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景。

      他每日都見她穿著整齊的綠制服出門,偶爾穿百褶裙、偶爾是西裝長褲。

      她看來永遠是那般從容,甚至在他的記憶裡,他們在時間洪流的沖刷下,愈漸被洗刷得晶亮。而自從中學過後,他便難得再看過她慌張的模樣。

      他們是青梅竹馬,曾經的兩小無猜,也因為小學時期朋友們的胡鬧而漸行漸遠過。到了國中,她的心理跟著年歲增長,漸漸地比男孩更成熟。

      於是,儘管還是談心,男孩卻望見兩人拉遠的距離。

      他努力念書,終於讓自己的成績能追上女孩的步伐。因此,他穿上了淺藍色制服。

      他們都是第一志願的優秀學生。

      「欸,李紜暖。」他將書包甩至身後,叫住前方綠色制服的身影,她卻沒有停下悠緩的步伐。

      想當然爾,她沒聽見。

      啊、提醒一下,「暖」字讀音同「宣」。

      他跨大了幾個步伐,輕而易舉追上她的從容。輕拍了拍她的書包,她側首、卸下耳罩式耳機,隨意掛在頸間。

      看見來人是自己從小便熟悉的朋友,李紜暖淺揚唇角:「早安。」

      「早安。」男孩也勾起唇角,彎著俏到好處的弧度:「才剛開學,就這麼用功?」望著李紜暖手裡的單字本,他輕挑了挑眉。

      「剛開學,我們積極的班導就要考試了,是我願意的嗎……」她哀怨地瞥了他一眼,低頭繼續默念單字。

      走至十字路口,她們一同停下腳步,見李紜暖無時無刻不低著頭苦背,男孩心底閃過絲無奈,長手一伸、沒收了她的單字本。

      「咦?欸!」李紜暖不滿地回頭看他,他滿臉理所當然、將單字本收進自己隨身的袋子裡。

      「你!李耘軒!」李紜暖忿忿地打了一下他的手,回頭不再理睬他,暗自瞪著紅綠燈生悶氣。

      李耘軒默默摸了摸鼻子、暗自低笑,這麼多年以來,她表達不滿的方式依然孩子氣。

      她或許成熟了不少,可某些方面,她仍是他所熟悉的、與他的名字同音的李紜暖。

      另一端的燈號轉綠,李紜暖逕自往前走,優雅地挺胸緩步,裙襬隨著步伐飄盪。

      也難怪大家都說她優雅了。李耘軒亦緩步跟在她身後,暗自思忖著。

      過了十字路口,他再次伸手、輕輕拽住她的書包提袋,她微微怔愣、僅只淺淺回眸望了眼,又繼續向前走。

      「欸,李紜暖。」

      「李耘軒你走開啦。」

      兩人幾乎是同時開口,於是、她回頭而他停下腳步,兩人相視,笑了。

      「李耘軒。」她朝他伸出手,他僅僅瞥了一眼,視若無睹。

      「拿來啦──」見他故意視而不見,到了公車站牌前站定,李紜暖轉身拉他沒有提東西的手,不停左右搖晃著他。

      「嘖、妳又來了。」李耘軒無奈地被她晃啊搖的,雖是口出斥責,唇邊卻是加深了笑意。

      李紜暖慧黠地眨了眨眼,睜著明亮的眸、再次伸出手:「拿──來──」

      見狀、李耘軒失笑,自袋子裡拿出單字本,卻舉得高高的。

      「……你想被我打嗎?」李紜暖抬頭、馬尾在她身後輕輕晃蕩,目測自己就算踮到腳尖的極限也拿不到單字本後,滿臉不甘地看著李耘軒。

      「今天放學後陪我去河堤。」

      「你要幹嘛啦……」

      她無奈瞥了李耘軒一眼,乾脆放棄奪回單字本的想法。

      他放下高舉的手,環視週遭逐漸變多的學生群,然後定睛看著已經默默鼓起雙頰的李紜暖,低笑:「美術課的油畫作品,我想畫那裡。」

      「為什麼我也要去……」

      因著等公車的學生群也越來越多,李紜暖收起原本拉著李耘軒的手,不甘願地望著他。

      理所當然地,他也回望著她,眼底充盈著笑意。

      這些看在外人眼裡,無疑是溫馨卻又刺眼的。

      淺藍色制服配上小綠綠,對於他校的學生而言,已經是司空見慣,自然而然地、也將他們歸為情侶了。

      然而事實,永遠只有當事人心裡瞭然。

      「因為自己在那裡畫很無聊啊。」李耘軒聳聳肩,理直氣壯地。

      女孩低下頭看著自己的皮鞋,無奈著:「我去是又能幹嘛……」

      「陪我啊。」李耘軒望向路口前的紅綠燈,公車行駛過來,他拍了拍李紜暖的頭,引來後者不滿的目光。

      公車在他們面前停下、開門,李耘軒作揖,擺出請的手勢:「好啦,上車了啦,Lady   first.」

      李紜暖不禁勾起了嘴角,首先上了車,挑了慣坐的後排座位,靠窗坐下。

      他跟在她後方上車,坐進她身邊的位置。

      一路上,他們沒有再對話,畢竟清晨的公車總是一片靜謐,早起的學生們紛紛闔眼補眠,李紜暖也不例外。

      她放棄奪回單字本,安穩靠著椅背陷入睡眠,隨著公車的顛簸,一次輪胎輾過水溝蓋的起伏、她倒上李耘軒的肩。

      原本望著窗外的李耘軒收回目光,看著倒在自己身上的她,唇角泛起一絲溫柔。

      幸虧是他在她身邊,要是別的男生被她這麼一靠……

      他不想想像那個畫面。

      因為他不喜歡也不允許。

      他沒有告訴過她,在他們還時時刻刻黏在一起玩在一起的孩提時期,他就喜歡上她了。

      她自然也不會知道,隨著年歲增長,儘管有了些許距離,他還是努力再努力地跨大自己的步伐,哪怕只拉近了一步的距離──

      他的喜歡很青澀,也不知道要怎麼讓李紜暖明白。

      要她陪他去畫油畫,其實也不是美術作業。

      他也沒有告訴過她,從他開始學油畫以來,最希望畫的,就是在他們最常散心的河堤邊,讓她坐在草地上望著遠方,由他將她畫下。

      他相信,那會是最美的風景。

-完-

回作家的PO

回應(4)


嗨~我是新讀者~好看好看~!!!!!!!
2015-10-24 22:3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俺來了!(?
故事篇幅不長,一直很好奇景字的意涵,故事最後呼應了主題,才讓我恍然大悟!(?
覺得這篇短文很大姊,但也很不大姊,感覺少了什麼,又有什麼回來了→?

暖軒暖軒我再拖不對等下去林如暖要揍我了......
2013-08-19 22:1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原本還很好奇怎麼做結尾,停在這個地方很恰當,點到為止。
情感過多就顯得多餘不過我覺得這篇很剛好。
美中不足的是有些文意轉折不夠順暢但無傷大雅。
有一種好久沒看你的文的感覺呢哈哈。
2013-08-15 20:3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以後有機會會再嘗試短文的,也多虧這篇文,我比較找回筆感了。
三個禮拜了喔,真可怕呢,不知不覺也快一個月了……
2013-08-19 17:22回覆

感覺就這樣寫下去可以成一本小說欸XDDD
呀~到這邊就結束了好可惜喔ˊˋ
2013-08-15 17: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噢這可不行,小渚的坑已經很多了。
謝謝妳的支持。(笑了)
2013-08-19 17:23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