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總以為自己早該在異鄉的某一處化為灰燼,卻沒想到在當年的沙場上,自己還是倖存了下來。而如今的自己,已遠離故土多年,曾經在彼方的記憶,就如同沉在水中的透明氣泡,似有若無,就這麼靜靜地停在那兒,像是不存在卻又無處不在。那已經是他的後半生,歲月帶給他一頭華髮,波折的經歷造就他滄桑而陰鬱的氣質,高壯的身形不再,如今他是個看來再普通不過的老人,總是坐在公園長椅大樹涼蔭下,用一雙混沌的雙眼,看著單調的天空,從日升到日落。

沒有人知道他究竟在眺望甚麼,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的行為不過是想要找出這裡的天空與故鄉的不同,又或許是,現實與夢境的差別。

他想起那些戰戰兢兢的日子,隨時得擔心敵人在背後捅你一刀;也想起無數同伴英勇犧牲壯烈場景。而這些,與他現在所能觸碰事物卻是完全沾不上邊。

就這麼,彷彿自己的過往,都不過是他自己虛構出來的夢。然而,橫在胸前的刀疤,痛卻還是如此真實。

從口袋掏出一支香菸,熟練的點上,輕吐出一片迷濛,彷彿要將胸臆中的愁對著空氣的傾訴。

從軍離別前的那一天,年邁的父親母親含淚與他告別,母親遞給他從小常做的鹽味飯糰,口中一遍又一遍的叮嚀生活瑣事,他沒聽清,倒是一直在旁沉默的父親,說了一句話叫他至今還忘不了:

「平安回來。」

那時堅信與父親做的信諾,總是可以實現的,但卻沒想到,最終卻只做了半套。他平安,卻回不去了。

如今到了台灣,對他而言就像是重新活了一個人生,但不同的是,他像是那個走過奈何橋卻獨漏喝孟婆湯的靈魂,永遠殘留著未被洗掉的前生記憶,也是如此,使他雖然在台灣娶了老婆有了小孩,賺了錢有了房子還是覺得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

爸爸媽媽、老婆小孩、親戚朋友,到現在,他還是難以答出究竟哪裡才是他的家。

中國?台灣?沙場?

這個問題已然困擾他太久了,久到他已經沒有力氣去辨明事情的真相,不知不覺間,他已經老了。

可憐他成天回顧沒有結果的過去,是時候也該認清了。他的一生,不能只有過去,還有未來。

他的未來。拖著年老的病軀,終於是想起如今的他已是身不由己了。

這種無措之感在初到台灣時還未如此強烈,那時還有年輕這項靠山作為本錢,畢竟能力重新選一條道路,決定自己的道路。

而現在一個老兵身在一個新社會顯然是要被汰換的一群。

他哀戚地看著眼前來來往往的人群,一位男子,攙著瘦弱的老婦人說:「媽,你身體也不好了,我又不能常常來看您……不如我將你送到安養中心,您也有個伴互相照料好嗎?」

逆光中,他看不見老婦人的表情,只聽得她沉默一陣後一聲不輕不重的:也好。

一瞬間,他的心狠狠的揪了一下。

也好。在風中,不知道自己是否也喃喃說了這麼一句。

他竟是認真地思考著這一生以此作結算不算一種幸福。

究竟自己要的是甚麼呢?回到故鄉,重回內戰前的生活?

現在想來,反而是讓他有了答案。

但在怎麼看來都已經遲了,他還有什麼能力挽回呢?

不知道是不是悲臆瞬間湧上胸膛,他狠狠的嗆了口菸,陳朽的頭腦就這麼輕易地被咳暈,以至於在女兒出現在自己面前撫著自己的背時,他還一瞬的驚愕。

「爸爸。」

他悲觀想著,下一刻他女兒會和男子說同樣的話,要他去養老院。而他會為自己活在過去而沒有好好關心家庭付出代價。是的,為了贖罪他會說……

「爸爸,你身體沒以前好了,媽媽現在也不在了,過來和我們一起住吧!就算讓我安心……」

他的手顫了一下,菸蒂自指縫滑落,一縷陽光穿過雲層斜照在他身上,暖暖的,令他舒適的瞇起了眼。

也好。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