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浮光‧幻影‧夢

浮光‧幻影‧夢

影子‧月夜冥想

       

        我在歲月的痕跡裡看見自己的影子。斑斑剝剝。一片又一片的碎裂記憶。

        我義無反顧的進入那扇門朝著黑暗走去,指環上幽藍的光指著方向使我不再害怕。黑暗裡慢慢浮現一整片幽藍的光芒。

      老舊的木桌上凌亂的疊著一本本古老的書,柔軟的灰塵為它們披上一襲厚厚的袈裟,蜘蛛網織成一張一張小巧的吊床。一枝未乾的鋼筆安靜的擺放在一封信的中央,白色的羽毛蘸上了一滴黑色的墨漬,彷彿寫那封信的主人上一秒還在那張桌上。

        樸素的房間裡有一扇門,我輕輕的推開它,映入眼簾的是一整片星空。我向四周望了望,東邊的草原上站著一個女孩,她將自己的心臟出賣給惡魔,將火紅色的烈火給吞下。

        我揉了揉眼睛,咦?那女孩長的怎麼這麼像我呀?厚厚的瀏海遮著半邊的眼睛,留著短短的頭髮。

        女孩別過頭來看著我,對我笑了笑,化為一道白光。

   

        腳底下的草皮開始崩裂,然後我開始失重。

         

        夢醒時分,一切雲淡風輕。我拉開窗簾推開窗,呼吸著冰冷的空氣。城市燈火好安靜。

        墨黑的影子隨著橘黃色的燈光拉長,我想起了彼得潘,那個不想長大的男孩,他的影子曾經調皮的和他玩捉迷藏。

        我想我是一個童心未泯的小孩,我開始和我的影子對話。

     

        “影子,你說當影子有什麼好?”

        我的影子仰起了頭,用輕柔的聲音告訴我“至少不會看到人性的醜陋面貌......也許這就是漆黑帶來的好處。”

        “那麼你喜歡光嗎?”

        我的影子沉默了一會兒。

        “沒有光,就不會有影子。永遠都只是漆黑的一片。影子的存在是因為光無法到達,而我們只是被光給遺忘了。”我的影子側過臉,看著窗外的燈火。

        “我們是光的另一面,這麼說妳會相信嗎?”

        我看著影子的側臉,稜角分明的線條,感到淡淡的憂傷。

        夜風吹著窗帘,我輕輕的關上了燈。影子微弱的聲音漸次漸遠,直到不見。

           

        如果我說我們是光的另一面,妳會相信嗎?

        我睜著眼看著一片黑暗。

     

        “我會。”

睡蓮‧光的倒影

               

        無數個夜裡我坐在高大的落地窗前看著映在玻璃裡的自己,淚流滿面。

         

        我喜歡公車上高大的落地窗,看著天,看著月,看著繁華熱鬧的街,看著光怪陸離的城市,看著街上行人的神色百態。還有,我那好遙遠好遙遠的夢。有時候我會看著它隱沒在萬叢燈火裡,飄逸在雨中晕成模糊的光點,然後像一滴煞不住的墨漬在宣紙上不斷不斷的渲染開來,直到整張紙都被染成一片黑,完完全全的隱沒在夜空中。

        然後,不知怎麼的,窗外的雨點就飄進來了,啪搭啪搭的打在我的手背上。

        我總是能在玻璃窗裡看見自己,有時候我會想起千尋,那個凝望著火車窗外的女孩,然後覺得有點悲傷。她有她的目標,知道最後一站下了車之後該往哪兒走去救她的同伴,可我呢?下了車後又該往哪兒走?是否會有那會走路的燈光指引著我方向?

        某年某月某一夜,我ㄧ個人搭著公車回家,玻璃窗外凝結著一滴滴的水珠,我看著那一滴滴的水珠在玻璃上奔跑,小小滴的水珠匯聚成一大滴的水珠,然後承受不住它的重力快速的往下墜,刷。刷。刷。然後玻璃上又留下一滴滴零碎的小水珠。再然後我在我的手上發現了奇蹟。橙黃色的燈火經過雨滴的折射在我的手上散成一條又一條的紋路,那種毛線織成的紋路,亦或者是純天然的菜瓜布上的那種紋理,與我手上的掌紋融合一體。我翻動著自己的手,看著光與影的變化。ㄧ個人的夜裡,我第一次感到那麼感動。                                                                                                                                                                    

        我不知道為什麼那高大的窗總是能夠給我帶來那麼大的起伏,有時後隔著灰白色的橋我可以看見101,然後我會抬起手,隔著玻璃窗用我的食指還有拇指比著它的大小。其實,101好像也沒那麼高。

