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 POPO華文 ...
HOT 閃亮星─牧苗酒耽美稿件大募集

2013新年賀文之『《明日幸福》特別企劃』@by暮帬

為了今年特別的日子,幸福咖啡廳早上並沒有向外公開營業,而從一起床的謙忙碌到中午幾乎停不下來,當好不容易可以喘口氣的時候已經是下午一點半左右的事情了。

「謙謙姐!」人還未出現,陽介那充滿青春熱血的吶喊已經讓屋內的所有人都聽見,謙謙循聲望向門口,陽介抱著一大紙箱跨進咖啡廳,從他身後瞥見陽介父親的卡車停靠在咖啡廳外頭,謙點頭示意禮貌,陽介的爸爸也揚上一幅笑容的回贈給謙並把車駛離咖啡廳。

「這些東西放這嗎?」

「嗯,放那個桌上就可以了。」謙湊前盤點箱子內的東西,全部都是點燃會散發香氣的燭台,她心想,從這些數量看起來應該是沒問題了。為了今天,她從一個禮拜前就開始積極計畫這些,多虧小米與陽介的幫忙才讓她可以在短時間內收集到所需要的東西。

謙拿起一個紫色燭臺湊到鼻子前聞了下味道,隱隱聞到薰衣草的香氣,陽介四處張望像是在尋找什麼人,不過室內除了煮咖啡的駱少崴以外,就剩下小米在戶外用噴罐替晶瑩剔透的窗戶噴上新年快樂的英文字母。

看到陽介掃過駱少崴後依然在轉動視線,謙已經能明白這些舉動的目的在哪而指了戶外區的窗戶,「小米正在外頭幫我噴漆窗戶。」

「我這就去幫她!畫什麼都可以嗎?」從沒聽陽介說明自己有這方面的才能,但不論有沒有,謙都不會阻止陽介要去陪小米的這個事實。她輕緩將燭臺放回箱子裡,「畫什麼都可以,去吧。」

望著陽介跑出去戶外找小米的謙把視線停駐在兩人的小互動上,有那麼一瞬,她想起曾經跟駱少崴一起同心做鞦韆的回憶,雖然她最後什麼忙也沒幫上,只是坐上鞦韆而已,不過或許當時的情形就與現在的陽介與小米一樣吧,不過她與駱少崴跟陽介及小米的差別在於他們兩人總是眉開眼笑的談吐,哪怕只是日常的瑣碎小事都能讓彼此哄堂大笑,反觀之駱少崴與謙就不太會這樣子,也因為是這樣,才更有『這就是我們』的感覺。

「在想什麼?」駱少崴的聲音突然從身後出現,但她沒有嚇到,反而是習慣這樣子的存在,謙輕搖頭,這動作裡笑容不可少的掛在唇上,一條美麗的拋物線勾勒出幸福的笑容。

「我在想,我們。」

她悄悄注意駱少崴的反應,他只有微微皺眉,接著又鬆緩,面無表情的盯著前方的戶外區,陽介與小米正拿噴罐把玻璃塗滿各式各樣的塗鴉。

「不知不覺已經過這麼久了,有時候我總是會在他們兩人的身上看見我們的倒影,我指的不是他們的互動像我們,而是他們互動所給我的感受,讓我覺得與我們很像。」駱少崴靜靜吸收她的話,沒有打斷的放耳聆聽:

「有時候我會想,我們在別人眼裡雖然相處模式比較不同,但是不是感受都是一樣的,你覺得呢?」

「一樣的。」他一直盯著陽介與小米在外頭的模樣,正在用心去體會謙所認為的事情,兩人想法一致後,謙為此開心的說:「那你覺得這叫做什麼?」

「是幸福。」

「從奶奶過世到現在,我們兩人的轉變讓我們更像一家人,我得老實說,在很多時候我總是想待在你身邊,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的,這份感覺已經在心裡定居下來了,我要的不是什麼花言巧語,相對我要的都是你能給我的,那份安心感,還有你總是在我最猶豫不決的時候,輕輕向我推一把,就像我打給我爸那次,如果不是你,我跟我爸現在可能還是會跟以前一樣。」

