變態轉身離開,但至少,她不討厭他吻他的感覺。

「我要下班了。」他指著牆上的時鐘。

她愣住。

關上公寓門扉的瞬間,他將她壓倒在門上,大掌覆蓋在那豐盈上,隔著襯衫搓揉。狡猾的舌尖馬上撬開她的貝齒,溜進口腔引導她的舌頭回應。

她向來不是個嬌羞的女人,那種作風也不適合她。所以她弓起身子,一手掛在他身上,另一隻手開始解開自己的鈕扣,小舌伸出,靈活的挑逗著。

燈光昏暗,事實上只有一個小黃燈。但她仍可以看出他嘴角的壞笑。一股不甘心湧上,她輕咬著他主動送上的舌。臉上的妝估計被毀了一半,不過她對自己的素顏挺有自信的。

他離開唇辦,她馬上癱軟在門上。她錯了,他的吻功是好到不行。小舌舔去嘴角的銀絲,他溫熱的手滑進衣裳底下,她發出細碎誘人的呻吟喘息。

啊啊、今晚又不是孤單一人了……抱緊他的頭,任由自己放縱淫蕩的呢喃,感覺到他的手滑進裙底隔著內褲愛撫著私處。

她轉過身,手抵在門板上,身下一股忽然涼意,隨即感覺到身下的堅挺,她配合著他的節奏止不住的浪花聲和嬌吟,一次的高潮讓她無力,任由自己的身子被扳過,換背抵在門上。

手無力的攬著他的頸子,右腿被架在他的手上,下身再度被填滿,她瞇著眼享受。

「妳的呻吟,真是太犯規了……。」他喘息,輕啃著她的頸子。

「啊‥…嗯……。」她的回應是更加淫蕩的歡愉聲。

撫著酸疼的腰起身下床,他們昨天一路從玄關做到了床上,還真有點吃不消……撈起玄關凌亂的衣裳穿上,扼腕發現自己襯衫的鈕扣失蹤了兩顆,輕嘆了聲。

拎著背包,撿起地板上的手錶帶上。現在才六點,離她上班的時間還有兩個多鐘頭,來的起回家梳洗一番。

輕闔上門扉,走到樓下招了輛計程車,離開前他還熟睡著,應該沒那麼快醒,不過他確實給了她一晚最狂歡的美夢。嘴角泛著一絲甜膩,她將頭輕倚在椅子上望著窗外。

終於到了自家門口樓下,她掏出兩百塊拖著疲憊的身子到家,然後痛快的洗了澡,花點時間搭配好衣服穿上,將自己染成暗紅色及腰的髮絲綁了個低馬尾,望向時鐘,已經八點了。

拎著背包走下樓,時間足讓她在附近的早餐店好好吃頓悠閒的早餐,甚至吃完後在漫步到公司也沒問題。不過精神有點疲憊,等會兒就吃鬆餅和濃縮咖啡吧。

塗著淺粉色的唇瓣揚了抹淡笑,昨晚的愉悅似乎延續到現在。她越過馬路把衣領拉高,有些扼腕自己沒有戴口罩和圍巾出門,嘴角的笑就算沒照鏡子自己也覺得甜膩。

啊啊……好懷念昨夜他那溫厚的大掌在她身子的愛撫,溫柔又狂野的節奏和力道,體貼又霸道的占有她的身子,溫暖了昨夜的寂寞。望著早餐店牆上的菜單她愣著,隨即搖首要自己清醒。

