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週週聽說好故事《遺失在記憶裡的歌》
HOT 閃亮星─也津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寫作練習】夏日

高中棒球聯賽的夏季預賽。

時序已然是夏季,縣立棒球場的看台上穿梭著許許多多穿著鄰近各校制服的高中男女,更有些是看起來有些年紀、看起來像是家長的人,那些人的手上幾乎不約而同地拿著加油棒或是相機、攝影機。

聚集了不少觀眾的球場看台因而顯得相當熱鬧,球賽還未開始,看台上,分別屬於不同學校的兩支啦啦隊伍,早已開始了這場比賽的前哨戰,吶喊聲、加油聲、樂器聲交織在一起,讓氣氛變得越來越熱烈,周遭觀賽的觀眾們的情緒也因而越來越高昂。

這是系列比賽的第一戰,採的是單敗淘汰制,其中吃下敗仗的隊伍,今年也將無緣挺進最終決賽。

對於吉野所屬的球隊來說,這是場相當重要的比賽,他們學校今年才剛成立,無論硬體設備與資金上都跟那些棒球名校有著相當大的一段差距,但是他們仍然對於勝利充滿了希望。

這是高中以來,吉野第一次在正式比賽中擔任先發投手,他在休息室的時候就十分緊張,儘管深呼吸好幾次,還是緩和不了自己不安的情緒。

他想著,絕對不能輸,絕對不能因為他而讓球隊輸球,不能讓隊友們這些日子以來的訓練白費。

從休息區走到投手丘之間的距離,儘管平常只有一兩場練習比賽,但是也是走得相當習慣的距離了。然而這樣的距離對於吉野來說,卻突然在今天變得好遠、好遠,彷彿永遠也走不到目的地。

 

吉野輕晃了一下頭,不行,不能就連登上投手丘都害怕,如果他在這個時候害怕,那他該如何站在投手丘上面壓制敵隊的打者。

他重新整理情緒,緩緩地走到了投手丘。

吉野右手戴著棒球手套,左手扣著球,將手上的球試著投入右手手套兩三次後,抬起頭看著已經在眼前站定,準備打擊的敵隊打者。

站在打者後方的裁判也在打者就定位的同時,宣布比賽開始。

眼前的打者,站姿與神情都十分從容,嘴角微彎,看起來要笑不笑的樣子,與緊張到臉部表情變得木然呆板的吉野相比,顯得放鬆許多,無形中增加了吉野的壓力,讓吉野有些不安的情緒,變得更加地緊繃,腳下意識地踩了踩被紅土弄髒的白色投手板,他再度把視線往前望去。

打者的後方是與自己這段時間一直搭擋練習的捕手宇見,被護具擋住神情的宇見已經蹲在打者後方,似乎一切都已就緒,只要把球投出去,就代表比賽正式開始。

宇見與吉野眼神相對的瞬間,宇見便伸出沒有戴著手套的右手,比了比事前約定的暗號,決定該投哪種球路,才能對應眼前這個打者。

雖然賽前有事先研究過這個打者,但實戰還是讓人覺得有些不切實際的不安感。

眼前的打者是個左打者,就吉野這個左投來說,是最適合的對手。  

這個打者在資料上並沒有明確擅長或不擅長的球路,除了腳程較快以外,打擊率算是普通,不需要太緊張。

第一球,先試試看稍微偏外的曲球。

吉野對宇見點了點頭,深呼吸了一口氣,再次地看向前方。

藏在右手手套中的左手變換了一下握法,他將食指與中指握在球的外側縫線處,變成曲球的握法。

雙手高舉過頂,同時將右腳大幅度抬起,他無暇細想自己此刻的表情會是如何,到底是看起來很蠢還是很呆都已經無法思考,他只能在雙手拉開一道弧度的同時,將高抬起的右腳奮力往前一邁,用力往投手丘一踩,用著腰轉動的力量牽動手臂,展現出更大的力道,吉野投出了拉開這場球賽序幕的第一球。

吉野覺得自己的狀況尚可,比預想中的好多了,出手的瞬間,他想球應該也可以穩穩落進預計的位置,儘管是相當緊張的情況下,吉野還是對自己的控球力頗有自信。

打者此刻的神情已經不若剛開始還噙著笑,取而代之的是專注於急速飛來的球的認真神情,本來略微偏外向右飛旋的曲球在接近打者前幾秒繞進了好球帶,打者的手牽動球棒調整了一點角度之後,他看準球,用力一揮。

那一瞬間,球場內吵雜熱鬧的加油聲似乎都靜止了下來,只剩清脆的金屬撞擊聲響徹了全場,打者扔下球棒,飛也似的奔往一壘。

吉野眼見被擊中的球高高飛起,飛過了內野手的頭頂,一直到快要接近球場邊緣,才緩緩落了下來,落在地面上的球反彈起來,被正好追上的左外野手接了起來,左外野手接起球之後作勢要傳球,卻早已來不及,打者憑藉著他自傲的腳程,早已經安穩地站在二壘壘包上。

