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K

    很多個夢同時上演,在早晨的霧氣裡氤氳徘徊,然後從床頭漫出。

    人們日復一日碎念著同樣的台詞。我瞇起眼直視窗外尚殘留的幾道日光,微小的塵埃懸浮在光芒裡,一旁的K把自己窩進沙發,聚精會神盯著不斷變換畫面的小方盒,活像一顆巨大的馬鈴薯。

    轉過頭突然想問K幾個問題,於是便出聲。明知他討厭別人在他看電視時打擾,卻還是執意這麼做。果然,K輕易忽略我的提問,只是摸摸我的頭,以為是感到無聊了,叫我去找點事做,要不就陪他一起看電視。然後復又被電視裡傳來陣陣笑聲給牽走思緒。

    從側邊凝視他瞳孔裡映著的細小光點,我思考幾分鐘,悄悄離開客廳。

    K住在公寓六樓,雖然稱不上大格局,倒也算舒適。客廳和廚房是打通的,所以吃飯地點並不侷限於飯桌。對K來說,沙發是最合適的選擇,或許那些嘈雜的聲響可以讓他戒斷現實,稍稍脫離沸騰的盆地城市。那些帶著面具的臉孔陌生而犀利,擺弄僵硬的肢體演著令人費解的戲碼,K看著,卻笑了。大抵是熱鬧的吧,我想。

    時針劃過鐘面上大大的羅馬數字「六」,K終於捨得離開沙發,窗外卻下起雨來。剛開始雨絲如針,轉眼竟成滂沱大雨,天空濕漉漉地染成一片墨黑,覆蓋上我們出門覓食的念頭。K站直,愣著望向窗外,神情失落,彷彿雨落下在視野可及之處,盡是憂鬱無邊。

    突然就想起相遇的時刻。名義上屬於初春,實際卻是遲到且漫長的冬天,我繞了兩個街區才到達公車站,也許是在等人?此刻唯一可靠的記憶似乎也被時間掩埋,有些遺忘了。只記得小城市裡微光頓時成了指引,尤其是老公寓前的巷子口,路燈散射出橘光冷不防灑了一地,正好漫到K的腳下。

    同時停下步伐,地面上霓亮的光暗淡了會,我們的影子重疊,搖晃著,像是跳著試探的舞步,只是光影作祟。眼角餘光印下彼此的輪廓,我繼續朝巷子深處走,K在另頭大聲一喊,極低極厚的聲音很快便散了開來,沒有回音。

        經歷幾次換季時節必會併發的過敏週期,時常在現實重現擦肩而過的場景,此時反而成了無聲的相同頻率。偶爾K會打破沉默,說些關於電視節目的趣事,我試著扮演提問者的角色,即使多數時候我們無法產生共鳴。

      雨停了。察覺到公寓樓層間的燈泡換了一個,原本昏黃的光便得白且刺眼,一些叫不出名的小蟲和飛蛾肆無忌憚地繞圈飛行。振翅間落下的鱗粉和著灰塵在空中極慢極緩地移動著,像低倍速放映的影片。走在前頭的K按著電梯鈕,一邊催促我進電梯,一邊嘟囔著他的小方盒。

    只有光還亮著。K摸摸我的頭,彷彿整個世界都彎下身來,散亂的夢被拼湊成記憶。我們的影子凝聚成小黑點,仍舊是自己的角色。主人和寵物,男孩和一隻貓。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