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看見的看不見

      右邊是暗綠色的世界,左邊是鮮紅色的世界,兩邊加起來的是黃澄色的世界。我想像著,如果湛藍色的海水是純粹的透明,我會不會看到黃橙色的海洋?好奇的搭配著各種組合,我加入了深藍色的世界,三色的透光玻璃紙,却換出了渾沌的黑暗世界。

      為什麼三色的透光玻璃紙,加在一起不是五彩繽紛的世界?我放下橫擺在眼前的各色玻璃紙,撿了顆用深藍色玻璃紙,裹著的棗泥核桃糕來嚐。反覆的實驗過後,我得出了共通點,不管是那種顏色的玻璃紙,無論我拿著那一張橫擺在眼前,只要當我放下玻璃紙,這個世界就會再次回歸原來的色調。      

      原來的,天藍色的天空,雪白色的雲朵,淺綠色的小草……我心愛的衣衫上,那一塊漆黑的汙漬,依舊仍頑強的留著。前天撞傷的膝蓋上,那一塊紫黑色的淤青,仍舊沒有因此消失。一切沒有因此改變,世界還是轉動著……

      我第一次去了海邊,赤足在沙灘上奔跑,感受沙粒細柔的觸感。我第一次與海洋會面,傳說中湛藍色的海洋,我興奮的用手捧了把海水,隨即却失望的看著掌心,那一盂特明色的海水……我向父親質疑它到底是不是真正的海,父親告訴我關於湛藍色的海洋,海洋的湛藍色來自於天空的倒映,它的本身並不帶色彩。      

      原來,海水不是湛藍色的。      

      我自以為是的想像,從別人的繪聲繪影的形容來斷定的,結果並不符合實際。

      「耳聽為虛,眼見為實」無憑無據的傳聞不可輕信。這項得來的結論,在小學裡自然課的實驗中,徹底粉碎的無影無蹤。實驗的項目是將吸管放置水中,我看見的畫面是吸管彎曲,然而實際上當吸管抽離,依舊還是完好的直挺。這個實驗結果不符合我的預期,老師告訴我們這是由於折射原理的關係,造成的視覺上的混淆。      

      我想要看清這世界,我比從前更加專心的聆聽老師講課,更加專注的傾聽大人的對談。放學之後的課餘時間,背著書包到鄰近的書店,翻閱著一頁又一頁的書本。然而,在之後與父親的對談中,我歸結的論點與父親有出入。      

      我的父親告訴我,這個世界還潛在著無限可能,有許多神秘的超自然現象,無法用現存的科學去證實,就連科學也是經由不斷的假設與推翻,推測並反覆實驗下的產物。末了,父親補充一句話,我的話也不見得是對的。

      我混淆了,到底該如何辨識這個世界?小時候,我以為大人的話是真理;小時候,我以為老師的話是真理;小時候,我以為書籍的敘述是真理……我以為的,只是以為嗎?還是說,每個人奉行的真理不盡相同?我許願,我要在世界上,找尋屬於我的真理。

      世界存在真理嗎?長大後的我,却逐漸的加深疑惑,懷疑童年的天真願景是否有實現的可能。資訊日新月異的時代,電腦桌前的我移動著滑鼠,點閱瀏覽著網路的世界。充斥著不知虛實的資訊,混淆著考驗著我的判斷,這一切。      

      我看的見這個世界,却看不見真理的蹤跡。

      我不放棄的追尋真理,在即時的、煽情的、浮誇的、堆疊的、繽紛的、氾濫的……各種的訊息、新聞、廣告、書籍、雜誌、動態……不斷的翻找挖掘,不停的過濾篩選,找不到却不放棄的追尋。

      我看的見這個世界,却看不見真理的蹤跡,是不是真理已成為絕跡。

      我反問我,是不是真理一直存在,只是我矇蔽了我。童年的我告誡今日的我,隨時放下橫擺在眼前的,各種彩色透光玻璃紙。我嘗試著釐清真實的我,撇去心中的芥蒂,卸下故有的成見,給彼此再一次的機會,重新認識世界的一切。

      不想要,我看的見,却又看不見。

   ※    ※    ※

不熟悉的彼此,不要輕易的界定

給對方一次機會,給自己一次機會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