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至少還有……

      入秋的風總帶著一絲獨特的蕭涼。在經歷過每天早上必定要參加的集會後便是一連串的打掃時間。

      男孩和女孩是被分配到同一個區域的人,由於剛才到台上領獎的關係他們又比一般人都還要晚到。

      為了懲罰他們大家決定把裝滿落葉的一大袋垃圾交給他們處理。絕對不會承認是因為帶有懶惰和看好戲的心態兩者共存的結果。

      理所當然女孩和男孩兩手都提著垃圾以一個前一個後的位置走向大樓後的垃圾子車。男孩給女孩的第一個印象便是像隻猴子。

      不是外表的關係,而是因為男孩的個性從開學認識到現在就真的是一個皮字都還不夠形容。

      國中男孩子好像總是喜歡跟著同伴幼稚的嬉鬧異性,無關是否有著不同超越友情與憧憬交雜出來的喜歡,更開始也許僅僅只是覺得那張被氣壞的臉和不顧形象的嘶吼得到了一些滿足感及驕傲。

      當然,這都只是女孩自己猜出來的矇測。

      對於三不五時就必須逗逗自己的男孩,女孩只是覺得既無奈又好笑。

      可是,不可否認,有時候這也是一種調劑自己被瀕臨畢業而加重的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的另一種方法,久而久之會是種兩人間無聲的默契,再者更深入的就叫習慣。男孩和她總特別有緣,兩個人的坐位總是維持在幾步的距離。

      不是斜對角,就會是直通的位置。

      有時候女孩總特別欣羨著男孩,她不懂一個上課看起來總一副漫不經心的人,怎麼就在她的弱項數理方面的成績特別的好?

      為了不讓男孩有機會當成理由虧罵自己,女孩都把「比較方便啊。」「反正你那麼聰明!教一下人反而能夠凸顯出來你的好啦!」

      這種完全奉承的話掛在嘴邊讓男孩教自己不會的題目或者是問清那些複雜的觀念。

      這種在外人看來好像曖昧不清的關係讓很多人都以為兩個人是情侶,甚至冠上班對的名號。

      但唯有兩人之間女孩更是明白,男孩其實早已有了一個在外地留學的女朋友,而自己也在很久之前就有了一個很喜歡的學長。

      這秘密是一次兩人玩真心話大冒險時彼此逼問出來的。在之後女孩常常會聽見男孩對她說很多他女朋友的事情,知道了那個人名叫靜甯,是比男孩大兩歲的人。

      女孩有時也會和男孩說說自己和學長的事情,只是並沒有男孩那般的精彩,女孩心中的學長,不過是一個住在同個社區的人。

      兩人之間其實說的話並不到幾句。男孩因此還曾詢問這該不會只是種迷戀而不是喜歡吧?女孩也想了很久對自己反覆認清,最後她只是以一個靦腆的微笑對男孩說總之還是會清楚的。

      不過男孩最近就好像遇到什麼壞事以至於受到打擊,雖然掛著的同樣是嘻皮笑臉的表情,女孩卻在最近的距離裡能夠很清楚的看見男孩斂下眼露出的她不曾見到的難過、滿是苦澀就要滿溢般的樣子。

      打從心底女孩覺得那並不是男孩。根本是個她不認識而看不起的頹廢傢伙。

      趁著丟完垃圾的空檔,女孩抓著男孩到一處草皮的地方詢問。

      男孩一開始還都和她說著沒事、妳想太多這種心虛的讓人起疑的話,直到女孩難耐不住對男孩低吼一句:你是要讓我揍你是不是?

      男孩才終於從直愣,到最後的那樣淡然陌生。

      靠在背後的顏色斑駁的牆上,男孩靜靜的說:

      我媽的心臟病復發了,家裡就我一個,靜甯趕不回來,我很害怕。每次看著我媽,都會忍不住想,要是我失去了這唯一的親人,該怎麼辦呢?

