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春雨

雲霧黯然,海浪拍天。我彷彿一片飄零的落葉,沉睡在大海的懷抱。船頭漲起又掉落,把心情都振碎了,散落成一地殘缺的霓虹。烏雲密佈,一股陰鬱,憋哽我氣息的吹送,那遍地心的碎片都染上了不潔的光影,一陣闃靜,這世界瞬間黑黯。

分秒漂泊,某種細緻而溫柔的力量喚醒我。我睜開雙眼眺望,隱約望見陽光勾勒出船尾的輪廓。雲霧淡然,和煦天光之中,我被某種和諧的色彩捕捉,遠方有彩虹,用七彩的情韻訴說這如夢的美景。

「井邊柳罐掛,朝顏蔓兒爬滿了,提水到鄰家。」日本女詩人加賀千代,曾在俳句作品〈朝顏〉中吟誦牽牛轉瞬即逝的綻放,牽牛花紅潤的臉蛋,好似少女純真的容顏,一顰一笑燦爛了夕霞,又像如真似幻彩虹的短暫。

我曾在波浪起伏中,撞見我的港口。內心一把濃烈的炙熱,在我心頭點燃一道燄火。

那是一場春雨,來得意料之外。

雨滴忘情的撲在高樓大廈的銅牆鐵壁上,洗刷了連日的乾癟,一片霧氣蒸蒸,浮起了一層氤氳。台北市的巷弄內,張起了一幅幅奼紫嫣紅的花朵,拉開了雨季的序幕。我步出信義誠品,看看手錶——三月十四,下午兩點四十。時間還早,我有時間能自己走走、和自己溝通。

十七年前的三月十四,春雨之中,我在溼透了的懷中初次閃爍眼眸。

小六那年,媽想辦法替我掙了一個入學名額也找到了一間配備齊全的小套房,那是我第一次離家。

爸是在我小五那年走的,三月十四,大雨中。爸在海務局工作,常常往返不同的港口。小時候,爸和媽常帶我去附近的公園溜滑梯,爸會用厚實的肩膀抱緊我,從溜滑梯上「咻——」溜下來。爸身上有一種味道,不是那麼強勁,卻撲鼻而來。像海卻又不那麼鹽鹹,如微風卻略帶侵略。是那船桅上的金屬柱,層層剝離,仍頑固堅守的鏽味。

爸會準備八塊錢放在口袋裡,因為他知道,在公園玩上一個下午後,我會滿身是汗,熱了,再加上性子本來就急,總是賭氣說再也不要來公園了,為了安撫我的情緒,他總會帶我到公園附近的攤子,買一根八元的鳳梨枝仔冰。爸喜歡鳳梨的味道,他說那種冰吃起來特別清甜、舒爽。爸說,做人啊,就像做冰棒,當個配角,陪襯他人的獨特,就像這枝仔冰,恰到好處得獨特。

那些午後,爸媽會各牽一隻我的手,讓我搖擺在他們中間。我當下不懂什麼是家的溫暖,只是覺得有人陪我溜滑梯,有人買冰棒給我吃,有人替我擦汗拿衣服,那是快樂。

那陣子,小學流行扯鈴。我從小人緣就不好,同學們不喜歡我的寡言。有一次,我在轉角的一家童玩店,看到一個會聲聲作響的扯鈴,我指著櫥櫃,大呼爸來看,我跟他說:「爸爸,我要這個,我要這個啦!」爸將手伸進口袋,低頭,摸一摸,然後微笑著對我說:「走,爸爸帶你去吃好吃的冰棒!」

爸公務繁忙,總是工作到很晚。我睡前總是在盼,盼家門打開後能看到那張臉;我總是提早半個小時起床,希望能和爸一起享用早餐,但我的餐具旁,總是貼著一張紙條:「小乖,爸爸出門了。早餐很重要,你要吃飽飽,快快長大。」

