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程雪森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回到隋末 第一回 時空錯置

宇宙的浩瀚,博大精深且無止境,絕非人類智慧所能想見之;天魁星和天煞星三萬六千年才會交會一次,因為要符合宇宙運轉的理,也就是三十六天罡星宿,每一天罡星宿運轉一千年;在這千載難逢的時刻裏,如果又正巧在相對的磁場裡,有一個觸動這異度空間的舉動,那麼,這個人或事物,就會在他觸動的剎那間,發生時光倒流或者是往前到未來的某個時刻空間。

很不幸地,抑或是很幸運的,管照陽就是在天魁星及天煞星交會這樣幾萬年才出現一次的時間點裡,出現在相對的磁場,然後,一個恰巧的舉動觸動這個神秘的異度空間,這比被雷電打到還低數萬倍的機率,卻真實地發生在管照陽身上;當然,管照陽也許永遠無法探知宇宙天文的奧祕,探知他為何會回到那過往的群雄爭霸年代?因為,他只是一個人類,即使他在人類裡是相對的卓越也無法瞭解這博大精深的宇宙之理。

也許,他就是宿命般的註定要回到那過往的年代,且讓我們話說從頭…

濃厚的豔陽高照,照得人汗水淋漓,遠方走來一位男士,身材中等,面貌清秀,這名男子名曰管照陽,正如同赤熱的太陽一樣,日正當中,頗瀟灑的名諱。

他是一個在竹科上班的工程師,今天是他的休假日,沒有女友的他,百般無聊的假日,獨自一人閒晃到離上班地不遠的鄉間散步,他喜歡自然,不愛熱鬧,所以沒有攙和熱鬧的市區。

這個鄉間有著清翠的綠地,遠方有一排山,這是他假日常來的散步地點,帶著他鐘愛的C牌單眼相機,隨性的拍照,四處拍著遠方的山景及天空,以及鄉間的景色,這是他最喜歡的大自然,所以此刻他心情愉悅,面前一隻白色蝴蝶飛過,他很好奇的拿起相機,欲捕捉牠停留在休耕時所種的白菜花上的瞬間,快門喀嚓一聲,蝴蝶忽而消失。

正當他眼睛離開快門抬頭尋找蝴蝶的同時,天地間似天旋地轉,四周的景物全然不同,鄉間的田園景物完全變了樣,變成一片荒野,週遭全是一片戰馬橫躺,屍橫遍野,血腥不已,看著前方屍體,有寫著《隋》的大旗倒放在旁,然後有寫著《薛》的大旗,管照陽頓時腦筋一片空白。

他獨自在腦海中想:「這是真的嗎?還是我只是在作白日夢,怎麼會有這樣的怪事?我不是在鄉間的田園裏拍照嗎?然後看到一隻蝴蝶按下快門,怎麼就來到這鬼地方?馬的!不管怎樣,得想辦法回去。」

  經過一段不算短的時間摸索,出於本能的逃避危難反應,管照陽決定先找一個隱密之處躲藏,經過一天一夜在暗處角落的細細觀察,他的反應從無法相信到漸漸明瞭,管照陽明白了,這如果不是在做夢,就是他倒楣的時空錯置回到了中國的隋末時期,因為他平日的愛好就是讀歷史小說,看歷史劇,對於中國歷史頗有研究。

正當他在思考下一步該如何的時候?卻分心沒注意到已有穿著古代戰士鎧甲的不明人士靠近他身後。

「啥人?穿著可疑,定不是善類,捉起來,回去給將軍請賞。」管照陽心頭一驚正待開口之際,忽的頭一陣劇痛,眼前一黑就不知什麼事情昏過去,一陣清涼使他甦醒過來,原來是捉他之人用水潑醒他,他欲用手擦去眼睛裏的水滴,但雙手卻動彈不得,因為他此刻已被五花大綁。

「小子,你是啥人?看你身穿奇怪衣物,定是隋軍的細作,如實招來,還有何同夥?」

或許因為腎上腺素作用,管照陽的腦子迅速把過去所知的歷史知識都整理一番。

「可惡!經過整整一天的觀察,看樣子,如果不是在做夢就是我陰錯陽差的來到隋朝末年兵荒馬亂的時代,剛聽著眼前這傢伙一說,他們應該是隋末的起義軍之一,在隋末起義兵擊敗隋朝又姓薛的軍隊,莫非他們是竇建德部隊?」

他馬上看眼前這高頭大馬的傢伙,穿著一副軍裝,遠遠看在軍帳中肅立一個軍旗,上面繡著《竇》字,是了,沒錯,是竇建德。

在他迅速思考及觀察的片段,實際上才過了幾秒鐘的時間,於是管照陽說:「吾乃河北霸縣人士,今聽聞竇建德將軍部廣納人才,欲投奔竇將軍,為軍前效力,還望竇將軍不棄。」

「胡說八道!看你身著怪異定為間細,不殺你,怕日後竇將軍為你所害,來人阿!」

這時軍帳外來了兩個彪形大漢,同聲說:   「在!」

眼前這名男子於是喊:「拖出去砍了!」

管照陽此時心如槁木,一想到自己莫名其妙的來到這時空交錯的隋朝,還沒搞清楚狀況,可能就要結束自己三十九年的一生,也許是生死存亡之際,反倒激起他強烈的求生本能,他此刻突然心生一計,「反正橫豎都是死路一條,不如賭一賭了。」