      又是強逼著自己微笑的糾結微笑,男孩拉起沒扣上拉鍊的外套衣領扯出的一大塊空間歪頭蓋著自己半張臉。

      好像能看見劃過皮膚的什麼。女孩從錯愕到慌忙,她不知道該說些什麼,頓然痛恨起自己幹嘛這樣子揭他人傷疤。

      她拍拍男孩的肩膀,手腳僵硬的徹徹底底。

      一會兒短暫十五分鐘的時間也快要結束了,聽到預備鐘聲後男孩也慢慢抬起了頭,除了染紅的眼眶男孩一如往常。

      「走吧,李詩潔、要上課了,我才不要和妳一起被罵呢。」

      介於男人和男孩間正在銳變的嗓音其實哽咽的很明顯,女孩只記得男孩牽起了她的手默默的帶著她走回班上。

      明明是很溫熱的感覺,散在心裡卻又是冰涼。

      那是第一次女孩如此在意起男孩之後的一舉一動。

      下課的時候,女孩最好的摯友容萱問她怎麼了,女孩看著她帶著擔憂的雙眼想說什麼。

      卻又必須好幾次的讓自己整理不斷被撕壞的思緒、及那種酸到喉間的情緒壓到最深處、像是一開始的不得知。

      女孩把男孩的事情告訴了容萱,容萱聽完反常的沉默。

      徒留一句「別再欺騙自己」讓女孩匪夷所思的話後離開。

      女孩因此還納悶了好幾天。男孩跟女孩的互動還是打打鬧鬧、又相知相惜。

      有時候看著男孩一下子愁一下子喜的臉色,女孩都猜那大概就是對男孩媽媽最直接表現出來的病情狀況吧。

      不再透露任何一字一句的男孩,女孩也不再自以為是以認為是絕對讓男孩好的辦法去過問。

      女孩隱隱約約好像能察覺自己原本被一層大雪覆蓋的那種情感、可是她並不敢肯定。看著自己的家庭和睦的模樣,她想的都是:

      那是接近家人的情感,可是又多了些什麼。

      反正她知道並不會是容嘉所謂的「欺騙自己」就是了。

      男孩的女朋友靜甯在放著寒假的第二個星期回來,每天都會和男孩連絡的女孩能感覺的出男孩多少有了些真正的朝氣。

      衷心祈禱會這麼下去甚至更好,卻發現事實讓人心碎且措手不及。

      女孩晚飯吃到一半接到了男孩傳來的短訊,上頭只有幾個字:到XX來,拜託。

      最後兩個字刺痛了女孩的眼,女孩甚至是連回應家人詢問的時間都沒有抓著包包就搭著計乘車往醫院的方向急駛。

      映入女孩眼裡的是男孩和他女朋友緊緊扣著的手,但在女孩的身影也衝入男孩眼底的一刻男孩卻也鬆開了手。

      急促的呼吸在女孩耳邊散開,藉由被緊抱住的身子,女孩能確切的感受到男孩的恐懼、像是為了那一刻的事實而被迫自己冷靜。

      女孩在逐漸模糊的世界裡看見靜甯垂下的頭,嘴角邊的笑容,很和煦、卻讓她覺得莫名心虛。

      男孩至始至終都只對著她說:「……只剩下……最後了……」

      女孩真的很遲頓,不管是對什麼,她總是這樣。

      最後失去了些什麼誰也挽回不了。

      男孩媽媽的喪禮在寒假結束的五天後舉行,辦得簡單。女孩印象中的那個女人,個性非常的純樸倔強。

      但也是靠著那股勁才有辦法一手把男孩撫養到大。男孩那一天並沒有哭,只是在母親的遺體送入火葬的時候跪了下來,直到結束。

      靜甯在旁全程陪伴著,女孩也不知怎麼的、她很抗拒。站的只是角落。

      男孩慢慢的振作起來,靜甯也回到了國外繼續完成學業。男孩穩重了很多,稚氣的依然是笑起來就可以看見。

      只是卻都多了些同年紀的人之間長大的痕跡。女孩和男孩的關係女孩總有著預感在變質,他們開始會擁抱、會接吻、做些情人會做的事情。出去玩、牽手。

      女孩曾經對男孩在兩人用來交換的筆記本上寫上一行字:我們算些什麼?

      男孩遲了好幾天才把筆記本交給她,除了那行字下面卻都是空白。

      女孩不知何來生出難堪的抿住唇,結果當她翻到下一頁,卻又多了字。

      是跟家人一樣重要的好朋友。

      女孩愣神很久,從未有過的脹痛停在左胸口。

      直到放榜之後,畢業那天,男孩對她說了句謝謝妳。才覺得終於壓抑的情緒都能夠得到解放了。

      女孩哭得很兇,她認為這是最好的時機不過,可以讓男孩以為她不過是為了畢業而哭。

      男孩輕輕擁住了她,在放大的臉上,感覺到的是第一次吻在額頭上的觸感。

      祝福。

      我絕對不會忘記妳。

      女孩考上了臺北的一所有名的高中女校,男孩申請到了留學國外的機會和女朋友一起同居在愛的城市中。

      女孩和男孩還是有在用網路說著彼此近況,偶爾曖昧的字句還是會出現。但總是女孩這邊的比較多。

      這是沒說出口、他們從未說過再見的原因。

      之後女孩遇到了一個很好的男人,那個人待她很好,給女孩的是心悸。女孩掙扎了很久答應了那個男人的交往。

      男孩得知以後也說很恭喜她。可是當凌晨女孩睡不著當個夜貓子偷偷上線時,卻瞄到男孩在動態上打了一句:

      我知道這並不是錯過,而是、讓我們以更好的心態,面對彼此的幸福。

      女孩又哭了。

      她問男孩:我們在一起好不好?

