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走在回家的路

          驚醒在城鎮的一角,斜倚著車窗,鬢角留著夢中的汗漬,無奈的睜開依然疲憊的雙眼,卻驚訝的看見熟悉而陌生的景象在窗外流動,驚恐而慌張的按了下車鈴的按鈕,尖銳刺耳的鈴聲劃過一片寂靜。站在公車站牌下,我還陷在恍惚之中,看著客運緩緩的駛去,看著這個陌生而熟悉的故鄉城鎮,迷濛之中,只感覺到一股堅定而執著的意志:我要回家。於是,我邁開了步伐。

          蟄居在城市的一角,我的根在桃園浸潤成長,而莖卻匍匐在台北的街頭。太陽初升,乘坐在夢裡向北前行,駛進清晨的台北,那個乍醒而嚴肅的台北;而在闃靜的黑夜,我亦在睡夢之中離開台北,那個華燈初上而尚未歇息的台北。在那清晨與夜幕之間,擺盪的是我的步伐,在人群裡穿梭,在街頭疾步行走,我忙於日常的庶務,埋身於塵俗的羈累。向日光探求、讓莖蔓延、讓葉生長、期待花的綻放,然而我的根已是不堪負荷。

          蜷縮在都市的一角,暗夜驟至,走出捷運站的剎那我抬起頭,都市的夜裡看不見滿天星斗,只是向著一棟映著柔和燈光的高聳大樓,突然驚覺:對於日日生活的台北而言,我是一個異鄉人:是真實身份上的異鄉人,也是卡繆筆下的異鄉人。我不習慣於不夜城裡燈光的閃爍,不習慣熙來攘往的人潮,這裡失去了一點自然的氣息,缺少了一絲夏日午後可能的寧靜,而我相信柔和的陽光、蓊鬱的樹木和清淺的水流,就如同莫梭信仰著阿爾及爾的陽光和湛藍的海水;他無法融入他的社會,而我的心像是急流車陣中的孤島,感到孤獨和寂寥,跟不上城市快節奏的競逐以及時而故作悠閒的娛樂活動,漸漸在人群中麻痺,失去了敏感而細緻的觸覺和直覺。我一直以為:一顆異鄉人的心終將在異鄉凋零。

          曾經忘記了自己根所固紮的土壤,多少個日子,我在兩座城市之間,如遊魂般迴盪,對一切失去知覺,每個回家的日子,不再新穎、期待和令人盼求,歸途,只不過是從睡夢中清醒,而又在清醒之中睡去。我不再留心窗外的景物,寧可帶上耳機,讓刺耳的聲音轟炸自己的聽覺;閉上眼睛,墜入狹小而封閉的世界。直到今天,過長的夢讓我錯過了每日精準的規律,將我拋在離家一公里外的站牌,喚起了潛意識裡對於回家的渴望,邁開腳步踏上旅程。才開始想起:那些過往曾經走過的歸途、那些曲折蜿蜒的回家之路,還有我所忽略的風景和被遺忘的感動。

          身旁,還可以看見細碎的菜圃和低矮的房舍,這是我的故鄉,何時,他已變得熟悉卻又陌生?不過,那沒有壓迫感的天空已然解放了我的心靈,釋放了我心中最原始的悸動和渴望:一種對於小城鎮氛圍的依戀,依然有車流時來時往,卻沒有過於喧囂的匆忙,在斑駁的紅磚道上行走,我的腳步也漸漸輕盈。

          轉個彎,走上一座小橋,低矮的橋身跨越了南崁溪的河水,卵石漫布在河床,路燈在河岸順著自行車道向遠方延展,伸成了兩道美麗的弧線,我停下腳步,倚靠在橋身望向溪水,凝視著水流潺潺,漸漸的陷入過往的回憶之中:曾經無數個回家的日子,在橋上沉思、呢喃和傾吐。

          當驟雨初歇,河岸的綠草初生,那是一種生意盎然,我走在薄霧中的歸途,所有的心緒就織在這座故鄉的小橋上,或者說是那流經其下的故鄉之河。

          夜歸,河岸的路燈亮起,這是最讓我的心糾結的時刻,小橋會返照那些織於其上的回憶,讓我墜入如深夜一般烏黑的沉思,我會想起悲傷、憤怒、喜悅和思鄉,當他們一齊向我襲來,那會形成一種陰沉的混亂,像黑夜的河川,只微微倒映那些路燈點點如星光。

          有時候,我踏下客運的台階,卻又迷失在黑夜的迷茫,迷失在那黑夜的「市區桃園」,我覺得像是從迷惘的台北走到另一個困惑之中,都有著霓虹燈的閃炫。只有,當我走過這座橋,才能有一種親切的安全感:從都市桃園走向「我的桃園」,沒有不夜的夜晚,寧靜而和緩,有種鄉村的感覺,就像那條潺湲的小溪,終日靜靜的流過。

          我喜歡那些早些回家的日子,在天空還是一片明亮的藍,陽光灑下,我可以走過午後悠閒而明亮的河岸,在那鮮麗的光與影之中,他帶著翠綠和喜悅的芬芳。

          河岸旁的牆壁上,彩繪了濃麗的色彩,映著翠綠的草木益發亮麗而明快,而橋邊的廟宇,橫跨橋頭的漫天燈籠正要亮起,我抬頭仰望,已盞盞透著光亮的暗紅,照映在天空的蔚藍底下,我想起自己在回家的路上,總會為這滿天的祝福和微微飄盪出廟宇的檀香,感到無比的平靜和一種安定的幸福,我想:能堅定而無牽掛的去相信,也算是一種美好的事情吧!

          走過歇息的小市場,走過綠蔭漫布的公園,那些故鄉生活的點滴,還有回家的喜悅,重新躍上了我的腦海;清晨市場裡充滿活力的吆喝,公園啁啾的各式鳥鳴,迴盪在我的心中,我發現:他們不曾自我的心底消散。小小的社區,漫溢著濃厚的人情味,這就是我內心恆久的企求,僅僅如此。

          家,已在眼前,亮著、漾著溫暖的燈光,而此時暮色將至,天空被染成了湛深的藍,襯出明亮的窗子,返照著遠邊天空尚未落入地平線的天色,二十分鐘的路程,我沒有悶熱煩躁,反而當晚風輕輕襲來,我感受到心中有種重新拾得的滿足。於是,我推開家門。

          回家!簡單的生活、微小的觸動,不就是最大的幸福。

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