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米琳《剛剛好,先生》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想聽男人真心話:沒有哭

          宇是我的男朋友,他是那種溫柔帥氣型的美男子。他很疼我,總是依着我,從不對我說那怕半句重話。

          可是,他的家庭背景我一點也不知道。

          後來在一次偶然的機會下,我得知他的父母在他小時候便離婚,而且都有了新的家庭。但他們誰也不要他。他們把宇推來推去,兩邊都待不長久,也不受歡迎。最後是他的外婆接手撫養他。

          得知這一切的時候,我問他:「你恨他們嗎?」宇只是微笑地看着我,反問:「這重要嗎?」我也不好探究他的私隱,這事便這樣不了了之。

          事隔一年,宇突然在某個下着雨的深夜跑來找我。在門前,他緊緊地抱着我,不發一語。我能從他身上感受到悲傷的氣息,一股溫熱的液體自他的下巴滑落到我的項間。

          「怎麼了?」我回抱他,輕輕拍撫他的背。「外婆…外婆死,死了…」他帶着濃濃鼻音的話語從項間傳出。我沒再說話,只是更用力地抱着這個讓我心痛的男人。

          感受着他身體的顫抖,不時的抽搐,我的眼淚也忍不住滴落。宇帶我見過他外婆一次,那是一個和藹可親的老婦人。儘管她已踏入風燭殘年,仍事事親力親為,她對宇的疼愛顯然易見。

          她可以算是宇雖一的親人了。而現在,這些慈祥的老人走到了生命的盡頭。這是多麼讓人難過的事?我不知道該如何安慰他,只好陪着他哭。到最後,反而是他來安慰我。

          等我們心情平復下來的時候,我們坐在我家客廳靜靜的喝着茶。看着宇紅腫的雙眼,我突然開口。「下次想哭,來找我。我陪你哭。」

          他竟紅了臉,答道:「我才沒有哭呢!」悲傷的氣氛頓時沖淡了。「宇,說謊是不好的。」「我沒有說謊!我說沒有就是沒有!」他倔強地別開面,那小孩子的模樣引來我的笑聲。

          我不懂,悲傷的事情發生了,哭很正常啊。有甚麼不好意思?為了所謂的男人的面子?好吧,為了我男朋友的面子,我就不在此事上大作文章了。

          玩鬧過後,又是死一般的寂靜。我問宇有甚麼打算,他說會根據他外婆的意願辦一個簡潔的喪禮,邀請一些親友。「你爸媽呢?」我問。「我會說服他們的。」他苦笑道。

          「今天你在我家睡吧。」我仍然很擔心他,他卻搖頭拒絕了。在他離開的時候,我很認真地對他說:「你哭的這件事我會替你保密的。」

          「誰哭了!」宇氣呼呼地離去。我也只能這樣做,讓他分心了。話說回來,男人都不承認自己除了出生的時候哭過,之後的每一次哭泣。男人都是死要面子的。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