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世界因我更美麗

|楔子

如果我的世界是你,將因為你而更美麗,不論喋血與否,只要是你,就算是死了也是我的。

『世界因我更美麗』男人看著張貼在大樓一旁的廣告看板,露出了厭惡的笑容。

「勸人行善的廣告?現在人都太閒了是不是。」男人搖了搖頭的消失在絡繹的人群中。

「小明幫我交一下作業好嗎?」﹑「小明幫我拿一下那個好嗎?」吳明總是不懂得拒絕別人的要求,不是喜歡助人之類的。

「小明,不好意思幫我寫一下那個好嗎?」吳明的好朋友何宇哲露出抱歉的笑容,把手上的東西遞給吳明。

「既然知道他忙,又幹嘛要叫他幫忙?」江書聿在一旁諷刺的的說。

「摁我可以的......」吳明尷尬的看了看兩人,想到前幾天看到的看板,幫忙別人最好可以讓世界更美麗,冷哼了一聲,還是笑笑的把事情做完。

「你們會不會討厭那個吳明啊?」一群愛搞小團體的人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多管閒事,以為自己多厲害。」這段對話不偏不倚的傳入吳明的耳裡,早就知道班上沒什麼人喜歡自己了。

「你覺得他們討厭我嗎......」吳明楚楚可憐的看著何宇哲。

「沒有吧?怎麼這樣問?」何宇哲對著吳明露出了好看的笑容。

「沒什麼啦......」明明是自己的好朋友,卻越來越有種厭惡的感覺。

「欸你知道那個張奕傑喜歡何宇哲嘛?」江書聿趁何宇哲走的時候,把吳明拉過去講話。

「真的假的!」吳明知道張奕傑對何宇哲很好,也對自己有些反感,更是那些小團體的中心。

「如何?吳明你討厭同性戀嘛哈?」江書聿說話總跳不開諷刺。

「沒有啊......」吳明有些不自在的去外面吹吹風,格格不入的廣告看板,『世界因我更美麗』,竟然連學校裡也有,我消失了這世界會更美麗這種想法在吳明腦中徘徊著。

『親愛的,早點睡哦^^.』看著女朋友楊雅慈傳來的簡訊,吳明心裡有些厭煩,更不想回覆,會在一起並不是因為吳明喜歡她,只是因為楊雅慈單方面喜歡吳明,後者覺得無所謂就在一起了,有時後吳明覺得自己真是個糟糕的人,跟別人搞曖昧竟成了習慣,闔上手機,有點想和楊雅慈分手了。

『明天一起吃早餐如何?』吳明才剛放下手機,就又有簡訊聲,是楊雅慈的死對頭,何佳琪傳來的,吳明有時候真的覺得自己很人渣,悶笑一聲,自以為不願意傷害任何人,其實自己才是最過分的,草草回了個沒空,心煩的把手機關機。