「當在乎一個人的時候,總是會想見到對方,不論是用什麼方式,我想這就是我們兩人所相處而來的幸福,而陽介與小米也有自己的方式,不過我們與他們最大的共通點就是都擁有這份幸福。所以,我很開心,你那個時候有留下來。」

駱少崴先是一靜幾秒才啟口輕聲,「我也很高興,在這裡我不是孤單一個人。」

下午三點多的時候,季希放下手邊的工作來到咖啡廳參與活動的準備流程,多了一個人手幫忙讓謙可以忙中偷閒一下,她與季希來到咖啡廳外的小徑道路替換兩旁的燭臺。

「沒想到已經年底了,謙會有什麼新年新希望嗎?」

她把一個粉紅色的燭臺放上原先燭臺的位置,手翻找箱子裡的第二個燭臺,「我沒有想得那麼仔細,不過妳如果硬要問的話,我現在倒是有一個。」

「說來聽聽呀。」

「那就是把咖啡廳好好的經營下去。」聽到這答案的季希嘴巴笑得微開說:「因為奶奶吧,還有因為這裡讓妳跟駱少崴有所認識,這裡可以說是妳們與奶奶的相處方式吧。謙的奶奶雖然過世了,不過咖啡廳可以重新經營,而且還是由妳跟駱少崴,我想奶奶一定很開心的。」

謙很認同季希說的這一句話,「所以我才會想好好經營下去。」

「嗯,還有妳不會是一個人,有駱少崴,有陽介還有小米,甚至也還有我,不過最重要的是──」謙知道季希想說的那個人是誰,這人曾經是她生活二十幾年來都不怎麼喜歡的一個人,她遺傳到他的個性,讓兩人總是用著倔強的一面在相處,也因此總是鬧得不愉快,但這都多虧駱少崴與季希,讓她向前把一切的問題都緩和下來,至少現在她與他是融洽相處的,比起以前好太多了。

「是我爸。」

「妳跟妳爸現在相處很好吧。」季希一臉不擔心的問,從一同去看媽的墓地後,她偶爾會回到台北幾次,一同與爸住在同一個屋簷下。

「跟以前比起來好很多了。」她想起以前總是與爸爭鋒相對的模樣,感到懊悔:「我錯過我爸太多事情,從去我媽墓地的那時候開始,我就決定要好好彌補我爸,雖然我不能待在我爸的身邊,不過我們的心是在一塊的。」

「能聽妳這麼說,我真的很替妳開心。」兩人都換上燭臺後,一同踏著小徑步入咖啡廳,季希迎上門前,想起什麼的驚道:「對了!今晚咖啡廳會向外公開營業吧?」

「嗯,怎麼了?」

「妳有沒有考慮要拍個合照還什麼的,最好是大家與客人擠在一起的拍。」謙原本只是想說今晚過得特別一點,佈置一個幽靜的場所,讓大家在安寧的咖啡廳裡度過今年。季希的這個提議讓謙很喜歡,這也是留下回憶的一種方式,從新開幕到現在的確還沒有一張像樣的照片,季希拍胸脯的說:「放心吧,交給我的技術,保證每個人都可以拍得男帥女美的。」

「可以阿!不過我怕有些人會避鏡頭。」那個人選當然是駱少崴還有我爸,季希眼神盯入吧台裡面正在準備食材的男子,拋下一句:「我這就去問他。」而離開謙的身邊。

她處在一張桌椅邊,看著季希溜進吧檯裡面與駱少崴簡單打上招呼,從駱少崴說明自己的背景後,他的轉變讓任何人都看見了笑容,雖然口語上依然沉默寡眼,不過從身上可以看見他的勇氣,替他造就出來的改變。

