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搶,POPO講堂進階 ...
HOT 閃亮星─三杏子作家收入兌換稿費服務調整說明耽美稿件大募集

【歸蝶活動】──「等待是為了見一面。」

      我輕輕撫過妳熟睡的容顏,白皙的皮膚透著健康的紅潤,長長的睫毛安靜的隨著眼皮覆蓋住那雙靈動的眼眸。不管這樣的景象究竟看過了幾次,仍然還是會為了妳那樣美麗的面貌感到深深的著迷。

      但是再怎麼著迷,不屬於自己的事物,就是不屬於。

      我嘆氣,起身,拿起櫃子上已經空了的水壺,轉身就出了病房。醫院的走廊上,總是有著一股夾雜著藥水味的寂靜,不過這種地方無論來幾次,都不會喜歡。

      盛著水的過程中,從這個潔白的走廊轉角處,看見了一個擁有烏黑長髮的女孩,著一身猶如在這污穢的世界中,唯一潔淨自然的純白衣裳。

      這是醫院那種絕望的白色無可比擬的。

      也或許是那個女孩回眸時的澄澈眼神,把這個空間霎時都給淨化了,淺淺一抿唇的微笑,在褪去前,她就沉默著離開了我的視線。

      但如天使的身影,卻深深的印在腦海中。久久不去。

      也許是像當初的妳。

      回到病房後,妳已經睡醒了,不過從側臉看來,還帶著些許的睡意,睏倦伊然寫滿妳琥珀色的眸子。可是不管怎麼樣,妳都能夠輕易的就聽見我刻意放緩放輕的腳步,然後轉過頭來,綻放出一抹孩子般天真的笑靨。

      「醒啦,怎麼不繼續睡?」每次到了妳面前,語氣總是會不自覺的軟化,溫柔的連自己都有些驚訝。

      「睡一整天了,都快變豬了耶。」妳好氣又好笑的看著我,眨著眼,然後望向我手上那壺水。

      我不禁失笑,替妳斟滿了一整杯的水,遞到妳久未施力的柔軟雙手。

      「……謝謝。」妳接過水,嘴唇湊在杯子邊緣,還是對我笑著道謝。

      我不語,盯著那曾經讓我日夜思念、日夜瘋狂的唇畔,此刻只有像是石子丟入水中,激起水花後的陣陣漣漪。平靜充滿了整個胸懷。

      「欸,你知道嗎?我剛剛夢見他了。」妳放下水杯後,朝我笑了笑。

      我卻不自覺得心驚了起來。

      「嗯?夢到他了啊,他有說什麼嗎?」我拉了椅子,坐到妳的病床旁,故作鎮靜的問著。

      妳神秘的微笑著,把那纖長的食指貼在我的嘴唇上,「他說的話,都是秘密喔。不過你很快就會知道了,而且你也要替我們保守下去。」

      我感覺到唇上的一陣冰涼,然後消失。妳把手收了回去,輕笑了幾聲。

      還記得多久以前,我能為了這樣的笑容付出一切,在所不惜。那都是多久以前了……好像都還只是昨天。

      回憶清晰的就就像是在視網膜上放映那般,逼得自己不得不去正視。

      打從我和妳還有他相識的那一天起,妳和他註定是在一起的。妳是個活潑外向的人,一個皺眉吐舌、眨眼微笑,都能輕易的就勾去人的心神,唯有他看見妳的淘氣調皮,還能不為所動。

      但也就是因為這樣,妳的眼中自始至終,一直以來都只映有他的身影,我的存在猶如眼角餘光,不經意的一瞥而已。

      就算是這樣,我仍舊感到滿足。只要不是完全沒有我容身的餘地,那就夠了。

      妳不下千百次的大膽公開和他告白,他都淡淡的拒絕了。沒有銳利得話語,語氣平鋪直述到彷彿是在聊天。

      妳沒有失望、沒有氣餒,可以說是再接再厲,我甚至成了妳的戀愛軍師,還是心腹呢。妳不斷問我怎麼樣可以讓他注意到自己,該怎麼打扮、怎麼表現才對,我總是要妳展現原本的模樣就好,妳卻說我只是敷衍。