「哈哈哈哈哈哈!」吳明看著自己拿著美工刀插進某人的胸膛,大量的鮮血濺濕吳明的襯衫,還有自己狂妄的笑聲不絕於耳。

「啊――」吳明尖叫了一聲,剛剛的情景歷歷在目,原來是夢,明明一切都那麼深刻,只有被殺的人異常模糊,完全想不起來,不過那場夢並未給他甚麼驚嚇,竟意外的有一絲興奮。

「明!」何宇哲一早便叫吳明陪他去找老師,而被婉拒了,不知道在哪裡萌芽的怨恨,吳明只想逃跑,看著他竟有些顫抖。

「吳明。」江書聿冷不防的叫了吳明一聲,用饒富意味的表情欣賞著吳明的驚恐。

「什......什麼事!」吳明把頭撇過去,害怕他那種殺人般的銳利目光。

「其實你知道何宇哲喜歡你吧。」江書聿玩賞著自己細長的手指,瞇著眼的盯著吳明。

「他不可能會喜歡我!」吳明略帶心虛的講著。

「你怎麼能確定呢?」江書聿望向剛從門外進來的何宇哲,眼神高傲的讓人畏懼。

「我......我們只是好朋友!」吳明不知道自己有沒有臉紅,但是臉色一定相當難堪。

「好朋友只是朋友,不能夠占有?」江書聿突然靠近吳明的耳邊,哼起歌來。

「你!」吳明剛好和何宇哲對上眼,後者好像無視江書聿的調戲,調頭就拉著張奕傑走了。

「你的世界將會因我而更美麗。」江書聿不知羞恥的含住吳明的耳垂,後者嚇的推開他。

「你為什麼要這麼做!」吳明怒視著江書聿,他輕佻的一笑不語於回應,吳明氣得離開教室,向頂樓走去。

吳明只要一心煩就想看看天空,站在欄杆邊,涼風吹得沁人心脾,正當他舒服的趴在欄桿上,卻看到遮雨棚上寫了幾個字,『世界因我更美麗』,仔細一看,好像是用血寫的,突然一陣暈眩,喪失了意識。

「明,你沒事吧!」在保健室裡何宇哲搖著吳明的肩膀,焦急的問。

「我?怎麼了?」吳明只記得自己好像在頂樓看到了甚麼,接下來就沒有意識了。

「沒事就好......」何宇哲想到剛剛瘋狂大叫的吳明心裡盡是震驚,一旁的張奕傑眼裡卻是不屑,他們倆人一走,江書聿就馬上走了進來,而護士阿姨好像沒注意到似的,完全忽略了他。

「你的世界有沒有因我而更美麗呢,親愛的。」江書聿嘲諷地看著躺在保健室床上的吳明。

「這一切是你搞的!甚麼親愛的噁心死了」吳明幾乎是用肯定句在問江書聿。

「怎麼這麼說話呢,你也確定何宇哲喜歡你了吧?那眼神。」江書聿看著吳明羞的通紅的臉,輕笑了一聲。

「哪有!那只是關心好朋友而已!」吳明憤怒的瞪著江書聿,動不動就說何宇哲喜歡他。

「不是喜歡,他怎麼會這麼關心你這個討人厭的人呢?」江書聿講完就走出保健室,吳明來不及問話,他就消失了。

「討人厭是吧......?」吳明閉上雙眼,或許他說的都是事實。

「你其實很討厭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吳明看著自己的手上,依舊是拿著一把美工刀,一樣的場景,一樣的對象,對象的容貌甚至比之前更清晰了許多,但還是認不出是誰。

吳明瞬間睜開了雙眼,又是那場夢,他用手背蓋在雙眼上,這次少了尖叫聲,只是深深地吸口氣,自己還是在保健室裡,護士阿姨還是在辦公桌前打著電腦,沒有何宇哲和張奕傑,更沒有江書聿,一切就如同夢一般,他已經有點分不出什麼才是真實的了,或許最不真實的就是自己。

「明,你最近怎麼了?」何宇哲看著吳明,眼中儘是擔憂。

「怎麼?不去找那個張奕傑?」吳明把頭撇向一旁,江書聿恰好走到吳明身邊。

「怎麼不敢問他是不是喜歡你?」江書聿微笑著說,一點也不在意何宇哲有沒有聽到。

「我問你,是不是喜歡我。」吳明忽略江書聿,冷冷的問向何宇哲。

「你......你怎麼這麼問呢......我們都是男孩子呀......」何宇哲支支吾吾的東張西望,臉上泛著紅暈的模樣煞是迷人,不過吳明倒是有點做噁。

「再問你一次,是不是喜歡我。」吳明異常的兇狠,嚇的何宇哲心慌。

「是......」何宇哲承認後,吳明無語的笑了笑,看著他羞赧的神情就想笑。

「我這麼討人厭,何必喜歡我呢?萬人迷,不管男生女生都喜歡你,不是嗎?」跟江書聿混久了,吳明覺得自己越來越會冷嘲熱諷了。

「沒有啊......」張奕傑正好以相當仇視的眼光很向吳明。

「張奕傑不是喜歡你?還是萬人迷反倒比較喜歡瘋子?」吳明拉著在一旁看戲的江書聿出去,眼角不自覺的泛淚了。

又習慣性的去了頂樓,明明前幾天才在那昏倒的,吳明看了看門邊的鏡子,自己的臉相當慘白,眼窩深陷的像吸毒一般,一點都沒有高中生的朝氣,整個人帶著病態的氣質,但五官還是致命的吸引力,江書聿用手擦了擦吳明眼角的淚。

