知名小說家教你賣出好故事,募資成功準備開課!
HOT 閃亮星─何守琦耽美稿件大募集

哥哥,你有看到那隻小灰蝶嗎?

  有時候,氣象報告是不準的。就像今天。一大早新聞便播報著今日天氣,主播信心滿滿的說會出現午後雷陣雨──可是現在天空卻乾淨的沒有一張衛生紙,更別提黑鵝絨般的烏雲敢出來作怪,這種好天氣連散落徐風的水蒸氣都捨不得使壞。  

        今天正是煦陽出來唱歌的日子。    

        我停下我的豐田小客車,決定該不該馬上停止引擎運作或是繼續待在這個舒服的小冰穴裡閉目養神。我仔細聆聽冷氣孔呼呼吹的涼風,然後把臉埋進雙手,用力壓著印堂穴,確定我的顏面神經都還有知覺。  

        來玩個遊戲。來猜猜廣播電臺主持人下一句談話能否能慰留下我的衝動。  

        「高雄市十三日於文化中至德堂心舉行......」  

        我切掉那個頻率。  

        恭喜,我輸了。我將車子熄火,願賭服輸地止住那口氣燄高張的嘴巴。  

        這個時候,我發現那簇穠豔的花束硬撅撅的直橫躺在副駕駛座,嬌美的活像枝漆畫的五彩繽紛冰棒棍。   它彷彿是這個世界上最特殊的一棵美麗植物──勝過造物主的巧手──連亞馬遜雨林裡創造的出來豔紅的霸王花、撒哈拉沙漠中綻開於仙人掌上的可人小黃花都不足與它相提並論。它由人類孤癖的美感中蹦躍出來後,再依照那最完美的比例包裹在絲質的淡紫色包裝紙上。桃紅玫瑰、向日葵、滿天星......和不知名的茂盛枝葉緊密而不失美感的撮合在一起。一起綻放,一起凋零。  

        一種前所未有的荒謬感揉雜著汗珠潤濕了我的肩頸。我明白自己多麼可笑,也許今天應該先將我親愛的學生獻上的美意擺在一旁,改到花店再買個高架花籃過來。純色的香水白合、白孔雀、白玫瑰......憂戚的悼念可用盡花朵一生短暫的美好來悲慟。  

        車門輕輕鬆鬆就推開了,我還以為它會重的壓過我的理智。  

        我更加清楚一件事。花朵既為了美而生──自私的在她的玉簪上澆淋無語的淚水,好讓我相信全世界都同與我悲泗淋漓,那絕對非公平的憫憐。  

        花是新生,而非終亡。  

        唯獨我為了你而雨淚,其餘的人還需將淚水留給他們所愛的人。當他們流淚哭泣,連小花小草都知道:我也永遠無法真正體會他們的痛。  

      腳步很輕,或許我用飄的過去。和羽毛一樣。  

      沒有人能了解另一個人的痛楚,除非他經歷過。  

    (待續...)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