與此同時,敵方隊伍的啦啦隊奏出了節奏輕快、振奮士氣的樂聲。

歡快的音樂與更加熱烈的加油吶喊聲慶祝著敵對隊伍在開場就轟出一支二壘安打。

那些熱烈的聲音像是一記又一記的鐵鎚一般重重地敲在吉野的耳膜上,讓他覺得耳朵在那剎那間失去了功用。

被音樂聲震得有點頭暈目眩的吉野看著這一幕,剛剛因為自以為投出了好球的自信心瞬間崩解了,目光在掃過打者的瞬間,他看到了打者那自信滿滿的微笑,更讓他有種想在投手丘挖洞鑽下去的衝動。

直到擔任二壘手的牧原出聲叫他,他才勉強將目光轉到牧原身上,伸出手套接起牧原回傳的球,站回了投手丘。

他覺得十分自責,也感到有點失落,明明是做好了絕對不會讓球隊輸球的覺悟,卻在第一球就發生這種狀況。

這時吉野最多只能夠慶幸對方擊出的只是一支安打,而不是陽春全壘打。  

吉野的低迷氛圍也影響了在場上的隊友,捕手宇見眼見情況不對,向裁判示意了一下,便起身走到吉野身旁。

拿掉防護面具的宇見看起來表情十分兇惡,要是宇見是投手肯定還沒有投之前,就讓對方的打者嚇得直發抖,但很可惜的,宇見是個捕手。

然而宇見的表情對上剛剛顯得十分失落的吉野,卻也不見緩和。

吉野看著十分不爽的宇見,有些膽怯地退了一步,他縮著肩膀,有點害怕宇見的下個動作。

可是宇見只是皺了皺眉,應該是用著他最冷靜的口吻開口說:「不要介意,球本來就是要投給對方打的。」

那一球並沒有特別刁鑽,完美地落在宇見想要的位置上,也如宇見所預料到的,被打者打了出去,吉野的表現很好,就連宇見都覺得今天吉野的狀況良好,很有勝算可以打贏這場比賽。

但是吉野那失落的表情就像是他們輸球了一樣,宇見恨不得把吉野拖去角落痛斥一番,可是現在不是做這種事情的時候   。

宇見張口本來還想說些什麼,最後還是默默地戴上了護具面具,走回了本壘。

有些話,等比賽結束再說也不遲。

那時候本來有點擔心宇見不知道要幹嘛的牧原在走到離他們距離大約還有四、五步路的時候,聽到宇見這麼一說,也放下心來,緩緩地走回二壘去。

他們隊上的捕手,還是很關心自家投手吉野的,在實際比賽上倒也比平常訓練的態度溫和多了。

吉野愣了好一會兒,在宇見走回守備位子,再次做好守備準備的時候,他才突然恍然大悟,宇見剛剛真的是要他別介意……。

吉野深呼吸了一口氣,重新站回投手丘,他的眼神往宇見方向看去,看見宇見也向他點了點頭之後,他又看了看剛走上來的敵隊打者第二棒。

此時己方的啦啦隊也敲出了震耳欲聾的高昂加油樂聲,在吉野的耳裡聽起來就像是告訴他:比賽才剛開始,千萬別灰心,加油!

「比賽從這裡才開始。」吉野在心裡對自己這麼說。

因為緊張而導致吉野手上不斷冒汗,他彎身拿了止滑粉拍了拍自己的手,調整了一下姿勢,握了握手中的球,這次絕對不能讓宇見、也不能讓自己的隊友,更不能讓自己失望了。

他可以的,他辦得到的。吉野闔著眼、捏著手上的球,一遍又一遍地對自己說道。

等他再次張開眼睛,他的眼神銳利而清明,雖然仍然緊張,但已然沒有剛剛面對打者敲出安打時的慌張與不安。  

這時宇見也做出了下一球的配球暗號,吉野重新拾起信心,向宇見點了點頭。

比賽,從這裡才開始。

-------------------------------------------

【後記】

因為前幾天突然跟藍藍聊到我對於描寫景物之類的實在是非常不擅長

而且我非常沒有想像力XD||||||

然後聊著聊著就被藍藍出作業了(?)  

之後就有這篇的出現~

基本上棒球術語的部分因為都是臨時惡補起來的

所以有些地方如果是資深棒球迷看出來有BUG的話....就多多包涵吧><

期間我很認真的跑去看比賽研究了一下投手姿勢(?)

名字的部分最早開始是用A、B代替的,後來才想說把他取一下名字,

取中文名字因為多半要取全名有點麻煩,

我對高中棒球的認識也多半來自於日本

所以就乾脆取日本名字了

總之這是篇單純的練習文

最近好像甲子園在打決賽的樣子(?!)

開了NHK看了一下、高中生果然超青春啊啊啊啊(?!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