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斑城幸福

        「這一刻你是一個最快樂的人,你看見你想看見的,你將它發生……」偶然從窗外聽見張懸的「玫瑰色的你」,那塵封於內心深處的過往記憶,已如火山爆發般,一發不可收拾,良久,我底心如死寂的古城龐貝,哀慟逾恆。

              在山明水秀的後山被孕育了十五年後,我有幸在升高中時負笈他鄉,進入都會區的一流學府,和來自各地的一流高手一較長短。頂著名校的光環,是這麼的稚氣未脫,擁有天之驕子般的驕傲,如日午的艷陽,一切都無可限量。揹著暗紅色的書包穿梭在熙來攘往的捷運站,得到的是人們不時投來的欣羨目光,受寵若驚的我難免戒慎恐懼,但也終究嘗到了「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的灑脫和不羈。

          然而,我始終沒有意識到現實像一張愈收愈緊的魚網,我是一隻已被困住的小丑魚,只能在日益艱鉅的夾縫中求生存,想找尋其中的間隙逃脫,但徒留下的,只是粗糙的尼龍繩清晰的勒痕。

              時間逝去在金色的流沙中,那潛在的黑洞逐日擴大,不放過附近的一絲光明。成績單上的數字,分數、班排、校排,和長輩的期待有所差距,企圖翻越高聳的城牆,但任憑我用力一蹬,有的只是重重的一摔。缺乏溝通和彼此的不諒解,溫暖的關心流於嚴苛的謾罵。我被丟進一條湍急的河流,掌控是妄想,停留是癡夢,所能選擇的只有被推向不知名的遠方,任由突如其來的巨石刮傷。害怕假日的到來,想掙脫,想證明自己已能宰持一切,但事實上,自由只是一場幻夢。

              強勁的風暴籠罩下,我驚險的度過一學年,學校重新分班,也因此認識了新同學。不同於以往,一切如剛下過小雨的初春時分,滿含了希望與契機,充斥著蓬勃朝氣。似乎生命中所有的種種都早已安排好,那無形的細繩緊緊牽引著彼此的命運,其實,每個人都只是棋盤上的一顆其子,每一步,都早已注定。

              那場景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第一次的邂逅,她的漠然,那對一切事物毫不在乎的淡然,似乎周遭的人事物都只是專屬於她的陪襯,無法言喻的神祕,讓我已深深著迷。略顯蒼白的臉龐,低垂的睫毛,纖細的手指,斜倚著牆壁如一尊完美的大理石雕像,使我驚艷。或許她沒有無可匹敵的國色天香和傾國傾城的容顏,但無疑地,那沉鬱的優雅已讓其他人頓顯黯然。

              是第一次這麼渴望接近一個人,是第一次這麼希冀能成為她的密友,也是第一次......希望自己能體貼的照顧一個人。上天似眷顧了我的祈禱,讓我們彼此之間越來越熟悉。每天放學,我、她和她的朋友,三人行,曾一起大啖貴的令人心疼的牛肉麵,那溫潤的湯汁入喉,咬著飽滿的牛肉,幸福的氤氳蒸騰著。煩躁的夜晚,相約到阒靜無聲的操場,一起狂奔,她總是跑的快些,迅疾如一匹馬,臉不紅氣不喘地在終點含笑看著蹣跚抵達的我,任由沁人心脾的風吹著,彎腰大口喘氣的我,抬頭看著她,然後我們,相視而笑。

          「一天一橘子,醫生遠離我。」手裡拿著一顆渾圓飽滿的橘子,我說。「是蘋果吧?」看見了她眼中閃爍的問號。「你們幫我取綽號叫蘋果,怎麼能把自己拿給別人吃呢?」我佯怒著,任憑她在一旁哈哈大笑,最後,我也不禁莞爾。自此之後,每天我都帶著一顆橘子去學校,那是一種近乎偏執的執著。每每一等午休鐘打,便迫不及待地雙手捧著那接近正圓的小傢伙,衝去找她。這時,她總不停地滑著手中那了無生氣的手機螢幕,但我也就站在一旁,靜靜的、仔細地剝下那一片片半月橙瓣……。

