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愛情的模樣

那是一個下雨的午休時間,我一個人徘徊在只有雨聲相伴在左右的漫長走廊中,因為當時早上不舒服向老師請病假,用功的我為了怕沒聽到上課新進度,所以在身體對我發出有好轉的指示時,我中午便前往學校。

但我的個性是不想上課進去教室,怕班上一大堆同學問東又問西,於是我就趁全校午睡的時間到學校。

走到三樓半時,樓梯坐了一位女子,女子身穿學校制服,綁了一束單馬尾,因為她將臉趴在大腿上,所以我看不清她的樣貌。

面臨不知是要繼續往上走到教室,還是上前關心那位女學生的我,突然靈機一動做了一個白癡地舉動。

我從三樓半用立地跳遠的姿勢,縱然地往二樓的樓梯口跳下去。大概是想吸引她的注意力吧,我也不知道當時的我在想什麼,反正都跳了。

可是我體力向來不是很好,我跳到階梯的一半,腳就不小心拐到了,就這樣我在階梯中間使用失傳已久的『無敵風火輪』滾到二樓的樓梯口。

當時眼淚就像水龍頭的水閘壞了似的,不停地流出,左腳的痛是我躍下來之前始料未及的。我當時一定很糗,也很蠢。

就在我一直抓著我的左腿猛落淚時,有道聲音自我耳邊清晰傳來,「你還好嗎?」。

聲音很是好聽,只是發音不是很標準,但卻很柔和,聽完後感覺那聲音可以治癒人心一樣。我循著聲音的方向看去,想知道聲音主人的模樣。

只是我的淚水塞滿我的眼框,我看到得盡是水狀的形體,模模糊糊地。

之後她扶我起來到老師辦公室,去辦公室的途中,我試圖想從我的眼角範圍確認她的模樣,但她將馬尾放下,放下地黑色長髮成了阻止我想一窺究竟的屏障。

「報告!」她發出不標準地腔調,辦公室老師有得往我們的方向看,有得繼續批改作業。

此時班導看見早上因為身體不舒服請病假的我,立刻上前關心詢問。

「先扶到沙發上坐好,這是怎麼回事啊?」班導用難以置信的眼神望著我們倆個。

她扶我到旁邊的沙發上坐好後,就立馬走到班導身邊說明我的情況。

我不怕她說出我從樓梯用立地跳遠往下跳的事,因為當時她仍把臉往大腿裡埋,抬頭看我一眼也沒有,所以她一定不知道我摔下樓梯是自願的。

我實在很想知道她的樣子,但她後來說完後就離開辦公室了。

結果那天下午我又請假了,早上是病假;下午是傷假。

之後我請了一個禮拜的長假在家療傷,時間一天天地過去。

回到學校後,除了關心我的還有調侃我的不在話下。之後我到班導的辦公室問了上次那位扶我到辦公室的女孩,想說要當面謝謝她。

班導說她是6班的轉學生,是來自日本,因為父母親工作常要在國外奔波,導致她現在在台灣的親戚家住。原來是日本人,難怪說中文時發音不標準。

我到6班門口時,問了一位女學生說要找一位日本轉學生,但得到的答案卻是她又轉學了。

聽女學生闡述,好像要轉到加拿大去,因為父母親被總公司器重,所以要調到加拿大的總公司。我一直想當面謝謝她和知道她的模樣,但這輩子我想是沒機會了。

當我沮喪地要回到樓上的班上時,六班導師叫住我。因為我在校成績優異,所以很多班導都知道我。

六班導師交給我一封信,說是她交代六班導師留給我的。

道完謝之後,我回到班上繼續上課,信我想回家在房間慢慢看,於是我將信放入書包內便專心上課。

回到家後,我衝進房間並鎖上門,將信拿出來看。

讀過信之後我才知道原來那天她之所以在階梯間坐著是因為她被班上的人嘲笑中文發音的緣故,信中提到當時的她很難過,不停的啜泣,但因為父親工作的關係才會將她交給在台灣的親戚照顧。

看著手上的信紙,被撕開的信封,才只有一面之緣…不,連一面都沒見過,我不知道她得長相,我只知道她的日本口音,對,她是日本人,而她也去加拿大了,過著她飄無定所的求學生崖。希望她這次能不要再飄來飄去了。

我是後來聽六班的人說她已經換過好多所小學了,我們學校是她這輩子轉學的第六所學校,換言之加拿大的是第七所,不知道以後會不會有第八、第九或第十所。

對了,我沒看到她的長相,那她有看到嗎?

在扶我到辦公室的途中,她有轉頭看我嗎?

真不甘心,在滿是疑問的情況下,她就這麼遠去到地球的另一邊了。

不管自己有多不甘心,日子還是要繼續往前。

「媽,我出門打球囉。」

「記得早點回來吃飯啊。」

「好啦。」

走在路上要到河堤打球的我突然停下腳步,因為我眼前站了一位黑色長髮的女孩。

我敢肯定就是她,她就是之前在樓梯間不停啜泣的女子,也是扶我到辦公室的女子,也是寫信給我的女子……也是我想見的女子。

8年過去了,那件事我依然記得一清二楚,想見的女孩突然現身在我眼前,明明不知道她的樣貌,但我仍肯定就是她。

她對我說「謝謝妳在樓梯時的一跳,那一跳鼓舞了我,使我不再難過。」

原本只是要搞笑的一跳,在她眼裡竟是那麼的激勵人心。

後來我問她「妳還會回來台灣嗎?」

她沒說話,只是向前吻了我的臉頰,之後笑笑地轉身離開,離開我的視線,也在那時離開我的世界...

前幾天我收到一封從日本來的信,是她寄來的,信上說她要以留學生的身分來台灣,還有約好的日期、時間、地點,叫我一定要帶她到好吃又好玩的地方。

然而,終於到了這一天...

「真準時,沒遲到。」一道有著清晰日本口音的中文傳入我的耳裡。

我順著那聲音望去,「再見面的開頭就這一句?」望向階梯上那熟悉的黑色長髮的女孩。

「那…你…變成熟了。」她淡淡的吐出這句。

之後她便縱然地從樓梯上方往下一躍。

我們的故事又要繼續寫下去...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