「哭出來會比較好。」吳明瞬間像洩了氣的皮球,癱倒在江書聿懷裡大哭,明明自己沒有做錯什麼,卻無緣被大家討厭,明明和何宇哲沒什麼,卻一直被認為是自己高攀了,他也有心有血有淚,他也是人啊!他不要女生因為他的長相或氣質的盲目迷戀,只要身邊的朋友多喜歡自己一點,很難嗎?

「其實我還是很愛你......」江書聿無奈的對著哭累了睡在他腳上的吳明說。

「你是誰!」吳明對著被自己刺入美工刀的人大喊,對方只是輕輕的一笑,好熟悉的笑容,他最後無力的倒在吳明懷裡,身上的刀傷多的驚人。

吳明睜開泛著淚光的雙眼,發現自己在教室裡,台上的老師正在講課,是江書聿把他送回來的吧?難得覺得他是好人。

「明,你可以跟我在一起嗎?」一下課,何宇哲就走了過來,把吳明拉去沒有人的地方,承認自己喜歡吳明後,何宇哲也變得異常大膽。

「好啊。」吳明其實只是因為討厭張奕傑才答應的,還有想到如果楊雅慈知道自己的男友和一個男生在一起,一定會氣到吐血。

「真的嘛!」何宇哲高興的抱住吳明。

「不過你不可以和別人講哦。」吳明輕輕的吻了一下何宇哲白皙的兩頰,沒想到皮膚比楊雅慈還好,吳明心想,說不定自己本身就是個糟糕的雙性戀,還有這叫劈腿吧哈,不過他和楊雅慈的關係並沒有公開,因為他不知道為什麼覺得公開自己和誰交往很丟臉。

「摁摁。」何宇哲雙頰泛上了緋紅的色彩,襯上水潤的雙眼,好看的容貌相當誘人,也難怪那麼多人喜歡他,但吳明卻沒有任何感覺,或許自己本身就沒有愛人的情感吧。

不巧,江書聿恰好目睹吳明親吻何宇哲的畫面,臉上有點驚訝,吳明和何宇哲說了聲有事,就抓著江書聿去男廁。

「你不准把我和何宇哲的事說出去」吳明狠狠的把江書聿壓在牆上。

「對他就這麼溫柔,我呢?」江書聿講完之後,就吻上吳明的唇,後者像是失了神似的沒有反抗。

「你!」江書聿離開吳明的唇後,吳明的怒氣已達極限,吳明氣得賞他一巴掌。

「怎麼?因為我不是何宇哲?你的初吻一直都是屬於我的,我知道你不想被當成同性戀,但是我吻你的畫面已經被過路人看到囉。」江書聿掙脫吳明的手,揚長而去,留下錯愕的吳明。

吳明氣得衝出男廁,去找江書聿,後者像是消失一般,無論吳明怎麼找都找不到,忽然耳邊傳來江書聿的聲音,「我說過,你的世界將因我而美麗」,吳明倏然回頭,卻沒看到他的身影,吳明腦中突然冒出一個都市傳說,聽說,半夜有人叫你千萬不要回頭,一回頭也看不到那人的身影,因為那人,或許該說那不屬於人世間的東西已緊緊貼在你背後,吳明瞬間感到背後涼涼的,不過江書聿是人,不是嗎?

