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Miru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那一次撞詭:菊花門悲痛失守x風林火山旗x笑笑大佛之湖山怪談總篇

那時候的我,是超異常的八字重狀態,就這麼維持到離開那座有大佛坐鎮的鬼山,徹出那不知地名是咬狗、還是狗咬的地方之後,才慢慢回復正常。

湖山、湖山、湖山,這個傳奇地方的不得不讓我重複他三次,這是我母校的稱呼,會讓人住到有點起肖的風水佈局。湖山校區是做從山腳建設到山頭的學院,山腳下有出租給學生的破宿舍與供給熱量補給的破餐廳,旁邊有個超級大的黃金彌勒佛,這座彌勒佛笑的超開心,完全讓人想像不到下頭是鬼影重重的陰廟。另一邊更奇杷,是黑社會大哥的別墅,曾有一次社會大事件期間,那邊聚集了好幾十輛黑頭車,好不嚇人。

首先,學校週遭最有賺頭的商店,有90%以上全都成了廢墟,學生若想吃點好的,就必須前往超遠的市區,在來回奔波之後,學生們都練出超直線加速的技術,而有一對(男男)住宿生在一次晚間用超直線加速技巧奔回深山中的宿舍時,大概技術不小心達到神之境界,他們看見前方飄來一陣白霧,兩個人同時嘎冷筍,之後他們宣稱自己撞到鬼了,躲在宿舍好幾天不出來,課也翹了好幾堂...

...只是不知道他們到底是為了撞鬼而翹課,還是為了翹課才撞鬼?

學校在怎麼也是做落於山中,應印有山則靈的這句話,這裡頭的學生應該是充滿靈氣,而且氣滿到不得不在手廊上練習一下"哈眉哈眉哈!"的功夫,發洩多餘的"氣";但是真實狀況是學生天天死氣沉沉的,其原因是餐廳位於學校最高海拔或是最低海拔,爬上爬下的學生沒提早膝關節退化就不錯了,還哈什麼哈眉哈眉哈!

說到比較正式的詭事,就是我們班上有人組團去黃金彌勒佛底下的無人陰廟去冒險...應該是冒險沒錯。他們還準備了台DV拍攝,然後一行人來到裡頭的一道破舊的門,門縫下冒出黑色的謎霧,聽說他們拍了下來,然後群體中邪躺在床上病了一週,直到第二、三週事件才開始傳開,而且傳的很慢,連我都是兩三個月才知道!不要問我怎麼都不關心那些同學,他們中邪生病無法上課跟玩網路遊戲不來上課,結果都是翹課,所以我只知道他們翹了課。

經典的湖山詭故事,就是我一年級入住宿舍時,傳聞有女鬼以倒立走天花板,而且傳聞鬧的非常兇,讓人無法忽視這些謠言。原因是當我們進入宿舍的房間時,都會去注意到靠著走廊的牆上小窗物全都貼滿了報紙,像是不想看見什麼一樣,於是我們立刻把倒立鬼跟被封住的小窗物串連再一起。

有一句是這麼說的,謠言止於智者,而我會說,謠言生出痔瘡,因為我們很不爭氣的在晚上憋屎憋尿,免得看見男舍中,唯一的女性,避免被她抓走而與她合體成為新的走廊天花版倒立四腳獸傳奇。

所以我們都憋到人類的極限,然後快速的衝過女鬼出沒的走廊,躲進廁所裡大拉特拉,一次就把大前天的、前天的、今天的,甚至是明天的都一起排毒排掉,然後等待蹲太久而麻掉的雙腳回復,然後以職業運動選手的速度衝回房間(真的是職業級的,因為我們天天爬山下山,為了果腹而練出強壯的雙腿)

最後,令人最悲慘的後續發展來了,像是要把我們最後一塊淨土毀滅一樣──有謠言指出,廁所裡傳出恐怖的鬼哭聲!

太悲劇了、太慘忍了,倒立鬼斬斷我們不建康卻快樂無比的夜生活之後,現在連廁所也不讓人去了,而接下來就是我與那一次撞詭神秘事件,拼鬥意志力的故事...