由於距離的關係,她沒辦法仔細聽清楚季希與駱少崴的話,倒是季希突然比了個OK手勢讓謙征眼發愣,駱少崴轉過視線盯向她這方向,難掩尷尬的低下頭繼續處理食材上的準備來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突然身後的門被人開起,匡啷聲讓謙猛地一轉身,打算告知客人現在還未營業,但來者讓她嚇得說不出話來的望著對方,雖然早就接獲到通知說他今天會來,不過時間與告知的時間有很大的出入。

「爸,你來了,可是跟時間不是……」

眼前除了她的爸爸外還有一位女生,是爸的女朋友。

「他太興奮今天的相處,所以很早之前就把所有公事都告一段落了。」爸的女朋友老實說。謙從兩人身上的裝扮看得出來都是為了今天而盛裝,而跟自己比起來,倒是很日常生活的打扮。

「你又熬夜了!」聽見很早都把事情告段落,就想起他一定都趁夜寢時間來處理公事,如果不是這樣子哪可能在短時間把瑣碎的事情都處理完。

「謙,他沒熬夜,他一直都聽妳的話。只是說公司上的事情也不是那麼多,再不然就是不怎麼重要的事情就由別人來做,所以你爸才會比較輕鬆。」

「就別說這些了。」謙爸打斷兩人的交談,眼掃了一圈室內,駱少崴也放下手邊的工作與季希走出吧台,「你們還沒準備好嗎?」

「其實差不多了,就等陽介與小米回來。」不久前才托兩人到別的地方買點東西,還有駱少崴需要的甜點食材,但這都算是後場該擔心的部分,從外場上看來,玻璃上的噴漆圖案已經完工,還有每張桌子上都有放置一個薰香蠟燭臺,牆上也掛上一條條亮片彩帶,來映襯今日的特別。

「那有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幫忙的?」

「可是……」怎麼說謙都不太希望自己的爸爸在公事外也這麼忙碌,不過她沒有把阻止的話說出口,或許心中有一小角落也正渴求父親與她的互動,才會沒能脫口。

「別可是了,地還沒掃吧?」他問起駱少崴:「你們的掃把放哪?」

駱少崴沉默的從儲藏室裡頭拿出掃把,一併交給謙爸,交接的瞬間,駱少崴不太甘願,直到他看見謙輕應頭,才鬆手讓對方拿走掃帚。

準備的流程因為多了兩個人所以一切越來越順利,陽介與小米也在中途把該買的東西都買了回來,直到事情都準備就緒的時候已經是六點整的時候了,謙在前一個禮拜就有張貼海報告知年末的營業,但都這個時間了,難免會擔心吸引不到人潮。

「天啊!好累阿──」陽介整個人癱在吧台上,一動也不動的出一張嘴。

「好戲才正要開始呢。」小米倒是神采奕奕的準備迎接客人上門。

謙與駱少崴走向門前,把板子翻了過來,亮出營業中的字眼,而季希正站在戶外,沿著小徑把兩旁的燭臺都點起火光,這些燭臺的特別之處在於每一個底座顏色都會連同火苗一塊改變。

從最接近道路的紫色沿著店面一路漸層變化到暗紅色,這是謙的點子,她盯著季希把一個燭臺點起火光的模樣,腦中想起前一個夜晚與駱少崴的討論。

「我想把兩旁的燭臺換下來。」她拿出一張白紙,上面已經大略打個草圖,線條構成的是咖啡廳外頭的小徑,還有小黑板與鞦韆,每一樣重要的東西都沒有被謙給忽略過。

「為什麼?」

「我一直在想,幸福咖啡廳,我們該怎麼呈現明天的特別。」她拿支筆在小黑板的位置畫了個圈:「我想在明天,親手在小黑板上面畫我跟你的頭像,還有小米與陽介跟季希,如果能塞的下的話,我還想畫我爸。」