我不曾向爸表明我對他的在乎,但當他不在的時候,我的心總是像懸盪的擺鐘。於是我走進玄關,想抓緊爸殘留的影子,卻找不見那雙稍有磨損的皮鞋,但卻隱約嗅到,空氣中有爸的味道,那種味道總能平息我心中的紊亂,我不再是卡夫卡的蟲,以孤寂為食。大吸一口,「哈啾!」失了溫度的孩子,過度渴望親情的溫柔,我打了個顫,原來爸的味道,有一種港口邊生鏽金屬的刺鼻。

那段日子,爸一直都沒能睡上好覺。

三月十四日,一個下雨的星期三,媽、哥和我,待坐在餐桌前,牆壁上的掛鐘被一陣風拂過,晃動。十一點了,爸還沒回來,我想是不小心在等紅燈的時候睡著了。電話響了,我聽見電話那頭是爸的聲音,他說:「叫小孩再等一下,雨有點大,開不快,但我在路上了!」十一點五十分,電話又響了,我緊貼媽,想問爸還要多久,但是電話那頭,是一個我不熟悉的聲音:「王先生的家屬嗎,王先生在中正路、中山路交叉口出了事故,請儘速趕來。」外頭的風大了,我聽見紗窗作響,牆上的掛鐘搖得更劇烈了,這是我第一次見媽那樣慌張。

血泊染髒了馬路上的號誌,那豎心旁彷彿蒙上一層陰影,還勉強能辨認那是一個「慢」字。我從遠方便聞到一股鐵鏽味,刺鼻的腥味,是血。我使勁把殘留在鼻道中的氣味擤出來,卻不小心也把理智一併擲出。我向前走,跪倒在地。一個空心的聲音向我靠近,一個圓盤狀的東西滾到我破了皮的膝蓋邊,是扯鈴部分的殘骸,在童玩店看到的那個款式,我一直以為爸忘了⋯⋯

一片寂寥,白袍倏忽來去,我從他的眉宇之間看見幾分憂思。媽和哥起了身,我的心思也隨他們去了,我聽不見他們的對談,卻彷彿聽得見爸的呼喊。種種情緒在白淨無雜的空間中扭曲喧騰,在時間翻炒下起火躁動。

爸沒醒,爸沉沉入睡了。睡得安穩,爸終於能好好休息。我這才恍然,事態的嚴重。

我再也不能和爸一起吃鳳梨冰,再也不能一起溜滑梯,不能聽他告訴我好多人生道理,也再聞不到他身上的味道。

我想那是我最難忘的,生,日。

三個禮拜後,膝蓋的傷口癒合了,殘留了一點沙粒在皮膚裡,那永遠不會淡去的土色斑點,是爸唯一遺留給我的生日禮物。我不會再玩扯鈴了,即便我得習慣形單影隻。但我早已擺脫變形蟲的命運,蛻變成振翅的蝶,儘管飄著雨,我還是飛往星夜,守候爸閃爍的眼眸。

爸離開之後,我一直都由媽和外公扶養,我們一家人也算勉強糊口。我年紀小,卻還算懂事,這會要上台北唸書,我詢問媽家裡經濟,媽拍拍我的頭,微笑著說:「媽咪知道你懂事,家裡的經濟媽咪會想辦法,你專心唸書,乖。」我看見媽眼眶中,泛著澄澈的淚滴,母愛柔情,那是我從未在爸眼中遇見的淚光閃爍。兩份銘心的關懷、親情的溫度,還漫在空氣中。  

雨大了起來,我凝望遠方的烏雲,緩緩雲集,勾勒出都市的輪廓。張開雙臂,抬頭迎向墜落的冰晶,雨水凝落在我的衣襟上,洗淨了我心的污漬。手機這時震動了起來,是她熟悉的號碼,我微笑著,滑動我的螢幕。

