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PO Podcast:夜間飛行《撲克遊戲》
HOT 閃亮星─海盜船上的花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關於豐和日麗5:修羅明月

蘆葦蕩,山村著名的荒塚區,即使日中當中時分,此處也杳無人煙,就連村裡最兇狠的惡霸對此地傳說中夜半出沒的惡鬼也忌憚三分,不敢逞強硬拼。

「翠兒,今晚三更我在蘆葦蕩等妳。」

「方哥,我怕。」

「難道你願意嫁給老王頭當填房?」

「不!他的年紀比我爹還大。要不是後娘貪財,我爹病重,怎可能談定這門親事。」

「明天就要過門,今晚咱們一定得走。不要怕,我會點起燈籠,你對著有燈光的方向去准沒錯。」

「好。」

夜半的晚風沙沙穿過茂密的蘆葦叢,江翠兒手挽一個小布包,睜大了眼睛在濃重的黑幕裡極力尋找橘黃色的燭光,可在蘆葦叢裡東彎西轉繞了半天,卻什麼也看不到。

此時方仲卻被關在柴房,心急如焚。

萬萬想不到,白天他倆討論私奔計畫時被村中的無賴李丸聽到暗地向老王頭告密,太陽下山,方仲剛走出家門口就被套進布袋裡,一頓痛打之後丟進柴房。

「小子瞎了眼,連我家老爺的女人都敢偷!」

「行了,還得去蘆葦蕩把新娘接回來,趕快走吧!」

眼看月影西斜,啟明星即將升起,江翠兒越來越著急。

「有光!」

終於,前方有一星溫暖的光影徐徐左右搖晃。

「方哥。」

江翠兒加快腳步朝前方奔去,可沒料到迎面而來的不是心愛的方仲,而是...

「喂!起來。」

方仲睜開眼,是老王頭的家丁。

「你要帶我去哪裡?」

「喝喜酒。」

方仲被兩雙粗壯的手臂架進喜堂,見到穿著鳳冠霞披的江翠兒跪在紅燭前。

「翠兒!」

江翠兒抬起頭,沒有開口回應,原本靈動可人的雙眸此刻冰寒一如蘆葦蕩的潭水。

「翠兒。」兩行熱淚劃過方仲的臉頰,他恨自己為什麼不小心一點。私奔不成被抓回來被迫成親,從此翠兒在老王頭家過的會是怎樣悲慘的日子啊!方仲不敢去想,可又不得不去想。

看著眼前木雕石塑一般的江翠兒,方仲知道她一定也在恨,恨自己全心託付的情郎竟然如此不濟事,呆看著自己即將落入人生悲劇的深淵,卻一點解救的辦法都沒有。

海誓山盟,真情摯愛,最終仍敵不過金錢權力。

「哼,你們這對狗男女,吃了熊心豹子膽,以為可以逃得過我的手掌心?」

穿著黑色馬掛的老王頭從內室轉出來,滿臉猙獰猛地對準方仲的頭爆打一拳,方仲的臉頰登時青紫腫了起來。

然後他才緩緩踱步走到江翠兒面前,邪笑著托起翠兒的下巴。

「小浪蹄子等不及了,找男人躲到蘆葦蕩出火?那塊邪地面哪比得上我王家的新房高床軟枕舒服。行,為了怕人以為我不懂得疼女人,本來定了明天成親,我今晚就跟你拜天地,進洞房,讓你早一天嘗嘗男人的滋味。」

被叫來圍觀的家丁們頓時起哄轟笑:「見識過老爺的手段,保證她連腰都軟了。」

「軟了沒關係,老爺摟著睡覺更舒服。」

「唉喲,旁邊躺著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小娘子,老爺那捨得闔眼睡覺,一定是...嘿嘿。」

「老爺,這裡有一壇虎鞭酒是大家笑敬您的,您就用這跟新娘喝交杯,保證雄風大展,整晚不洩。」

方仲聽著這些污穢不堪讓人作噁的淫詞浪語,心裡憤怒的簡直快要炸開來了。看江翠兒動也不動跪在那裡,臉色慘白的跟紙一樣,似乎已經放棄所有希望,方仲不由得感到一陣恐懼。一瞬間他覺得翠兒不是活人,她的心已死,因絕望而死。

