農曆新年 稿費匯款時間調整
HOT 閃亮星─瑭碧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我們是蜘蛛,卻沒把網織完。

      那一年的我們,就像蜘蛛一樣,每天重複著織網的動作。

      那一年的我們,就像蜘蛛一樣,等待獵物跌入剛織完一半的破網中,卻總是讓獵物掙脫。

      那一年的我們,就像蜘蛛一樣,有歡愉、憤怒、難過,不管是不是夷愉一天;吵了一天、難過一天,我們都會像蜘蛛一樣死去。

      而那些一起度過的三年,我依稀的記得,儘管那些網已經殘破不堪了--

      --「欸、妳,ㄨㄛ、ㄔㄨㄛˋ兩個字怎麼寫?」你轉過頭來,問著我,而我嚇到便抬起頭來。

      --「兩個字都是四聲……」我拿起放在桌上為蓋上筆蓋的深藍色原子筆,正想找個紙寫,你左手往你桌上拍了拍,抓起一張紙起來放在我桌上說。

      --「寫這裡。」

      那時,我的在心中其實正在竊笑,因為你這個第一名居然不會寫「齷齪」,雖然這不是什麼丟臉的事情。

      --「欸、妳,妳知道有謠言說我們很甜蜜嗎?」你坐著兩腳椅,搖呀搖著發出「支呀支呀」的噪音,左手跨過倚背側過頭問著我。

      --「……嗯。」我回了一個單音節,你卻露出不解的表情,所以讓我有點尷尬了。

      當時的我殊不知那答話在旁人耳裡有多曖昧。

      --「欸、妳,有沒有喜歡的人?」你似乎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彆扭的說出這句話,卻讓當時看小說的我臉紅了。

      --「……嗯。」你沒有再追究,只是略微點了頭才轉回去繼續寫補習班的數學講義。

      事隔多日,我看見網路上的說法「據說喜歡妳的人,不會輕易的叫出妳的名字」,其實我並沒有多想些什麼。

      --「欸、妳……」你的句子還沒有句點落下便停了,留下了六個小點。

      --「我想不起來好多事情,如果有一天我忘了你,你還會記得我嗎?」我趴在桌上,並沒有看到你當時那錯愕卻又故做鎮定的表情。

      --「誰會記得妳啊!」你用著一種輕笑的語氣說著,我聽了以後點了點頭,便不再說話了,我也沒有看見你用著溫柔的表情看著我,並且沒有說出聲說著……

      那句話是畢業後的第四場同學會被其他同學無意間說出來的,順帶一提,那個同學很會看嘴型。

      --「四號同學從今天開始到畢業當天,可能不會來學校了。」年輕的班導在台上用著感嘆的語氣說著。

      --「她怎麼了?」你猛然站起來雙手撐桌問著,渾然不知道當時你的反應多激動。

      --「她住院了。」

      其實我並不知道你是靠什麼關係才得知我在哪個醫院。

      --「妳……」你還微微喘著氣,你的臉頰、額頭上都冒著輕汗,可以知道你是用跑的過來。

      --「……」我沒有說話,只是露出微笑看著你,你走近我,坐在床沿旁用著你的手包覆著我的手,從你手心傳來的溫度讓我感覺到溫柔。

      其實我還記得你,只是我並不想讓你知道,其實我喜歡你,所以才拚命記得你。

      --「等等、我要進去看她!」

      --「請你別這樣……」

      --「霈斯!」

      從病房外傳進病房內,從病房內傳進我耳中,我卻用著雙手摀著雙耳,拒絕聽見外面的呼喊聲。

      其實我並不想忘記你,只是身上的疾病不斷的叫我忘記你,我好累--對不起,在你出國後的幾年我才聽見你的消息。

      --「笨蛋,不管是一年後、五年後或者是更久,我會一直記得妳。」當時你說的話,那時的我必定會回。

      --「白痴,如果十年後你還記得我,那我們就交往。」

      我、你的愛情沒有開始也沒有結束,這場遊戲直到我們死去的那一天,都未曾中斷過。

      我們的心中有個地方叫青春,而那份青春永遠缺了一個洞。

      那年到死的那年,我織的蜘蛛網沒有織完,因為缺了你跟我的愛情。

      那年到死的那年,你織的蜘蛛網沒有織完,因為缺了我跟你的愛情。

回作家的PO

回應(11)

1 2

小冷冷~~
妳寫的好棒!(Y)
 
2013-04-29 19:52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桓桓A_____A
老實說,我很感動,因為桓桓是第一個留我言的TAT
2013-04-29 20:04回覆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