      沒有敷衍,我一直以來喜歡的就是原本的妳。似乎只要改變了,那原本的感覺就不對了。

      不過說到底,也就是自己一種沒有說出口的私心罷了。

      記得是一年後吧,我們三個認識的一年後,妳和他正式在一起了。我沒有驚訝,但倒是跌破一堆人的眼鏡。

      妳的愛慕是毫不掩飾的,就是不說全世界都知道。但是他沉靜的雙眸沒有說話,只是默然地隨著妳移動。我全看在眼底,卻也沒說破。

      他不是個會公開表露自己感情的人,也不希望被人戳破,我都懂,所以我什麼都沒說。在這段感情裡,我始終是個啞巴。

      他對妳很好,我知道,我甚至沒有忌妒,只有滿滿的祝福、和一丁點的羨慕。他的好,讓我覺得妳會幸福的,也沒把握如果是我和妳在一起,我也能對妳那麼體貼、那麼溫柔。

      很多事情,總要當了旁觀者,看的一清二楚之後,才會了解不是每一件事情自己都做的到。

      你們在一起了很久,久到我們認識了多久,你們就在一起了多久。我經常是孤家寡人一個,妳總調侃著我,要我去交個女朋友吧,難道都沒有喜歡的人嗎?

      有,我喜歡的人就站在我面前,而妳是別人的女朋友。

      如果說出來了那妳情何以堪?

      所以我總是搖搖頭,笑著說單身萬歲。

      妳老是擺出一副我才不信的模樣。也是,就是因為妳什麼都看的破,唯獨在我愛妳這件事情上,妳看不透。

      這麼多年來,我都愛的很壓抑。

      每天都在想,如果壓抑不住了那我該怎麼辦?不知道。這種事情誰也不會知道。

      愛一天比一天更濃烈,濃烈到幾乎讓我喘不過氣,愛到像是快死了。從沒有想過,愛人是這麼痛苦又美好的事情。

      妳的美只為他所有,他能碰觸、能親吻,我卻什麼也做不到,就算嘴角噙笑,看待這一切,整顆心卻酸的緊緊揪住。

      每個夜晚都為自己的無能為力感到憤怒。

      但我從來就不曉得,他也完全看在眼裡,什麼都沒說。

      某天,他開著車,過來載我去跟妳會合,才剛上車,就看見他微蹙的眉頭,發現我在看他時,又緩緩鬆開,在嘴角形成一抹淡淡的笑容。

      「你會不甘心嗎?」停紅綠燈時,他沒頭沒腦的就問了這麼一句話,我不解的轉過去看他的側臉。

      「不甘心什麼?」我要笑不笑的的問。

      「不甘心你喜歡了她這麼久,她卻從來不是你的人。」他直白的說著,我卻一愣。

      我皺眉,「為什麼忽然就要談起這個?」

      「因為我有罪惡感。」他轉過來看我,綠燈了,即使聽見後面的喇叭聲,他卻也沒有動作。

      「你要有什麼罪惡感?」我不禁冷笑。

      「太多年了,我們維持這種關係太多年了。你都沒有發現嗎?我們早就都變了。」他手操著方向盤,又開起了車,右轉。

      「我從來就沒變。」我漠然。

      「我知道,是我變了,是她變了。從來沒有改變的是你。所以我覺得很痛苦。」

      「我完全聽不懂你在說什麼,也不知道你為什麼為什麼要有罪惡感?為什麼要痛苦?」我用手摀著臉,低聲,「從以前到現在,最痛苦的都是我。」

      「我都知道,也很對不起你。我一直在想,也許你和她在一起才會幸福,而不是跟我。」他的側臉平靜,那雙讓妳深深著迷的眸子正若有所思的凝望著前方。

      「現在說這個也來不及了。」

      「不,還來得及。我們來下一個賭注吧?」他提議著,微笑卻讓我覺得毛骨悚然。

      「什麼賭注?」我瞇起眼。

      「如果我一轉方向盤,就會發生車禍了吧……我們要不要來賭生命?如果我死了,你就替我照顧她,如果你死了,我也會繼續照顧她。」他的提議,讓我震驚到說不出話來,甚至覺得他根本就瘋了。