 

於是管照陽突然放聲大笑:「哈!哈!哈!哈!哈!」  

眼前高頭大馬軍裝人士頓時傻眼,說:「小子!你笑什麼?」

管照陽故作鎮靜的說:「某聞竇將軍重然偌,喜歡結交天下豪傑,頗重俠氣,看來都是謠傳,如此殺欲投奔之人,難道就不怕天下人恥笑?」]

「狗娘養的!你敢侮辱大將軍,不想活了,老子現在就一劍結束你!」話一說完,眼前這位男子迅速拔劍;此情此景管照陽只能絕望的閉眼等死。

「慢…!」突然遠處有人大聲喝止。

「張將軍!且慢!此人看來相貌堂堂,必非細作,且容玄成再做調查。」

原來出聲喝止之人乃竇建德麾下謀士魏徵,而他稱張將軍之人乃竇建德部將張揚。

「既是魏先生說話   ,張某當然無話可說,可是,軍師,此人來歷不明,還望詳加調查。」

「感謝將軍提醒,玄成必加小心!」

於是在驚魂未定之際,管照陽已被送到魏徵帳下。

營帳內,魏徵看了管照陽一眼,然後溫和的說:「在下魏徵,先生受驚嚇了,來人阿,鬆綁!」

語畢,一位身材高大之人,已迅速為管照陽鬆綁…

管照陽經過剛剛的生死一線,終於確切的相信了,這不是在夢中,而是真真切切的在隋末亂世,而眼前這位留著小鬍鬚,從鬼門關前救他一命的的斯文男子,就是歷史上有名的唐初諍臣魏徵。

****************************************************

時光荏苒,管照陽陰錯陽差的來到這隋末亂世,轉眼間已過去五月有餘。

在這段期間,他已經死了回去二十一世紀的心,而且有了一個體認,就是在亂世中想要活下來,就一定要戰勝敵人,且要踏踏實實的活在當下,暫時忘了二十一世紀的一切,如此才能心無旁鶩的對抗來自四面八方的敵人。

他在這近半年的時光,   結交了他來到隋末的莫逆,也就是歷史上有名的貞觀之治諍臣-魏徵,這當然不只是因為魏徵救他一命,更是因為彼此個性相投,且都對天下局勢有志一同,因此兩人常常促膝長談至深夜乃至天明。

當然,這段時光,對管照陽來說是非常忙碌的,他不但要學會騎馬,更要在有空時多研讀《孫子兵法》,學習布陣,基本的劍術以及射箭,舉凡一切可以在亂世中用的上的技倆,他都強迫自己要學,原因無它,因為他要活下去,活下去才有希望,才有一天能夠有機會回到他以前無甚滿意,但現在卻只能在夢中才能回憶過往的生活。

回想在三個月前,那是管照陽第一次隨軍出征,這次的主將是張揚,也就是之前欲致他死地的將軍,他們的任務是攻打後方的漁陽高開道,如此自稱長樂王的竇建德勢力才無後顧之憂。

探馬回報,高開道已知竇建德大軍來犯,親率一萬大軍於於漁陽城前抗敵,城中由大將文回率三千人留守,此時雙方相拒僅不到一天的路程。

這些日子以來,張揚已然知道管照陽是位來自遠方的奇人,知道的東西很多,對他很是客氣,不只是他,夏軍上下乃至竇建德都很尊重這位知書達禮的奇人,其實也不是管照陽特別聰明,只是他熟讀歷史,所以知道很多還未發生的事,但夏軍上下豈知原因?當然都把管照陽當作先知一樣尊敬。  

於是張揚問:「管先生,如今是要硬拼還是先紮營?」

老實說,管照陽此時手心冒冷汗,緊張得要死,但不願讓人看穿,免的惑亂軍心,於自軍不利,只得故作鎮靜的說:「嗯!   張將軍莫急,如今高開道大軍已有準備,如若是硬拼,恐怕於我軍不利,且我軍奔襲數百里,對方以逸待勞佔盡優勢,不如先安營紮寨,再看看情勢採取對策。」

張揚一聽,同意管照陽的看法,於是下令就地安營紮寨。

時間很快的來到夜晚,管照陽於是看看週遭星空,與一同在帥帳的張揚說:「將軍,今夜星空明朗,恐敵人來偷營,似乎宜先準備一下,可將營帳人員撤空,左右兩旁安排二千弓箭手及各一千兵士兩隊埋伏在左右,然後…」

到了三更,隱隱聽到馬蹄聲響,正如管照陽所預料,高開道果親率五千精兵前來突襲,於是一陣弓箭此起彼落的颼颼聲以及殺聲震天中,夾雜著慘叫哀號聲,在亂軍中被包圍的高開道中了箭傷,只得勉強帶著僅剩的幾十人馬突圍而去,其餘的偷襲人馬不是被殺就是被俘。

面對這一生中第一次的勝戰,管照陽卻一點都笑不出來,因為那是幾千條人命,血淋淋的殺戮戰場,四周都是死狀甚慘的畫面,到處是斷臂殘肢,身首異處的屍體,此時他的腦袋一片空白,不相信原本單純的園區上班生涯,會演變成這種生活。但是他卻無絲毫自怨自艾,因為他知道,這一切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在亂世中生存。

(請續   回到隋末   第二回)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