填問卷找答案|寫作需要的幫助,POPO來支持。
HOT 閃亮星─黑白沙漠狐耽美稿件大募集

冥婚財

這篇其實是我以前寫的東西!另外,本週因私事繁忙導致文章連載休刊一回,實在很不好意思……

-

      對於那離奇又駭人的經歷,我是想忘都忘不掉的。

      要問這經歷能幹嘛,最實際的用途也只有拿來充當親身經歷的鬼故事。

      這件事情,發生於我那因為校園生活過度無趣、煩悶所造成的反常舉動之下。

      我是個高中生,非常普通的高中生。偶爾與朋友嘻鬧、偶爾與家人爭吵;時而對朋友發怒、時而對家人孝順,除此之外也與大家一樣,共同為了課業而苦惱,共同為了戀愛而頭疼。

      很枯燥,最近的日子一直很無趣,這般枯燥乏味的日子不知道還會持續多久,在這樣下去我想我遲早會抓狂,簡直已達毀滅性的無聊程度,宛如被迫接受某種扼殺心靈的刑罰般。

      當時,是個無風的夜晚。

      我在放學返家的夜路上,看見了暗紅色的袋子。

      ……不管怎麼看,那都是紅包,就在我家門前的窄路上。我即刻心生警戒。

      以前在網路上看過,這大概就是傳說中代表冥婚的紅包吧?我清楚地知道這種事情。

      不能撿,千萬不能撿。寧可信其有,要是撿了,萬一真發生什麼可笑不出來呢。

      但是,或許是因為日子過於煩悶、或許是因為一整天的疲累使我判斷失常,又或許是我起了對金錢的貪念,總之肯定是其中之一促使我這麼做的,理智清醒的我,平常絕對不會幹這種蠢事。

      綜合以上動機,我彎下腰伸手撿起了那個紅包袋。

      「幸好幸好。」沒有任何家屬跑出來要我搞什麼冥婚,因為據說如果撿到冥婚用的紅包袋,弄冥婚的家屬就會突然衝出強迫要你負責……之類之類的。內心頓時安心一大半,同時產生對紅包袋內容物的強烈好奇。

      會有錢嗎?會有錢吧!

      因此撿起後的第一個動作,就是確認那紅包袋的內容物。

      啪哩。我撕開沉甸甸的紅包袋開口。

      「……」目瞪口呆,喉嚨瞬間乾得說不出話。

      一千元的鈔票。

      光是如此,當然不會讓我訝異到呆住。

      但若是一眼難以判別數目的數十張一千元鈔票,就有可能使我目瞪口呆。

      而我所見的,正是紅包袋內一眼無法判別鈔票數量的數十張一千元鈔票。

      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獲得如此大量的「意外之財」。

      這是何其幸運?就算這真是冥婚,我也一樣會撿!冥婚說穿只是一種毫無科學根據的古老習俗,說真的我不信撿冥婚的紅包,除了會被弄冥婚的家屬纏上還會怎樣!更何況現在根本沒有什麼家屬來煩我,這……

      滿溢的欣喜與興奮把我這整天的疲累沖到九霄雲外!

      目測至少有數萬元,這筆數目對於我這種沒有打工的學生,是足以嚇死人的!我還甚至因此小小擔心了下,萬一我這就把這輩子所有的奇蹟都用光了該怎麼辦?

      俗話所云之「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其實還是會有的嘛!腦袋發熱,我仍不失冷靜地警惕周遭有沒有人看見這一切,不過看樣子周圍是真的沒人。

      我沾沾自喜的將錢與紅包袋分開收好,「嗯?」在收紅包袋時,我感受到紅包袋的底部好像還有什麼東西?

      抱持些許困惑的我並不想任由疑惑蔓延,於是我把紅包袋開口對準我的雙眼,朝著紅包袋的內部看去……

      噢、噢噢噢。我深呼吸,方才的興奮稍微退去些,腦袋降溫中。

      唉,果然是……冥婚嗎?我端詳著能夠稱之為噁心的底部內容物。

      在紅包底部的是,無數指甲與黑色的毛髮。

      「……」我默默地把紅包袋倒過來,將那些指甲與毛髮抖到地上,隨即想想這個紅包袋也沒用了,於是我將紅包袋再次扔回原位,唯一的差別是現在紅包袋內空空如也,鈔票都已經被我接收。下一個撿到的人想必會很不悅吧?