那只是一夜情。

逼自己回過神,照樣過著麻痺的生活到週末,今天是星期六的夜晚,臉上上了淡妝,不管氣候身著的衣服輕薄,踏進熟悉的夜店。

坐在吧台晃著交疊的腳,右手食指夾了根菸,微啟的朱唇吐著煙霧,不久調酒師自動送上一杯螺絲起子,調酒師食指敲了三下桌面,回過神望向調酒師所指的舞池。

原來今晚是他啊……優雅端起酒杯卻豪邁一口飲盡,震耳欲聾的音樂完全沒有停下,她走進那男人卻也沒直接貼上,在不停閃爍的燈光下根本看不清對方的容貌。

但在床上也不需要。

輕哼了聲,只要對她有興趣、體格和技巧別太差加上沒性病,就足夠了。至於職業、個性甚至長相其實並不用太在意。

男人直盯著她,她也不打算再等下去,配合著音樂的節奏撫著男人的身子熱舞,放開自己平日僵硬的身子。

隱約在燈光下看到男人揚起的嘴角,魅人一笑,送上自己的豐盈手的輕撫也加重力道,讓人想無視都沒辦法。

得手了。

也許有些人認為她是個十足的婊子,嘛、她倒也不否認啦。走進賓館男人的手不安分在她的腰際游移,在拿出證件的瞬間,她看到他皮夾裡跟一個女人親暱的照片。

這種男人她見多了,選擇無視那張相片,關上房門他就迫不及待把手鑽進她的胸罩裡揉捏,她仰頸輕呼氣,任由他溫熱的唇舌吸允她每一吋肌膚,小手也開始解開褲頭。

「真不安分……。」當她被推在床上而他隨即壓上,並把手滑進她的私處愛撫時他輕聲在耳邊笑語。

「這聲音還真耳熟啊。」她咬牙不讓自己發出呻吟,記憶回到八天前那的意外的夜晚。

他的吻,還是一樣美好。

接下來這種病態的關係就沒有停過,她一樣每個周末都會到那間夜店尋歡,而他每個周末都是第一個請她喝酒的男人,她從不會拒絕,也不想拒絕。

即使知道他有女朋友也一樣。

而這樣的關係持續了三個月,她也沒打算中斷。他在做愛的時候話不多,激情過後一樣,就連有時以為她睡著打給女朋友的時候也一樣。但是她喜歡他在壓自己身上的喘息,而他的嗓音也確實低沉磁性。

很好聽,可惜話不多,通常他們見面的時候他的嘴也實在忙碌的沒辦法說話。趴在陽台的牆上,她點了根菸。

她活了二十七個年頭,愛情這東西她不是沒見過,只是……因為性而愛上對方嘛……蹙著柳眉,她輕嘆口氣。她自認自己是個壞女人但從不認為自己傻。

扣除這次不算的話。輕嘆了聲,她很明確自己的心意,望向手上藍色的繩環,這也是他第一次送的禮物,這是他親口承認的,雖然當時他正埋頭在自己的腿間。

才三個月、也就是說他們也才見面不到二十個夜晚,她就淪陷在他的吻裡,不想鬆手離開。吸了最後一口菸,把它捻熄在牆上。明天又是週末了……。

也許是該結束這詭異關係的時候,她拉緊身上的風衣,今晚又是一個看不到月的漆黑陪著她,問自己會不會因此緊張,說實在倒也不會,她都二十七歲老大不小了。

趁自己還能離開的時候快點收拾尊嚴走吧。至少現在是喜歡不是愛。

到底喜歡上他哪裡……可能就只是迷上他的吻,就這麼簡單吧。右手食指輕觸著自己的唇瓣,心跳的聲音好像有點大聲。

一樣的妝差不多的打扮,今晚他送了杯瑪格麗特,真是巧合的諷刺。一口飲下這耐人尋味的酒,她冷哼一聲,蹙著眉頭但隨即逐露魅笑。

「今晚讓我們略過前戲吧。」走進他,雙手主動環著他的頸子,輕聲在耳邊低語,還附贈了一個在雙頰上的口紅印。

他也沒有訝異,摟著她的腰走出夜店送她上車到最近也是最常去的賓館。

「我愛你。」依偎在他的懷裡,身子流著汗卻也不急著沖洗,她喘著氣直視他的眼睛。

他抱著她的肩膀,在她的髮絲上落下一吻,隨即鬆開手起身走到浴室,她把被單揪在胸前,坐在床上望著浴室的門口,從包包翻出菸點然。

等他走出來,她正好把菸捻在床旁矮櫃上的菸灰缸。

「我愛你。」她又說了一次。

這次他的答覆是穿上外套後,關上門的聲音。

這是最後一次了。她抱著膝蓋,被單似乎染上了淚水。她不可能要求他不要走,留下來。早在明確自己的心意時,這就是她所預料最好的結果。

對,就這是最好的。闔上眼,她又點了根菸。

EnD。

題目:他送的手環    寒風    不要走

類型:抒情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