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閨不怨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陣陣暖風拂了過來,理亂了翠綠楊柳,也理亂了她烏黑如緞的秀髮,淡色裙袍跟著輕輕擺動,

「等戰事一緩,我就回來。」

一個身形挺拔的男子站在她面前,身著深色甲冑,手裡握著馬韁繩,如刀鋒一般的俊眉正豎著,清俊的容貌上有著一雙充滿熱誠的雙眼,盛著滿腔熱血,

「恩。」

那雙柳眉因為頂上刺眼的陽光而微微皺著,那似朱砂畫過的紅唇卻綻著淺笑,

他們雙手交握著,男子的大掌輕易的覆蓋那雙纖白素手,緊了緊,

就連一旁的黑鬃大馬都嫌的不耐煩,那雙鐵蹄不停的在泥地上踩踏著,濺起些許泥土,

「我會回來的。」男子斂了斂眸,復而抬眼看她,「相信我。」

她笑了笑,嘴角上勾著淡淡的弧度,

「我相信。」

一陣狂風吹散了她的聲音,讓那頭黑髮再次在空中凌亂了起來,

男子鬆開她的手,任由它們垂到她腰側,握緊了韁繩,一個翻身便上了馬,

在揚鞭前,回頭看了一眼他們的故鄉,腦中掠過他們成親時的廳堂,

接著,她抬起手,把吹亂了的髮絲挽到耳後,瞇著雙眼看著自己的夫君,

一聲響亮的噼啪,接著是一陣噠噠的馬蹄,

最後剩下的,也只有泥地上揚起的陣陣灰塵,飄散在眼前,

年復一年,他都沒有再回來,也沒有傳來任何消息,

「杏兒!」隔壁的王大娘一早便匆匆跑了過來,喊著她的名字,

「什麼事?」她帶著一貫的笑,看向面前氣喘吁吁的王大娘,

「敗了,我軍敗了!」

說完,王大娘便抵不過眼中的淚水,靠著她瘦弱的肩頭,哭了起來,只因為自己的兒子去了一場不會回來的旅程,

她怔了怔,隨後又重新揚起一抹笑,輕拍著王大娘的肩,柔聲安慰,

又過了些日子,她一個人坐在榻上發著呆,這些年來他一封信也沒寫來,所以她如今也沒有任何東西可以拿來念想的,

唯一剩下的,只有那一句永遠不可能實現的諾言,

他說,等戰事一緩,我就回來,

他說,相信我,

一滴滴雨點打在雕花窗櫺上,接著,轉為一陣傾盆大雨,

她從來都是相信他的,從來都是,

又過了好些年,朝廷終於抵不過敵軍的要脅,終是易了主,改了朝,也換了代,

她一個寡婦付不起這麼沉重的稅,於是,被抓去邊疆,幹起了粗活,

當年那雙纖白素手如今生滿了厚厚的繭,佈滿蒼桑,

她嘆了口氣,用手背抹了一把額上的汗水,

然後,在抬眸的那一刻,所有時間都靜止了,

遠方,一個身形消瘦的男子正一跛一跛的蹣跚而來,衣衫襤褸,那匹黑鬃大馬已不復見,只剩他孤身一人,

那雙清俊的臉龐已被烈火焚過,難辨容貌,但那雙盛情的眸子卻更盛當年,凝視著她,

「娘子。」

粗嘎沉啞的聲音傳入她耳中,

她雙手摀著嘴,那雙充滿不敢置信的雙眸盈滿了淚水,滾落沾滿贓汙的兩頰,

然後,她不顧一切的朝他奔去,男子緊緊擁住她,

不需言語,只有兩人激烈跳動的心跳聲,

春日遲遲,卉木萋萋,陣陣暖風拂了過來,理亂了翠綠楊柳,也理亂了滿懷的愁思。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1)


頭尾的重複造出很好的迴響。 
曾經的的苦在再見良人後煙消雲散,至少不是一句「執子之手」,卻再不相依。苦盡甘來,確實是閨不怨了。
2013-04-16 10: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雪蝶的用心解析,感覺學到很多呢(笑)
2013-04-16 21:1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