      男孩卻回答:不好。他說,他不想破壞他和女孩的,那些美好。

      可是,分隔的卻在另外一邊彼此也許連男孩都淚流了。

      女孩逼迫自己遺忘男孩。

      不管是他的臉、聲音、還是她不想承認的那些屬於兩個人的時光。

      斷了聯繫,男孩只對她最後說:難道一定要是情人嗎?

      女孩一直都知道男孩其實盼望的是什麼,只是,此刻的她、並不是那麼厲害、心胸那麼寬闊,她,無法只當個家人。一個明明愛著的家人。

     

      二十五歲的那一年,女孩無預警的接到了男孩的訊息。

      燙黃的文字,結婚紗上的兩人很幸福。

      要結婚了。

      女孩麻木的其實什麼難受也沒有了。

      可是那種隨時隨地跟在她身旁的擴大的寂寞感卻是加倍。

      至此她每次總要吃好幾顆安眠藥,才有力氣與睡魔抵抗,她也才能真正睡得著。

      女孩找了一直都有在見面的容嘉一起去。故事裡的女主角總是把教堂當做是許諾一生的聖地。

      女孩也是一樣。只是王子牽的是另外一個公主的手。

      見證了兩個人完成誓言後的接吻,女孩覺得再也活不過來了。她那顆還保有著愛戀的心。

     

      隔日男孩找了女孩出來,地點不知道是不是巧合,是國中時兩人最愛來的咖啡店。

      那時候女孩總是說著自己的幻想,而男孩也總是會故意說些話來惹來女孩的不滿。兩個人爭到最後卻都往往能夠大笑。

      男孩沒有說什麼預計裡正經八兩的話,只是淡淡的笑著,然後說:去逛逛吧。女孩點頭答應了。

      然後兩個人牽起了彼此都懷念的手,在逛了一整天的街上,帶著無處可逃的愛,做了每一件曾經做過、或者是現此第一次做了的事。

      結果最後一站是當初的校門口前。

      男孩說:當時我一直都覺得這是結束。和妳的。我知道我可以這麼做,但是,總還是放不開呢……

      女孩睜著眼睛,想要收回手,但好像察覺到的男孩卻握得更緊。好像說著兩個人能夠天長地久這麼做。可是這都是假的啊。是假的。

      「我喜歡妳,可是這不是愛情的喜歡。」男孩的聲音很淺,每字每句在四周寂無聲息的空間下,卻不是打入女孩耳裡,而是心裡。

      女孩遲了很久,才說:「我知道,我也是……」可是……有時候、這種接近家人又狀似深愛的喜歡,是更傷人啊……

      男孩轉過頭,凝神專注的眼睛裡就只有一個女孩、一個名為李詩潔的人。

      女孩勾著嘴角要自己笑了。控制不住的都無法在男孩面前隱藏。

      男孩說,就這樣好不好?我要妳幸福、真的。

      直到現在女孩都沒問過男孩到底為什麼會選擇和靜甯結婚,感情就是這樣吧。

      無來由的發現、珍惜,可是卻都不要是情人,太快、太慢,所有的步調都只會破壞一切。

      相知相惜。

      我們還可以嗎?

      就這樣吧。

      不約而同的鬆開雙手,女孩往後跨了一步。

      那一步,是她自己親自退開的。男孩沒有上前,沒有轉身。

      留在原地,無法為名的,就留在原地。

      女孩狠狠閉上了眼,她覺得好像在這些年來迷失了很多。

      心之所向、最單純的交流、還有,一開始只願男孩幸福的心情。

      我也是、我也是希望你能幸福的。

      啊。

      像是覺悟、但也像是某種堅毅的決定。

      女孩睜開眼,對男孩說了一句話,男孩愣了一會,大力的點頭。露出笑容。

      那是男孩、那是女孩。是懷著感情而總是為彼此無法掙脫的所有。

      男孩知道女孩總愛裝瀟灑,偏偏要兩人都背對了才肯示弱。可是這一次,可不可以、不要再流淚了?

      我們不算錯過吧。

      嗯、我們,沒有錯過,只是必須以另外一種身分,重新相處了。

      重新。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

采臻來訪:>
好感動的一篇文啊!!
"我們不算錯過吧" 這句真是扣人心弦~
2014-06-10 21:2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很高興你也喜歡這篇文^^

這句話應該算是主軸~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