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一次撞詭:我還在等你。

    噓!如果你留意了。也許是我們真的有緣在文中相遇,和我的夥伴們。

***    

「嗨!」倏地,是許多人站在我床邊。

    別問我他們的穿著,因為我忘了。別問我為甚麼知道他們是來自異世界的朋友,因為夢就是將疑惑抹殺,然後開始一場難以忘懷的冒險。

「你們是......好兄弟嗎?」我記得我看魔法阿嬤的時候,阿嬤是這麼說的。

    站在我床邊的人互看,相互點點頭。

「所以你們......好兄弟都長這樣?」我一問,他也一答。

    說不清,那夜晚的風,吹動窗簾的真實感。

「不是,因為我們的形體,有殘缺」其中一個好兄弟垂了頭,「我們擔心人類害怕。」

「那我可以看看嗎?」

    記得那年,我小五。

「你會嚇到的!」那位好兄弟似乎比較健談,但我卻一直忘了問他是誰......

「不會!」我睜大眼說著,「你們變吧,我不會怕。」

    又是相互互看後。

    一瞬間,他們身上衣服破爛。有人少了左手,有人缺了右眼,極少的毛髮,面容枯槁。瘦的幾乎看見關節的接合處。

「不用了,不用了」我真的嚇到了,趕緊遮著雙眼。卻在指縫中看見他們失落的神情。

    隨即,他們又變回了一開始的模樣。

    想想我真的忘了,他們為我做的假皮,長什麼樣子。

  「我不怕的!」放下手,有些著急,「你們為甚麼來找我呢?」

  「來找你玩。」還是同一個好兄弟回答我。也許我們真的有甚麼牽絆吧!

    於前世。無數個上輩子。或是,在此刻。

    「好哇!」我開心的點頭如搗蒜。

    此刻,又是夢境將詭異合理化。還是你用千萬牽扯的思念,幻化這一切。

    八年後,我慢慢的回想這些──幾近寵溺的音線和臉面。

    「你想去哪?」他們拉起我的手,飛離已開的窗戶。

      記得睡前一定會將窗緊閉。好不讓夜風打攪窗簾的睡眠。

    是的,我懸浮在夜空。樹木之上,眾星之下。

    飛越數千個地方,逛過上百個商店,這些景象像是濃縮成義式咖啡,我一口飲盡。

    苦極了。卻忘了怎麼苦的。

    「我要喝多多!」我在賣場指著前方的塑膠物。

    這一幕,我記得異常清楚。

    「你有帶錢嗎?」不知怎地,陪著我的只剩他。

    那位從頭至尾和我說話的人。可是我卻從沒記得他的樣貌。

    「八塊......」掏掏口袋,我看著標價十一塊的多多。

    「我......沒帶錢。」他吞吐的回。

    「那你變錢出來吧!」我回著。

    「不能做那種事!」他第一次反駁。

    第一次......代表著我和他真是有過相處的日子?

    「為甚麼?!為甚麼?!」我開始鬧,像無賴,「你不是鬼嗎?應該能買的呀,只差三塊錢而已!」

    他又恢復冷靜,靜靜地。

    他將手一攤,手中變出了三塊。

    那時的我應該看看他的表情,但卻開心的拿多多走了。

    只是再回頭,我已回到了房間。熱,很熱。

    此刻的他已經不見,周圍卻圍滿了眾多好兄弟,卻已不是穿上假皮的時候,虎視眈眈的盯著我,像獵物。

    熱,很熱。

    只憑著這感覺,我驚醒。

    噩夢嗎?不像。

    原先開好的電風扇已經停擺──我記得,睡前是開著,沒定時的。

    ***

    欸,如果我當時沒那麼任性,像是雨錢的書生。你還會不會是一直很好的狐仙?偽裝也好。

因為這世界,大家也這樣。卻沒人能超越你的包容。

夜風徐徐,在夢中。解我寂寞的藥草。

帶著我的靈魂,遨遊吧!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