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誦讀街巷

          情緒在雨絲之間總是找不到空隙喘息,在這個荒涼又嘈雜的城市裡,人們低著頭,試圖在手機螢幕上尋得所謂人生方向。然而破關畫面令人空虛,迷失網路光纖之間,逃出,然後再度迷失,像永無止境的困獸。

      在那個濕濛濛,雨絲適足以拂濕臉頰的下午,走進青田街,連呼吸都輕巧了起來。紅色的斑駁的磚牆爬滿微濕的青苔,我看著隙縫間竄升的小小綠葉,似乎有著不一樣的想法。空氣裡震顫著屬於歷史的古意,我輕嗅著,似乎能聞見那青山隱隱,流水悠悠之間的人文氣息。誰說歷史人物總是寂寞?在街頭巷尾,參天的大樹與濃密的藤蔓交織,緊緊倚靠著三十三棟木造日式房舍。一棟白色的建築映入眼簾,一旁掛著「青田十六」的旗幟,這裡是師大視覺設計系的發表空間。木質空間放縱想像,美麗的設計正閃閃發光,以灰白的點或彩色的線,相互融合,訴說著心鏡的隻字片語。

            在街巷間恣意穿梭,空盪盪的心,沉浸在這難得的靜謐之中。十三行遺址的地質學教授林朝棨教授故居內,四棵台灣罕見的冰河孓遺植物銀杏兀自迎風搖曳,累累的白果證明它的   樹齡超過八十年;羅銅壁教授家中的庭院裡,住著當初羅教授到墾丁採集植物帶回來的四、五種變葉木;台大退休教授陸震家的院子中,不僅有一整排茂密的紫藤,   還有台灣少見的南洋芒果、南洋櫻桃,大小樹木都在這一方天地裡爭一口呼吸的空間,而能夠讓大樹茁壯的,又豈只是雨露與陽光?眼睛無法記得的微小美景,只能用相機捕捉著光與影的曖昧瞬間,記錄著感動的情緒。轉進另一條巷子,撒嬌的甜膩喵喵聲傳來,一雙湖水綠的雙眼,那隻蜜糖薑黃色的絨毛貓咪正望著我,她的眼神裡有著初生的喜悅。我望進她的眼,看見一棟歷史悠久的低矮建築倒映著,屋簷上的青苔雜生,安安靜靜的生長著。淡淡苔痕和磚牆裂痕相映成趣,在雨後散發潮濕的氣味,有柏油和汽機車排煙,還有遠方泥土間蚯蚓探頭的清香,不慍不火,而又意定神閒。

     這個城市令人寂寞,找不到自己的聲音所以心慌。

     這條好似沒有盡頭的長巷,讓我想起好多個童年的午後,媽媽總牽著我的手,穿過窄而細長的小巷,經過隨時序變換色彩的稻田,偶而會遇見一排只在春天奔放的柔媚吉野櫻,夾雜在矮小的灰褐色的老房子間。我喜歡他們散發出的寧靜氣味,喜歡媽媽柔軟的手包覆著溫暖。當時的我盼望長大,想看見更遠的風景。自以為是的成熟讓我迷惘,我竟然開始想念那飄散漸淡的稻草香。

      幸好,我遇見了一間名為「自然結果」的小店,各式水果味融入空氣,結成一團鬆軟的棉花糖球,幽幽的旋出一抹撲鼻甜香,帶我回到童年零散的記憶,以溫暖的色調縫補我的恐懼。在這個空間裡。店內的空間不大,牆上和桌面擺滿各式各樣的手工藝創作,有鈎針娃娃、手縫布包,樣樣靈巧精緻。盯著店內上手工藝的巧手,裁剪出一個個小小生命:長頸鹿、小熊、兔子,以一顆鈕扣的縫隙好奇地張望大千世界。

     門口的老樹掛著晶瑩的水珠,滾動著跳躍著反彈著,三百六十度的心情與光線折射。鐵墨綠,草黃綠,貓眼石綠,我看著這一棵尚未開花的樹,在我眼前盛放著青春物語。向盡頭迤邐而去的草地,細細拂過的微風掀起春天的裙襬,以及淺淺的紫丁花香。以想像力為名,我看見草地上的水珠褶褶發光,彷彿是不需要墜落的,沒有方向的游離滾動。我們站在青石板上,張開雙手,如果可以就這麼乘風翱翔也很好吧?我微微笑著,感覺自己並不是在街巷間的一片草地上,而像是在遼闊的彭巴草原上,原來,真正燦爛的,是對美學的信仰。

        在街巷內穿梭,我發現許多各有特色和個性的小店,像鮮豔繽紛的夢,永不重複;如同孩子的歡笑,爛漫如驕陽。其中有一間咖啡廳名為「兔子聽音樂」,為什麼是兔子?我存疑的想著,或許愛麗絲夢遊仙境的天真已根深蒂固,兔子不但代表童年,也是回不去的純真。我望著櫥窗間優雅啜飲咖啡或花茶的人們,看乳白奶泡和深黑咖啡交融,旋出多少都市情歌和平靜。原來,只要一顆閒適的心,無處不可入詩作畫,無處不可成為記憶的風景。微小的幸福俯拾即是,走過門扉輕掩的日式宿舍群落,帶著無法言喻的小小失落,回到了車水馬龍的台北街頭。

     我的心停留在文藝氣息濃厚的巷弄中,誦讀著,那天地之初便存在的美好。在兩千多種可見色彩中,白色便占了四百多種,愛上這一條純淨的,透明白色的街,即使曲折蜿蜒,卻也是種冒險。。但我堅信,尋找下一個透光的空隙,那條巷弄會在那裡,以最優美的姿勢,迎接每顆等待的心。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