「『世界因我更美麗』是這次的作文題目喔。」導師依舊濃妝艷抹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的念著教務處給寒假作業通知,吳明的臉上閃過一絲異樣的表情,是巧合嗎?吳明不自覺看像江書聿的坐位,不過竟然沒人。

「老師今天江書聿同學沒來欸。」吳明舉手打斷導師的發言,雖然吳明嘴上說著討厭江書聿,卻有一絲莫名的羈絆,讓他還是惦掛著江書聿。

「吳明同學你睡昏頭了嗎?我們班什麼時候有叫江書聿的人了!安靜上課好不好!」導師相當討厭別人打斷他的話。

「沒有江書聿......」吳明喃喃自語著,臉上面無表情。

「說到哪了,噢對,作文題目是『世界因我更美麗』不要忘記!」導師說完還擺出噁心的笑容。

吳明突然站起來,雙眼呆滯無神,然後他感到眼前一黑,之後完全失去意識,何宇哲嚇的立刻去攙扶他,倒是張奕傑臉上有些許心虛,其他班上的同學各有不同的表現,有的驚恐,有的不屑,更有一堆人在尖叫,導師也有點失措,就算何宇哲反應再快,吳明的頭還是撞到桌子。

「明!我們出去走走好嗎?」放學時,江書聿拉著吳明的手,溫暖的笑著,江書聿說話很刻薄,卻只會對吳明展現溫柔。

「摁摁。」吳明早就知道自己的好朋友,江書聿對自己的感情很特別,而自己卻越陷越深,到無可自拔的地步,但兩人都不說,想說這樣就夠了。

「欸,江書聿,隔壁班的楚語茜找你!」雖然放學了外面還是有頗多的喧嘩聲,因為楚語茜是校花。

「書聿,我喜歡你!」其實遞情書之類的,看來沒什麼,但因為告白的人是校花,大家都圍過去,鼓吹著在一起。

「呃......我有喜歡的人了抱歉......」江書聿說完就拉著吳明跑走了,留下楚語茜難堪的在那。

「你......」吳明看著江書聿,兩人在頂樓吹著風。

「世界因你更美麗,你知道嗎?」江書聿看著對面大樓的廣告說著。

「你所說的這句話,是告白嗎?」兩人相視而笑,這個時候不用言語。

看著樓下的吵鬧人潮漸漸散去,兩人看了看時間,選擇下樓,不料,楚語茜竟然還在那。

「你們兩個終於回來啦哈?在那種情況下還敢拒絕我,我看你根本是喜歡男的,呦!該不會是你旁邊的吳明吧?」楚語茜看人群一走,嬌滴滴的模樣消失殆盡,一臉兇狠。

「誰說他喜歡男的!他喜歡我好不好!誰喜歡你這個做作的女人!」江書聿的青梅竹馬楊雅吟憤怒的指著楚語茜罵,楚語茜受不了羞愧,爆了粗口,就轉身離去。

現場的氣氛相當尷尬,楊雅吟把兩人拉到星巴克,她喝了口巧克力碎片冰沙,之後說,「其實你們的感情......我早就知道了,我不會說出去的放心,還有書聿,最近我先假扮你的女朋友好了,我是腐女所以請你們放心。」

「摁......這樣對我們兩個都好,但是雅吟,這會不會太委曲你了?還有明,你覺得呢?」江書聿說完,看到吳明好像愣住了,有些不好的預感。

「可以啊......」吳明從呆滯中醒來,他總覺得那個楊雅吟不是那麼簡單。

之後的日子就相當安穩了,吳明和江書聿的關係依舊是好朋友,而江書聿和楊雅吟是男女朋友,吳明看到他們的關係越來越親密,總覺得自己是多餘的。

「吶,見色忘友哦,先生。」吳明拍著江書聿的肩,心裡頗不是滋味的說著。

「哪有!」江書聿看教室沒人,就一把抱住吳明。

「好了,不要玩了,要是有人來怎麼辦?」吳明輕輕的把江書聿推開,因為他最近聽到了很多傳言。

「好吧......那我要獎勵!」江書聿嘟嘴望著吳明,慢慢的靠近,吻上吳明的唇,輕輕的一吻。

「那是初吻欸!」吳明羞得滿臉通紅,衝出去外面用冰水沖沖臉。

之後兩人的關係卻急轉直下,不說話不互動就算了,吳明還聽說有人看到江書聿在大街上親楊雅吟,吳明氣得問楊雅吟。

「我跟他說只要你們再互動下去,你就會受傷害,然後他就乖乖聽我的話了呵,真是天真可愛,你說是不?還有重點是我這麼喜歡聿,怎麼捨得他變成Gay?說我是腐女,只不過是要取得你們的信任哈哈哈。」楊雅吟奸笑了一聲,轉身離去。

