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寫1960歲月台灣
HOT 閃亮星─落桑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歸寧(下)

歸寧(下)

「恭喜!恭喜!」不斷湧入的祝賀聲伴隨著古老而傳統的喜慶音樂,流瀉到耳膜裡。

歸寧宴設在凱悅飯店,十六桌,每一條雪白的桌布邊緣都串著白玫瑰,桌上放著象徵長久的九十九朵紅玫瑰的花籃,裝著瓜子的瓷碟也是玫瑰花形,充滿愛情的熾烈。從這些可以看出黎黎恩的用心,昨天回到家,坐在客廳看電視的爸媽表現出一副天下做爸媽的都捨不得嫁女兒的模樣,更加深了她對歸寧的重視。

「蔣爸蔣媽、歡迎歡迎,請這邊坐。」黎恩拉開桌上三角立牌上寫著「鄰居席」的法式圓凳,爸媽都是從大陸來台生根的,沒有親人在台灣,鄰居和同事順理成章填補了親人的空缺。黎恩先請蔣媽入坐,再扶著高齡八十八歲,行動略略不便的蔣爸入座,並非常細心地交代服務生為蔣媽到杯柳橙汁,為有高血壓的蔣爸斟杯枸枳菊花茶。

「黎恩妳一點都沒變,從小就特別乖巧懂事。」受到讚美的黎恩有些攸忽。一直以來,姐妹倆見到同大樓裡的長輩反應截然不同,黎恩見人就笑如含糖地打招呼,黎惠便寒了一張臉速速撇向看不到人的一邊。這般景象持續到兩年多前,黎惠去美國念書,黎恩獨自進出大樓,走路總是低著頭,給人感覺像少了一對翅膀的天使,即使面帶笑容,卻少了快樂的眼神。

「黎恩!怎麼了?嫉妒黎惠是不是?」一個老鄰居捉狹的聲音打斷黎恩的思緒,她又開始忙碌穿梭,再微小的細節都不放過,對黎惠的歸寧不遺餘力地盡心,不知道她對男人沒興趣的老鄰居打趣道:「甚麼時候喝黎恩妳的喜酒?」黎恩噘了噘唇。「我不嫁,我要留下來陪爸媽。」黎惠浪漫,黎恩實際,她不需要一張結婚證書延續愛情。「妳爸媽有我們這些老鄰居賠就好了,妳要是沒男朋友,我來當媒人,保證讓妳爸媽樂得今年連辦兩場歸寧。」黎恩笑笑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得上台了。」  

       

黎恩走向宴會廳最前頭,被一盆盆玫瑰花盆栽形成的花海包圍的高腳椅,拿起放在椅上的琵琶,右腳跨在左腳上,懷抱琵琶撥了一下緊繃的絲弦,看著背對她的爸媽,爸的後腦勺髮間破了一個洞,媽捲燙的黑髮夾雜白髮。爸媽老了,她聽見自己的心跳砰咚砰咚,一拍強過一拍,像是一鞭重過一鞭打在她心上的鞭子,她暗許要代替遠嫁美國的黎惠加倍孝順爸媽。

絲絲縷縷,攸揚輕快,先來「採菊」,接著「蝴蝶飛」,兩曲都是歌頌愛情的美好和可貴。

就在沉浸在古典樂府的這時,前門開啟了,穿著玫瑰色晚禮服的黎惠牽著一個穿西裝的矮小男孩的手站在門口,整個宴會廳如同被竹竿插入的蜂窩,湧出大量的蜜蜂,藏不住心中驚訝的迸出了來。每一個聲音都帶了尾刺,嗡嗡叫聲響徹宴會廳。「老天!黎惠的老公怎麼是個侏儒!」「唉呀!一朵鮮花插在牛糞上!」「噓~~~~小聲點,黎先生黎太太聽到會傷心的。」  

時空凝滯,宴會廳瀰漫令人窒息的沉悶,黎恩遙望黎惠像被晚禮服的長襬絆住了腳,緊握著冰涼光滑的琴柄,指節骨突白,春水般從荳蔻的指尖下流淌出來,樂聲彷彿來自天上,久久盤旋,輕攏慢撚,強烈的陽光將玻璃窗染上一層金色光澤,映照在黎恩逐漸平穩的臉上,微啟朱唇,飽含深情的歌喉在宴會廳迴盪,跌宕婉轉的歌聲把每一個人心靈空間的角落都占據了,塞滿了。

上邪,

我欲與君長相知,

長命無絕衰,

山無稜,江水為竭,

冬雷震震,夏雨雪,

天地捨,乃敢與君絕,

長相知,長相知。

這是黎恩送給妹妹妹夫的結婚禮物,長相知。

黎惠不再趄趑,相握的手指輕輕彈在杰的手背上,杰頓時抬起了頭挺起了胸膛,無畏無懼地迎上異樣的眼光。玻璃窗上的電動百葉簾照著黎恩的事前安排迅速拉攏,宴會廳仿如黑夜籠罩,鋪著紅毯的上方天花板聚光燈追隨著新人的步伐逐一閃亮,彷彿宣告美好而光明的未來,就在前方不遠處。

前方不遠處的爸媽霍然站起身,爸走到女婿面前拍拍他的肩膀,媽拉開旁邊的兩張圓凳。琵琶聲像山泉出澗,飛濺跳躍的音符,直到新人坐定位,琴弦受到指尖的阻抑,停止了顫抖,低迴飄渺的餘音銀針落地似的,消融在朦朧的昏暗裡,紛擾的吵雜漸漸遠去,寧靜片刻,宴會廳響起了歡慶的鼓掌聲…….

淚水悄悄流向微揚的嘴角兩邊,黎恩抹了抹臉,這麼圓滿豐盛的歸寧,不該哭泣。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