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9機房設備維護公告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猜猜我是誰?

      微風徐徐,太陽光散佈在整片大地上,一位看似國中的男孩手裡拿著一本書,坐在一棵大榕樹下,借著樹蔭來避開灼熱的光線。

      一切看上去都是那麼的和諧。

      接著,一顆頭從另一邊的樹幹冒出,看起來頗俏皮,女孩悄悄的走到男孩的斜後方,雙手一矇——

      「猜猜我是誰?」

      男孩先是驚愕了一下,接著將手中的書放在自己的腿上,無奈的道:「幼稚。」

      「快猜啦,我是誰?」女孩以她那甜美的嗓音說著,對於被說幼稚不以為意。

      「……小伊。」深知她的個性,男孩無奈的回答千篇一律的答案。

      「哈哈,果然不會猜錯呢。」女孩傻笑了一下,接著在男孩的身邊坐了下來。

      「老梗了,玩不膩啊?」男孩無奈的說著,眼中卻充滿溺愛。

      「哪會呀!每次聽你準確無誤的說出是我,很有成就感呀!」女孩笑嘻嘻的說著,親暱的勾著男孩的手臂。

      男孩挑眉的看向她。

      照理來說應該是他這個答題者會有成就感吧?她在跟著有成就感什麼?

      「因為你回答的時候很肯定,沒有半點遲疑啊,表示你沒有劈腿、很在乎我啊,那我當然要有成就感。」接受到他的目光,女孩回答的理所當然。

      男孩失笑。虧她想的出來。

      「不過愷翔,你到底是怎麼知道是我啊?」女孩對這個問題仍相當好奇,水汪汪的大眼直視著他。

      男孩挑眉,「不是說因為我沒劈腿、很在乎妳?」

      「哎唷,不一樣啊,一定有什麼特點才讓你認出我吧?是手太小還是什麼?」女孩納悶的說著。

      「什麼原因很重要嗎?」男孩淡淡的說著。

      不是他不說,只是單純想保持些神秘。

      聽了他的回問,女孩雙頰一鼓,有些賭氣的撇頭道:「我就是想知道嘛。」

      看著女孩賭氣的側臉半晌,男孩無奈的扳正她的身子,「香味。」

      看來他能保持的神秘又少了一項。

      「什麼?」

      「能讓我猜出妳的原因,是因為妳的香味。」他耐心的在說一遍。

      「我的香味?」女孩喃喃自語,舉起自己的手臂聞呀問,接著皺眉問道:「什麼香味?我怎麼沒聞到?不好聞才讓你認出我嗎?」

      男孩噗哧的笑了一下,「妳都習慣了,怎麼可能聞的出來?」

      「那到底是什麼?」女孩因為不懂,以為他在開玩笑,雙頰鼓鼓的問著。

      「以後在跟妳說,嗯?」男孩摸摸女孩的髮絲,柔情的說著。

      「以後?要很久很久了,說不定連以後都沒有了。」女孩低下頭,失落的說著。

      他們從國一交往到現在已經國三快畢業了,但為了追夢,她不得不出國留學才行。

      「等妳回來再說也不遲嗯?妳又不是不回來了。」他依舊溫柔的說著。

      「但如果我們都忘了彼此,愛上別人了呢?」女孩問。

      耳聞後,男孩皺眉,語氣卻依舊溫柔,「別對我們這麼沒信心,就算是這樣,我還是會祝福妳。」

      「嗯……我相信我們的愛情夠堅定。」女孩抬頭,堅定的說著。

      「所以……我回來你真的會跟我說?」女孩懷疑的問著。

      「嗯,絕對。不如當作我們到時的見面禮,如何?」男孩笑笑,說著。

      接著,吹起一陣微風,把女孩的頭髮給吹亂了,男孩將她的頭髮整理好後,情不自禁的吻向她的唇瓣。

      這是他們的初吻,卻也是最後一吻。

      男子睜開眼,茫然的瞪著天花板。

      一格、兩格、三格……不對,他幹嘛數天花板有幾格磁磚?

      記憶猶如潮水般的湧向自己,把自己的腦袋也泡爛了不成?

      輕嘆了一聲,起身,拿起早準備好的衣物,走向浴室盥洗。

      自他們國中畢業已經十年了,該出社會的、上研究所的通通都在自己的崗位上。

      而今天,是他們國中久違的同學會。

      不知道她回來沒?會不會去?結婚了沒?

      滿滿的疑問及期待塞滿了他的腦子,甩甩頭,多想也沒用,還是準備準備去一探究竟比較實在。

      一到場,他的眼神就一直在尋找那個令他夜夜牽掛的倩影。

      沒有嗎?

      失望的收回視線,決定不在尋找,開始與其他人閒聊,但心中的惆悵感卻揮之不去。

      突然,一雙熟悉的玉手矇上自己的雙眼,伴隨著令他懷念的香味及甜美的嗓音——

      「猜猜我是誰?」

      他一笑,緩緩的說:「……小伊。」

      「欸?這麼多年了,你還是猜的到呀?」鄭伊嵐放下雙手,走到他面前,「現在可以跟我說原因了吧?」

      他依舊笑著,身手將她擁入懷中,頭靠在她的頸肩,「因為妳的香味。」

      「香味?」她眨眨眼,茫然的重覆。

      「妳有一股只屬於我且令我留戀的香味,所以我知道是妳。」他說著,手輕撫她的秀髮。

      她嘴角漸漸上揚,「原來呀,但我以為香味這種東西會隨時間而消逝。」

      「屬於我的東西,我不會讓她消逝。」他勾起一抹笑,別有深意的說著,「就算腦子忘了,心也記得。」

      不顧他人的眼光,將頭埋在她的頸肩,那股令他熟悉的香味竄入他的鼻中,讓他的心暖了起來。

      「沒女朋友?」鄭伊嵐笑笑的問著,整個人成熟了不少。

      「當初沒信心的你,覺得呢?」張愷翔笑笑的反問。

      之後,他們開始聽到這些老同學的吹捧,這令鄭伊嵐開始感到羞窘。

      「嘖嘖,當初的班對呀,十年還是一樣閃!」

      「都過十年了,一開同學會就給我們這樣的閃光彈,也不怕閃瞎我們!」

      「喂,什麼時候收到喜帖啊!」

      越聽鄭伊嵐越覺得不自在,羞窘的想推開她的懷抱。

      張愷翔則是笑得開懷,一點也不介意他們虧自己,離開她的頸窩,笑著對他們說:「喜帖?快了!」

      接著,他將額頭貼在她的額頭上,鼻尖對著鼻尖,手環著她的腰,深情的看著她,以大家都聽得到的音量對著懷裡的人兒說——

      「屬於我的妳,該回到我的身邊了,嫁給我。」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