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耽美百合特輯:《演員的職業操守》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雨—番外《BL》

滴答滴答滴答......

窗外雨滴答滴答的一直下,就像我們相遇的那一天……

嘩啦───

看著眼前的傾盆大雨我嘴角抽續。有沒有這麼屎阿?!竟然考試完馬上下傾盆大雨?!兆頭真不好!我在心裡碎碎唸。

唉......這雨看來一時半會是不會停了......

還是......衝回家吧!大不了變落湯雞!

「欸,等一下!」

就在我準備跑出去的前一刻被人叫住了。我靠!幹嘛在這麼關鍵的一刻叫住我阿?差點滑倒......皺著眉轉頭看向叫住我的那個人,因剛才差點被他害得滑倒所以當然不給他好臉色看!

咦?他...是誰阿?看著站在我面前的人我疑惑著。我應該不認識他吧?他看起來也不認識我的樣子......該不會他叫的是別人吧?想到這我偷偷的左看右看了一下,確定四周都沒人......所以他真的是在叫我,對吧?

這時這莫名其妙叫住我的人終於有反應了!他默默的走過來遞了一把傘給我,我一臉不明白的看著他。

「那是跟學校借得傘,記得開學拿來還。」說完他便撐起自己手上的傘步入了雨中......

我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不明白他為神麼要幫我......看著手中那人遞給我的傘,嘴角忍不住的上揚。

雨依舊下的不停,但...似乎沒那麼討人厭了!

「欸,嚴明宇~回神唷~~~」突然一聲有如從地府傳來的鬼魅般的叫聲在我耳邊響起,將我從回憶中拉回現實。

「我靠!想嚇死誰阿?陳曉慧。」看著眼前將長髮披附在前面猶如真子再現的陳曉慧,我想要不是這是現實不然我現在頭上應該也跟櫻桃小丸子一樣掛著許多條黑線外加一隻烏鴉飛過了!

「YO~不錯嘛!還叫得出我的名字!」陳曉慧一臉無所謂的將頭髮撥回後面再用髮夾夾起來道。

「......」我靠,這樣嚇人就是為了測試我叫不叫得出她的名字?有病嗎?

「是說今天應該不是妳值班吧?」看著陳曉慧走到我對面坐了下來,我開口問道。

「恩哼~不是我呀!」陳曉慧翻著她借來的書看邊漫不經心的回答我。

「那妳來幹嘛阿?」我疑惑道。但一看到陳曉慧用像在看白痴一樣的眼神看我時,我便後悔問出這麼白痴問題了,但說出去的話就像潑出去的水一樣回不來了。

「你是白痴嗎?有誰明文規定圖書館委員就只有在自己值班的時候才能到圖書館來了嗎?來圖書館當然是來看書嘛!問這種智障問題......」陳曉慧用十分鄙視我的眼神看著我說道。

「我......」雖然陳曉慧說的沒錯拉,但為了挽回我身為男人的尊嚴我還是想反駁幾句,但才一開口就被陳曉慧打斷。

「再說......就算今天是你家親愛的〝雨〞值班,你也沒必要將來圖書館的人都趕回去,只為了營造〝兩人世界〞吧?」陳曉慧笑的一臉燦爛的對我說道。

「......」再次被砲到無話可說。這次學乖了,決定不再跟這丫頭鬥!是說我之前怎麼都沒發現這家夥這麼伶牙俐齒呢?

不再理會對面那伶牙俐齒的丫頭,看向圖書館櫃檯內正幫人借書的人,嘴角不自覺的揚起。

看他熟練的操作著借書的流程,白皙的皮膚似乎都沒有受到太陽的荼毒,應該是因為長期待在室內的關係,黑色的短髮柔軟有光澤就跟上次打鬧般揉亂他頭髮時的觸感一樣,瓜子型的臉蛋上有著細長鳳眼,眼神中散發著他的沉著與冷靜,尖挺的鼻子再來就是那我一直百吻不厭的櫻桃小嘴......雖然每次吻完都會被他以一個過肩摔作為END,喔不不不......還是摔完外加害羞的逃跑為END。

是的,我家親愛的是柔道黑帶高手,看不出來吧?所以那一次毫無防備的被他一摔,我的腰整整痛了三天阿~雖然事後他一臉無辜的向我道歉,但他依舊改不掉一害羞就把我當作他柔道的練習對象的習慣,唉唉唉......是誰說告白完後小攻跟小受就會一起進入甜蜜的耽美康莊大道的呢?是誰說小受會小鳥依人的賴在小攻的懷裡,雖然害羞卻毫不反抗的任小攻為所欲為呢?!!雖然現在也是甜蜜蜜拉……但確是甜蜜中帶著隨時可能被摔出去的危險……

