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性愛分類調整-耽美、百合
HOT 閃亮星─夏洛夕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說我喜歡你:凝睇

凝睇

──曾經極力忽視的心意,終在意識到之後不可收拾,然而現在的她,只能選擇凝睇,伸直了手,不發一語的感慨兩個班級和一個樓層的距離。

      女孩捧著上有下節要考的Prefix和Suffix的筆記本,細雨輕輕的在紙上撒上一顆一顆細小的水珠,而她的視線不時偏移向另一個方向。

      離他們教室最近的捷徑,有遮雨棚不會淋濕的小路,掐指算了算,他們班是音樂課,照理在下課後兩三分鐘會出現在小徑的出口。

      然後,他的身影落入她的視線裡,她輕輕的道了一句,雖然立即被掩蓋在細雨滴答裡。

      「生日快樂。」

      五月份的校刊想必已經刊登了她的那篇文章──《回憶角落》。寫獨自一人再度環繞校園引發的懷想,寫那些年的回憶,寫美好不寫悲傷,寫思念不寫憎恨,而他,無非就是她最思念的那一個。

      這麼一篇文章,句句都是伏筆。看來濃厚的情感,真摯的得獎感言……誰知道那樣的時光對於她而言無疑是凌遲,誰知道每句話都不只是譬喻而是曾經發生在現實生活中的事實。

      她只不過是希望他能看見她輕描淡寫下的深意。

      哪怕她並不知道他是否有翻閱每月一本的明道文藝的習慣。

      當年的他們的關係該怎麼定位呢?

      也許連朋友都稱不上、也許是友達以上戀人未滿,至少她曾經習慣了這樣與他的相處模式,興趣相通相談甚歡卻又不曾實踐所謂友情。

      他是她四年來唯一的比較對象。

      不服輸,世上每個人她都能輸,但他萬萬不能。

      五六年級的導師總是戲稱他們以後會結婚,每次她氣得直跳腳而他卻是淡定無比。那時候的她以為自己心有所屬所以並不喜歡老師的調侃,更何況未來的事情誰又能夠預測。

      其實她好像沒有發現一個殘酷的事實。他們之間、她是主動方。

      只是總是想念那一段相談甚歡的日子。

      畢業典禮裡一張曾經令她碎碎念不斷的照片,男孩與女孩相鄰,談笑不斷,笑容何其燦爛。

      那是她難得一次坐在他旁邊。

      她卻巴不得能與他交換位置、交換那個自己應得的名次。

      如今想來,都還是歷歷在目的回憶呢。她輕嘆,只是迫於自己的自尊,她沒有資格也沒有勇氣袒露自己的心意。

      他從來沒傳出過喜歡過誰。

      雖然總是令她有錯覺,曾經他刻意在她面前展現與她心上人的好友情、曾經他捉弄她將她氣得半死、曾經……

      可、現在都不是了。

      五六年級分班的時候本就不該在同一班,升上國中後還不明白自己心意的她毅然決然替她與他之間畫上資優班與普通班的界線,數字一倍與兩倍的差距,終究讓冷漠取代了彼此之間的熟稔。

      她比自己意想之中的還要喜歡他。

      雖然曾經倔強、不願意承認。

      她也希望能夠再聽到他喚她一句她的綽號,當時他一直對她的在遊戲裡的打擊率充滿好奇,雖然是帶有嘲笑意味的好奇。

      只是這些,都會隨著時間漸漸淡了,而情意漸濃。

      比如曾經大排長龍的牛象大戰,他象她牛,從此已成絕響。

      多麼希望她自己劃定的線能夠重回正軌,不再是漸行漸遠。盼望一個又一個的交集,哪怕是因為隔壁那台C班車滿了所以暫時跟自己坐同班車、希望志工能夠同組……

      很多時候她會記得一些小細節,一些令人欣喜的小細節。比如上次他明明已走離明倫堂,卻又回眸,而當場他熟識的只有她;比如那杯賭輸的多多綠茶,她硬盧之下還是他去買;或者是剛開學她誰也不認識的時候、他死也不借他公民課本……

      更多時候,她習慣默默凝睇。升旗時目光默默飄向左方,然後輕聲道,「換眼鏡了。」他送點名簿去學務處、經過自己校車時,喃喃,「換手錶了、手中還有學生證……」

      不知道什麼時候目光已經會不由自主的追尋著他的身影。每次在人群裡總能很快速的找到他、然後她不自覺一笑。

      可是她習慣凝睇終究還是因為不得已。每次看見他時她的表情總格外詭異、像是國小時的鄙視;而他見她如此,笑意漸深。總是不習慣打招呼,因為覺得彆扭,多數時候是假裝沒看見。

      唯一能夠表達她的感情的,也許只有目光了。每每倚窗時專注尋覓身影的目光、手撐著欄杆時往樓下兩個班級距離處偏移的目光。

      她恨自己不能像他的追求者其中一個一樣,勇敢地與他並肩和追求,曾經這麼誤會他們彼此的關係、卻因為他毫無猶豫的迅速否認而感到暗自欣喜,但是還是羨慕。

      因為自己的定位、因為自己的驕傲,這是她自作自受。

      「看著她走向你    那幅畫面多美麗」

      但她還是要在這一刻、偷偷的喜歡他。

      英文老師走過她身旁,她輕喚,「老師好。」而英文老師只是笑了笑,「凝嫻,妳真像憂鬱少女。」

      無法袒露,所以鬱結心中。

      所以她終究,只能選擇默默的凝睇,將感情埋藏心中。

      她又再次輕喃。

      「生日快樂、謝謝你。」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2)


「很愛很愛你」的歌詞!(重點誤了吧!
不過放在那剛好~
2013-06-07 22: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淡淡的憂傷感卻也有幸福感。
這種想法是不是很奇怪,可是我還是可以感覺到幸福呢。
也許這種憂傷的幸福,是個不錯的感覺呢?
舞兒原諒我的瘋言亂語XD
2013-06-06 21:19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