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繁蕪‧曇花

繁蕪‧曇花

七月半山墳  

        蔥綠的茶花樹丟失了豔紅的茶花,活著的人守望著逝去的人,一切早已人去夕陽斜,淚眼中滿是愧疚悔恨,那蒼白的花兒是妳憔悴的倦容,我在妳墳前灑滿白茶花,妳看到了嗎

                2012年七月,我再次回到那半山墳裡探望我的外公外婆,探望那些離我遙遠卻又不遠的親人,一排排整齊列隊的墓碑每隔一個中間就種了一棵茶花樹,我的外公外婆的墓碑兩旁種著兩株翠綠盎然的茶花,我問四舅為什麼是種茶花而不是其他的樹,四舅和我說因為茶花耐旱,適應力高。

            而後來我更明白,種茶花的意義不只是因為它的耐旱與適應力,茶花的花語是真愛,象徵著真愛。是活著的人對死去的人那永不變尊敬的愛......

            “你是我在煩亂孤寂的生活中所呼喚的人。”

                我仰起頭望著那翀飛九霄之上的階梯,想起了《茶花女》裡瑪格麗特對阿芒‧杜瓦所說的話。斑剝。灰白。慘白。滄桑。一切都只是過往曾經,在為舖設一場精緻淒迷的悲劇前的美麗。就如那無邊無際的階梯一樣。斗大的汗珠從我的額頭上流下。

                是否越過這層層的階梯後就能再一次見到你們的模樣?我一步步艱難的踏著那似乎永無止盡的階梯,大口大口的喘息,急促的呼吸聲就像戰役前所擊的戰鼓一樣,鑼鼓震天,如雷貫耳,士氣大振,勇往殺敵。但此刻的我卻像個單槍匹馬的匹夫,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像夸父一樣不自量力的追著太陽跑,直到最後被燃燒成灰燼。

                胸膛裡某個東西被一針一線的收緊,劇烈的起伏做著垂死的掙扎。刀光劍影裡等待著刺破,洞穿。赤紅的血肉隨之黯然。冰冷。沒有溫度。屍横遍野。

                人心惶惶。

                對於前方是一無所知,一片迷芒。是黑,是暗,是明,是白。是地獄遁空般的黑,亦或是天使羽翼的白。一切都不明不白。

                我按部就班的踏過那一階又一階的階梯,因為我信著追尋他們的腳步就能看到他們的面容,我日日夜夜所想的慈祥。就憑著那點執著,我做到了,只是一切都只是浮光般的虛幻,曇花綻放。

                豎立的石碑底下紅木雕花的盒子盛著外公外婆們的灰白色骨灰,埋葬在那大理石的石穴裡。我看著墓碑上刻的鮮紅的字,抑制著自己的眼淚,不想讓他們看見,不想讓在我身旁的四舅母親二姨看見,我不是他們的親生骨肉,明明沒經歷過母親舅姨們所承受的生死離別,此刻卻比他們更加痛心疾首。當我還是個天使的時候他們就已經到了天堂,天堂之廣大,在那,我沒遇見他們,而我打從娘胎裡隔著母親的肚皮也沒聽見他們的氣息。為什麼?我從未見過他們的容貌,但此刻的傷心卻不亞於母親親身所承受的痛。

                四舅對著我的外公外婆的墳前說話的時候聲音是顫抖的,一直以來笑容滿面的二姨字字句句都是哽咽。

                直到我的眼淚衝破了抑制的堤防潰堤,再也壓抑不住。我背過身默默的拭去眼淚,我想裝著若無其事,只好離開外公的墳墓,那糾結的傷,赤燙的眼淚所流成的傷心地。

                蒼藍斷腸流淚的天,半山坡幾里外的工廠吐著灰白色的煙,菲薄,冷鬱。我看著那煙飄向半坡山,好似想籠罩住整個傷悲不使它漫延。我回頭望著半坡山,簡單的色調,只有綠白點綴。

                我知道只有當我們的眼淚不再為那半山的黃土灌溉,茶花樹才能將它丟失的茶花給找回,只有在我們離開半山的時候,便不再只有墨綠的茶花樹與枯白的墓碑孤單的相依偎,會有那豔紅盛開的茶花相映伴隨。

               

                那善解人意的茶花是真愛,是活著的人對死去的人的愛,也是死去的人遺留在這世上亙古不變的愛。因為愛,所以不想讓彼此傷悲。

                我知道你們在天上看著我,守護著我。而我,會如同你們所期望的─堅強。        

                翠綠的松柏覆蓋了一層晶瑩的霜,用眼淚結成的霜,墨綠的茶花葉覆蓋了一層灰,彌薩信仰的灰,彤紅的茶花漂蕩在鈷藍色眼淚匯聚的河,像達文西的畫,高雅憂鬱的傷悲。活著的人的眼淚一如晚霞照盡的潮水。哭紅的雙眼,霞紅綿密載著對逝去的人無窮無盡的思念。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