鱈魚漢堡套餐、肯德雞全家桶、雙拼牛排、韓式烤肉,所有學生最喜歡吃的食物,今天我...全都沒吃到,但是我靠著雙腿走下山腳去吃加了十元白飯的炒飯,而且是中、晚兩餐,相當建康又節省。但是悲劇來了,我在不該肚子痛的時間點上(深夜)感受到沉重的攻城鎚正攻打最後一道關卡──菊花門。

經驗豐富的守將,只要光聽鎚子衝撞在門上的節奏感,就可以猜出今天的星座運勢與這次會有多少米田共要攻破菊花門。但是這一次,就連經驗豐富的守將也不得不心驚膽跳了起來,敵軍的攻勢如風一般哭嘯悲鳴、如林一般衝撞帶刺、如火一般炙熱滾燙、如山一般便量驚人,如果要以古代武將比喻的話,那就是甲斐之虎   軍神   武田信玄!看啦,就是在三方原把德川幕府第一代將軍家康打的挫青屎的傳奇軍神呀!

雖然我知道這次是一次堪稱經典的史詩戰役,但我的手指還是猶豫於厚到可以敲死人的哈利波特跟厚到可以劈磚的魔戒小說,當武田信玄在菊花門口擺出攻城陣型後,我決定挑了一樣有戰爭場景的魔戒當作兵法書,快馬夾便的衝入廁所備戰!

為什麼要在鬧鬼的廁所裡帶超級厚的小說進去呢?可能很多人有這個疑問,但解答可能有點怪異,聽說只要有帶書進廁所的人,鬼就會看在他勤糞好學的份上放他一馬,相對的沒帶書進去廁所的人,就會被鬼扣去,很多人就這麼失蹤在學校中、教授的點名簿上,直到被鬼吸光所有打手槍的慾望之後,才會恍神的走進學校上課,而且受害者都有畏光的症頭,大概是陽氣被吸太多了,非常恐怖!

而我沒有女朋友,所以得依賴自己的雙手救贖自己,若被鬼抓去吸乾,那麼我D巢裡的女優們該怎麼辦?我所以我帶我的魔戒小說當護身符,希望借由長篇名作的加持,助我面對哭哭鬼聲、倒立女鬼跟作古很久的信玄公。

那一晚,我一進去廁所就嘎冷筍了,很不吉利,這讓我想起那一對騎車中邪的男男,不過我還是強裝不以為意,褲子扒下、馬步站穩的蹲在蹲式馬桶上,而信玄公也不是蓋的,它看準時機一下就攻破菊花門,讓我最後一道防線失守。風的慘叫、林的慘痛、火的慘烈、山的慘酷,讓我體會到了什麼叫做風林火山,冒著冷汗的我不由自主的低語著:「好樣的,孫子兵法。好樣的,武田信玄。」

就這樣,大前天的、前天的、今天的份就在三十分鐘的長期交戰下,全部清光。那時候的心情,你問看看努力瘦掉三公斤的減肥人士就知道,那是種輕飄飄又昏沉沉的感覺,令人難以自拔的奇摩子。不過,我還必須再呆三十分鐘,我打算順便將明天的也大一大,以減少進廁所的次數,以避開那輕飄飄又冷颼颼的阿飄。就在這個時候,那陣聲音就這麼傳來了...

嗚...嗚...嗚...

不會吧,沒那麼慘吧,不是說好不抓勤糞好讀的學生嗎?這麼厚的魔戒不要跟我說沒用喔!還是說,哭聲不是倒立鬼發出的,是托爾金先生看見我把他嘔心瀝血的名作帶進廁所看的原故,才哭給我聽的嗎?應該不可能吧,我手上的魔戒又不是原文,而且封面早就因為被泡麵沾濕丟掉了。難道不是倒立鬼,也不是托爾金,而是朱學恆嗎?朱學恆又還沒死!

嗚...嗚...嗚...