「然後這裡。」她這次在鞦韆的位置打了個圈:「我想在鞦韆的兩邊綁上小燈泡,很多的那種,看起來線就會在黑暗中發出微光,不過最重要的是這裡──」

那條小徑,最後被謙給畫了起來。

「我有問過陽介能不能找到有顏色的燭臺,我打算在這一天把燭台都換成繽紛的色彩,然後隨著小徑的走進,可以被不一樣的火光給籠罩,這就是我想表達的幸福,因為我覺得幸福是五顏六色的;有熱情的紅色、快樂的橙色、活力的黃色、成長的綠色、安靜的藍色、憂鬱的靛色、神祕的紫色。」

那時,駱少崴的微笑讓她更積極的去做這一項準備。

在那之後,他讚同作法的說:「如果有需要幫忙的地方,可以跟我說。」

當兩人共同把牌給翻過來後,大部分的客人都因為咖啡廳外頭點起與平常不同的燭光而被吸引,家家戶戶都特地來到幸福咖啡廳一同用餐,從第一組客人開始,他們開始忙碌起來,由於謙爸的堅持,他也在吧台裡頭與駱少崴一塊處理客人的餐點,而其他人則是忙碌在外場上奔波。

在應付客人的時候,謙接獲到不少駱少崴的手藝很好的讚揚,每遇見客人這麼說時,她都用一張笑容來回應給客人。而忙碌一個小時左右時,客人終於安定下來,謙把一桌空杯收回吧台時順道把這些訊息告訴給駱少崴,這讓他從烹飪的動作中停頓了一小半左右。

自己手邊沒什麼忙碌的事情後,她自告奮勇的說:「那有沒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地方?」

「還有爸,你真的會嗎?」

「我可是你爸,別小看我了。」謙爸正在切絲備料給駱少崴使用,那一手熟練的技巧證明她的擔心是多餘的了。

直到駱少崴把最後一份餐點做完後,季希早已準備好相機的出現在吧台前,這次的合照計畫,已經都有告訴給所有人,也包含了在座用餐的客人。

陽介拍起手,吸引所有人的目光:「來來來!看我這邊,謝謝各位捧場幸福咖啡廳,今晚的特別企劃,我們打算在年底留下一份回憶,我想請問大家準備好了沒阿──」

「喔──」大部分的人都熱情如火地吶喊,望見每個人都這麼投入這份活動時,謙已經笑得合不攏嘴。

「那請各位暫時離開自己的位置,聚集到吧台這來,不過中間的位置可不能站喔,這是要留給我們的裴若謙還有駱少崴!」一個吧台邊緣塞滿在座的客人數,季希怕有人無法入鏡而做了幾次調整,讓比較矮的人都從左右兩側聚集到謙與駱少崴的面前蹲下身。

「那就跟我一起倒數囉,喊到一的時候,一起說YA!」季希站在所有人的面前,用了相機架來固定相機的高度,並從觸碰式螢幕上點選了五秒拍照的功能。

「五──」

「四──」

「三──」謙爸與女朋友站在謙的身後,在倒數的中途輕輕在她的耳邊講了一句話,她接受到的握緊了駱少崴的手,那不是情侶之間會有的牽手,而是一種陪伴在彼此身邊的那份在乎所有的動作,從握著對方的掌心,更能清楚的用心體會到對方的這份真感情,這使她很享受其中。

「YA!」所有人齊聲吶喊。

過十二點以後,咖啡廳在凌晨一點左右結束營業,陽介與小米由於身體疲累而借住下來,季希則說要回去沖洗照片而先走一步,謙爸與女朋友也窩在咖啡廳內找一張桌椅趴著熟睡。

這時間,看似睡眠的時間,謙與駱少崴卻站在燭光還沒有熄滅的小徑上,兩人無聲無息的從咖啡廳內走出,沒有驚動到裡頭正在熬遊夢鄉的人。

她與駱少崴兩人坐在階梯上,任由彩虹般的七彩渲染身上穿著的衣裝,雙方沉寂了一段時間,習慣這相處模式的兩人沒有任何怨言,而是,更放鬆地去呼吸現在的空氣,去凝望現在的景色,去放耳聆聽彼此那顆怦怦跳動的心臟。