一台車急駛而過,濺起的水花潑濕了我,對面街角冒出了兩個人影,一位媽媽張開外套護著她的孩子往騎樓跑來,媽媽揩去孩子臉上的雨水,用自己的衣服擦乾孩子的頭髮,稍微扭了一下自己的頭髮。我看得出神,而她只是遞給我淡淡的一笑,卻讓我深刻懷念起母愛的無微不至。  

我看見她從左邊路口跑了過來,手上擎著一把白色塑膠傘。「生日快樂。好在我有帶雨傘,不然你怎麼辦?」她看著我說道,「雨下這麼大,鞋都濕了。」說完逕自脫下了她的帆布鞋,我脫了我的夾腳拖,將他們提在手中。我們牽著彼此的手,走入雨中。

或許多年後,我也會成為那個帶孩子吃冰的爸爸,我會堅強、不輕易泛淚。對我來說,幸福並不是個偉大的名詞,不用上山看櫻花的隕落,不用為滿天星斗讚嘆,只要在乎的人陪在身邊,再平凡的事物都有美的足跡。

我回到桃園老家,熟悉的人,熟悉的記憶,卻被改變的景物所眩目,街角那間麵攤已經改賣衣服,巷口賣麥餅的爺爺也頂讓給個年輕的小伙子。兒時記憶層層剝離,眼前的故鄉昇華成了異鄉。但進了家門,嗅到了家人的關愛,我重拾遺失的過往。我替媽撐起一把老舊的傘,走到公園,看見了溜滑梯的場景,舌尖彷彿竄過一陣冰涼。傘下有三種味道,媽洗髮乳的味道、雨傘鏽蝕的味道和好多年,我記憶中殘留的爸的味道。

我看著坐在沙發上的媽,她兩鬢增了幾絲斑白。我仰望四方形下雨的星夜,瞧著爸的眼眸,一股鼻酸揪住心神。

明天禮拜一,學校沒課,校慶補假。今夜,回到了我的房間,一陣熟悉感將我所有的記憶倒帶,躺在小五時用的那個枕頭上,床頭還擺放著那張不穩的三角椅,回想著,淚水便滑落,我闔上眼,親吻回憶。

那晚我睡得香甜,依稀記得,夢裡有唯美的光芒,有七彩的虹韻。

回作家的PO

回應(42)

1 2 3 4 5

七彩的虹韻!!!(美!)
2014-02-16 21: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真可惜不能給珍珠。 :)
2013-11-29 20:28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有點長。不過超棒,悠美。
2013-11-12 21: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品文
我直覺這是小品文(抒情緬懷散文) 
也許這是你參賽的作品,
末尾夢裡有微美的光芒,有七彩的虹韻這一句是整個抒發的壓軸

回想起了--我去年小品文

 
2013-10-14 18:54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好棒!!加油^^
2013-10-04 17: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
寫得很棒哦!!!!
2013-10-04 14:5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你敘寫的很有畫面 很美 
 
2013-07-31 01:27 透過電腦版 回應
YA((大力揮
恭喜恭喜~~
愛喵也一起來恭喜吧((笑
如願的奪得第一!!!實至名歸呀呀(^0^)/
2013-06-11 00:4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跟未咲一起謝謝爾森>w<

我們這邊也很認真的拉票哦:3

"國中組請投畢業快樂,高中組請支持春雨! "

大概是像這樣子的吧XD
2013-06-09 23: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謝謝愛喵,這麼晚了早點睡吧
明天還要大大的拉票投票:)我很喜歡未咲的文字所以當然大力支持噢:)
感謝拉 國中組畢業快樂,高中組春雨!!!!!!!必勝ya
爾森.
 


2013-06-09 23:59回覆
心中上演的連續劇
讀這篇文章,腦海自然浮現畫面,而且每次的場景都不同,是一部在心中上演的連續劇,像中毒般準時收看,回味無窮,拜讀再三,爾森,期待你的作品!!!
2013-06-08 11:1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阿桃這麼高的評價,我一定會繼續加油c:
爾森.
2013-06-09 23:54回覆
1 2 3 4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