鬼哭聲在我還再胡思亂想時,沒靠近,也沒遠去,就好像是等待我忍不住衝出門後,再一把抓住我,感覺方法挺保守的,要是我當導演一定可以想出更多驚奇萬千的方式嚇唬人。不,不對,我現在就是被嚇的人呀,我再想什麼呀?對不起,鬼鬼。保守很好,保守很有深度,請不要搞一些新奇但其實很鳥的方式嚇唬我,到時候不只明天的會崩出來,連後天、大後天的都會崩出來的!

嗚...嗚...嗚...

唉,對方真是超敬業的,不停的哭哭。好吧,橫豎都要被嚇,總不能一直呆在廁所,變成被封印在廁所裡的人柱,以後火影忍者的穢土轉生,也可能算上我一份。大蛇丸大人,我會千年殺忍術,來取走我的基因吧,我也能成為戰力的呦(笑)。不能在笑了,一名偉大的日本人坂本龍馬類似的名言「男人就算是倒在臭水溝,也要全力以赴之後,耗盡最後一絲力氣的向前倒下」。雖然名言我記得不是很清楚,但是這提醒我,如果不以耗盡全力的向前倒去死去,那麼我一定會以蹲著的姿勢在蹲式馬桶上死去,太可怕了,若讓人誤會我是因為與大便激戰耗盡力氣死去的怎麼辦?這不行!

嗚...嗚...嗚....

我要奮起,我要拋棄糞坑,以奮力姿態奮起!...糟糕,怎麼腿動不了了。為什麼,難道是有兩隻鬼,一隻在外面發出哭聲引人注意,另一隻則偷偷過來抓住我的腳?還好經過我的確認,只是內心戲拖太長,腳麻了。這下火燒孤寮全無望了,腳麻了跑不動,熱起來的情緒也冷掉了,無可奈何的我,只好假裝我八字超重,什麼都沒感覺,繼續翻開魔戒,淡定的看著甘道夫升級成白袍,把洛汗國的國王變成肯德基爺爺...好像哪裡怪怪的,應該是缺一杯紅茶的原故。

嗚...嗚...嗚嗚...阿嗚嗚...

因為腳麻被困在馬桶上的我,終於冷靜又淡定(?)下來,仔細的聽清楚鬼哭聲。怎麼鬼哭聲越聽越奇怪?聽起來,像是消狗螺的聲音?啊呀,我想起我們宿舍隔壁,那棟黑社會別墅不就有養狗。原來狗吠聲從那邊傳來,被風干擾之後,反而變成聽起來很像哭聲的消狗螺。什麼鬼謠言,根本就是太閒!

我終於大完便,把城門給修好、清好、關好,又是一座幹淨整潔的菊花門。扒起褲子,回到床上睡了個舒服愉悅的覺。

再更之後,大學生們開始不怕死的拼命熬夜。而他們終於知道靠近走廊的小窗為什麼被報紙封住,為的不是在晚上遮住不該看的東西,而是白天用來遮住光線的替代窗簾──因為現在大學生都白天睡覺,晚上打電動。

在見怪不怪之後,又有事件發生,那就是有人看見蹲式馬桶的馬桶邊上,散落無數的衛生紙,有人大呼這是有人被鬼拖進馬桶的,但是身為一名手持魔戒小說、勤奮好學、擁有觀察力的大學生的我而言,那不過是有潔癖的人留下來的──因為就是有人準頭差,大到馬桶邊,而後面的人要上卻又不敢清理,所以就用衛生紙蓋住,當做一切都很乾淨。

至於最一開始的倒立女鬼,為什麼被人卻認是頭"女"鬼呢?非常好笑,其實就是一開始提到的那對騎車夜飆的男男,其中一個背影長的太像女人,他(她)住在男舍的角落房間,被人誤會成女人,進而出現女鬼的傳聞。

那一次撞詭談,就這麼被破解的結束了。我不得不說,鬼故事十之八、九都是純屬虛構,與真實團體、組織、事件無關。

真正的鬼故事,其實既單純,又不"驚"聳,發生時你通常還來不及反應、沒有意識到就沒了。在這裡我又不得不提,在另一處宿舍住宿時,與我同住的友人所養的狗,偷偷的跑去房東神主臺下大便,所引發的一連串靈異事件的故事.....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