            一起擁有的歡笑,療癒了一年多來的惆悵,現實再不是個無止盡的夢魘,但意想不到的是原本明確的道路,分出了一條歧路。一次下課,正忙著收東西的我,沒發現一個人就站在我桌旁,她的朋友,眼神熾熱的看著我,嗅到不自然的氣氛,心中不禁泛起一波波漣漪,直到她嘴唇吐出那三個字,我真希望這一切,都只是錯覺,但現實來的這麼突然,原本井然有序的一切瞬間崩壞。尷尬自此懸浮在空中,那是個無法打破的僵局。了解她必定也察覺我心扉的大門已重重關上,不再開啟,歉疚、遺憾擴散開來,無法追回,也不可避免地深深傷了她的心。之間的友情被囓咬著,蛀洞一天天的加深,但始終那一帖良劑,遍尋不著。夾在兩個重要的人之間,我察覺到她的遲疑,但那時自私的我,卻漠視了她的左右為難。

              蠻橫地逼迫,努力想確認她對我,是否也如我對她那般用心。但那艘小船,始終在海平面上起伏著,任憑浪淘一波波的前進,也只是不斷上下波動而已,缺乏了船槳,再過一年、兩年,甚至幾十年,它也永無抵達港口的一日。面對渾沌的不明確,我越來越急躁,無法忍受時而的忽略和短暫的分離,漸漸成了一個難以取悅的道格拉斯,稍有不順,便以冷漠不滿加以抵制。最初,她也只是默默地承受,安撫我這渾身是刺的刺蝟,可是感情的裂痕越來越深,如被剝蝕的老舊城牆,上面的磚瓦一片片剝落。終於,她也厭倦了做王爾德,而當我想挽回一切時,傳出去的簡訊和打出去的電話,只成了落入大海的石子,杳無音訊。陷入失去的恐慌中,在極度心煩意亂下度過了期末考,但怎麼曉得......那竟是我在斑城歲月裡,譜成的最後一段輓曲。

              紙上冷冰冰的數字揭露了殘酷的現實,肝腸寸斷的哭喊再也改變不了上演的悲劇,信用已破產,口說無憑,他們的決定我插不了手,轉學已成了無法改變的事實,從喧囂的城市回到了平靜的鄉下。猶如一具毫無生氣的行屍走肉,一天一天,在翻過一頁一頁的紙張中度過。半夜時而從睡夢中驚醒,歇斯底里的哭喊、嘶吼,縱然知道遠在山另一端的她永遠無法聽到,洩洪的悲傷仍無法遏止地一併爆發,原來,再多的淚水都承載不走一絲絲的悲慟。

              四月中旬,好不容易能藉著畢旅,再見到昔日的同學,當時走得太匆促,連一句道別都沒能好好說出口。一場敘舊,重逢的喜悅夾雜了又即將分離的苦澀,但他們的祝福,我收到了,終究很開心,至少我知道每個親愛的同學,都洋溢著笑容,那才是高中生所應擁有的燦笑呀!正當思緒紛飛如片片柳絮時,她遞了一張紙條給我,滿心忐忑地接了過來,映入眼簾的,是我盼望了好幾個月的那三個字。如實呈現在眼前,卻似在夢中,混雜了甜蜜、苦澀、遺憾、欣喜、怨懟……,木然的我,該怎麼做?現在的我,再也擔當不起那三個字了呀!

              然而,當我眼神再次和她接觸時,我了解了,說不出來是什麼感覺,文字太直接,言語太淺白,無法徹底涵括那剎那間的永恆,可是,我相信懂了,堅定,在內心深處蔓延。心中的巨石已然放下,啜飲著冰涼的紅茶,甘甜刺激著舌尖的味蕾,一股涼流解放了我飢渴的喉嚨,直達了底部的胃。

              從回憶被拉回到現實,一台機車呼嘯而過,耳中聽到的是陌生的旋律,望著窗外蜷曲的白雲,翻滾、跳躍在藍天的懷抱中。你,正和我看著同一片天空嗎?好想,將思念摺疊,迎風飄送,越過中央山脈,直達你手心。不論未來有多險惡,那未知的風暴有多巨大,那眼神已深深烙印在我的腦海中了。每一個曾經愛過我的人,你們,是我幸福的可能,教會了我勇敢,讓我知道原來快樂,俯拾即是。我將用一年的時間去澆灌、守候,相信痛苦會過去,美會留下,我等待,它逕自綻放的那一天。

回作家的PO

回應(1)

^ ^
好看!!!
2013-09-03 20: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