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微漸,微見

昔曩的話語,在獨人的靜默中蔓延開來:「我們和他們的分別,在於看見的本質不同。」

小學導師是位嚴謹又富愛心的女子,時常對我們這群毛頭小子以言教之,說著艱澀難懂的大道理。然而,坐而言不如起而行,她認為應當有實質的行動才能算是善行的落實——每個月到無障礙之家一次。

我暗自納悶,為什麼要和這些毫無關係的人牽扯在一起?為什麼要跟他們有近距離互動?

打從心裡,我感到厭惡。

第一次的會晤,厭惡之感更是達到最高點。

他們跟一般人長得不太一樣。或歪嘴呵笑,或面容呆滯涎下唾沫,或以怪異的步調行走著,最大的共通點是,他們嘴裡說的,沒有一句聽得懂。

老師要求每一個人陪一位「小天使」,命令一下,人群哄然散開。看著同儕都興致勃勃的拉起那些「小天使」玩樂,才發覺自己不該被動地站著。

默默地混入他們的行列,看著他們丟保齡球,就算沒擊中半個瓶子仍快樂地拍著手掌;看著他們隨音樂擺動身子,就算沒跟上任何一個拍子仍是興奮地叫了出來。

比起其他同學的主動,我像極一位旁觀者,不管是之後的第幾次會面,皆維持同樣的狀態。

我無法打從心底接納他們。

等到脫離了國小、國中,直至現在的高中,時間的催化使我淡忘厭惡,倒是「小天使」的笑臉偶爾浮現在腦海中。

尤其是在看完微電影「心路」後,更是讓潛藏內心深處的記憶格外鮮明。汪東城與心路的「小天使」們一同玩樂的模樣,提醒著我過往的無知。

他們,跟一般人長得不太一樣,可是,他們的心,比起許多人還要柔軟;他們的微笑不是刻意,是發自肺腑;他們沒有過多矯飾的動作,是因為相信人的本質是一樣的。

可是我卻愚蠢地認為他們跟我們是不同的,應該要劃清界線,但其實界線是自己的混沌加註上去。更甚認為,需要違背自己心意做出行動的「一般人」更加可憫,哪有資格論及別人的缺失?

不了解使雙眼蒙蔽,卻以為擁有先見之明,對不知情的事物先採取負向想法,所以,不必要的爭執或誤解就永遠都不會消失。如同種族優越感源於對當地民情與種族的無知。

或許,我尚未成熟到能一眼看穿事物的本質,但我期許自己能夠以踏實的腳步,逐漸地摸索,逐漸地了解事情的內涵。

我也期許,在這世界上的人,都能有一顆柔軟的心。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