「我太笨了......」吳明眼角泛著淚光,急著去找江書聿,不料後者像是躲他似的,怎麼找都找不到,吳明回家哭了一整夜,再到學校時,他的眼睛微腫,毫不猶豫的賞楊雅吟一巴掌。

「吳明你在幹麼!」江書聿急著去攙扶楊雅吟。

「呵,你的心已經偏向那女人了嗎?你不知道他都在騙你嗎!說......說你愛我啊!」吳明聲嘶力竭的怒吼著,江書聿微微一震。

「你們會不會討厭那個吳明啊?」一群愛搞小團體的人在一旁竊竊私語著。

「多管閒事,以為自己多厲害。」這段對話不偏不倚的傳入吳明的耳裡,早就知道班上沒什麼人喜歡自己了。

「那些就算了,你們有沒有發現他會一直自言自語啊!這樣很恐怖,很像中邪欸!」一旁還有許多人附和著。

吳明終於懂了,倏地睜開眼睛,江書聿早以消失,他所看到的只是幻覺罷了,還有過去殘破的回憶也已清晰。

「明!你沒事吧?」吳明發現握著自己手的是何宇哲,不但一點都沒感到溫暖,還有點噁心。

「沒事......」吳明摸了摸自己的頭,綁著繃帶,看來自己撞到頭了,腦中充滿著混亂。

「那我們先回去囉!」何宇哲這麼一說,吳明才發現一旁的人還不少,是來湊熱鬧的吧。

「明......」吳明看著人潮散去後,一個中年男子走了進來。

「是爸爸呀!我沒事你不用擔心!」吳明對那男子展開了笑顏,不過後者臉上的表情五味雜陳。

「你又要步入我的後塵了,有時候真的想殺了你,真是麻煩......」男人無奈的笑了笑,歷經滄桑的面容仍舊俊俏。

「老頭,你要是敢再殺我,我會讓你痛不欲生哦!」吳明天真的笑了笑,那男人看了不禁感嘆。

「原來你已經想起來了,吶,這次不要做的太過份。」男人削了顆蘋果,遞給自己的兒子,後者發現那蘋果上沾滿了血跡,毫不猶豫的把它丟入垃圾桶。

「下次請清理乾淨再削水果。」吳明淡淡的說著。

倒是那男人舔了舔手上的血痕,露出猥瑣的笑容說,「是個美人呢。」

「我對大叔沒興趣。」吳明意興闌珊的說。

「哪裡是中年了,也不看看你老爸我也才32歲,呵。」男人自信的笑著,是有幾分成熟男人的魅力。

「算了,反正,精神病是會遺傳的嘛!」兩父子異口同聲,相視而笑。

「明,你這麼快就可以出院囉!」何宇哲看到吳明相當的高興。

「摁摁,是啊!」吳明笑了笑,一把拿起美工刀往何宇哲的心臟刺去,還用手摀住何宇哲的嘴,因為下課充滿了嬉鬧聲,沒有任何人發現異狀,吳明輕輕的把何宇哲放在坐位上,看起來就像睡著似的,動作相當流暢,吳明低頭吻了何宇哲的額頭,但不帶任何感情,接著吳明走去隔壁班找楊雅慈,把她約去頂樓。