      但是,當他盯著我的時候,目光認真澄澈,我知道他是說真的,我嘴巴乾澀到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他靜靜等著我的答覆。

      「萬一……我們兩個都死了呢?」

      他抿唇,微笑了,笑得很溫柔,說出來的話讓我深深烙在腦海中,即使我真的死了,一定也不會忘記的吧。

      當我說好,試試看吧的時候,我大概也瘋了。愛到自己都瘋了。

      他手猛的一轉方向盤,車子就在路上打滑旋轉,摩擦地面的聲音刺耳,發出的聲響如同拉長的哀嚎,淒厲的響徹整個空間。

      就在我暈倒的最後一秒,他還是看著我,眼淚卻不斷從他的眼角落下,在他說完那句話後,讓我的淚水也徹底潰堤。

      「你贏了。」

      當妳趕到醫院時,好看的臉都被妳給哭花了,我卻無法出聲安慰妳,光是躺在床上,就動彈不得了。

      妳不斷問我還好嗎?沒事吧?我只能眨眨眼,然後,妳問起了他,那個到目前都沒看見的他。

      我的喉嚨瞬間哽住,眼眶一熱,妳愣住,然後發了瘋似的抓住我受傷的手,「這是什麼意思?你不要嚇我啊。」

      我閉上眼,眼淚也滾滾落下,滾燙的噙在眼角。我知道是自己沒有勇氣,沒有勇氣去看妳哀痛欲絕的臉龐。

      那只會讓我覺得自己很醜陋。

      妳哭了,跪倒在我的病床旁,完全的崩潰大哭,滿溢而出的悲傷就快讓我無法乘載。身上受的傷都不痛了,痛的是那顆還在跳動的心。

      他死了,他那顆裝有妳的心死了。不會跳動了。

      我們的車幾乎就是面目全非,他當場死亡了,而我重傷急救,聽醫生說,我差點不治。但是救回來的我,也得在加護病房躺好幾天。

      妳的哭聲在這個病房內,特別揪心。護士小姐把妳請了出了,妳哭的不能自己,我更是感到自己的沒用。

      從那之後,隨著我的復原,漫長的復健,妳每天都沉默的來醫院陪我,卻一次也不曾笑過。好像他的死,也帶走妳的笑顏了。

      我愧疚、我心虛,卻什麼也不敢說。我承認我害怕自己被妳討厭,甚至恨我。那是我即使到他死了都不會有所改變的自私。

      在我就快要出院時,妳瘋了。

      早在他死之後,妳的精神狀況就時好時壞,幾乎無法控制。常常大哭或大笑,但即使妳早已錯亂了心智,心卻永遠裝有他,沒有我。

      等我出院後,妳入院了。

      妳不時都會忘記我是誰,還傻笑著問我。偶爾心智年齡變成孩子,笑著問我他呢?他怎麼沒來?下一秒卻又會恢復,想起他的死而痛哭失聲。

      面對妳的失控,我感到慌張,滿滿的罪惡就這樣淹沒了我。我這才懂他的難受,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就知道自己會死了吧。

      才跟我賭了這場他一點勝算都沒有的賭注,我贏了、也輸了。

      贏了他、輸了妳。

      代價日期,我活著的每一刻。

      還真是狡詐啊他,竟然就這樣用自己的生命來換取我的痛苦,還是跟當初一樣渾蛋呢。我也哭了。

      最近,妳恢復正常的時間越來越長,我甚至覺得,妳已經好了。或者,根本就都沒有瘋。

      妳對我笑了,笑的讓人心醉,我卻只感到心疼。對妳的愛早就深深埋藏,不復存在了。因為這輩子,我傷妳傷的太重,重的連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了。