「我還沒跟你說呢。」天冷的關係,駱少崴願意讓出肩膀給她當枕,她嘴巴呼出冷空氣地說:「駱少崴,新年快樂,新的一年還請多多指教。」

「新年快樂。」

她沉浸在駱少崴所給予的溫暖中,光這一點小動作對她來說就已足夠,不必渴求太多,有些東西是彼此之間不需要的,不然會變得不像自己。下午季希曾問過她對於新年新希望的看法,她想起自己好像都沒這麼問過駱少崴,而且也沒從他的口中得知到什麼,她下定決心好奇的問道:

「駱少崴,你有什麼新年新希望嗎?」

駱少崴沒有馬上回答她,她稍抬起視線,瞥見駱少崴的嘴巴欲言又止,她沒有強逼他的打算,如果對方有些難言之隱,那就這麼的藏在心裡,或許會更有價值,於是她放給駱少崴一段安靜的時間,靜到可以聽見室內的時鐘正在向前踏步。

「謙呢?」

被這麼一問,征征眼的說:「我、我啊……就好……」話還沒說完,駱少崴直接打斷插入:「我的,跟妳想得一模一樣。」

駱少崴的新年新希望也是跟我一起好好經營咖啡廳?謙這麼一想,眼角餘光看見駱少崴的唇角悄悄上揚,她的心流入一陣暖,那是屬於駱少崴會有的溫暖,不全然是體溫,或許,那就是『幸福』的溫度。

「讀完這本書後,如果小薇允許的話,可以讓我寫一篇短文嗎?就當作是我送給妳的禮物,還有送給駱少崴他們的禮物。」我放下手中的書籍,書的封面是由草叢之間閃爍的光點所簡單構成的,主標題寫著『明日幸福』四個大字。

「我當然歡迎阿!但你也可以讓我放到網路上嗎?」艾小薇的臉上有數不盡的愉悅,不過在這之前,我得先把醜話說前頭的道:「不過我的文筆不好,所以恐怕得請妳包含了。」

「幹嘛這樣說,心意最重要,更何況小暮的文筆很好阿!」

「不會不會,但還是謝謝妳願意收下這份禮物,這頓咖啡就我請吧。」我拿起錢包走向櫃台付了帳,途中腦中已經有點想法這個短文該由什麼樣的形式發展,我也得趁快把文章給生出來,這樣子才不會拖得太久而失去意義。

與艾小薇喝了一個下午的咖啡後,一同走出店內,踏入兩旁都是燭光的小徑,路過一邊的小黑板還有不遠處的鞦韆,戶外桌椅也坐了不少人。我們與一組小跑步的男女擦肩而過,耳畔聽見他們的對談,讓我與小薇同有默契地一笑。

「我們快遲到了,陽介!」

「啊啊!我知道,謙謙姐人很好,不會對我們生氣的──」

直到踏入道路,回首凝望店面的招牌,寫著『幸福咖啡廳』。

─THE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章

回應(2)


看到自己打的被丟上來好害羞哇
最後一段算是改了一下,從網路跑到現實,而且還插入到明日幸福裡頭XDD
突然覺得很新鮮久這樣子發展了,謝謝小薇給了我好看的故事。
雖然我只看過原來跟明日,但真的很好看!
感覺讓我有所成長。我的留言不要客氣,這是身為讀者的我改有的表現。
2013-01-01 20:45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小暮晚安,

這種把真實與虛構混在一起的感覺不錯啊,就好像幸福咖啡廳是真實存在的一樣,我喜歡!^^

能寫出讓人有所成長的小說,一直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很高興喔:)
2013-01-01 22:29回覆
新年快樂,各位~
最後一段我和小暮的對話,是昨晚再網路上的真實對談XD

真的很開心再次收到這個新年禮物,知道自己的故事被喜歡著,是件幸福的事。而《明日幸福》能夠帶給你們幸福,這又是更是加倍的幸福:)

2013-01-01 14:0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謝謝小暮每一次更新時,總是認真的與我分享他的想法,更謝謝他的這份禮物:)
2013-01-01 14:0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