「雅慈,你的雙胞胎姊姊叫楊雅吟,對吧?」吳明在欄杆旁輕輕摟著楊雅慈。

「是啊,不過我姊姊在國中被一個變態殺手殺掉了......嗚嗚......」楊雅慈傷心的哭了起來。

「不要難過了,因為......」吳明放開摟住她的手,在楊雅慈耳邊說著,「你姊姊那個賤人就是我殺的。」吳明露出詭譎的笑容,楊雅慈一步步往後退,臉上儘是驚恐。

「不可能......不可能!」楊雅慈完全沒發現自己背後的欄杆不知道為什麼竟然被破壞了。

「因為他搶我的男人。」吳明面無表情的說,吳明作勢要救她,因為頂樓有監視器。

「男人?啊啊啊啊啊啊啊――」楊雅慈話還沒講完就失足跌落五樓了,底下是來來往往的車陣,當場死亡。

班上都在討論隔壁班的楊雅慈墜樓的事,完全沒有人發現何宇哲的死亡,因為是冬天,屍臭味並不明顯,但還是有一人發現了。

「你為什麼要殺宇哲!他是那麼的愛你!」張奕傑把吳明約到頂樓,抓著吳明的肩,忿怒的壓在欄杆上。

「愛?太膚淺了吧?他憑哪一點說他愛我?老子就是討厭那種自以為是的人,還有,對沒見過世面的你們,愛只是想擁有一個人的藉口!」吳明不屑的笑。

「你一點都不懂宇哲的愛!」張奕傑怒吼著,也沒有想到平時溫順的吳明,會說出這種話。

「就說了噁心,你聽不懂?難道你對我下藥就是對何宇哲的愛?」吳明越說越靠進欄杆。

「你有什麼證據說我下藥!」張奕傑的怒火已達極限,他想把吳明從這裡推下去,但殊不知,吳明的這番話就是在逼他失去理智,吳明順手一推,張奕傑就和楊雅慈一樣,墜樓身亡,誰叫他只關心何宇哲,一點也沒發現楊雅慈的死不單純,在監視器看來,吳明只是正當防衛。

「我是猜的,真是笨的可以。」吳明對著天空大笑。

接下來,吳明熟稔的把不順眼的人殺光了,事情始終會被發現的,但因為有精神病的證明,所以不會被判入獄,而且尚未成年。

「呵,你的心已經偏向那女人了嗎?你不知道他都在騙你嗎!說......說你愛我啊!」吳明聲嘶力竭的怒吼著,江書聿微微一震。

「明......你為甚麼要這麼做......」江書聿看了看插在自己胸膛裡的美工刀,沒有很痛,但他卻覺得心在淌血。

「因為你背叛我!說什麼世界因我而美麗都是假的!都是假的!」吳明用力的刺了好幾刀,江書聿虛弱的站不住。

「沒有......我沒有......」

「哈哈哈哈哈哈!」吳明看著自己拿著美工刀再次插進江書聿的胸膛,大量的鮮血濺濕吳明的襯衫,還有自己狂妄的笑聲不絕於耳。

「明......你冷靜啊......我只是......」江書聿一直吐血,連話都講不清楚。

「你其實很討厭我吧!啊啊啊啊啊啊!」吳明對著被自己刺入美工刀的人大喊,對方只是輕輕的一笑,好熟悉的笑容,他最後無力的倒在吳明懷裡,身上的刀傷多的驚人。

吳明瞬間醒了,眼前是病房內潔白的天花板,混著消毒水難聞的味道,他貌似在警局昏倒了,看著一旁坐著的是——江書聿?