        很多很多的時候一切都只是模糊的光影,只是一種印象,又或者說是某種程度上的幻影,就像莫內的畫。14歲的那年我進入了莫內的花園,在花園的某個角落裡我看到了白楊樹,嬰兒藍的天空,清澈平靜的湖水映著綠黃的白楊樹,斑斑點點,鬱鬱蔥蔥。那幅畫是我看得第二久的一張畫,那樣祥和恬靜的午後就好像自己回到了嬰兒時光。

        人們總是擠在前頭,看著莫內細心照料的睡蓮,然後我會想,這樣的吵雜睡蓮應該都甦醒了吧,睜著惶恐的眼看著注視著自己的那一大群覺得自己很有品味的人們。

        咦?你們怎麼一直看著我呀?這樣我沒辦法睡覺了呀!

        大多數的人都在睡蓮前駐足最久,幾乎沒有人停留在那幅畫前,也許他們覺得那只不過是一大片的綠色上面浮著一條紅色的小船。那個角落一直都很空曠。那幅畫的名子叫做《小舟》,一條紅白相間的小舟停留在綠色的垂柳下。我深深的為它著迷。因為幾乎沒有什麼人,所以我就肆無忌憚的霸佔那個空曠,盯著它,看的忘我。我看到了莫內划著小舟沿著艾普特河沿岸看著湖面上的水光冥想,就像個小孩,用著新奇的眼光探索著光的秘密。

        一切彷彿過了一個世紀般的長久。

       

        我常常會跑到我家樓上的花園,看著明媚的陽光照在潔白的瓷磚上,然後我會想起莫內的白楊樹。

        莫內的畫是憂鬱的,但很親和,幽麗富有浪漫詩意。   一種光的倒影。

        我也喜歡那些睡蓮,一整片幽藍的睡蓮,靜謐安詳。      

        某些夜裡在公車上我也會想起那些睡蓮,那一天等著人群走散後,我悄悄的經過它們身旁。

        我和睡蓮說,

        “   睡蓮,晚安。”

        然後睡蓮也和我說,晚安。

       

           

凝望‧琉璃光

       

          2012年的夏天,我再次回到了那個充滿法國梧桐的地方。繁華熱鬧的街上人來人往,洶湧的車群嘩啦啦的從眼前流過,公車的報站聲清晰的迴盪在耳間。我一個人安靜的走在街上,看著奢靡的城市,櫥窗裡擺飾的昂貴物品。一個穿著粉白色襯衫的白領從我眼前走過,黑色的高跟鞋咖答咖答的作響。滿城的物質生活,糜爛奢華。

        高大的玻璃裡好看的服裝被搭在一個又一個潔白的人偶身上,絢爛的燈光使得一切閃閃發亮。我總是暈眩在那橙黃色的燈光裡,駐足在那高檔又虛幻的櫥窗前,愣愣的看著玻璃裡的世界。不知道為什麼,這總是能讓我著迷。

        “看什麼看阿!妳買的起嗎?”喧囂的城市裡總有這麼個聲音在來回擺盪。

        櫥窗裡的服務小姐朝我看了一眼,我驚慌的快速走過。周圍的櫥窗被拉成兩條模糊的橙色光線,電影裡常常有這樣的畫面,喧囂的大街上孤單落拓的人輪廓清晰的走著,四周的人群行色匆匆的看不見模樣,拉成一條條灰白色的光。

        我漫無目的的向著前走,穿過ㄧ個又一個的街口,儘可能的想遠離那扇櫥窗,自己既可笑又不切實際的嚮往。一幢純白色的建築吸引了我的目光,我停下了腳步。

        一座樸素單純的教堂。斜斜的咖啡色屋頂上立著一座十字架,教堂前是兩座白色大理石雕像,應該是聖母瑪利亞吧。我心裡暗自想著。

        只是,兩座聖母瑪利亞?

        “天使,不是瑪利亞。”對面的女孩仰著頭,看著屋頂上的十字架。

        咦,那女孩怎麼知道我內心的想法?

        “我是夢。你的影子。仰起頭來看看吧,別再多想。”

        夢嗎?順著女孩的聲音,我不知不覺的仰起頭來看著那高大的十字架。一道溫暖的橙白色陽光灑落在十字架上,乾淨透明的光......

        是誰說過琉璃瓦是留住光的一種人。我在教堂的七彩玻璃裡看見自己的夢想,一縷縷髮絲般柔軟的光映照在我身上,為我撫去孤獨的憂傷。

   

        肅穆的十字神的手掌/潔白的雕像天使的翅膀/夢的女孩在喧囂的街口仰望/我在街的另一頭冥想/誰在合手/虔誠禱告/基督的面前/不再張狂/梧桐的葉/輕聲歌唱/片片片片/唱盡世間的繁華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