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7停機公告
HOT 閃亮星─花奈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望來生緣續

這個季節走在車站看著往來的人流,總會看見背著重重厚棉被找著站牌要到學校報到,北部下來的大專新生,或許他們沒有想到在這南台灣熱帶的氣候下,厚厚的棉被如沉重的包袱壓在身上,到底真正用到它的機會有多少?對未來幾年南部生活的歲月,會遇到多少像棉被一樣的包袱壓在身上沉甸甸的壓在心裡。那一年我也是這樣一個人揹著厚被坐火車來到這裡。

   

那個年代大學聯考只有三成的錄取機會,想唸國立大學更只有一成機會,考了兩次都是私立的,無奈家庭經濟因素私校唸不起,本打算暑假過完先去當兵等退伍加分再唸國立大學,但大學聯考只要能上榜,補習班就會聘雇當工讀生,就在補習班打工時認識了君。她是陽明山下那間大學的學生,她先是我主管後來一見鍾情進展成姊弟戀,然後到她家租房子住在一起儼然成了一家人,其實只有她跟她靠收租金度日的媽媽而已。

   

短短的暑假快速升溫的戀情,常常工作到一半支開別人兩人偷偷溜到西門町旅社去親熱,放假還是下班兩人整天黏在一起,真所謂只羨鴛鴦不羨仙如身在天堂般的日子。我信佛教的,常年都受到廟寺的照顧,所以很自然的約會地點常常就在廟裡面,當然先在紅塵俗世間纏綿繾倦獲得生理上的滿足後才會進廟裡去燒香禮佛吃齋聽講,說穿了只是沒錢看電影而已。

   

不知帶她逛了多少廟寺,也常常坐遊覽車到外縣市禮佛參拜,不知不覺間她開始沉迷佛教大千世界,嚮往那遍地充滿琉璃光平安喜樂的西方淨土。她勸我不要那麼早去當兵,於是留下她在台北,我獨自一人揹著行囊到屏東唸國立的專校,平時拼命打工存錢假日時坐深夜海線的平快車要14個小時才會到台北,只為見紅顏一面。

   

大約快過年了,她約我到苗栗參拜尼姑庵,然後告訴我要在這裡帶髮修行,如果機緣到了就在這裡落髮出家。我當然極力反對,最後妥協的結果是假日我到苗栗看她,至於其餘一切只能隨緣了。工作加課業,筋疲力盡的我拼了命一個月也只能去一次,她除了吃全素外一樣約會一樣上旅社,她行為舉止與生理反應一如從前一樣的歡愉,歡愛過後看著側身裸體的她,只能欺騙自己還沒真正出家這不算破戒。她能夠無所畏懼的望著我,而我卻開始迴避她的眼光。問她為什麼獨獨不守這戒?她說若我願意做她就全力配合我,日後就算她出家我要傳宗接代還俗生兒育女也願意,但小孩懂人事之前她就會離開,也算給她母親一個交代。那給我的交代呢?人生至苦大悲莫過於這生離的折磨,因我愛她就得全般承受。

   

這樣幾次過後又去找她,廟裡的知事說剃度出家了,將要守三年的戒不見外人不問外事,留了兩封信給我一封請我轉交他母親,若有信件等等可轉交知事三年後才會交給她。給她母親的信基本上是封遺書,看了信我與她母親相視痛哭了好一陣子,給我的信只寫了她的名字,這工整無暇的筆跡,是她在這紅塵人世間最後一次留下姓名了。

   

我開了一個郵政信箱等她聯絡我,又開了一個帳戶請知事將提款卡交給她,萬一要用錢,萬一沒了歸宿,萬一還會想起我而我搬家換地址。十多年來三不五時就會去郵局存錢開信箱,存款快七位數了從沒人提領過只收到過一件沒留任何字的善書   金剛經。後來廟裡說她去托缽行腳修行了,佛教廟寺如深山叢林,再也找不到她身在何方了。挫折的時候想她的時候我就蓋著厚棉被默默掉淚,希望還有緣來生再續吧。

   

後記:她現在叫心曇法師。她快樂嗎?只能遠遠的看她。

本文曾在蘋果日報發表     琉璃光戀人http://www.appledaily.com.tw/appledaily/article/forum/20121001/34543791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