不知是不是我的視線太過熱切,程廷禹轉頭看向了我這邊,我笑的一臉燦爛的對他揮手,他一看到我臉便馬上爆紅轉過頭不再看我這邊,嘴裡似乎還唸了一句什麼,雖然我聽不到但應該也不外乎是一些罵我笨蛋之類的字句。

「欸,就算你們已經開始交往也不必在我這個孤家寡人面前曬恩愛吧~」對面一個哀怨的聲音傳來。

「啊哈哈哈哈……」看著一臉哀怨的陳曉慧我也只能乾笑。

「是說妳在看什麼書阿?看得這麼認真。」古人說過遇到這種情形就是要……三十六計,轉移注意力!《作者:三十六計裡有這一計嗎?   嚴明宇:我怎麼可能知道阿,是妳寫的耶!   作者:痾......那就當作有吧......←不負責任的作者》

「純情羅曼史阿!這可是現在耽美界最夯的小說耶~連這都不知道,虧你還是個小攻......」陳曉慧一臉不可自信外加鄙視的看著我說道。是說我這是今天第幾次被她這樣鄙視了阿?

「純情羅曼史......?」看著陳曉慧手上的小說封面,我嘴角抽續。這是啥世界?連學校都會進這種書了?社會有開放到這種地步了?

「哼,看你的表情就知道你沒在發樓時事!就讓我來幫你惡補一下吧!」陳曉慧戴起不知從哪弄來的黑框眼鏡說道。

「BL即「Boys'   Love」的縮寫(是和製英語),用以代指男性間的戀愛,為創作的一種類型,指由愛好此事物之作者創作給愛好此事物之讀者看的「虛構幻想的男同性戀」作品,內容以男性與同性之間的愛情為主。但若是只知道這些那就太過膚淺了!若說到BL的歷史,那就要追碩到古代的孌童--就是供成年男性同性戀者作為性行為對象的少年男子;   黃帝,   則傳說中的中華民族始祖......」聽著陳曉慧滔滔不絕的說著BL的解釋以及歷史,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有種眼皮愈來愈重的感覺......

「睡著拉......」恩......誰在我耳邊說話阿?

「呵,真可愛......如果是現在應該說得出口吧?」那個人一直在我耳邊碎碎念著。是說竟然說我這帥氣型男可愛?!!有沒有眼光阿......是說他剛剛說我可愛後又說了神麼阿?太小聲了聽不清楚......是說好困喔......

「欸,嚴明宇,我...喜歡你。」咦?

唇上一熱,一瞬間我睜開了眼。程廷禹的臉就這麼無限放大在我眼前!

「唔...你!」一發現我醒了的程廷禹驚訝的瞪大了眼,馬上就想退開。但到嘴的肉我怎可能放過?

「唔……?!!」不待程廷禹反應過來我便攻城掠地的直驅而入,與之共舞,奪取他口中的蜜液,像是怎樣也不滿足似的,直到程廷禹狂打我的胸懷我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放過他。

「呼呼……差點見到我死去的阿公……你找死阿?」程廷禹癱軟在我懷裡氣有餘而力不足的說道。看著他那毫無殺傷力的瞪視我心撲通撲通的跳著,禹到底知不知道他現在有多誘人阿?是說第一次沒被摔出去耶……原來只要把禹吻到癱軟無力就行了?嘿嘿嘿……

「在想什麼阿?笑得這麼邪惡……」禹皺著眉看著我問道。

「哈哈哈……沒什麼拉!」我怎麼可能跟他說我在想什麼……被他知道了我還不被他摔個四腳朝天?

「有問題……你快把東西收一收,回家了。」禹瞪了我一眼說道。是說禹你紅著臉瞪人真的是毫無魄力,反而像在誘惑我阿!

禹一說完便轉過身去,夕陽照射在禹身上從他背後還能隱隱約約看到他臉紅的雙頰……

不知是不是受到氣氛的影響,我走向前從背後環抱住他。

「你、你幹嘛阿?!」禹語氣慌亂的問道。似乎還有點害羞?

「沒有,只是想跟你說......我喜歡你,禹。」

「唔......笨蛋,我也是......」禹害羞的低聲說道。

呵,雖然禹沒有十分明確的說過『我喜歡你』,但其實這樣就很好了吧?而且日子還長的呢!我總會等到有一天他當著我的面說喜歡我的!我們要走的路還長得......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櫻桃小丸子...(嘿嘿
禹加油,總有一天要大聲說出我喜歡名宇呦
2013-09-06 07: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哈
禹有一天一定會有勇氣大聲對明宇SAY『我愛你』的!
2013-09-06 13:3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