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病毒的變種與流行

在新聞中,我們經常會聽到新的病毒“變種”的資訊。但很多人卻不了解,甚至誤解了病毒的“變種”其背後的意思。每當我們聽到“變種病毒”一詞,都會感覺像大難當前一樣,人心惶惶。其實,病毒的變種是一種自然的法則,無須過度驚慌和害怕。

去年和今年比較流行的流感病毒包括新型的甲型禽流感H7N9、甲型豬流感H1N1、甲型禽流感H3N2,還有最近在中國被發現的H7N7甲型禽流感病毒。其實不難發現,這些病毒,都是“甲型”,說明它們其實都是“遠房親戚”,在很多方面都保留了一些共同特性——而甲型流感病毒的其中一樣特性就是非常容易發生變異。

禽流感是甲型流感病毒的一種亞型,是一種急性傳染病,傳染性和發病率相當高。病毒的嚴重程度高是由於人體缺乏禽流感病毒的抗體(因為人一般不會感染未變種的禽流感病毒),其次就是因為它的變種速度快,每當身體產生了特定抗體來對抗禽流感病毒時,禽流感病毒可能已經出現突變,外層分子結構變異,導致新的抗體對病毒無效。

禽流感一旦感染人類,就會出現高熱、咳嗽、流涕、肌肉疼痛等病徵,大部分嚴重的患者會出現肺炎、心臟和腎臟衰竭,最終導致死亡。某些禽流感的病死率很高,特別是當新型流感病毒爆發的時候,病毒具有一定的殺傷力。

病毒的變種速度快是甲型流感病毒的一種特色。從病毒學的角度來看,甲型流感是一種非常有“魅力”的病毒。病毒的變種是一種大自然的反應,也是病毒的一種進化過程。例如最新的H7N9禽流感病毒,本身之會感染鳥類,但變種後和人體下呼吸道的表層細胞的親和度提高了,在氣管和肺部通道的逗留時間長了,因此增加了感染人類的風險。

新的感染個案不斷出現,導致人心惶惶,很多人擔心自己和家人會受到感染,加上傳媒的“宣傳”和“洗腦”,大家似乎對這個疾病提高了防範。但事實上,衛生組織表示全球每年至少有二十五萬至五十萬人死於普通季節性流感,每年至少有五千至一萬人死於流感,但當中只佔很少數是新型流感,遠低於普通流感。

流感病毒的變種可以歸根於“生存之道”,病毒和單細胞或多細胞微生物(例如:原核生物、原生生物和細菌)不同,病毒必須透過入侵宿主的細胞來複製自己,這是病毒的“生存之道”。當不同的流感病毒同時感染一個宿主時,這些不同的病毒便有機會在人和動物體內互相交換遺傳基因,形成新的病毒基因組合,新的流感病毒從而誕生。

病毒必須變異才能生存,這完全是因為人體或者其他動物宿主的免疫系統不斷的更新和進步。免疫系統是病毒的一個極大的難關。要成功感染人類,病毒必鬚髮展出一種獨特的模式,來避開或者減弱人體的免疫系統和反應。但久而久之,如果病毒失去變種能力,隨著時間的過去,聰明的免疫系統就會產生出抑制性極強的機制來阻止和控制同類病毒的入侵,病毒就會步向滅亡。所以,病毒的變種能力是大自然的一種法則,是進化的一個過程,也可以看作為一套生存的模式和哲學。只有病毒繼續演變,變出大部分人類沒有免疫力的新基因組合病毒,才能夠繼續傳播,繼續生存。

社會上,一般市民最恐懼的,就是惡性的新型病毒和疫症的爆發。病毒的惡化和殺傷力的增強,很多時候跟病毒的變種能力有關。然而,殺傷力強大的能力根本不是病毒的生存優勢。

一種病毒可否廣泛傳播,必須視乎其適應環境的能力。正如我之前說過,病毒的傳播,必須透過入侵宿主的細胞,才能夠自我複制。高殺傷力的病毒,往往會分泌毒素來破壞宿主的細胞,繁殖的範疇和接觸面減少,最終當導致宿主死亡,病毒一旦失去了可以依賴為生的宿主,病毒的繁殖率就會降低,等同玉石俱焚,自取滅亡。另一方面,病毒的傳播率跟宿主的活動範圍有關,病重的宿主會因疾病而失去活動能力,活動範圍自然減少,因此傳播率也大大減低。

對比一下伊波拉病毒,它是一種高殺傷力的病毒,死亡率是50%至90%。但由於它的殺傷力超強,幾乎在大疫症爆發之前,大部分的患者已經命懸一線,甚至死亡。還沒有出現大爆發之前,病毒的根源已經消失得無形無踪。因此,殺傷力強的病毒,其傳播率亦相對地較低。事實上,從1976年開始,全球死於伊波拉病毒感染的人數並未超過四位數字。

又對比一下艾滋病病毒(HIV),我個人認為HIV是一種非常成功的病毒。它可以降低人體免疫系統細胞的數量,導致宿主的免疫力減弱,但同時它的殺傷力非常低。幾乎所有的艾滋病病人都不是死於艾滋病,而是死於其他感染和並發症,當中這些並發症包括藥物所產生的副作用。由於患者的免疫系統癱瘓,因此隨著時間的過去,幾乎任何形式的感染都可以致命,但單一的HIV病毒感染本身並不能夠致命,因為人體即使T淋巴細胞的數量減少,也不會對身體機能造成太大的影響,在“完全潔淨”的環境中,受感染的病患其實依然“健康”。自艾滋病在1983年被發現至今,已經演變為一種慢性疾病。由於是一種慢性的傳播疾病,因此傳播率和傳播的區域性質相當驚人。大部分人都知道艾滋病病毒是透過血液傳播,因此性行為和血液接觸(例如:輸血、共用針筒、器官移植等等)都可以導致感染。   WHO報告2010年全世界存活HIV攜帶者及艾滋病患者共3400萬,每天有超過7000人新發感染,全世界各地區均有流行。

由此可見,慢性傳播疾病病毒(例如:HIV)的生存優勢遠高於殺傷力強的伊波拉病毒更高。我們也可以得出一個結論,就是生存優勢的流感病毒,必須同時具備傳播力強和殺傷力低兩種特性。這也是WHO和全球的衛生部門如此擔憂新流感病毒的原因。但作為市民,只要有足夠的防範意識,其實並不需要過度驚慌和害怕,也不應該被傳媒和“專家”誤導。

雖然新流感病毒正在進化,改善了傳播的途徑,但其實新病毒只是增強了適應能力,而非毒性加強了。其實,發燒感冒不是人類的“專利”,地球上的其他物種都會生病。當不同種類的病毒互相影響和轉變,就會形成新病毒的誕生。但人類本身最強的武器並不是藥物和醫療技術,而就是人體本身的免疫系統。只要保持身體健康,多運動,不抽煙,不喝酒,不吸毒,作息定時,改變破壞健康的生活模式,定期進行身體檢查,和接受疫苗注射,提高免疫系統的反應速度和對病毒的辨認率,就是對流感病毒的最高防線。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