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夢想衝刺吧勇者們。2022POPO華文創作大賞
HOT 閃亮星─鹿潮耽美稿件大募集

渴望依靠的媽嗎

點點浮塵在陽光下閃爍,綠葉在逆光下顯得翠綠欲滴,從窗望去,對樓牆上已垂掛碧葉黃花纍纍,油黃豔麗,比太陽還亮。

一張臉倏然冒了出來,白皙的皮膚使得兩頰更顯紅嫩潤澤,酒窩恰好微微陷在兩頰中央,眼尾牽著細細笑紋似魚尾搖擺無拘無束,只要她一開口,便是語未脫口就有滿滿的笑意。

「給你。我還是幫你別好了。」

那是一朵塑膠紅花連著長形小紙,我的名字燙金在紙上閃閃發亮,和假花俗豔的大紅一配,更令人退卻,但盡管它乏善可陳,卻還是引起我心裡一波波憂傷使我謹慎小心翼翼地碰觸它的花瓣。這花只能配戴一天,過了這一天,它就將隨著我的高中三年成為回憶,三年,竟似一瞬一間倏忽即過轉眼之間一切就已過去。時間流過身邊時不知不覺,等回頭一看才發現逝去的時間竟已匯成無邊大河隨時可以淹沒自己。

「要上去了,不要哭喔。」她握住了我的手,她冰冷的溫度微微透露出他的緊張。

「不會拉。我斜頭一笑,但事實上卻祈禱著不要在眾人面前哭泣,尤其是今天我媽會在現場。

媽媽從小就離開我去外地工作,我記憶中第一次見到我媽的印象,就是她拖著行李闖進客廳,然後抱著我痛哭的畫面,而我在這個第一次見面就抱著我哭的女人懷中被嚇得不知所措,她每次提起那件往事就會摸著我的頭髮說:「唉!我這個當媽的沒做到當媽的樣子,連孩子都不認得我。」因此她疼我甚至到了溺愛的地步。但是我越長越大,她所無法控制瞭解的事情也就越來越多,因此她常常會有一種因不安全感而產生的歇斯底里,因而我和她也就越來越常發生紛爭摩擦。

有一天晚上我又和媽媽吵了一架,氣一直悶在心裡就算在床上躺了兩三個小時也睡不著,於是只好睜大眼睛瞪著闃黑出氣,這時我突然聽到了幾聲抽氣咳嗽的聲音,斷斷續續,等發現是什麼聲音時,我整個人僵住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是,我媽哭泣的聲音。我媽是個堅強的女人,從以前到現在我只看過她哭過一次,而且在我印象中,哭一直像是屬於小孩的特權,我從來不知道一個大人尤其是我媽,竟也會哭泣。想到不久前和吵的那場架讓她受到委屈,鼻子突然發酸眼淚也不禁緩緩流下,淚水滑過鼻樑時癢癢的,但我卻不敢有任何動作。後來想起吵架的原因和有沒有睡著都記不清楚了,只記得我和媽媽背對背為對方流淚。

樂聲緩緩響起,平時覺得與我沒有任何共鳴的音樂這時一受到情緒的感染,竟覺得充滿著哀傷,一股憂傷從耳灌進心裡,心器滿溢時就會從眼眶化為淚水汩汩流出。我感到眼眶有點溼潤,往四周看去,大部分的同學眼睛都像嵌了一片玻璃般,時爍時滅地反射著亮光,有些撐不住的已經埋在好友肩裡哭了起來。

主席叫到我們班,我自布幕後走向燈光,每一步都踩得不踏實像是下一步就會踩空般地虛無,在臺上時我馬上就看到了我媽的身影,她穿著一身紅色不顧形象的對著我伸直雙手盡力揮擺,我笑了笑,我媽就算是在大家面前也沒有大人的矜持,有時候甚至比我還像個小孩。我朝她揮了揮手,她看到了我的訊號拍手大笑,也不知道是在笑什麼把我的憂鬱的情緒一掃而空,現在我反而成為那些在臺上少數笑著的人了,我朝她斜頭皺眉苦笑,這是我每次在她做出不是一般媽媽會有的行為時做的招牌動作,也不知道她看不看的到,但我就是感覺無論她看不看的到都感覺的到。

走出校門時,我看到了媽媽發呆的身影,有點哀傷,她只要放空時都會露出這種表情,像是在看著遠方,有時候她說話說到一半也會露出這種表情,尤其是說到那些爸爸還在我們身邊時的回憶。我跑到她身邊大喊「媽!」

她回過神來對我一笑「唷!長得比我高了耶!以後我一切都要靠你囉!」

我笑而不語,高中畢業後我就是大人了,我向我自己說我一定要堅強有個可靠的肩膀,不能再像以前一樣反事都依靠著媽媽的肩膀。其實我一直都懂媽媽心裡一直都不堅強,只是她為了扮演爸爸的角色而硬是使自己撐出男人的安全感,只是我還太幼稚不成熟,不想獨立而不使自己去面對真相。

她朝花販買了一束花

「幹麼買花?典禮都已經結束了。」

「這不是給你的拉!這是要給你爸的,你畢業也要讓他知道阿!」

她撫去瓣上露珠,眼神放空像似這水珠像傳說中的水晶球般顯現出了過去時光。

「我要讓他知道別人有的你都有,他不在我還不是一樣把你拔得這麼高!有沒有他根本不重要!」她誇張大笑,我把花拿到我手上,手去牽她空出來的手。

「那不是重點拉!」她開始像盪鞦韆搬地甩動她的手。

我朝她歪頭皺眉苦笑「重點是,我已經是大人了。」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