「你不是死了?還是又是幻覺?抑或是夢?」吳明對著削著蘋果的江書聿,笑著問。

「我是死了沒錯,還是被你殺死的唷,如果我刺下去你就知道是不是幻覺了呢。」江書聿笑著把水果刀舉高,作勢向吳明刺去。

「刺吧,我也想解脫了。」吳明等待著江書聿的下個動作。

「你這樣我怎麼刺得下去。」江書聿講完就把刀子刺向自己的胸口。

「原來是幻覺啊,還是說其實是鬼?」吳明看到江書聿的胸口插了一把刀,心跳突然加速,因為沒有任何的傷口抑或出血。

「算是鬼吧,因為夙願未了。」江書聿把刀子拔出來繼續削蘋果。

「甚麼夙願?」江書聿把一口蘋果放入吳明嘴裡,吳明吃著鬼削的蘋果好像也沒甚麼感覺了。

「我不是說過,世界因我更美麗?」江書聿低著頭,長長的瀏海卻掩蓋不住帥氣的容貌。

「摁,殺了我這世界就少個瘋子,會更美好吧。」吳明理所當然地說著。

「不,我的世界是你。」江書聿溫柔的笑容一點都不像不屬於這世界的生物。

「那你可以告訴我,你最後想告訴我甚麼?」吳明用天真無邪的笑容說著。

「我不懂你為什麼要殺我,但我卻沒有辦法恨你,因為楊雅吟告訴我,你和我的關係被發現,所以要保持距離,才不會傷害到你。」江書聿低頭吻了吳明的額頭。

護士恰好走了進來,搖了搖頭,看到吳明對著空氣傻笑對著空氣天真的講話,這樣的人怎麼會殺了全班了?

「那個......護士姊姊,可以幫明明把繩子解開嗎?明明的手手好痛。」吳明用稚嫩的聲音請求著醫護人員,配上俊俏的臉龐,瞬間擄獲護士的心。

「應該可以吧......他看起來沒什麼危險性,而且已經瘋了......」護士忐忑不安的解開拴住吳明雙腳的腳鍊,對上眼時,吳明突然對護士放電,護士明知不行,卻把吳明的所有束縛打開了。

吳明輕躍而起,在護士耳邊低語還有吹氣,「護士姊姊,你真的是......」護士害羞的低頭,不料,吳明從後方把那個護士推去撞病床,為了以防萬一,吳明還親自把她掐死。

「真是......太蠢了,而且我沒有瘋。」吳明得意的仰天長嘯,之後拿起爸爸準備好的衣服,自在的走出醫院,像他這樣,帥氣的高中生,誰會懷疑他是神經病呢?況且新聞也沒有播出他的容貌。

『世界因我更美麗』男人看著張貼在大樓一旁的廣告看板,露出了厭惡的笑容。

「勸人行善的廣告?現在人都太閒了是不是。」男人搖了搖頭。

「但是,書聿你就連地獄也要陪我去哦。」男人對著空氣竊笑,惹來不少路人的側目,好好一個年輕的帥哥,只可惜瘋了。

「誰說我瘋了?因為,我愛你,你的世界將因我更美麗。」男人笑了笑,拿出一把刀,消失在絡繹的人潮裡,配上過路人悅耳的尖叫聲和噴濺的鮮血,被時代的潮流掩沒,只有一個人,永遠記住他變態的愛,而自己,也是用更病態的愛,回報他。

 

作者OS   (ry

我超尬意江書聿的說♥   (   啪啦啪啦啪啦

但是江書聿死後的那個,是鬼,還是吳明自己的幻覺呢~~~~~~~不解釋。   (   到底

趴搭趴搭的草草Ending因為我懶了,完全沒重點的一篇ˊˋ

這篇只是因為,我寫作文寫到發慌的小短篇ㄦ:3

還有,本人真的超討厭那個楊雅吟ˋˊ

謎之音:那你搞毛寫她!!!!!

某冰:因為劇情需要...ˊˋ邊寫邊罵我是不是有病...(畫圈圈,那種假腐女真該死!

然後因為故事穿插現在和過去所以有點亂請見諒(#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沒有標題XD
啊啊~他在思春 可以不用裡她啊~
啊啊~你知道是誰嗎~猜唄 猜唄
嗯~要是能有一個人也能這麼愛我
瘋了也沒關係啊~
2014-01-26 17:4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思春._____.?
我對於愛一個人愛到瘋了還是抱持很大的存疑(明明是自己寫的#
回覆

我可以把 楔子 裡的那一句 記下來嗎~
有同感
可以嗎~
2013-12-05 15:0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當然可以啊(*´・v・)
不過竟然有同感www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