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唯莿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擱淺,名為幸福的船

船笛號角聲起,遠方的海平面上,傳來一陣一陣規律性的旋律,而我知道這是你們歸來的訊號,我總是會放下握在手中的石頭,拍掉衣服身上的沙土,一步兼著兩步,興奮似的沿著堤防上奔跑,筆直朝著村裡的港口奔去,期待你的歸來。

每當我追逐你船隻的背影,總是在你出港跟返港的時候,前者依依不捨的看你離去,後者滿懷期待的盼你回程,每天如此的重複,也成為我那時兒時的樂趣,我也永遠忘不了妳那對著大海綻放的微笑,儘管事過境遷,但在我心中始終深刻的烙印著,你那樸質不虛的笑容,以及你一身在陽光下捕魚,而曬的黝黑的肌膚,完完全全在我腦中,刻畫了你海上男兒的背影。

「阿公、阿公、我在這裡。」,我揮了揮手,迎著你歸來的身影。

「孫仔。」,而你總是這麼回應我。

「每年的這個時候,從南方回流的鮪魚群,總是爭先恐後的乘著黑潮,一刻也不      

敢鬆懈的往返過冬。」爺爺用著令他吃力的國語,為那時懵懂的我述說著他與大

海的一生。講到激動之處,慷慨之情溢於言表,每當我聽久了覺得無趣,想跑去旁邊玩土時,你總是會用一袋糖果誘惑我,讓我不能逃走,繼續聽你訴說你的大海記事,你說得越起勁,臉上的皺紋越是明顯,當我年紀稍長時,我才慢慢的意會到爺爺臉上的皺紋變多了,身體也漸漸衰落了,說話力道也不復從前。

以前你總是說話有力的對我說故事,但是隨著歲月更迭,你口中的那些所謂的「大海」,漸漸的從你口中若有似無的減少,取而代之的是你口中的病痛,是的,阿公老了,身體病痛多了,再也不能像以前一樣帶著我到處去釣魚,背著我在海邊看夕陽,這些光景已經慢慢的,在我心中一點一滴地消逝,但我不甘願,我努力的喚回記憶。

七歲時,你第一次帶著我去海邊,教導我如何釣起一隻隻的苦花仔。

九歲時,你第一次帶著我到溪邊,教導我如何在你熟悉的大海上游泳。

十一歲時,你第一次帶著我登上你的漁船,教導我如何分辨海上的優劣。

十三歲時,是你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強忍著淚水,帶我去海上捕最後一次的黑鮪魚,當作我離別的禮物。

那時的我正要回家鄉讀書,離走前,看見你眼角泛紅的那一滴淚,好像再也見不到似的,但我依然答應會回來看你,而那時候的你,只是不忍心我離開了你。

在一次見面時,你卻是沉默的。

而場景已經不是在港口老家了,而是在醫院,我望著戴著氧氣罩的你,聽見裡頭夾雜微落的呼吸聲,眼前的視線逐漸模糊,鼻頭一酸,淚水滑落在你的手指間,一滴一滴在你的掌心劃開,醫生的病危通知隨著心電圖,一聲一聲的刺激我的雙耳。「阿公,我求你醒來,你是不是在騙我?」,我急切的握住你的雙手,試圖喚回你微落的意識,但是你的雙眼始終闔上,「阿公、阿公、你看是誰來了,是我阿、孫仔阿、妳不要再騙我了,快醒來好嗎?」,但事與人違,當醫生衝進來最最後急救時,我徹底呆住了,當我回過神來,清楚的看見心電圖上的哀傷直線,我崩潰了「阿公……   你…還沒有帶我去…   去   ….   釣…魚..   。」話沒說完,阿公走了,徹徹底底的走了,就像你所說的,人要向海一樣漂泊,但也不要一昧的隨波逐流,可是,你在我的心中,永遠也泯滅不了你那身大海男兒的背影。

你與大海搏鬥了大半輩子,用盡一生的青春,揮霍在碧藍無垠徜徉的大海上,妳總是無怨無悔沒有任何抱怨,甘願奉獻,而我總是一在錯過你我幸福的片段,我懊悔沒能好好的跟你一起相處時光,如果時光能重來,讓我來彌補遺憾,我會在你一生最鍾愛的大海上,開著船載著你,讓擱淺在海上的那道遺憾,昇華成一艘,不再擱淺的幸福方舟,行向你我曾經的幸福航道。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11)

1 2

剛看完...現在心情有點沉重
一陣子後我再給你回覆
等我喔!!!

根本來亂的:P
2013-05-22 21:5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呵呵..

親身經歷..自己打完心情也很沉重..

恩..我就真的等你"一陣子":))





 
2013-05-23 21:22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