      正當我要邁開步伐,朝著家門走去的那一刻。

      突然,肩頭忽地被輕輕一拍。

      「嘖!」心頭猛地一跳,難道剛才被人看到了?該不會是盯上這筆錢的傢伙吧?不,還是放這紅包的家屬終於現身了?我好像總是漏掉思考什麼……

      對了,在剛才,我不是已經好好確認過了嗎?

      確認過什麼?這還用問!我已經好好確認過「周圍確實是沒有任何人」啊!更何況,在這條單向窄路,就算有迅速接近我的誰,也肯定會被我察覺。如果對方無法使用瞬間移動,就不可能辦到。

      會不會,肩膀被「誰」拍了一下只是我過度興奮產生的幻覺呢?

      儘管沒有回頭,我仍然清楚我的後方沒有任何氣息。

      別多想,千萬別多想,本能讓我決定繼續向前走去。

      在我要移動的同時,肩膀再度被輕輕拍了一下,我的心臟差點收縮得當場炸開,這次我可以確定不是幻覺了。

      今晚非常安靜。這條通往我家的窄巷,更是符合黑夜的形象,黑暗、寂靜。

      我的表情多半是變了吧,連我自己都有這種體認,一陣寒意竄上我的背脊,寒意直衝腦門,頭皮發麻,真想用力搔抓頭皮來驅散這種不快感。

      ──我有兩個選項。

      第一,回頭。第二,衝刺回家。

      「是誰……?」鎮定、鎮定,我如此告誡自己,並試著朝背後發問。

      沒有回應,一片死寂。

      甚至,沒有半點聲響。

      於是我,只好試著轉動僵硬的脖子,緩緩地回過頭去……

      說不定什麼也沒有,對吧?

      回頭後──一張毫無血色的女人面孔在極近的距離與我四目相接,幾乎是快要貼上我的鼻頭,對方明顯沒有半點人類該有的體溫,我全身的生理運作仿彿就此凍結,腦袋一片空白,全身徹底陷入僵直的狀態……

      「然後呢!然後呢!」社團的同學們興致勃勃的盯著我,期待我繼續把故事說下去。

      「嗯?之後的發展,不用我說你們也明白吧?」我故弄玄虛地說著,一邊收拾好書包,準備離開這輪流說故事的奇特社團,明明標榜「文學交流社」結果卻是大家說說故事,但即使如此我也沒有怨言,因為出乎意料的有趣。

      每一個聽到這故事的社員必定都明白,故事中的主角最後撞見的那名女性,正是冥婚儀式的女性亡魂……可能也會有人猜想,主角會被「她」糾纏至死,或者發瘋。

      今天提早放學,社團課結束以後,我逕自走出校門。

      由於家住的比較遠,所以我每天都有申請早退。

      返家需要的時間超過一個小時,當我到家後,大約都已晚上八點多了。天色漸暗。

      「呦,晚安。」在進入家門前,我在回家必經的窄巷內又見到了那個「她」。

      如果這條窄巷還有路人,肯定會把我當作自言自語的神經病。

      她一如往常,只是稍稍點頭,不發一語、面無表情地跟著我。

      咳咳!我咳嗽兩聲,自從上學期後,身體的狀況就明顯在走下坡。她緊貼著我,冷冰冰的。思緒又開始逐漸混濁,不過沒辦法,我會受到些微影響也是沒辦法的。

      為了配合她,我的家中,禁止放置任何護身符、念珠一類的物品。我也沒再去過一次寺廟。

      至於家人?雖然「剛開始」的時候反應非常激烈,甚至什麼道士、法師都想請來,不過馬上就被她阻止。詳細情形不清楚,但她好像很厲害,究竟是何種手段阻止我父母的反抗呢?雖然我有想過,但總不願深入思考。

      「喀。」關上大門,我朝著自己的房間走去,書包隨意一扔。

      進入我的房間後,她無言地摟緊我,我感受到全身的力量逐漸流向她,她那上吊的雙眼好似很愉悅。

      不久,異常的疲累襲來,我也習以為常的倒在床上就睡。

      隱隱約約,我感受到她緊緊依附著我,直衝著我輕笑……

      夜晚再次降臨。在上學期所獲得的「意外之財」還有一半以上的金額未花用。

-END

上一篇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