      自從妳說妳夢見他後,就越常笑,和當初認識的妳一模一樣,純潔可愛的笑容我一定不會忘。

      中午,我想出去買午餐給妳吃時,妳卻緊緊拉住我的手,用眼神示意我坐下。

      當我坐在妳身旁時,妳把我的手捏在妳那小小的手心上,暖暖的,很溫柔。妳抬頭,朝我淘氣得笑了,「我要跟你說那個祕密了喔,他那時候在我夢裡說得話。」

      「喔?」我挑眉,心裡卻惶惶不安,明知道不該聽的。

      我卻還是聽了。

      妳的話一出,回憶就狂嘯著朝我襲來,我錯愕的動彈不得。最後是妳笑著把我推出去,說妳肚子餓了。

      簡直和當初他說的話完全相同。

      我有些恍惚的走出醫院,深信著他真的出現在妳的夢中了。那些話,不應該是只有我們才會知道的嗎?

      從他死後,那就是我一個人的秘密了。

      不是嗎?

      當我買了午餐回來時,醫院外頭卻圍滿了人,我擠過人群,想一探究竟。卻被地面上一灘的血漬給嚇傻了,中間還裹著白布,是個人的樣子。

      長頭髮……

      應該不是,還是別亂想了。那一定不會是妳。不會。

      我等著電梯,卻越等越沒有耐心,索性從樓梯那上去,一階一階的,怎麼忽然覺得妳離我好遙遠,遠到就快觸不到。

      我開始驚慌,在醫院的走廊上奔跑著,猛的一打開門,卻被那風吹起的窗簾給愣著,我丟下了午餐,走到妳的病床前,空無一人。只有一張字條,我顫抖著手拿起,「我要去找他了,接下來、就等你一個。」

      我步履蹣跚的靠近窗口,風呼呼吹打在臉上,我幾乎可以想見妳剛剛是以什麼樣的心情站在這裡,然後縱身躍下。墜落、然後消逝。

      就和他一樣,都離開我了。

      妳說的話,和他的面容交互重疊,直到盈滿我整個眼眶,然後再也克制不住的滾滾落下──

      「即使是那樣,我也會等著,在那我們三個都會幸福的地方,等著見上一面。」

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8)

寫的太好了啊……
所有人都能幸福快樂
太困難了。
可是對於活著的人來說,後悔與遺憾是無法避免的,
就和喜怒哀樂一樣……
而最讓人難過的就是會讓人連悲傷都失去的事物。
所以當那個女孩情緒好像變穩定,當我覺得這故事也許不是悲劇時,其實我完全往錯誤方向思考了…
沒想到她也自殺了……
2019-01-15 01:2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我想這篇文章,會深深刻在我的腦海裡...
愛的越深,瘋的越強烈吧
我邊哭邊看完這篇短文
寫的太好了。
2013-10-24 14:4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屬貓喜歡我當初為了活動寫的短文,雖然不算短XD
謝謝妳的稱讚喔QQ(順便遞面紙)
2013-10-26 10:21回覆

看完之後覺得那個車禍過世的男人到底有沒有愛過那女的???
如果愛一個人為何只因為一個罪惡感而去下這種賭注?
雖然等待的那個男人很癡心,但是一開始在這感情中他已經是輸家了
而那女人真的很愛那個男人,即使夢中的那句話透漏的那兩人的秘密,她的選擇依舊沒變,但我想她其實對照顧她的男生有好感,只是還不到愛吧~
 
2013-05-20 15:3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怎麼說才好……還是愛的吧。
只是對於朋友的愧疚太過深重,壓得他喘不過氣來。
感情這種東西很難解釋,感情包含的不只是愛情而已。
通常深愛的那個人,反而是最一無所有的。
是的,女孩子也存在著歉意,她無法怪他,也不討厭他,只是另外一個他的死帶來的打擊真的太大,她會做這樣的決定老實說可以體諒。

我都快搞不清楚我當初為什麼會寫出這樣的文章了XDDDD
2013-05-20 17:57回覆

最近剛好看了一篇短篇漫畫,也是因為如此深愛對方,所以才不表明心意,因此非常非常有感觸

......