鬧轟轟的隨便拜過天地,老王頭就從地上把江翠兒拽起,拖進屋去。

「把這小子用麻繩捆了,讓他跪在臥室門口,給我聽房!」

「喔!陣前觀戰,小子,你好福氣。」把方仲丟到房前,其中一個家丁拍拍他的臉頰笑著這樣說。

方仲咬著牙,他可以閉上眼睛不看,可沒法關上耳朵不聽。想著待會從房裡會傳出怎樣的掙扎哀嚎聲,他就悲憤欲死。

「啊───!」

果然,從房裡傳出一聲淒厲的慘呼!可那不是江翠兒的聲音,而是老王頭的。

「救命啊!快來人!救命!」

乒乒碰碰,屋裡傳出連續撞擊,像是什麼重物被推倒了。

家丁們慌慌張張從四處趕來,合力把緊閉的房門撞開。就在門被撞開的那一刻,眾人看見一團紅色的身影從房裡飛躍而出。江翠兒已脫掉喜服,可依舊全身腥紅,那是仍淋漓往下滴落的鮮血。

「哇!」

之前還在逞兇逗狠的家丁們一見這情狀紛紛恐懼的大喊一聲,往四處奔逃,只剩下被麻繩捆得死死的方仲動彈不得倒在地上。

方仲張大了嘴看著面無表情的江翠兒。

「翠兒。」

江翠兒俯下身,細長的食指在江仲胸前輕輕一劃就割開了他的前衫。方仲低頭,驚訝的發現翠兒一向細心修剪的指甲竟變得異常尖利,突然間他明白了。

「翠兒,你要殺我嗎?殺吧!是我負了你。」

方仲閉上眼睛,等待著即將而來的撕裂痛楚以及血液流盡後的寒冷黑暗。但過了許久毫無動靜,再睜開眼,已不見江翠兒的身影。

許多年之後.....

「姥姥,那江翠兒變成鬼了嗎?」

「不,她是被躲在蘆葦蕩裡的羅剎鳥給吃了。羅剎鳥變成她的模樣,讓老王頭的家丁帶進府裡,害得老王頭沒當成新郎,心卻被羅剎鳥給掏出來吃了。」

「那方仲呢?為什麼羅剎鳥沒吃他?」

「誰知道,妖物的心思沒人猜得准。」

「姥姥又在編故事給狗子聽啊!別說得太嚇人,孩子膽小,晚上睡不著尿了床,明早起來又要挨他娘一頓板子。」孩子的爸扛著鋤頭從田裡回來,聽老人家跟孩子說故事,停下腳步笑著說道。

「誰說我編故事,這可都是真的。那方仲就是在蘆葦蕩搭棚子住的方瘋子!」姥姥搖頭說。

「方瘋子?!」

圍在姥姥身邊聽故事的大人跟小孩驚悸的互望一眼。

蘆葦蕩,山村著名的荒塚區,傳說裡面有惡鬼。但惡鬼是否存在必竟只是傳說,沒人親眼見過,可住在蘆葦蕩裡的方瘋子卻連村裡最兇狠的惡霸也對他忌憚三分,不敢逞強硬拼。因為不知道為什麼原因,凡是欺侮過方瘋子的人,第二天都會在蘆葦蕩裡發現他被掏去心臟慘死的屍體。

夜幕降臨,月亮冉冉升起,蘆葦叢中出現一點橘色燈光,像是有人提著燈籠緩緩地左右搖晃。

「翠兒,翠兒。你在哪裡?」披散滿頭白髮的江瘋子在茂密的蘆葦叢中漫無目標的徘徊。

悲悽的喃喃呼喊一年四季迴蕩在蘆葦蕩裡,偶爾會傳來一聲尖厲的鳥鳴回應。

羅剎鳥又叫了。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