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妳是否還會聽我說

【妳是否還會聽我說】      /羽蕭   Zephon   W.

  

  

      人,總是直到失去後才知道珍惜;直到珍惜後才發現失去。

  

      「我真的很愛妳……我不懂我到底做錯了甚麼,為什麼要離開我?」

      半夜一點半,我站在醫院的急診室裡,看著身下在病床上淚流滿面的你;你蒼白而顫抖的手想勾起我的指頭,但我只是握住病床邊的護欄,淡淡俯視著你,沒有一點想開口的念頭。

      發覺我對你一切行動的堅心拒絕,你憤怒地脹紅了臉,幾近以嘶吼的聲音朝我大罵:「難道看到我這樣子,妳一點也不會心痛?」

      我的嘴邊揚起一絲很淡的笑容,你沒有看見;就如同和你交往的這幾年,你從未注意我的表情有任何細微的改變,從未花心思去體會或了解我的想法或感受。

      「我到底哪邊比不上他!」你用力搥著病床。

      這句話倒是勾起了我的注意,而我的笑容由不得上揚。

      噢,親愛的,你沒有哪邊比不上他,你只是早就失去我的愛,對你,早已失望到麻木,不再在乎;若非道德上我應該來見你一面,我根本不會在這裡出現。

      「妳在笑甚麼……我討厭妳那樣笑、我討厭看到妳為他而笑!」

      是的,你討厭我因為他而找回了笑容、你討厭我因為他而找回了快樂──你討厭我快樂,因為除了你所給予的,你討厭我去擁有自己的快樂。

      你現在口口聲聲說愛我,但曾否想過,你究竟給了我甚麼?

      究竟曾否發覺,我從多久開始,就從沒再為你笑過了?

      「別離開我……我無法承擔失去妳,妳是我生命中的最愛……」

      我是生命中的最愛?我喜歡笑,但是,拜託,別讓我對你恥笑。

      你根本沒資格講那句話:如果我真是你生命中的最愛,你為什麼從來不尊重我、從來不在乎我、從來不關心我──我和你從來不是對等的存在,只是一個站在你所有格裡的一個東西、一個你可以拿出去炫耀的物品。

      對你,我感覺自己甚至不及一隻寵物。

      直到他的出現,你才有了危機感、拼命想討好我,死抓著我不放。

      這樣的你真的有膽說我是你生命中的最愛?

      「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一定會證明我比他愛妳!」

      我又由不得笑了。

      機會,是,我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有第二次機會,但是你知道嗎,機會,是最奢侈的要求,因為給予的時間是永遠不會回頭的了,而你的出軌、你的欺瞞、你的謊言,我給過你多少次機會,你算過了嗎?你有為我改變嗎?

      所以,你甚麼都不用和我證明。證明甚麼,都沒有用了。

      彷彿在我的眼神裡找到你自己的絕望,你頹喪地倒回病床上,從床底下的置物格中拿出一本厚厚的日記遞給了我,眼神像是乞求我能讀你的日記、聽你對我說──

      我的手機響了,是他,掛念著我的安危,叮嚀著我天雨路滑開車小心。

      我笑了,暖暖的一股感覺從心口裡冉冉而上,甚至連我是甚麼時候離開了醫院都不知道。往停車場走去的路上,那本沉沉的日記還在我手裡;太遲的字句終究是太遲,隨手一翻,我毫無掛念地將它丟入資源回收桶裡。

      對不起,我不會再聽你說了。

  

      人,總是直到失去後才知道珍惜;直到珍惜後才發現失去。

      我和他都是這樣走過來的,希望你,這一次能夠學會珍惜。

  

  

上一篇回作家的PO

回應(1)


失去了才想追回跟珍惜, 就不是真正的珍惜, 只是不想被別人奪去的佔有欲.

機會, 是時間給人最奢侈的禮物.
2013-03-13 09:24 透過電腦版 回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