結果到後面整個變得超瘋狂啦!!!
有一點出乎意料,但又好像能理解
對於「我」的接受賭注 和 「她」的毅然決然

最後,得不到的依舊得不到,卻也什麼都沒失去
3人的未來,不過就是如此
2013-03-03 18:2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感覺若是越愛對方,就越無法開口說明白。

大家貌似都有一些驚訝,但我覺得這是最好的結局。
很高興黏芝麻能理解。
其實這篇短文我寫來很難過,雖然不是真人真事什麼的。
不過連自己都覺得這是個遺憾。

老實說主角的未來還能怎麼樣,也已經無從得知了。
什麼都沒失去嗎……如果那顆心也不見了,那我想就不知道自己究竟失去什麼了。
2013-03-04 18:13回覆

(哭)<你只會哭嗎
喜歡故事QQQQQQQQQQQQQ
有虐到QQQQQQQQQ
也喜歡聿佐的文筆XD
對不起今天珠珠給別人了 明天我在呈上來>
2013-02-17 00:1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ㄙㄅ別哭ˊ____ˋ
有虐到嗎!!!!真是太好了XDD(不對吧)
謝謝ㄙㄅ的喜歡~~~
你有過來看看我就很開心了QQ
2013-02-17 11:38回覆

很心疼那女孩啊
我也是不知不覺滾著滑鼠看完全程
兩個男生的罪惡感如此強烈
我想提議要下賭注的那個人應該從最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朋友喜歡這女孩
所以才拖著沒有回應女生的感情吧?
但到了後來,那女生的不屈不撓還是打動他了
支撐在愛情和友情之間,好辛苦
愛的壓抑的人,應該不只有男主角本人

不知道這樣理解對不對:'|
總之,那行動真的太瘋狂了阿(嘆
2013-02-06 11:0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畢竟打從一開始、最無辜的人就是女孩。
那種罪惡感是我們不能夠想像的,感覺很苦、很累。
是的,他從朋友喜歡上女孩開始就知道了,但無論答不答應,必有一個人會受傷。
這全都看他的決定。
他的確被女孩打動,可是從接受的那一刻起,他一直被罪惡感壓得喘不過氣,即使他朋友從來沒有責怪過他,也沒因為這樣就討厭他。
但他寧可朋友恨他,甚至揍他一頓都好。不過這些從朋友的視角看來是完全不知道的。
我用朋友當第一人稱,所以難免只能體會自己的苦,他的難受不能夠得知。

築宇觀察的很細微,是這樣沒錯。
呵,當初在寫的時候也覺得有點瘋狂,但還是決定不更改的寫下去。
這個故事就該這樣結束。
2013-02-06 11:11回覆

愛情不能夠當遊戲玩,因為那並不尊重而且我們玩不起... ...
玩不起的遊戲為什麼當初還要讓它開始,那也是因為愛
愛,算是一種矛盾的情感,明知道會受傷卻依然故我瘋狂的愛著

最後,遊戲結束了,也傷夠了... ...
2013-02-02 16:50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即使玩不起,仍然還是有人傻的用自己所剩無幾的愛去賭。
賭到最後,全盤皆輸,哭是自己最後軟弱的方法了。
有時候,我覺得愛是神給人最大的懲罰。
因為愛到都痛了。甚至快死了。

大家都Game over了,還能怎麼樣?ˊ____ˋ
2013-02-02 17:42回覆

這篇幅長歸長可是很有意思,劇情鋪陳不會乏味。
馬上就把我領著一路閱讀到結束....
打擊很大是真的,那個開車自殺的行為真的很恐怖阿...
最後這女生也瘋了,完全在我預料之外...
有預感她會死,但讀到最後心還是很激動....
並不是覺得死得突然而是覺得,這份等待與見面成了另一種殺人模式....
謝謝聿聿的短文喔:)
2013-02-02 09:3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太好了,看到小暮的評語,我稍微放心了。
畢竟我發現自己寫得太順,好像會一直寫下去……
這個行為老實說,在寫這篇的時候不斷的出現在腦海中,就算真的很瘋狂。
從頭到尾,最無辜的還是這個女生,畢竟她承受的代價是兩個人下的賭注。
認真要說,那兩個男生都算是罪人,就像小暮所說的,是另一種殺人模式。
不會,只是我放在這的時候非常緊張XDD
2013-02-02 09:5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