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費章回 最低定價調整公告
HOT 閃亮星─沫晨優調整信箱公告耽美稿件大募集

【社會組】節慶的氣味-官將的花與餅

      七彩的顏色,凝固在飛騰的龍的鱗羽上。龍擺動著身軀,攀上飛簷,作勢,像要一氣呵成地躍入這仲夏飽滿的晴空萬里裡。信眾手上的香,如他們心中叨叨絮語的願望,綿長不斷,繚繞如絲,就跟著龍尾颳起的風,也竄上了天際去。

      這天農曆四月三十日,文武大眾爺聖誕前一日,大眾廟照例舉辦了遶境前的「喊班」。平日看來寬廣的廟埕如今灌入了人海,漂在人海中的人各個又油又汗,像是澆上鹽水的土雞皮,亮澤澤的。妳以為這片人海是臭的,不,不臭,卻是盈滿著玉蘭花、檀香與剛從爐裡烘好的鹹光餅混合的香薰──是薰,薰銳得教妳張不開眼,卻不是臭。

      妳日常都以為,玉蘭花,不過是鬧街車站上的殘障人士,或如棉絮般在公路車陣上飄來穿去的貧困者用來營生的可憐花,是殘,是窮,是無依,是無靠,聞得讓人心傷。可在這廟前、在這神陣前,它卻是一朵神明用來垂憐紅塵的神聖的花。它不只垂在菩薩慈悲的手上,如今,妳還看到它掛在一個官將拿著刑器的手上。

      那張畫得紅通通的大花臉,是人用盡了想像力來嚇跑惡鬼的,妳認得,祂是「增將軍」,若讓祂逢上善士,即增與那人福壽。雖能增人福壽,祂口上仍含著一副人怕、鬼怕、教人鬼俱貼近不得的大獠牙,面上又粗眉怒目,時瞠若銅鈴,時闔似刀縫,隨著腳步一蹲一躍、一頓一蹬,陰陽張閉、進退攻守之間,自醞釀成一股賁張勇衝之氣勢,教惡鬼隨刑具的猙獰敲撞嚇得灰飛煙滅。但那股溫潤著神的慈愛的玉蘭花香,卻縈繞在祂陽剛猛壯的舞動之間……

      啊,這香,讓妳想起了,在仍春寒料峭的時候,妳曾在散步的途中聽到公園裡傳來了刑具敲擊的鈴鈴鋃鋃,那聲響不威武也不陰沉,卻有些孤獨,妳經過一看,原來是個滿臂刺青的男人,在練陣步,他手上,就綁著一串這慈悲的黃花,遠遠的,即能嗅到這花香正隨男人的身影震動跳躍,忽濃忽淡。他讓妳眼熟,似乎是無緣做完三年同學的國中同窗,妳不知道當妳繼續前進自己的人生的時候他如何流落,結果如今一見,他變成了嚇鬼的神了,而這個神是從怎樣深黑的淵裡爬出的,妳不會曉得。

      妳與他如此生疏,不敢相認一句,卻又以散步陪他練了一個春天的陣步,心裡還給他默默地讚了一聲。

      現在,妳用他手上的香花,認出了他,原來他夜夜努力練跳的,是增人之壽的增將軍。想著十幾年前他從妳面前消失,換得這一臂跋扈逞惡的刺青回來,卻又在腕上串上一蓬慈悲的香花,妳不禁希望,增將軍也可以增增自己的福祿。此時,玉蘭花香,又不只是神的憐憫了,而是凡人回頭,振奮地由谷底往上爬時,悄悄為自己別上的祝福。

      隊伍開始往神道上集結,要遊街了。廟祝為官將擦汗,整整衣飾,也將祂們往隊裡送。增將軍經過妳的時候,頓了一下,然後,一個溫暖的餅,被塞到了妳的手中。妳低頭一看,是剛從爐裡烘出來、塗上沙拉油添香添色的鹹光餅,餅後的焦色,還蘊著烤爐炭火的餘溫。

      增將軍被眾人簇擁,走遠了,可妳還是看得到祂的腰上掛著一串鹹光餅,準備要沿街分發給民眾,給普世保平安。

      原來,他也認出妳了,並且,把第一個平安,獻給妳。

回作家的PO下一篇

回應(3)


最後一句好有意思=)
2012-07-10 21:56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哈哈,有點小曖昧~
2012-07-11 10:04回覆
嗨,阿梅OWO/
韻味濃厚的參賽文。

是說,怎麼沒在林語堂那邊看見妳參賽……

這篇我喜歡。
2012-07-10 09:01 透過電腦版 回應
唷唷,睡蟬~好久不見!
謝謝妳捏!剛好前陣子去看新莊大拜拜,有了靈感,就來發揚一下咱們新莊的官將首文化,哈哈!

喔喔,說實話,我的短篇小說真的寫得非常不上手,大學校內比賽的時候都是墊底的。(摀面逃)
2012-07-10 09:46回覆

接到了!平安!
(然後偷偷的餓了~)
2012-07-05 19:09 透過電腦版 回應
XD
快去買一包吃保平安吧!
博愛路上的十字軒好像也滿有名的。
2012-07-05 19:39回覆